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陪浴小姐揭密
2001年6月6日 22:56

千龙新闻网6月5日报道:时至冬日,许多城市的街头今年又添一新景:夫妻浴室。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一些城市夫妻浴室管理十分混乱,在不长的时间里竟然演变成了提供色情服务的场所。

夜幕低垂之时,你会发现,在离夫妻浴室不远的街口巷头,不时的会出现一个个姿色不一,神情各异的妙龄女郎。她们或是浓装艳抹,或是轻施粉黛,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一见意欲洗浴的单身男子便“粘”了上去,施尽风情。

这就是伴随着夫妻浴室出现而出现的陪浴女。

夫妻浴室陪浴女“服务”的对象,主要是来夫妻浴室洗浴的单身男性顾客。她们有的站在路口街道旁,或坐在离夫妻浴室不远的发廊里,双目频频顾盼,骚首弄姿。只要你多看她们几眼,或朝她们笑一笑,招招手,她们便立即扭着腰肢款款飘到你身边。

当哪位男性顾客看中某位陪浴女小姐时,双方便开始讨价还价。通常,陪浴女只按钟点收取“服务”费,一般以45分钟为一个钟点。价钱谈好后,双主手挽手扮成夫妻来到票房买票。

陪浴女以挣钱为目的,大多对顾客热情温柔,“服务”周道。在包间浴池里,或畅笑欢愉地与“主顾”耍水嬉戏,或媚笑盈盈地给“主顾”舒筋活络,或情意绵绵地同“主顾”拥抱、接吻、抚摸。其中多数是要与“主顾”发生性关系的。正因为如此,许多男性顾客往往是背着妻室或家人单独溜到夫妻浴室沐浴的。陪浴女们为了多捞取“服务”收入,有的甚至一天“接待”数名男子。

“说实在的,陪浴女的出现是在我们想象当中的,全国各地兴办的夫妻浴室,可以说绝大多数是冲着这点办的。一方面夫妻浴室的包房费昂贵,法定的夫妻极少数愿到这儿来消费。来这里洗浴的男女多数是喜欢这里‘性买卖’比较方便,另一方面社会治安管理部门往往习惯于把大量的警力投放到舞厅、酒吧一类的公共场所,而忽略了夫妻浴室这个新兴行业的治安管理,使得这里成了暂时的法制‘盲区’。”夫妻浴室的一位负责人如是说。

肥皂沫堆积起来的罪恶

如果算是职业的话,“陪浴女”实际上是一种“灰色”职业。陪浴女们也都知道“陪浴”并不是什么好行当,是遭人白眼和戳脊梁骨的,事实上她们当中的多数人被斥之为“骚货”、“野鸡”。那么,为什么那么多窈窕女性不顾社会舆论,往这个怪圈里钻呢?陪浴女们说:“陪浴来钱快。”

据悉,通常一个陪浴女一天的收入在80元至400元之间,多的则达500元以上。如果一天接待几位“顾客”,再碰上出手大方的男士,那“服务”费便更可观了。对陪浴女来说,一个月捞上两三千元是轻而易举的事,而捞上近万元的是不乏其人。如此巨额的“利润”,是导致众多妙龄女性充当陪浴女的最终原因。

去年5月份,十字街落成了一个全市档次最高的浴室——夫妻浴室。街头浪女们深知其中奥秘,纷纷调转码头,另立门户。在这股浊流中,小B勇立潮头,摇身变成了陪浴女郎,她凭借自己的风流手腕很快立住了足。

经常光临夫妻浴室的另一类陪浴女,有别于一般的卖淫女性,她们的陪浴对象通常仅限于与自己有关系的男性。这些男性当中,有的是她们的老板,有的是她们的旧情人,有的是她们的领导。其中不少陪浴女亦非以金钱为目的进行陪浴的。22岁的王某,是“大东亚”酒店礼仪小姐。几天前,该酒店服务小姐领班被总经理提升为公关部经理,领班位置尚缺。为了在众多佳丽中出人头地,王小姐决心谋取这个位置。

她偷偷到夫妻浴室买了两张“夫妻票”,悄悄找到了总经理。风华正茂的总经理望着推门而进手攥浴票羞羞答答的美人,明白了她的心思……

一个小时后,在“虞美人”夫妻浴室某一包间里,王小姐当着上司的面,脱去了最后一点遮羞的东西……

陪浴变奏曲

对陪浴女来说,性生活是第二位的,特别是那些原本从事卖淫的女性,肉体的折腾和灵魂的麻木使她们在“孔方兄”面前露出了兽的本性。

Z女,原是纺织厂的一名挡车工。去年7月份,当城里第一家夫妻浴室出现时,她干起了陪浴女。她的竞争方式很独特,首先要求陪浴对象一定要是国家干部,其次最低标准是副科级。这份“高姿态”,激怒了社会上一些有钱的沾花惹草之辈,他们不惜重金,竞相角逐,以求享受一下这种待遇。

在金钱的驱使下,一些陪浴女闯入“禁区”的胃口和胆子也越来越大,形式也多种多样,扒窃、抢劫、敲诈等违法犯罪活动时有发生。

23岁的林蓓是“大东方”夫妻浴室陪浴女,她是同伴当中的“大姐大”,计谋特多。

一次,一个外地老板到“大东方”洗浴,看中林小姐,经过一翻讨价还价,以每小时100元服务费成交。

双方颠鸾倒凤之时,林蓓调皮地往老板嘴里塞了一块“白兔糖”,神秘兮兮地说是春药。神魂颠倒的老板不知是计,甜滋滋地吞了下去。

“白兔糖”下肚不到10分钟,这老家伙就伏在她身上昏沉沉地睡着了。

待这倒霉的老板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身上被洗劫一空,损失达1.5万元。最糟糕的是,连他的衣服也被掠走了,赤裸裸的他呆在浴池里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选稿:赵师谊 来源:千龙新闻网 







      英国大选开锣
      世界环境日
      尼泊尔王室血案
      郝海东“炮轰”米卢
      纪念中共80周年诞辰
      亚太城市信息化论坛
      东方高考热线
      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
      中国足球冲击世界杯
      远华主犯再度被拘留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东方网诞生探索展望
      无烟日拒绝二手烟
      香港小姐竞选
      中央电台封杀田震?
      方正科技股权大战
      辽足车祸大揭秘
      坚决反对美对台军售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