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现代女孩儿渴望艳遇
2001年7月12日 17:32

笔者特地约34位朋友来我住处聊天,有关男女关系,有关艳遇。

4位嘉宾都极富个性,他们对于这个话题都很有发言权,因为他们皆声称“渴望艳遇”。我们先认识一下这4位:吴庆,28岁,已婚,“的士”司机,男性;小冰,女,大三学生,看起来像是22岁;林卫权,公务员,男性,32岁,已婚;某外企副经理刘君,30岁,自称钻石王老五。

艳遇的四种版本

一、主角小冰:我喜欢浪漫情缘。爱情如果不浪漫,还有什么意思?为什么过去只有对男人说:“你艳福不浅?”女孩子一样可以享受艳遇的美丽与刺激。

一天,眼看雨就要来了,我故意走过体育系的那条石板路。我喜欢高高大大的男孩,我希望在雨中惊逃的时候,会有一把伞从天而降。当我抬头看天时,他会扶着我的肩膀说:“跟我一起走!”

而事实上,我与他也是这么认识的。渴望艳遇,需要勇气,还有那种说不清的缘。现在我很珍惜他。毕竟,这场暴雨中的爱情邂逅诗意盎然。

二、主角吴庆:开车时,我一般不爱搭理乘客,因为他们大部分趾高气扬的。可有一天,一位女客人紧挨着我坐在前排。一缕很淡的体香令我有点慌乱,她问我:“可以点根烟吗?”

我点点头。她抽烟的模样很漂亮。

我问她:“去哪儿?”

她说:“随便,今夜就陪我逛福州城。”

这种女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很有《北京人在纽约》里的那个阿春的韵味,带一点风尘味,但不俗。更确切地说,有一种“良性的风骚”。我被她吸引了。

终于停在一家酒吧门口。我请她喝酒,我们聊了一夜。当晨光从东方漫开来时,我们在一盏刚刚熄灭的路灯下吻别……

我不问她从哪里来,她也不问我将到哪里去。

她很不快乐。但分别时,我看到她扔掉了烟、打火机,她说:我将用快乐的心情,来回味这一夜!

三、主角林卫权:结婚7年了,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在家里,总没好心情——老婆唠叨,小孩顽皮。曾经的柔情,一天天消失。性爱也成了一种例行公事。常一个人在卫生间里抽两个小时的烟,不为别的,只是觉得闷得很。

所以,我喜欢出差。在旅途中,我希望有一个人,应该说是梦中情人向我走来。终于有一次,在去上海的列车上,遇到一个同样是“爱出差的人”。这位小姐是位广告人。她在与我极投机地闲谈后,为我看了手相。我把手给她。醉翁之意不在“手”,她似乎也心领神会。

一夜过后,我们在站台上分别。仅仅拉了一次手,拥抱了五分钟,什么事也没发生。但那种精神上的愉悦,无法形容,似乎还有一丝丝的伤感。这种感觉不错。

四、主角刘君:我有点反叛,不喜欢婚姻,或称不适合婚姻,至今仍是光棍。我酷爱工作,很敬业,但也懂生活,什么新潮,都赶得上。我不想太委屈自己。

为了排解偶尔袭来的寂寞,我渴望艳遇。我知道游戏要有规则,所以我不轻易对女孩子承诺什么。

酒吧、迪吧、保龄球馆等娱乐场所,都可以看见我的身影。我喜欢做爱情猎手。让我心动的,我都会主动进攻。现代版的艳遇,不能坐着去等,去幻想。有人说,这个时代,女孩的裙子越来越短,男人的斗志却越来越弱。就因为我的这一点“赖皮”,还真吸引不少女孩。你想艳遇吗?不妨让自己看起来有点“坏”……

艳遇背后的心灵图象

小冰说,对他们这种学生而言,艳遇似乎还较纯情,它惟一的可爱之处,在于有一种不可知的浪漫——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有意中人从路的那一头走来。

而刘君反对这种提法,他认为渴望艳遇的人,大都抱游戏心情,不会太认真,有时,甚至只是想体味一下出轨的心情。

已婚的林卫权坦承,渴望艳遇,是因为对婚姻的失望或麻木,才产生一种期待慰藉的心理。最容易发生“爱情事故”的地方,一般是在酒吧、夜校、户外公共场所(公园、海滨等)、影院、书店、咖啡店、车上……而这些地方,其气氛总是不同于家庭,从而诱发感情“走私”。

刘君认为,“绯闻”已不是什么贬义词了。现在的外遇,不一定男人风流,女人风骚;不一定没有“共同语言”;不一定妻子凶悍;不一定太太是黄脸婆……总之,不一定是因为家庭有问题,婚姻不幸福,很多时候,它只是为了面子,为了新潮。据说,在男人的虚荣心排行榜上,列第三位的是:“一段浪漫的艳遇”,头两位是:香车和手机。

吴庆补充说,由于心态上的开放,加上外在环境的诱因增高,男人很容易就掉入感情的漩涡。

小冰批评他是给自己“犯错误”找借口。吴庆的反驳只有一个成语:孤掌难鸣。

对于艳遇的流行,我想,女性也应负有一定“责任”。由于“爱情至上”的口号泛滥,有些女性不管对方是否已有“家室”,只顾自己的感觉。她们的口号是“只要喜欢,没有什么不可以”。还有进口的口号:“要性高潮,不要性骚扰!”

现在不少女性经济独立了,便认为不必把婚姻当作一种“谋生”的手段,宁愿去追求一段又一段浪漫的、纯粹的爱情。她们不要男人老土地“负责”,也“无意”去破坏别人家庭,从实践上去完成一些男人的歪论:“喜新不厌旧!”但实际上,她们在“不要”与“无意”中,早已伤害了别人。

我就曾遇到过这么一位女子。有天下午,我和一女孩在电梯里巧遇六次。这不是一件机率很高的事,所以,最后一次,那女子开口说话了:“我感觉到如果我们再碰一次,可能有事情要发生了!”这样的明示,只有现代女孩才可以做出来。

小冰反对我的说法。奇怪,坐在她身边的林卫权这回竟然也为她撑腰,他大方地说,这事,更多的应怪男人。男人有个劣根性,易变,爱想入非非。他们最大的遗憾是:20岁时想追的人,和40岁时想念的、60岁时盼望的,都不是同一个人。换句话说,男人花心。男人最理想的状况,是每20年换一个老婆。

小冰补充说,为了测验大学男女生的“意志力”,美国密西根大学的心理学家做了一个有趣的测验。他们选定两名年轻的俊男美女,到佛罗里达州一所大学校园做“街头试验”。

美女分别向100名男生“靠近”,对他们说“你愿不愿意跟我上床?”结果有75名男生喜出望外,马上吞口水,点头答应;回答“不”的,只有25位。

同样的要求,由参与试验的帅哥向100名不同的女生提出时,答案则是一百个斩钉截铁的“不”字!

小冰说这些时,脸上洋溢一种无限的自豪。说心里话,我也赞成小冰的这些说法。

看来,渴望艳遇的男人,是易燃物,但如果没有“火星”激活,它也是烧不起来的。

渴望艳遇是一种流行病

刘君沉默了很久,终于又开腔了。他认为,渴望艳遇,现在已成为一种流行病。一位中年妇女(据说是刘君邻居),曾认了位干兄,一个秃了顶的台商。不少人议论这桩粉红色的事件。不久,她老公也在外头摘到一朵“小花”。这“小花”第一次上这女士家,娇滴滴地叫该女士“嫂子”。她发火了,她指着丈夫的干妹说:“认什么干兄,我13岁就玩过了……”

她的意思是:怎么现在才流行?

小冰认为,社会开放了,一些素质低的人,一下子就想到“性”开放,所以“婚外性”成为不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甚至连“婚外情”都不是,十分低级。

而可悲的是,不少人的“艳遇”梦,也是以“性”为主旋律的。

吴庆,林卫权两人不约而同地声明:“不要向我这里看,我才不是那种人!”他们诚恳地表示,各自一次的艳遇,很干净,性没有介入。或许有点遗憾,但似乎更美好。

但他们都承认,在酒后吹牛时,他们也喜欢把这段艳遇说出来,让别人“羡慕”。男人喜欢竞争,而对女人的竞争,特别富有战斗力,似乎也更能体现自己的雄风。

流行病之所以流行,有其内在的免疫力下降的原因,也有外部的诱因。这是一个可以放松的时代,但不可以放纵。存有太多幻想,往往最后无法把住自己的心。责任感在人们心头的弱化,已体现在人们的情感世界里,这是很可怕的,因为,我们的生活毕竟还需要秩序。

最后,4位嘉宾各用一句话来结束这次“主题谈话”。有些事情会越争越没头绪,重要的是,自己心里必须有所思考。而这些话,是不是他们思考的结果,只有他们最清楚了——

小冰:我渴望艳遇,但一生只要一次。

吴庆:艳遇可以经历,但不好拥有。

林卫权:没有艳遇,一生遗憾。

刘君:再好的艳遇,有时只是一种谈资,有点无聊。

 选稿:陈旭东 来源:千龙新闻网 7月11日 
    • 女孩别挥霍了玫瑰色的梦







    • 欢迎你 APEC青年节
      北京申奥 再度出击
      上海今夏再战高温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电信垄断资源的终结
      庆七一金山农民画集
      中国公民在菲遭绑架
      关注全国土地日
      中国网络媒体论坛
      中日贸易起风波
      王志东实话实说
      沪沈牵起骨髓情缘
      2001NBA总决赛风云
      "上海五国"元首会晤
      处死麦克维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