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一本小偷日记透视一个沉重话题
2001年8月14日 11:49

人从一生下来就有了贫富、贵贱之分,这是多少人都为之不平而又无奈的事情。有的人把造物主的“偏心”化作了自强的动力,贫穷低贱后来变成了一笔最大的财富。而更多的人因为种种原因做不到这点。我们今天报道的对象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们关注郑雄六的命运,因为我们隐隐感到郑雄六的错好像不完全是他个人的错,忽视了郑雄六们的命运,我们的城市也不会安宁。

■北京目前登记在册的外地人口有几百万

■有关方面的数据:刑事犯罪中70%-80%为外地人

■当怀揣梦想的打工者从农村涌入城市他们梦归何处?

8月6日,北京公交分局的反扒民警,在312路公交车上抓获了一个扒窃团伙。团伙成员之一郑雄六身上的一本日记引起了民警们的注意。这本日记不仅记载了郑雄六因扒窃四次被抓的经历,还记载了这个22岁的四川打工者,是怎样怀着美好的梦想走进大城市,又怎样一步步走向城市“背叛者”的行列。郑雄六的命运轨迹,可以说是一批打工者命运和心态的缩影。

1998年3月23日晴

今天,我又从家里出来了。这次,我要去北京,干大事。每次出来。家里人都以为我能挣大钱,可我总是让他们失望。这次妈妈给了我1000块钱,这钱在农村是多大的一笔钱啊!我要去挣钱,把家里人接到城里去,娶个好媳妇。我也不想再做酱油了,赚不到钱,每天又脏又累的。可我只有初中文化,能干什么呢?北京我谁也不认识,怎么混呢?那里的东西一定很贵。阿良说,北京人都很有钱,随便找个工作就能挣钱,我去北京先去找他,从小的兄弟,他会帮我的。再有一天的时间,就到北京了,希望我的命运从这里开始改变吧。

记者旁白:迈向大城市的郑雄六,心中的梦想像雨后的泥土一样鲜活。

他想干大事,挣些钱,把家里人都接到城里去。他不想再像父辈们一样又累又脏又穷地生活。改变命运是他身上最熠熠发光的追求。但他文化不高,这一点注定了他的梦想和现实中有一条很难迈过的鸿沟。

1998年5月24日阴

来北京整整两个月了,工作真难找,上个月在东坝干了几家饭馆,一个月只有200块钱。现在这家酒楼,档次挺高的,我在卫生间里当服务生。一个月有400块钱,还有客人给的小费。我买了一双新皮鞋。阿良他们都有手机,我也想弄一个,可没有钱。阿良什么活儿也不干,可他和几个老乡每天出去转,总能弄回钱,穿得也挺阔气。今天晚上他们拉我喝酒打牌,我赢了100多块钱。我说:咱们兄弟一场,你们发财,也别忘了老乡啊!阿良说他干的是技术活,我干不了。如果想发财,就要找窍门,一个月400块钱,打死他也不干。我明天还要去酒楼上班,我什么时候才能发财呢?

记者旁白:梦想和现实的碰撞其实并不可怕。人在社会上总会有自己的位置。今天的一小步有可能就是明天的一大步。可怕的是金钱和物质的诱惑像“传染病”一样在有钱的和没钱的人心里无限蔓延之后,变态和扭曲两个角色就开始在后台手舞足蹈了。

1998年6月20日晴

今天我被老板辞了,又没事干了,烦死了。我搬到了西苑,和阿良他们几个四川老乡住在一起。他们这里有电视和VCD机,我看了一天的影碟,实在没意思。不做事我吃什么?出来半年多了,什么也没挣着。晚上和阿良一起喝酒,我说阿良你带我去挣钱吧。他说我胆小干不了。我说只要能挣钱,我不怕。他说明天一大早就得起来,和几个老乡约好了去挣钱,到时候也带上我。我猜他们是不是偷些废铁或电缆什么的卖。只要能有钱,干这算什么,他们也太小看我了。最好是不要多出力,来钱快一点,冒些险也值。

记者旁白:希望走进大城市,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这一点任何人也无可指责。但是希望天上掉馅饼,有了最好不要多出力还能来钱快的想法,离犯罪也就咫尺之遥了。

1998年6月21日晴

五点半,天还没亮,我就被阿良叫起来了。我眼睛也睁不开,只是跟着他们向村外走。我问他去哪?他说上车。来到332路车站时,等头班车的人已经有不少了。我发现阿良他们有点不对劲儿,眼睛总往别人的身上瞟。车一进站,他们就往人堆里挤,可不上车,挤了一会就出来了。在挤第三辆车时,阿良突然向我使了个眼色,让我快跟他们走。于是,我们四个人打了一辆出租车。车上,阿发从兜里掏出一个很精致的钱包,里面鼓鼓的。他们几个一起翻着,里面有800多元,把身份证,电话卡都扔了。“这个给你”。阿良把那个空钱包递给了我。我终于明白了,他们原来是干扒手的。我有点害怕,手里拿着空钱包,脑子里空空的。晚上睡觉时我还在想,这么一会儿就挣800块,也太容易了,可被抓了怎么办?我手这么笨,能偷钱吗?阿良他们能干,我一定也行的,我从小就没服过人。我给家里的信上说,已找到了好工作,以后会挣更多的钱。

记者旁白:第一次干扒手,郑雄六的脑子里空空的。这时的他至少还分得清好坏,还知道不劳而获偷别人的东西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但是一瞬间就能挣800块钱的诱惑,像茅草一样撩拨着他的心。他能够抗拒这种诱惑吗?

1998年8月4日阴

今天和阿良他们转了一早上,什么也没偷出来。背死了。天热得要命,我问他们为什么老不敢下手,他们说是防“雷子”。炮局的“雷子”太厉害,好几个老乡都折进去了。中午吃完饭,我们来到了前门20路车站。现在我早就习惯了这一行,一点也不害怕了。可我只是帮他们望风,看有没有“雷子”。

虽然每次分不了多少,可挺保险。一出事我就跑,抓住也没大事。今天阿良他们非让我试一把,说我的手气好,打牌老赢。我紧张了,上了车之后,浑身都是汗,眼睛也不知道看哪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把那个钱包从那人后屁兜里拿出来的,反正我怕得要命。车门一开,我玩命地跑了。把阿良他们都搞丢了。回到家,我的心还在使劲地跳。我的运气不错,钱包里有300多块钱。

我明天说什么也不出去了,万一被人家认出来,就玩蛋了。

记者旁白:郑雄六终于没有经住不劳动就能挣钱的引诱。从这一天起,四川农村少了一个纯朴的孩子,北京街头又多了一个“三只手”。虽然郑雄六在日记里说:我明天说什么也不出去了。但是冒险有时也像毒品一样,吸上第一口再想找回自己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1999年12月10日阴

今天我一早就出来了,和阿良两个人。快过年了,我们想多弄点钱。先在中关村“下”了一个手机,可是个旧的,我正好没有手机。中午我们上了102路,我给阿良打掩护,他“练”一个女的挎包。“出货了”,我们俩人向车门口处挤去。没想到,被几个便衣捏住了,北京的“雷子”确实厉害,从哪掉下来了?我平生第一次被带上手铐,和阿良铐在一起。天气很冷,可我的全身都被汗湿透了,害怕死了。第一次被带到了派出所,叫船板派出所,审问我的是一个小头目,我当时报的是假名,事先阿良他们教过我的。这次不知道要关多久了,还能不能回家过年?早知道有今天,可没想到真的落到我头上。北京的警察好说话,不打不骂。我在派出所里,脑子里只想一件事:

出去以后,打死我也不干了,要饭也不干了,只要放过我这次。

记者旁白:郑雄六果然让我们猜着了。短短一年多,一个偷了人300元钱后害怕得要命的“雏扒”已经变成了一个“职业扒手”。多少人的钱包、手机被他“蒸发掉了”?不知道。而郑雄六今后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了。公安局、手铐子,贼一样的生活……虽然这次他又痛下决心:出去后打死我也不干了,但是谁信呢?

2000年1月22日晴

今天我上车转了一上午,也没下东西。出来以后,我真的想找个工作。

可人变懒了,干活多累,也挣不着钱。现在我一见公共汽车就想上去试一把,哪能每次都被捏住?我的手艺还是不行,只会下平台(裤兜),下手机还不利索。中午我在海淀图书城前的停车场,推(偷)了一辆没锁的自行车,卖了25块钱。我发现这活不错,一下午四处找。在一个小胡同里,有一辆崭新的女车,只锁了一把弹簧锁。我弄了把钳子,正在推(偷)时,被一个老太太打了一笤帚……

记者旁白:不出所料。郑雄六在不劳而获的人生道路上已经不能自拔了。

正像他自己说的:他也想找份正经工作,可人变懒了,做贼已经变成了他身上的另一种“毒瘾”。听到老太太的笤帚打在这个小毛贼身上的声音,我们感到的不仅是解恨更多的是一种悲凉。

2000年3月19日晴

在北京呆了两年了,今天给家里写了信,寄了钱回去。我现在能挣钱了,运气好的时候,一天下个大份儿,一个月也不用出去。今天我自己上车,这样挣了钱不用和他们分。现在北京正在开什么“两会”,“雷子”抓得更紧了。每天上车都像是玩猫捉老鼠。阿良昨天又折了,不知道怎么样了,我要马上搬家。我现在干活特别小心,每天都起大早,晚上干得很晚,希望躲过“雷子”。我现在有了女朋友了,要多挣钱。今天真不该出门,背到家了,在392路车上刚下了一个手机就被别人发现了,告诉了机主。趁他打110报警,我把手机扔在地上。可做梦也没想到,警察来了,一眼就把我认出来了。他们是动物园派出所的,老熟人了。我在号里见到了阿良……

记者旁白:从他的日记里可以看出,今天的郑雄六早非刚进城时的贫穷。

他佩了手机,交了女朋友,满嘴的贼道黑话。表面上他正在快捷地实现着多挣钱,改变命运的梦想。但是夜深人静时想一想,他失去的是什么呢?是没有了羞耻感,没有了是非感,是一种人格的“沦陷”。不是吗?

2001年1月9日阴

今天是我第三次进公安局。快一年了,我都没有折过了。这次真是背,跑了一天,一份像样的东西也没下。晚上七点多了,女朋友打我手机,让我回去。可阿发非要下份东西才甘心。到了定福庄车站,看到一个小子点钱。

我们跟他上车坐了四站,下车后又换了1路,总算给阿发把“皮子”弄到手了。

可是被炮局的便衣给抓了,这帮人眼睛太毒,我藏在人群里假装看热闹,也把我认出来了。我真背,每到快过年的时候就出事。希望能扛过去,反正不是我拿的,没多大事。干了这么久了,早就麻木了。

记者旁白:郑雄六今天的日记,最震颤人心的一句话是“干了这么久,早就麻木了。”从今年1月9日被抓,到8月6日再次被抓。郑雄六已经成了公安局的“常客”。对郑雄六我们已经没有耐心再评述些什么了。只是听办案民警说:拘了他两天,根据对扒窃犯罪只追究主犯,对从犯从轻的规定,已经把郑雄六送至北京外来无证人员遣送中心处理。现在的郑雄六有可能已经被遣送回四川老家,也有可能又混迹于我们的身边继续干他的扒手勾当。

郑雄六引起我们深思的是,是什么原因使一个纯朴的农村孩子,走进了城市“背叛者”的行列。郑雄六自己应该检讨些什么?我们的社会又该检讨和改变些什么?

 选稿:褚宁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李罡 字向东 







      2001年APEC会议
      王峻涛离开my8848
      上海遭遇罕见暴雨
      深圳韩资厂搜身事件
      深入揭批“法轮功”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追寻长江源头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电信垄断资源的终结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