|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80老太金婚闹离婚
2001年6月2日 08:37

大洋网6月2日报道:上午8点半,只有一位审判员、一位书记员的北京西城法院便民法庭开庭审理案件,审判桌前并排摆着三张椅子,要求离婚的一对老年夫妇分坐在左右两张椅子上。女方问:“今天能拿到离婚证吗?”审判员回答:“只要你们协议好了,就没有问题。”按照庭审程序,审判员开始法庭调查,当事人双方陈述了要求离婚的理由以及达成的协议之后,仅用了2分钟,书记员就打好了协议书和调解书,盖章后调解书生效,前后只用了10分钟。

生活时报报道,当看到当事人携一张具有法律效力的“民事调解书”走出西城法院的便民法庭后,记者心中有些沉重。50年的婚姻竟然在短短的10分钟里了结了。这样的审结在法院经常上演。“离婚”这个词曾经那样令中国老年人难以启齿,即使在离婚率居高不下的年代,尽管年轻人调侃着“离了吗”的时候。实际上,离婚在老年人的心中仍是一件无可奈何又大伤元气的事。

金婚老人冲出围城

“观念的变化和手续的简便无疑使现代人更加重视婚姻的质量,在我审结的离婚案件的当事人中,年龄最大的81岁。”北京西城区人民法院的刘珍这样说。“我已经忍了一辈子,现在不想再忍下去了,我要离婚!”年逾80的刘老太面对刘珍法官坚决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她说,自己几十年来和老伴性格不合,感情一直不好。她的性格大大咧咧,可老伴是个极端细致的人,为了柴米油盐的事俩人不知吵了多少回。但是为了孩子,为了面子,为了不让别人嘲笑,几十年来只好勉强维持死亡的婚姻。现在孩子们都已经独立生活,离婚也早已经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所以她决定离婚,在余生过几天舒心的日子。

刘珍讲,像刘老太提出的“性格不合,感情质量不高”,目前已经成为离婚的最首要原因。刘珍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张先生与其妻王某均已60高龄,一儿一女已独立生活。儿子在国外留学,女儿自高等学府毕业后,有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可是令人不解的是,前不久,王某一纸诉状将丈夫张某告到法院,要求与其离婚。究竟是何原因驱使王某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闹离婚呢?

张某与王某40年前自由恋爱结为夫妻,并生儿育女。两个孩子很争气,先后考上了大学,丈夫在事业上也一帆风顺,从某国家机关的一个科级干部晋升为局级领导。家庭生活真是蒸蒸日上。

可是蒸蒸日上的家庭却因张某的离休发生了变化,退下之后的张某失落感油然而生,性格也开始变得暴躁、喜怒无常。开始,王某还能理解他,在生活上尽量按他的要求去做。然而,时间一长,张某反而觉得连自己的妻子都冷落自己,更无法忍受,破口大骂王某是家庭妇女,没文化,给他丢面子。忍无可忍的王女士,开始与他评理,双方谁都不让步,最后,双方互相动手打了起来。王某是一个非常要强的女人,于是她一纸诉状告到法庭坚决与张某离婚。张某也当庭表示同意离婚。于是,在调解无效的前提下,一对四十多年的原配夫妻就这样分道扬镳了。

再婚老人想离婚

一对年逾80的再婚老夫妇到北京西城法院要求离婚。原来,几年前两人在丧偶之后,由于寂寞,急于找到“老来伴”,经人介绍后见面不到两个月就结婚了,婚后才发现,两人脾气不和。像这样的高龄再婚者离婚的现象在逐年增多,这些离婚老人年龄多在60至70岁之间,年龄最大的80多岁,这种现象目前已经引起人们关注。

有这样一个案件,王老汉是一位退休职工,今年61岁,老伴最近去世。王老汉孤身一人生活,亲朋好友劝他应该找一个老伴。王老汉考虑再三,决定登报征婚。刊登不久,一个外地在北京打工的宋女士主动前来相见。认识不到半年就结婚了,王老汉为表示诚意,交给了宋女士30000元人民币,让宋女士去置办家具。

婚后,王老汉过上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好日子,逢人便说自己找到了一个好媳妇。结婚刚满10天,宋女士对王老汉说:“我认识一个单位的老板,是我的同乡,急需20000元人民币,利息可比银行高,说好两个月就还,你同意就借,不同意就算,我再找别人去给他借。”王老汉觉得妻子的朋友,将来也就是我的朋友,于是就放心地把20000元人民币交给了妻子。

宋女士在得到了王老汉的信任后,便露出了本来面目,趁王老汉不在家,急忙翻出了王老汉3000美金的存折,又拿了老汉的身份证,顺顺当当地把3000美金取了出来。当宋女士取完美金后的第二天,王先生从外面遛弯回来,看见自家楼前停着一辆大卡车,有四五个大小伙子正往车上搬家具。王先生一看,那些人往车上搬的家具竟是自己家的。他急忙走上前去问站在一旁的妻子,为什么要把家里的东西搬走?这时,上来几个大小伙子不由分说,把王先生的胳膊一撅,三下五除二,还没容他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拖下了地下室。王先生大喊救命,其妻恶狠狠地说:“你喊破嗓子也没用了。”王先生继续大喊,这时其妻命令其他人用地下室的一块破脏布塞进了他的嘴里,还用透明胶条贴上,王先生眼睁睁地看着所有的家具被装上了车。车开走了,人也没了。

王先生从结婚到妻子离家出走,落个人财两空,只不过18天的时间。民警告诉他,他们是合法夫妻,这件事属于民事纠纷,应该找法院。王先生又来到西城区法院,但法官告诉他,法院也不能受理他的离婚案。因为宋女士户口在外地,在北京居住不到一年,按照法律规定,王先生应到宋女士户口所在地的法院起诉。王先生面对的将是一条艰辛的离婚诉讼之路。

 选稿:钟山 来源:大洋网 







      郝海东“炮轰”米卢
      无烟日拒绝二手烟
      纪念中共80周年诞辰
      亚太城市信息化论坛
      东方高考热线
      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
      中国足球冲击世界杯
      远华主犯再度被拘留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东方网诞生探索展望
      香港小姐竞选
      中央电台封杀田震?
      方正科技股权大战
      辽足车祸大揭秘
      坚决反对美对台军售
      “人权卫士”落选!
      《财富》论坛年会 
      第三届东亚运动会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