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可怜之人真可恨 癌症母子发毒财
2001年7月13日 10:12

听到这起令人震惊的贩毒案时,我们的感受非常复杂,一对母子,双双身患绝症,本来让人不胜同情,但他们竟用自己的特殊身份——癌症患者来贩卖毒品,聚敛财富,害了多少家庭财人尽散,一个吸毒者的妻子在给当地公安局长的信中愤怒地说:“老妖婆害了我的家……”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自己用来镇痛的杜冷丁竟然能以十倍的价格倒出

2001年4月,湖南省津市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禁毒中队在清理全市吸毒人员案卷时,无意间发现有相当多的吸毒人员所注射的毒品杜冷丁均来自同一个地方——该市北大路313号一居民住宅。这一特殊现象当即引起了禁毒刑警们的警惕。

调查得知,北大路313号居住着的是一对双双患病的母子。母亲王家林,今年78岁,1995年经常德津市人民医院确诊患子宫癌;儿子叫金署初,50岁,是津市城里小有名气的木匠,离婚后单身,1998年10月,被省肿瘤医院诊断为直肠癌。

怎么看,这都是一对相依为命、值得同情的母子。然而人们对此抱有的同情没能持续多久,1998年年末,也就是儿子金署初癌症确诊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一切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母子俩的癌症确诊后,金署初开始凭借《癌症病人申请领取镇痛专用麻醉药品供应卡》从津市各医院购买杜冷丁,用以镇痛。

1998年11月初的一天,金署初一个久未见面的朋友到他家来坐坐,没想到坐了没多久,朋友突然毒瘾发作,倒在地上挣扎起来,痛苦不堪之时,这位朋友无意中看见了金署初柜子里的杜冷丁,如同行将溺毙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他突然冲过去,抓起一瓶杜冷丁,用随身携带的针筒飞快地注射进自己体内,并很快地恢复了正常。他当即甩出一叠钞票,向金署初要了两整盒杜冷丁,喜滋滋地走了。

一支杜冷丁从医院买来也就是6到8块钱一支,两盒20支也不过100多元。

现在捏着手中这一叠百元大钞,聪明的金署初很快就从这小小的针药中嗅出了浓重的金钱味道。他当即就从患病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开始利用母子俩身患绝症的特殊身份,开始了贩毒敛财的罪恶生涯。

警方搜查金署初家短短的半个小时里,竟有6名吸毒人员上门购买毒品

据吸毒人员向警方交代,他们去金署初家买毒品都有事先约定好暗号,像搞地下活动一样,金家阳台上长年挂着的窗帘就是他们的暗语。如果那天还有杜冷丁卖,窗帘就会稍稍合起,只留一条缝;如果当天没有毒品,窗帘就会被完全打开,表示都卖完,那么吸毒者也就不必再费劲上楼去问了。

金家的大门上有两个人为凿出的洞,一个仅乒乓球大小,另一个则比较宽大,足可通过一本厚书。那个小一点的洞是用来卖零支杜冷丁的,大一点的洞,则用于整盒交易。

通常金署初出外购买杜冷丁,王家林端坐家中,帮儿子从事“销售”工作,吸毒者一般在门外先说清要买多少杜冷丁,由王家林决定打开哪个洞,从洞中接钱、交药。正是这一大一小两个洞让他们将毒品源源不断地流向社会,而不义之财则源源不断流进他们的口袋。

2001年5月8日,禁毒中队的刑警们来到金署初家中,将其正式抓获,随即对金家进行了全方位的搜查。

据了解,津市市70%的吸毒人员都知道金署初家中有杜冷丁出售,上门买毒品者络绎不绝,这也就促成了母子俩利欲的极度膨胀与满足。就在警方搜查金署初家短短的半个小时里,竟先后有6名吸毒人员上门购买毒品。

贩毒当成事业,连病痛都顾不上了20万元赃款的下落,金署初拒不交代

年逾古稀的老母与年过半百的儿子,两人都身患绝症,是什么原因使他们疯狂贩卖毒品?

据邻居讲,王家林身体特别差,根本无法出门,眼看不久于人世,贩毒完全是为了给儿子留下更多的钱治病,而金署初自从干上这一行后,竟把它当成一个事业来干,每天奔波在外面进货,连病痛都忘记了,从医院拿来的杜冷丁自己很少用,精神状态很好,根本不像个癌症病人。

据津市市公安局禁毒中队贺队长介绍,从1998年到2001年,金署初先后多次到津市市人民医院、湘航医院、南区医院、市血防站等医院购得杜冷丁1万多支,再以七八十元甚至100元一支的高价转手卖出,利润高达10余倍,前后牟取暴利20多万元。

可公安民警没有从金署初家里没收过一分钱,为什么呢?贺队长说,金署初太狡猾了。每次讯问他时,他都说实话,但从不把实话说完,而是只说一半,剩下的让我们去查。他们母子俩贩卖的毒品数量,我们都是通过他们的《供应卡》使用情况算出来的,至于他们贩毒所得的赃款,金署初名下没有一分钱,他可能将钱转移了,我们又没有权利查抄他亲属的财产。金署初对赃款的去向拒不交待。

王家林由于身体虚弱,由小儿子取保候审接回家里。

病人可以用多少支杜冷丁全由医生决定,管理上的漏洞给金署初们可乘之机杜冷丁,又称盐酸哌替啶,系合成麻醉药品,用以镇痛,有针剂和片剂两种,如滥用会成瘾,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定为特殊管制药品,同海洛因、鸦片、冰毒等同被禁止贩卖和滥用。

既然如此,金署初母子是如何在不到三年内购买到如此多的杜冷丁麻醉剂呢?这就“多亏”了他们那足以令人同情的特殊身份——癌症患者。

津市医药监督局药品安全科的徐先生告诉记者,根据市里规定,癌症患者必须出据县级以上医疗单位的诊断证明、本人身份证(如果需他人代领,则还要有代领人身份证)或户口簿方可领到《癌症病人申请领取镇痛专用麻醉药品供应卡》。凭此卡可到局监药指定的医院购买镇痛品,一张卡可以买多少镇痛品,由医生根据病人情况决定。此卡10天换一次。

被授权决定镇痛品剂量的医院是怎么做的呢?津市人民医院医务科的龚女士说,病人前来买药,我们的原则是一次不能超过4支,但一张卡究竟可以买几次,龚女士说:“具体情况不清楚,每个病人的情况不一样。”

医院对杜冷丁的管理竟然如此宽松,这是普遍现象吗?记者又采访了湖南省肿瘤医院医务处的黄女士,她说:“我们医院一般是给中晚期的病人发放《供应卡》,病人必须有我们医院的诊断才可以,而且病人来买杜冷丁时,必须由医护人员当场注射,绝对不允许他带走。如果因身体虚弱需他人代买,手续齐全,第一次我们允许带走,但第二次来,必须带来使用过的空瓶,才能再买。”

北京市友谊医院血液科的副主任医师熊梅告诉记者,她从没听说过癌症患者贩卖杜冷丁的事,因为医院对杜冷丁控制得很严,像友谊医院就要求有《供应卡》的患者到医院来打,如果实在来不了,也最多只给代买的人三支药,下次来时,三支空瓶一支也不能少,这样才能再买药。熊大夫还说,一般的癌症病人一天也就需要一两支,如果每天要打三四支,那病得已经非常严重了。

据统计,津市市今年已经破获的贩毒大案中,90%的贩毒人员均是贩卖杜冷丁。仅2001年5月前后,津市市公安局禁毒中队就破获了金署初和王家林、张怡生、柏依莲等数目达到5000支以上的杜冷丁贩毒案。

禁毒中队的贺队长说,“按照有关规定,贩卖杜冷丁达到2500支以上者,最高刑罚就可判死刑。也许有人会觉得金署初身患绝症,我们在起诉他时会不会从轻,这绝对不会,我们面前的金署初思维活跃,状态很好,除了说话有气无力外,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而且他至今不肯完全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为了侦破此案,我们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每个从金署初处买过杜冷丁的吸毒人员我们都讯问过两次,我们是重证据,轻口供,用大量的证据说话。这个月我们就会将金署初移交检察机关,对他提起上诉。”

 选稿:游海洋 来源:北京青年报 7月13日 作者:于芳 陈武东 李东颖 
    • 贩卖杜冷丁 医生遭惩治
    • 南充数家医院倒卖杜冷丁给吸毒者
    • 91岁老太贩毒要坐149年牢
    • 老师靠"师生情谊"竟邀昔日弟子贩毒







    • 欢迎你 APEC青年节
      北京申奥 再度出击
      绿岛为上海“降温”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电信垄断资源的终结
      庆七一金山农民画集
      中国公民在菲遭绑架
      关注全国土地日
      中国网络媒体论坛
      中日贸易起风波
      王志东实话实说
      沪沈牵起骨髓情缘
      2001NBA总决赛风云
      "上海五国"元首会晤
      处死麦克维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