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科教卫新闻>>正文

艾滋病屠杀穷人
2001年7月9日 09:09

东方网7月9日消息:艾滋病已经成为威胁人类生命健康的主要杀手,然而,许多贫穷国家的患者却买不起救命药。

艾滋病,这个世界性“瘟神”真是祸害无穷,自1981年被发现以来,到目前已吞噬2200万人的生命,另有3600万人受到病毒感染,同样有可能成为艾滋冤魂。如此大的危害令世界各国为之头痛,美国也不例外,从80年代到90年代初,艾滋病患者人数曾经一再跳高,一度成为社会公认的“头号大敌”。如今,经过多年努力,艾滋病防治总算取得了不小的进展,90年代中期以后,艾滋病的蔓延之势有所控制,但形势仍然严峻。

美国人怎么看艾滋病

由于防治措施奏效,这两年美国人对艾滋病的认识日益加强,恐惧也相对减轻。据凯瑟家庭基金会最近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被调查者中26%的人认为,癌症是威胁社会的头号病魔,艾滋病退居次席。而5年前,美国44%的人认为,艾滋病是“第一大健康威胁”。

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艾滋病目前分布状况极为不均。经济发达地区患病人数较少,而次发达或欠发达地区则较多。南部一些相对保守的州有回潮的势头,尤其是黑人妇女患病率越来越高。据《纽约时报》报道,2000年,密西西比州,黑人妇女占新增艾滋病例的28.5%,亚拉班巴州为31%,北卡罗来纳州27%,而1999年则只是在13%至18%之间。从全美情况来看,1999年,黑人妇女仅占美国人口7%,但在新增的艾滋病病例中却占16%,白人妇女和拉美裔妇女只各占4%。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三:一是有些黑人妇女没有特别注意预防;二是得了病不敢告诉家人或朋友,没有及时治疗;三是治疗费用太高。

美国人怎么治艾滋病

多年前,攻克艾滋病魔已被美国政府提上国家级议程。美国在出台一系列专门法律的同时,还组织医疗机构加强多科联合,共同防治艾滋病。目前美国有41家公司生产77种抗艾滋病药物和疫苗,但最为有效的还是由来自纽约的美籍华人何大一博士发明的“鸡尾酒疗法”。但其缺点也很明显:一是治疗费用昂贵;二是只能控制,不能除根。

据专家分析说,“鸡尾酒疗法”好是好,患者接受治疗时,艾滋病毒消失不见。但HIV病毒仍然在某一个地方潜伏着,一旦病人停止服药,它又以极快的速度繁殖。艾滋病毒死亡需要73年,试想有几人能逃过这种大限?“鸡尾酒疗法”费用昂贵,也是其难以得到普及推广的重要原因。目前“鸡尾酒疗法”一年的治疗费用在发达国家是1.5万美元,在发展中国家是1万美元。这笔费用对富人来说,也可能不算什么,但对收入不高的家庭来说,尤其是对发展中国家的病人来说,则是一个承受不起的负担。因此,许多国家要求将费用降到一年200美元以下。

别国仿制美国专利药物行不行

艾滋病是一个世界性难题,艾滋病人及病毒携带者90%分布在发展中国家。据2000年统计数据显示,全世界共有约3610万人感染艾滋病毒,而其中非洲就占了2530万。这两年,南非、巴西、泰国和印度等国的艾滋病例急剧增加。有些国家为了解决治疗艾滋病费用昂贵的问题,逐渐在本国生产美国、欧洲国家的一些专利药品,巴西就是典型的一例。该国目前拥有6家制药厂,生产世界上12种防治艾滋病药品中的7种。由于这些药品由巴西自己生产,药品价格在近3年内下降了70%,并为巴西政府在防治艾滋病方面节省了大笔开支,在治疗艾滋病方面也取得世界公认的成绩:近4年来,巴西大约有3.8万人免遭艾滋病病毒感染,因艾滋病住院的人数下降80%,因艾滋病死亡的人数减少50%。

但是,今年2月,美国向世界贸易组织起诉巴西政府允许本国厂家生产“鸡尾酒疗法”的药物,损害了美国制药商的专利权。而巴西方面则称,世贸组织允许成员国在“健康紧急时期”生产或进口某些专利药品。后来,美国与巴西经过艰苦谈判,终于达成协议,美国于6月25日撤销了起诉。根据双方协议,美国有关医药公司不仅要在巴西售药,而且得在巴西生产以降低药价。这一协议对瑞士的一家制药公司也形成了压力,目前巴西和瑞士的洛克集团还在谈判如何处理彼此间的争端。

据报道,艾滋病在发展中国家形势日益严峻,防治费用不断增高。到2005年,发展中国家用于防治艾滋病的费用将达到92亿美元。许多发展中国家因经济困难根本无法承担。有专家明确说,就美国一国而言,一年用于艾滋病预防、治疗和研究的费用就达200亿美元,这比发展中国家5年后加起来的

防治费用总和还要多。防治艾滋病是全人类的课题,发达国家有责任提供援助。

前不久,布什新政府曾小里小气地提出明年将对发展中国家援助2亿美元治疗艾滋病的预算,这一计划受到了不少批评。6月2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建议将援助金额提高到7.5亿美元。美国向来自吹是“维护人权的急先锋”,尤其是对发展中国家的人权状况“横挑鼻子竖挑眼”,而当其真正面临解决艾滋病这样的人权问题时,却又“躲躲闪闪”,这种做法着实耐人寻味。

 选稿:王磊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王如君 
    • 喀麦隆治疗艾滋病费用降至非洲最低水平
    • 艾滋病成为21世纪美军头号杀手
    • 中美将加强在艾滋病防治研究领域合作
    • 蚊子会传播艾滋病吗?
    • 艾滋病七成由吸毒者传播







    •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电信垄断资源的终结
      庆七一金山农民画集
      中国公民在菲遭绑架
      关注全国土地日
      中国网络媒体论坛
      中日贸易起风波
      王志东实话实说
      沪沈牵起骨髓情缘
      2001NBA总决赛风云
      "上海五国"元首会晤
      处死麦克维
      门户网站重洗牌
      上海国际电影节
      尼泊尔王室血案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