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新疆一公司4.5亿资产竟由犯人控制
2001年7月30日 20:54

东方网7月30日消息:我国《公司法》第57条明确规定:犯有受贿罪的人在刑满五年之内不得在股份公司和有限责任公司担任董事、监事和经理职务。但是,在新疆,一家名为新疆众和的上市公司却置这庄严的法律于不顾,公然委任一位犯了受贿罪、尚在服刑期内的罪犯担任总经理,掌管公司当中高达4.5亿元人民币的一块重要资产——被称为新疆众和“救命工程”的自备发电厂工程的管理大权。该上市公司董事长称,任用这名罪犯不仅是为了公司的利益,也是为了对全体股东负责。

新疆众和(600888)是一家生产铝产品的上市公司。有人向记者反映说,这家公司下属子公司——阜明电业公司总经理王桂生在犯了罪之后,服刑期间还当着总经理,掌管着堪称新疆众和的“救命工程”——自备发电厂工程的管理大权,为了这个工程,新疆众和斥资4.5亿元人民币。尤其令人们难以置信的是,王桂生正是因为在这一“救命工程”中利用职权先后收取两笔贿赂总计3万元人民币而被判刑的。在我国的公司法中明确规定,犯有受贿或贪污罪的人员在刑满后五年之内不得在公司担任重要职务。事实果真如此,新疆众和的行为不仅违背了我国法律,而且严重危害到广大投资者的利益。带着种种疑问,记者在新疆进行了一番明察暗访,从而揭开了这一咄咄怪事的真相。

-法院:“王桂生现在肯定是罪犯,他犯的是受贿罪”

王桂生到底是什么人,他究竟有没有犯过罪?在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人民法院,刑事厅审判长徐春晓非常肯定地告诉记者:“王桂生现在肯定是罪犯。在今年的3月13日,我们已经对他这个案子进行了公开宣判,他犯的是受贿罪。”

徐春晓向记者出示了王桂生被判刑的刑事判决书,在判决书中记者清楚地看到,王桂生在担任新疆阜明电业公司总经理期间,利用职权先后收取两笔贿赂总计三万元,构成受贿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此判决于2001年3月13日生效。

判决书表明,王桂生目前应该是一个刑期未满的犯人,而且正处于服刑期内。

-罪犯王桂生:董事长把阜明电业的一切权力交给我,这在全国也是很少有的

那么,王桂生目前人在何处,又在做什么呢?

带着这个问题,记者赶往王桂生案发前工作过的单位——阜明电业公司了解情况。令人惊讶的是,记者赶到时王桂生正坐在总经理的位子上。

记者问王桂生:“阜明电业这一块是谁负责呀?”

王桂生回答说:“我负责的。”

记者问:“一直是您负责?”

王桂生的回答令人不容置疑:“啊,从破土动工到现在。”

阜明电业公司的总经理果真就是犯了受贿罪、刑期未满的犯人王桂生吗?见记者疑惑的表情,王桂生急忙递上了自己的名片,记者接过来一看,那名片上赫然印着:新疆阜明电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王桂生告诉记者,他作为一个外单位退休人员被新疆众和公司聘用以后,一直掌管着阜明电业公司独一无二的大权,整个工程4.5亿元的资金统统都由他一手支配。王桂生向记者强调说:“董事长把整个工程交给我,把一切权力都交给我,这在全国上市公司中也是很少有的,起码财权给你,这是他绝对对你这个人全面肯定,董事会对你完全肯定,别说上市公司做不到,一般的企业也做不到这一点。”

确实,让一个刑期未满的犯人担任下属公司的老总,而且独揽大权,除了新疆众和,一般企业可能都做不到。

-新疆众和董事长矢口否认:绝对不会对一个罪犯委以重任

新疆众和为什么在王桂生犯罪之后依然对他情有独钟,以至于国家神圣的法律都成了一纸空文了呢?

在新疆众和公司董事长张英千的办公室,记者就此采访了张英千。张英千称,王桂生现在根本不是什么总经理,而且“这个事情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不仅如此,新疆众和公司人事部负责人杨大军还给记者拿来了几份文件。这些文件表明,王桂生先由阜明电业公司总经理降职为副总经理,然后又降为总经理助理,现在总经理一职由一位叫张翠萍的人接任。在给记者出示完这些文件之后,张英千再三表示,新疆众和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绝对不会对一个罪犯委以重任,并且说,对王桂生的处理决定已经在公司内部对全体职工作了传达,人人皆知。也就是说,王桂生只是一个协助总经理张翠萍工作的助手,他所称的整个工程4.5亿元的资金统统都由他一手支配纯属他个人的胡言乱语。

-阜明电业内外:只知总经理是王桂生,不知其被判刑,其被免职更是闻所未闻

事实真是如新疆众和董事长所说和新疆众和公司的文件所写的那样吗?

当记者再次赶到阜明电业公司进行调查时,这一次在总经理的办公室里确实是再也找不到罪犯王桂生的影子了,接待记者的是新疆众和公司的正式文件里提到的那位名叫张翠萍的人。张翠萍告诉记者,她是阜明电业几个月前任命的总经理,王桂生只是她的助手。这个说法和新疆众和公司的正式文件内容非常一致,但记者在对阜明电业公司近十名员工的随机采访中,除保卫科负责人在张翠萍和一位办公室主任的暗示下作出阜明电业的总经理是张翠萍的表态外,其他人均对张翠萍担任总经理一职毫不知情,他们众口一词地告诉记者,总经理是王桂生,他们不仅从没有听说过王桂生被免职的事,更没有听说过王桂生犯了罪,被判了刑。

阜明电业公司一位助理工程师向记者证实:“王总从1998年到现在了,从没有被免过职。”阜明电业公司汽机分厂主任也对王桂生被免职并被判刑表示惊讶:“我们的总经理王桂生”天天在这个地方上班,我既没听说过他被判刑两年的事情,也没听说他被拘禁和被审查的事情。他不解地说:“王桂生,我在这里天天与他打交道,怎么会被判刑两年呢?”

那么,阜明电业进行了所谓的人事调整,和阜明电业有业务关系的单位知不知情呢?记者在阜明电业自备发电厂施工现场对这几家单位的负责人的采访表明,他们均对此一无所知,青海电力建筑公司总工程师和中国化学工程第七建筑公司项目负责人等明确表示:他们一直在同王桂生打交道而不是张翠萍,王桂生是阜明电业公司总经理,从没有听说过王桂生被免职一事。

那么,张翠萍到底是什么职务呢?新疆阜明电业公司汽机分厂主任告诉记者,张翠萍是公司的副总经理,而且他不知道她是否走掉了。

看来,罪犯王桂生在阜明电业公司无论内外一直都在行使着总经理职责,其总经理的职务从没有发生过变化,新疆众和董事长张英千所称对王桂生的免职决定公司内部人人皆知根本不是事实,而新疆众和人事部负责人杨大军拿给记者看的那几份文件也只不过是放在档案柜里的一纸空文。

-新疆众和董事长狡辩说:任用罪犯是为了对全体股民负责,完全合法

为什么重用王桂生?在进行了如此一番调查之后,记者再次采访了新疆众和董事长张英千。这回,张英千给出了这样的解释:“我是一个讲究效率的人,我要对全体股民负责任呀,我不能够由于他(王桂生)影响我们股民的整体利益。”张英千称,这个工程王桂生从头搞到现在,其他人根本插不进去,因为马上就要发电了,去年由公司出面担保他出来。张英千强调说,张翠萍确实是阜明电业的总经理,但她在工程上是个外行,难以独立胜任总经理的职责,所以公司让王桂生协助她做一些工作。

据介绍,阜明电业是新疆众和斥资近4.5亿元建设的一个自备发电厂,它的建成投产将会有效降低新疆众和的生产成本,大幅提升经济效益。这项工程堪称新疆众和的救命工程,而王桂生一直是工程的负责人。张英千说,如果因为王桂生犯了罪就不用他,会使工程建设中断,从而影响众和公司利益和广大股民利益。张英千的这个说法听起来颇有道理,然而,我国《公司法》第57条明确规定:犯有受贿罪的人在刑满五年之内不得在股份公司和有限责任公司担任董事、监事和经理职务。

对此,张英千的解释是:“中国的法是啥?没有(说)的我就可以去做,这就是中国的法,你听明白我的意思没有?它那个条例上并没有说不能当董事,也不能当副总经理,也不能当其它的,它没这个规定。”

张英千称,王桂生现在的职务只是总经理助理,所以无论从股民利益还是法律规定上看都无可挑剔。看来,张英千是懂法的,新疆众和对王桂生的任用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的。

-专家指出,由于王桂生是事实上的总经理,无论其头衔是什么,新疆众和违法无疑

即使如张英千所言,王桂生在公司里的职务是总经理助理而非总经理,那新疆众和任用王桂生就合法了吗?

对此,有关专家明确指出,由于王桂生事实上发挥着总经理的作用,无论其头衔是总经理还是总经理助理,均属违法。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叶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在《公司法》第57条当中,关于董事、经理和监事的规定当中,所谓的经理并没有去区分他是总经理还是副总经理,那么,在有限责任公司当中应该这么来理解,不管你是名义上叫作总经理或者名义上叫作副总经理,只要你担任这样一个职务,那么在《公司法》上都是禁止的,所以在这一点上并不因为被取名为副总经理或者换了一个别的头衔,只要你事实上发挥着总经理的作用,我们仍然认为你是总经理。”

而且,一个尚在服刑期的罪犯事实上行使着总经理的职责,对公司或者说对公众股东而言贻害无穷。叶林教授指出:“首先,它说明该公司在行为过程中并不是一个遵守法律的公司,换句话讲,该公司的行为规范中除了这一点不合法之外,或许还隐藏着更多的不合法;第二,它会使公司投资者的利益遭受某种潜在损害的风险,我们不可以想象众多的股东会把钱交给一个尚在服刑期的当事人的手里,这种风险将会是非常大的,一个人在服刑期的时候,负责一个上市公司当中一块重要资产的管理,这对于股民,对于国家,对于法律来说,是极其不尊重的。”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王桂生收受贿赂发生在他负责阜明电业工程期间,当时他利用职权在设备材料招标过程中向多家供货单位索要好处,而目前这项投资4.5亿元的工程已经进入了最关键的后期。新疆众和公司董事长一再声明说,留用王桂生是为了广大股东的利益,但是,如果股东们知道自己的血汗钱是交给了一个还在服刑的罪犯来管理,他们真的会放心吗?新疆众和置国家的法律何在?又置广大股东的利益何在?

 选稿:王建国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刘煜晨 







      江泽民欧洲五国行
      北京申奥成功了
      关注今年高考作弊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关注印尼政坛动荡
      足球诸雄逐东方网
      深入揭批“法轮功”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追寻长江源头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电信垄断资源的终结
      庆七一金山农民画集
      中国公民在菲遭绑架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