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一名香港“狗仔”的自述
2001年6月3日 20:45

大华网6月3日报道:“狗仔队”因为经常揭露名人的隐私而被人轻视,许多人对他们不择手段的采访方式不以为然,因此“狗仔队”也被视为新闻从业人员中最独特的一群,究竟“狗仔”是如何工作的呢?他们怎样看待自己的工作呢?以下是一名香港资深“狗仔”队员的自白:

我,西门(假名),在香港某传媒工作超过5年,主要做跟踪采访(即俗称“狗仔队”),还记得当初成立“狗仔队”时,公司高层向我们训话,大意是说“生命诚可贵,新闻价更高”,换言之是要不择手段去完成公司指派的任务。

记得有一次,上司叫我们采访一名女星与男歌手同居的新闻,但一直拍不到二人的合照,当我们表示无计可施时,上司说:“你看到那个女的就开车撞她,再打电话给那位男歌手,你还怕他不现形!”我们当然没有这样做,结果收到上司给我们的警告信!

跟踪采访随时丧命

又一次,上司叫我们采访一名同性恋男歌手与男友搬家的情况,第一天就被歌手的男友发现,他用棒球棍追打我们,我们逃到安全地方后,用电话向上司报告,上司大骂说:“你随便找个人给他打,又不会死的,其他人负责拍照就可以上到封面啦,死蠢!”

很多时候,我们都要用车去跟踪,上司严令,如果被对方发现的话,就要立刻完成工作。我问他什么叫“立刻完成工作”,上司说:“你用车截停他的车,然后照相就可以了嘛!”我们的工作是随时准备不要命的。结果,我们经常在马路上与被追踪者追逐,亦曾发生10多次大大小小的碰撞,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危险。

为求目的不择手段

除跟踪、追逐外,我们还要“入屋”(偷入目标的家中),上司对我们说:“你们不用怕,万一出了事,公司都会保护你!”一名天真的记者,以为上司真的保他,在擅闯私人地方后,被保安员拦截,他在打电话向上司求救时,上司说没有叫该名记者擅闯私人地方,一切交由屋主发落。由于我与屋主相熟,向屋主求情才将事情解决。

随着竞争愈见激烈,上司的要求更加不择手段,我知道再干下去只是一条死路,于是转到另一机构任职编辑,这才告别了“狗仔队”这个噩梦。

 选稿:赵师谊 来源:联合早报网 
    • 担心"狗仔队"台湾众明星想搬家换车牌
    • 波姬·小丝假结婚愚弄"狗仔队"[图文]
    • 被传未婚先孕阿扁女儿大骂狗仔队[图文]







    • 尼泊尔王储枪杀父母
      郝海东“炮轰”米卢
      纪念中共80周年诞辰
      亚太城市信息化论坛
      东方高考热线
      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
      中国足球冲击世界杯
      远华主犯再度被拘留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东方网诞生探索展望
      无烟日拒绝二手烟
      香港小姐竞选
      中央电台封杀田震?
      方正科技股权大战
      辽足车祸大揭秘
      坚决反对美对台军售
      “人权卫士”落选!
      《财富》论坛年会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