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IT新闻>>正文

业界指出网络教育就是服务
2001年7月29日 17:20

东方网7月29日消息:一向长于做市场、善于出新招的科利华公司最近又抛出一颗“炸弹”。在近日由该公司与《中国远程教育》杂志联合举办的“网络教育发展现状及问题”专题研讨会上,该公司副总裁郑永柏博士作了题为“网络教育发展的新阶段:网络教育服务标准”的专题报告,并首次提出“网络教育就是服务”。这一概念一经提出,就引起了业界人士的广泛讨论。

网络教育就是服务

郑永柏在分析了当前网络教育发展的现状和问题后指出,从表面上看,目前网络教育的参与者很多,也很热闹,但多数人仍停留在探讨“网络教育好不好”、“网络教育有何重要意义”等问题上。而在实践中,网络教育早已超越了上述问题和层次,并迫切需要更深一层的思考和理论指导。为此他提出,当前网络教育已从网站建设和课程开发为中心,发展到了以服务为中心,“网络教育已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必须加紧制订出一系列网络教育的服务标准和教学质量保证体系”。他认为,从网站建设型到服务提供型是网络教育的一次飞跃。

郑永柏认为,教育的产品并不是学生,而是为学生提供的服务,网络教育本身更是一种服务。“网络教育发展的初期,人们认为仅仅建一个网站就可以了,而随着网络教育的发展,服务将会处于核心的位置,如何制定和规范网络教育的服务标准已成为当前网络教育亟待解决的问题,同时也是网络教育的一个突破口”。

科利华副总裁陈建翔博士从“新经济”和“新教育”的角度,对“网络教育就是服务”进行了再一次论证。他提出,传统经济可以概括为产品经济,以产品的制造和销售为核心。而新经济的本质是服务经济,是为用户提供全面解决方案,搭设一个服务平台。网络教育正是新教育的序幕和起点。它的核心和本质也应是服务。

“过去我们只承认产品价值,不承认服务价值;只承认硬的东西,不承认软的东西,认为软件是硬件的陪衬。这也说明,中国目前的市场还不成熟,还没有完成由产品经济向服务经济的转化”。

他认为,学校教育的功能正发生改变,不是“造就”学习者,而是以学习者为中心,为学习者提供帮助,“21世纪的教育就是要服务于学习、服务于学习者、服务于学习化社会”。从这个意义上讲,传统教育必须转变功能,为学生的终身学习提供服务,网络教育则更是要以“服务”为生命线。

争论背后的思考

“网络教育就是服务”的概念一经提出,即刻引起教育界人士的争论和思考。反对者认为,教育本身是一项神圣而严肃的事业,是为国家和社会培养和锻造接班人的千秋大业,将网络教育定位在服务上将有损于网络教育的形象和发展,使网络教育庸俗化,更容易让人将其与普通的服务业混为一谈。另外,如果承认网络教育就是服务,那么教育从根本上是不是就是服务呢?其理论依据又是什么?

“网络教育就是服务”的提出引发的另一个敏感话题是:教育的产品究竟是什么?是学生,是服务,还是别的什么?教育的产品能否像别的商品一样进行买卖?购买者又是否有权利对教育产品的质量提出要求或是进行投诉?……

对此,郑永柏提出,商品是用来交换的,而任何学校所培养出来的毕业生都不可能成为学校的产品,因为任何学校都无权将学生作为自己的产品进行买卖。如果把教育产业的产品理解为人才,那么我们就无法解释学生交费受教育这个经济现实,因为学生总不会交费购买自己。显而易见,学生交费的目的是为了购买服务。

北京明标企业管理咨询中心王化义认为,教育行业有市场问题,这已成为人们的共识。教育行业向市场提供了什么,即学校的产品是什么这一问题,教育界的说法却莫衷一是。许多人不认为学校有产品;而有些人认为学校的产品是“学生”,是“人才”。学校的产品究竟是什么?似应研讨。从狭义的学校教育讲,教育就是教育者按照一定的社会要求,向受教育者的身心施加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的影响,以使受教育者发生预期的变化的活动。这清楚地说明了学校教育的过程,并不生产、制造学生,而是要转变学生的思想观念,提高学生的各项能力。学生是个载体,学校各种活动的过程使这个载体上的承载物产生了变化和增值,这些变化和增值的部分,才是教学过程的结果,才是学校的产品。学校的教学过程不仅为学生提供了硬件、软件,还提供了服务。就其主导成份而言,是服务。所以他认为,学校不是制造业,而属于服务业,学校的产品应当确定为教育服务。

清华大学熊澄宇教授则阐述了不同的意见。他认为,教育是一个过程,涉及教育者和被教育者两个方面,教育本身不出产品。如果一定要引入产品的概念,就需要有生产单位。从这个意义上说,学校就是教育的生产单位。从生产流程分析,需要有原材料,经过加工才能获得产品。学校进口的是新生,出口的是毕业生。自然,新生是原材料,毕业生是产品,而教育只是加工过程。这是从生产的角度来表述。而这种表述是否合适,还需要商榷。

他认为,“网络教育就是服务”这种说法在一定程度上是以偏概全,以网络教育的一部分工作或某一阶段的中心工作代替了网络教育的全体,“这对网络教育的良性发展是不利的”。

熊教授指出,网络教育目前在中国还处在政府试点阶段。网络教育不仅是教学方法或教学手段的变化,更重要的是它涉及教育观念、教育思想、教育体制等许多方面的变化。网络教育的出现是科学技术这一新的生产力对教育领域现有生产关系的挑战,“而目前我们还有许多基本问题没有解决:硬件环境、课件与资源库、教学和管理平台、产业机制、知识产权、学分互认等等。因此,在网络教育目前的发展阶段,不要强调了一个方面而忽略了其他方面,不要提太多的限制和约束,要给发展留有足够的空间。发展是硬道理。”

寻找突破口

北京师范大学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余胜泉博士指出,即使我们绕开上述各种争论不谈,也必须面对目前网络教育的现状和问题。他认为网络教育应主要提供给学生在当地得不到的服务,应该给学生提供普通教育所得不到的教育,这才是网络教育的价值。而目前网络教育仍处于粗放型阶段,应该深入研究到教学过程、教学心理过程中去;在教学质量方面,网络教育还缺乏教学质量的保证体系,“传统学校对于教学有着制度化的规定,可以有效地保证教学质量,网络教育在这一点上还达不到”;另外,当前的网络教育还有待于制订一个技术服务指标,在一些细节问题上还有待完善,如缺少网上主持型学习,作业多长时间提交等。

余博士非常认同服务对于网络教育的重要性,并提出服务是一种趋势,“从国外网络教育的探索来看,在网上进行主持学习、制订严格的服务标准、详细的计划、专人的负责这些方面已经有了一些实践探索”。他认为目前网络教育尚缺乏制度保障,如对于网上大学,需要避免为了利益而滥发文凭;网络教育的发展,需要制定网络教育的质量保证体系、考试标准以及激发学生学习动机的一种激励机制;还要保证网络教育的品牌效应。

郑永柏向记者介绍说,学校教育其实是有服务标准的,每年两个学期,每周5天上课,每天6节课。如果达不到这个标准,大家就会自然认为这不是学校,而是培训班。但是网络教育的服务标准究竟是什么大家还不知道,这将是网络教育下一阶段发展的重要方向。

 选稿:邱曙东 来源:《中国教育报》2001年7月29日 作者:郜云雁 
    •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网络教育?
    • SUN说网络教育零管理
    • 为什么选择网络教育?
    • 上海市网络教育将形成“集团军”作战
    • 网络教育:千里共学堂
    • 海外网络教育一览
    • 远程教育吹来新风 网络教育引关注
    • 网络教育给电子商务打支兴奋剂







    • 江泽民欧洲五国行
      北京申奥成功了
      关注今年高考作弊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关注印尼政坛动荡
      足球诸雄逐东方网
      深入揭批“法轮功”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追寻长江源头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电信垄断资源的终结
      庆七一金山农民画集
      中国公民在菲遭绑架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