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美国第一家庭儿女生活大揭秘
2001年7月10日 20:26

新闻晚报7月10日报道:新一期美国《人物》杂志发表了一篇关于美国总统儿女们成长和生活的文章。文章的作者访问了如今仍活在世上的27位总统的孩子,他们有一点比较相似:有比普通人高得多的离婚率,但总体上有非凡的成就,有政治家、商界领袖、教育家,也有作家。这些孩子们无一例外地发现自己被置于严酷的评判中,人们对他们的要求有更高的标准。

总是安然渡过灾难

总统的家庭都会有比较大的政治上的成功。似乎任何的成功都离不开一定的家庭背景。

在灾难面前总统家庭总是能安然度过。强烈自我保护的肯尼迪家庭是这样。没有哪一个总统家庭的孩子能像卡罗琳和约翰家那样能够引起公众的兴趣。在福特家族在白宫的短暂日子里,他的家庭也承受了创伤,两个孩子想尝试当总统,他的妻子贝蒂和乳腺癌作斗争,而且强烈地批评了丈夫1974年对尼克松网开一面。

“我想它在很大程度上把我们联系得更紧密,当我们面对那些困难的时候,”福特的儿子史蒂文说,他现在已经45岁,是一名演员。在某种程度上,福特家庭避开了声名的烦恼,他们过着一种中产阶级的平常人的生活。“他仍旧在白宫有他的地位,”史帝文谈到他的父亲。“同时父亲也很爱这个家、很爱妈妈,父亲整天工作,但他回到家却卷起袖子对妈妈说:‘贝蒂,我来把碗洗了。’”

卡特的家庭经历了4年的通货膨胀,能源危机,“是父母使大家靠得更近。”奇普·卡特,现年50岁,两个孩子的父亲,他目前担任友好协会的主席,这是一个国际间的平民交换组织。“生活在白宫真像生活在鱼缸里,你所说的任何东西,在别的地方都可以听到回音。但是你可以和家里人谈论这件事,因为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

莫因·里根,现年60岁,最近正和恶性肿瘤作斗争。他在1982年争取一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席位提名时失败。艾森豪威尔的儿子约翰,目前在世的最年长的总统的孩子,已经78岁了。他从来没有参选总统,但在军队服役时曾升到陆军准将,后来在1969年到1971年间曾出任驻比利时大使。约翰的儿子戴维,现在是宾夕法尼亚州大学的教授,他说“爷爷当选时,父亲就很想走自己的路。”但约翰“渐渐地发现自己慢慢被拖入白宫的轨道中”,“在我爷爷的最后两年任期里,父亲已变成充当爷爷的秘书的角色。”

承受高于常人压力

所有的总统孩子都感到无形的压力,尤其是那些在白宫长大的孩子们。像艾米·卡特,她回忆说自己上学的第一天被弄得像个新闻事件。在与莱温斯基的丑闻中,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切尔西·克林顿身上,但她表现得很好,她始终与父母站在同一战线上,共同渡过难关。历史学家吉尔·特莱说这种压力使得总统孩子们的生活变得更富戏剧性。

“我们家庭是出了名的不好惹的,现在也仍是这样,”罗恩·里根,42岁,是名舞蹈演员,曾在不同的电视节目中担任角色。在其父的任期内,他的演出赚到盆满钵满,“我想这使南希比我父亲还紧张,但不要紧,这很刺激。”

公众对总统子女们的审视是无情的最早、最明显的是六七十年代,先是约翰逊的女儿,琳达·波特和露西·贝恩斯,然后是尼克松的女儿,翠西尔和朱莉叶。公众要求她们成为好学生。”翠西尔·尼克松·克斯,现年56岁,参与多个慈善团体,她说她和姐姐不得不做好学生。“当然,我们作为总统的女儿表现得很好,但我们没有任何学术奖励,”她说,“没有哪门课程告诉我们该怎么做。”

露西·贝恩斯·约翰逊16岁的时候,她的父亲林顿成了约翰·F·肯尼迪总统的继任人,全家迁进白宫。1963年12月7日,对于露西来说是个难忘的夜晚。“我有一个朋友过来,我们两个都不知道该怎样点着壁炉,我们试了很多方法,”她回忆道,“火苗忽然蹿起来,我手足无措,把手里的果汁往那里泼。为了把烟赶出去,我站在桌子上,打开窗,往下看到一个警察正往上看。这是我在白宫的第一个夜晚,我在房间里‘纵了火’,我绝望地站在阳台上,害怕总统的年轻的女儿在行为上已经表现得不当了。”

琳达差点毁了父亲

总统仍旧是政治中的最知名人士,对他的家庭的新闻的需求是如饥似渴的。有评论人士说:“因为发生了某些事,比如最近的布什女儿的事,而把她们向全世界隆重推出了,现在又想让人们忽略它,这是不可能行得通的。”

克林顿夫妇总是处处把切尔西保护起来,为使她不成为任何政治角色。

林顿·约翰逊的另一个女儿,琳达·约翰逊·罗布,她倔强的性格没能讨好公众,她对越南战争的痛恨很大程度上断送了她父亲的总统前程。“我的意思是,当你看到人们在白宫门外示威,说‘嗨,林顿·约翰逊,你今天杀了多少小孩?’你会有什么感想?”但她也有很好的回忆,“你要会见多得可怕的众多有趣的人们,”已经57岁的琳达,三个孩子的母亲说。

约会是最大困难

“和别人约会是很大的困难,”琳达说,她的丈夫和她约会的时候,海军陆战队曾盘问过详情,“你的目的是什么?”

这对于男孩子来说也不容易。史蒂文·福特说:“带你的女友外出吃饭,你通常要订两张桌子,我想这对女孩子来说可能更划算,如果她对我感到厌烦了,她可以和另外两个男人(保镖)交谈。”

对权力敬而远之

卡罗琳·肯尼迪·舒勒斯博,43岁,一个曼哈顿的律师,三个孩子的母亲。她写了一本关于隐私的书《隐私的权利》。她又和比她更外向的哥哥一起帮助建立起了肯尼迪图书馆、美国芭蕾剧院(这是她母亲的一个心愿)、罗宾·福特残障儿童中心。有历史学家说:“这些成就是给她母亲和父亲的礼物,她获得了这么多,是她善用了父母留给她的宝贵遗产。”

是的,一些总统的孩子对权力敬而远之。马格丽特·杜鲁门回忆说,在20世纪50年代一些朋友半开玩笑地筹集了一笔钱,好让她进入国会。“尽管把它放回到你们的口袋里吧,我对此不感兴趣,”杜鲁门说,她现年77岁,曾和一名记者结婚,育有4子,如今她已成了寡妇。她的道路和父亲的截然不同,她在成年后确立了理想,要过一种新的生活,这就是当一个科幻小说家,她出版了20本书。

里根女儿不随大流

芭蒂·戴维斯,48岁,里根的女儿,最不愿随大流,她经常出现在1994年《花花公子》杂志上,作为对她的父母和两本传记小说的报复。(她的哥哥,米歇尔·里根,现年56岁,是加利福尼亚一个电台谈话节目的主持人,他写了两本书《我是这样看白宫的生活的》,《在白宫外往里看》,里面谈到了他的麻烦的童年。)苏珊·福特·贝尔斯,43岁,是另一个没有感受到政治诱惑的总统的孩子。“当然没有,”她说,“因为政治的原因,我生活中有整整25年没有父亲在身边。”她只有在代表乳腺癌基金说话时才用她儿时的姓,“像这样的东西,比支票还管用。”

在他父亲的启发下,奇普·卡特通过他的友好协会把56个国家的人联合在一起。“我不是我父亲,他的足迹是那么光辉,”他说,“但我也正尝试着做一个世界和平运动的实行者。”其余的卡特家族成员也许更多地看到了公众生活造成的损失,他们躲得远远的。这几个孩子中,杰夫,49岁,电脑顾问,现在居住在亚特兰大,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杰克,53岁,是4个孩子的父亲,在百慕大和他的第二任妻子生活在一起,他是个银行家。

在他们当中,妹妹艾米,33岁——在她只有8岁的时候,父亲当选了。艾米后来成了禁欲主义的倡导者,并且三次在抗议活动中被捕。现在她安静地住在亚特兰大,和她的电脑分析员丈夫,詹姆斯·文捷尔在一起。他们的儿子胡戈才刚23个月大。艾米比家族里的其他任何人都要珍惜自己的隐私。

永远是总统的孩子

不管他们在生活中选择了什么道路,不管他们父亲的政见是什么,美国总统的孩子们都互有联系。露西·约翰逊说,她仍旧和尼克松的女儿很要好。“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自由的、保守的———这都无关紧要。”苏珊·福特·贝尔说:“我知道当我和露西、琳达和朱莉叶在一起时,只有少数人能够意识到这一点。”

作为一个总统的孩子就像是被定义了一样。“只要曾经是总统的孩子,就永远是总统的孩子,”罗恩·里根说,“我曾见过富兰克林·罗斯福的一个儿子。他已经是70岁的人了,就算那样的年纪,他还是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儿子。那可怜的人一辈子都过着那样的生活。”

 选稿:宋琤 来源:新闻晚报 
    • 桀骜不逊——美国"第一家庭"孩子的通病
    • 美国第一家庭的女儿们
    • 美国:第一家庭购物忙







    • 欢迎你 APEC青年节
      北京申奥 再度出击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电信垄断资源的终结
      庆七一金山农民画集
      中国公民在菲遭绑架
      关注全国土地日
      中国网络媒体论坛
      中日贸易起风波
      王志东实话实说
      沪沈牵起骨髓情缘
      2001NBA总决赛风云
      "上海五国"元首会晤
      处死麦克维
      门户网站重洗牌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