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目睹全国网吧之怪现状
2001年8月16日 07:41

北京:网吧的夜晚不神秘

网吧的夜晚总是明亮的。长夜漫漫,究竟是什么神秘的东西,吸引那么多人在网上乐此不疲?记者15日晚探访了北京人气最旺的飞宇网吧。

飞宇网吧位于北京大学南门外东侧,共有1200多个机位,日平均流量高达1.5万人,堪称国内网吧界的“龙头老大”。22点30分,是网吧每天通常的“淡季”,飞宇的上座率仍然超过七成。

“严禁点击反动、不健康网站”,这条警示语几乎贴满了整个大厅,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记者问一位正在网上埋头冲浪的年轻人是否注意到这则警语,他奇怪地反问道:“这里的常客人人尽知,你是头回来吧?”

雪白的电脑,把大厅划分出一条条窄窄的走廊。记者穿梭其间几个来回,仔细观察每个电脑屏幕,发现浏览新闻、聊天、玩游戏、收发电子邮件的占绝大多数,色情网页无处可觅。记者以试机的名义,随便挑选了几台空闲的电脑,在它们的上网纪录里看到的多是搜狐、新浪等大牌门户网站,新华网、央视国际网络也留下了踪影。

在靠近大门的醒目处,电脑、打印机、扫描仪整齐地摆放在一张小桌上。一位自称姓李的北大三年级学生打印完兼职简历后告诉记者:“到飞宇网吧来冲浪,已成为许多北大学生生活的一部分。尽管我可以在宿舍上网,但这里既不太吵闹、也不过于安静的气氛,让人感受到一种网吧特有的气氛。”

网吧,这个几年前才纷纷涌现的新事物,似乎成了色情、无聊、沉迷、荒废学业等等的代名词。而在中关村一家公司任职的江先生对此不赞同。他一边给远在美国的朋友发电子邮件,一边表达自己的观点:“我差不多每天都来上网。这里有大学生,有白领人士,还有附近的居民,不乏高素质的网民。工作,学习,和远方的亲朋好友交流,偶尔玩玩游戏,这就是我们的夜生活,没有理由遭受非议。”

在柔和的音乐声中,飞宇网吧的工作人员始终在大厅里巡视不停。其中一位解释,这只是按公司规定行事,一旦发现有人访问不健康的网站,我们会立即制止。他说,飞宇之所以获准把网吧开进第21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运动员村里,理由只有一个:品牌永远是飞宇的生命。

零点时分,仍有人迈进飞宇的大门,大厅里还能看到几位金发碧眼的外国留学生。透亮的落地玻璃,门前摆放整齐的自行车,和灯火通明的大厅、平静的网民汇成一幅和谐的画面。网吧就和它的载体网络一样是把“双刃剑”,有些人利用它获取新知,追赶时代潮流,也有人把它作为一个消磨时光的工具。井然有序的飞宇网吧似乎在告诉我们,自律应该是网吧摆脱骂名的最好办法。

网吧的夜晚,其实也可以这么美丽。

昆明网吧:无人管违规接待中学生

15日夜23时,昆明市园西路上灯火通明的“公众网吧”内依然人声嘈杂,三十多台电脑前坐满了十四五岁的学生,他们熟练地操作鼠标,旁若无人地发出或惊喜或遗憾的叫喊,还有的扯着脖子向联网游戏伙伴发号施令。在这间不足四十平方米的屋里,弥漫着烟味和汗臭味,有的人光着膀子,有的搂着女友,有的还在玩着不堪入目的黄色游戏。

随后,记者在园西路另外两家网吧“阿波罗”和“美利达”,看到了几乎同样的场面,在两个网吧玩游戏的约有40人,基本都是10多岁的中学生。尽管网吧的墙上也贴着规定:“十六岁以下未成年人不得入内”,但管理人员却是一付熟视无睹的样子,有的自个儿忙着打游戏。

昆明园西路附近集中了昆明第三十中学、云南大学附中、昆明外国语学校等几所中学,暑假期间,网吧成了学生们的乐园,他们沉湎在电脑游戏的世界里,废寝忘食。管理人员说,他们一般要玩到两三点,个别学生要玩通宵。

一名兴冲冲跑进网吧要玩《星际争霸》的小男孩告诉记者,他今年15岁,是附近中学的初二学生。他瞒着家长来网吧打游戏,平时家长给的零花钱根本不够花,只好把早点钱也省下来打游戏。

现在,昆明网吧的收费一般是三块钱一小时,而孩子们往往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这对于没有收入的他们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学生们说:“打游戏太刺激了,上了瘾,宁愿不吃饭,也要来。”

在昆明一二一大街上,一家自称是电信部门办的网吧里,也有十多个学生在玩游戏。管理人员夏小姐说:“我们也知道晚上9点后还让学生进来玩游戏是违反规定的,但他们缠着你,甚至哀求你,实在不忍心拒绝他们。再说,既然连他们的父母都不管,我们又能怎么样?”管理员杨先生接着说:“好多家长都知道来这儿就能找到孩子,可他们对网吧好象也没什么意见。”

那么,管理网吧的有关部门是否采取了措施?记者采访过的6家网吧管理员都说:“开业两年多,没什么人来查过。”记者打电话向昆明市文化局询问时,被告知网吧归市政府信息办公室和公安局管。记者今天上午找到信息办时,一位姓谭的负责人介绍说,目前对网吧的整顿主要是清查无证经营,对在规定时间以外接待未成年人玩游戏的网吧,发现后对经营人员进行批评教育和经济处罚。

哈尔滨网吧“夜访记”

8月15日子夜时分,北国“冰城”哈尔滨市万籁俱静。乘车沿街搜寻,灯火通明的地方多数是不眠的网吧。

在百年老街中央大街上,一个网吧的灯箱招牌格外惹眼,但没标出确切名字。步入地下室,环顾网吧四周,记者没有看到有关部门核发的《经营许可证》、《营业执照》等有效证件。“欢迎您光临马迭尔网吧”,电脑屏幕右下角一行不起眼儿的小字,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和怀疑。

按照国家有关政策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向1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开放的时间限于国家法定节假日每日8时至21时,不得允许无监护人陪伴的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进入其营业场所。但记者连续走了7家网吧,发现它们对此置若罔闻。

“冲浪者网吧”设在一个背巷的民宅里,几台破旧的电脑和锅碗瓢盆混挤在一个狭窄的屋内,空气污浊,让人有点喘不上气来。电脑里传来“啪!啪!”的机关枪声刺人耳鼓,“真臭!”“太爽了!”的叫喊声一浪高过一浪。一女六男带着耳机正联网玩着同一个枪战游戏。他们看上去最多十六七岁,其中两个男生还叼着烟,光着膀子。

16日零时许,“飞豹网吧”依然灯火辉煌。记者进屋时,老板娘已趴在收银台上睡着了,但满屋的“网虫”却兴味盎然。其中,10多个男学生沉浸在《星际大战》、《极品飞车》中。一个短发女孩孤身一人,正神情专注地与网友说着悄悄话,从她稚气的脸上判断,年龄绝不超过14岁,可她飞快的打字速度说明她经常上网聊天。

每个电脑桌上都贴着告示:“禁止传播色情、赌博、暴力、迷信等不健康内容。”但进入某网站的“感情驿站”聊天室,记者满眼充斥着“我是色狼”、“少妇思春”等聊天者们的色情语言。

一个网吧的老板坦言,由于都是通过一条专线上网,一百个人与一个人的上网成本相同,因此来的顾客越多越赚钱。现在,哈尔滨市有网吧五六百家,顾客群主要以中学生为主。他看到不少中小学生没日没夜地“泡吧”,在赚钱的同时也有点于心不忍。

据在中央大街夜班值勤的巡警队长谷志明介绍,最近他们破获一起“网恋”诱发的诈骗案件。网女“偶尔爱你”与网男“不可后悔”一见倾心,首次见面吃饭时,网女借网男新买的手机打电话一去不返。网男找了两个哥们将网女揍了一顿,并要求赔偿一万元钱,遭到网女拒绝,网男等人就将网女非法拘禁16个小时。

记者还从哈尔滨市公安部门获悉,网上交友不慎引发的刑事犯罪日渐增多。近日,一名14岁女孩被“网友”诱骗出来,遭到7名男生连续5天5夜的轮奸。

一位学生母亲气愤地说,网吧太害人了。她呼吁有关部门彻底整顿一下网吧,给孩子们创造出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

据了解,哈尔滨市有关部门将从本月20日起,对网吧存在的无照经营、传播色情、接纳未成年人等问题进行严查。

夜访南宁网吧

“泡网吧”时下已成为一个流行的名词,然而精彩的互联网产生的负面效应也不得不令人关注,究竟是谁在“泡网吧”?“泡”些什么?8月15日,记者夜访了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中心、居民区和学校附近的几家网吧。

网吧?游戏吧?

晚上9点21分,记者来到南宁市中心一新开张的网吧,这里两个层面连带5个包厢都已经爆满。网吧里的60台电脑,全是采用AMD“毒龙”750CPU、现代128M内存、希捷20G硬盘、飞利浦107E显示器,nVidia Geforce 2MX40032M显卡,从其配置可以看出这些电脑已经完全超出了上网浏览新闻、发电子邮件的需要。

在座的以20岁左右的年轻人居多,他们都热衷于网上几人对战的游戏。男孩子主要是在玩CS、帝国时代2、星际争霸等即时战略游戏。其中以CS最为血腥,游戏以第一人称视角展现游戏的画面,由两队人分别利用各种枪械或刀具相互厮杀,虽然每台电脑都配有耳机,但整个网吧仍回响着枪炮声、厮杀声和惨叫声。女孩们则是一边聊天,一边在“联众世界”里打“拖拉机”或者是玩麻将。

一个姓梁的高二学生告诉记者,他的暑假生活基本上是这样度过的:每天早上睡觉,吃完中餐后就约上几个同学去泡网直到深夜才回家,在网吧里主要是玩游戏,浏览网页也只局限于看一些游戏攻略。

晚上10点36分记者离开时,游戏仍在激战。

谁在“泡吧”?

晚上11时,南宁市麻村小区附近一网吧里仍是人满为患。据收银台的小姐介绍,来这里上网的很多是住在附近的熟客。有几个高中生放假了,几乎天天都来,他们除上网外还抽烟、喝咖啡、吃零食,每人都玩手机,听说家里的经济条件很不错。

而坐在记者旁边的一个女孩,一边为“应付”好几个“Q友”忙个不停,一边在打麻将。她高兴地告诉记者,她现在“联众”的麻将积分已有6万多,达到了13级,但在这里还算不上顶尖的。

闹市区网吧里出没的又是另一类人。据一网吧的业主王先生介绍,来他这上网的大部分是一些来打发时间的无业青年,有的是在迪厅、酒吧潇洒了以后仍不想回家的“夜猫子”。一位指间夹着香烟的时髦女郎告诉记者,她一直没有工作,“老公”开公司应酬又很多,因此她天天都来这“泡”,一晚花10块钱就能打发时间挺划算。

上网费用从何来?

目前南宁市网吧的收费一般按时段定价,晚上8点-12点及双休日比其它时段收费稍高,散客又比会员收费高,平均每小时2-4元,通宵上网7-10元。为招揽更多顾客,一些网吧还推出价格更优惠的会员卡、积分卡等。

据调查,大多数学生上网的费用都是平时省下的零花钱,有的是借口买书或磁带向父母要的。一群高中毕业生称,他们的钱是父母和亲戚给的,高考结束后家长就放松了对他们的管束,也不过问钱的去向。

网吧安全谁负责?

记者发现,走访过的几家网吧电脑的布线都比较混乱,各种线的摆放位置极不规范。有的网吧把网络线、电源线等简单的捆在一起,放在过道或是网民们的脚下。网吧里可以吸烟也可以喝饮料,具备诱发险情的条件。同时这几家网吧都没有任何的消防设备。当记者向网吧的管理员询问如果发生火灾怎么办时,管理员想了半天才回答:“火灾?不会发生的。”

网上安全又由谁来负责呢?记者看到几家网吧的电脑里,色情网站隐藏得都不深,稍有网络知识的人就可以找到,直接链接就能浏览。还有少数网民在玩24小时在线的牌类赌博游戏,据一位知情者称这种赌博网站通常需打开色情网站才能同步弹出。色情、赌博充斥的互联网让人不得不为沉迷其中的未成年人身心安全担忧。

目睹榕城网吧怪现状

在不足30平方米的房间里,48台电脑前座无虚席,所有的人都在玩游戏。这里没有空调,没有消防设施,没有营业执照,只有昏暗的灯光、污浊的空气、震耳欲聋的喊杀声。这是记者午夜在福州大学附近的一家网吧里看到的怪现象。

据不完全统计,在福州大学北门不到2平方公里范围内,有十多家网吧,近500台电脑。在这里,几乎所有的网吧都存在玩游戏和上黄色网站的现象,也几乎所有的网吧在消防设施、单机占地面积等方面达不到国家规定的要求。《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办法》规定,国家法定节假日每日8时至21时以外,不得接待1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但记者看到,在这些网吧里,即使零点以后,未成年人照样三五成群地出入。

在福州大学北门附近的一家网吧内,上下两层狭小的房间里拥挤着55台电脑,上网的几乎全部是学生,他们大部分在聊天和玩游戏,有的甚至上黄色网站,网吧老板对此却视而不见。这里连一个灭火器都没有,20多部自行车杂乱地堵在窄窄的楼梯口,不知一旦发生火灾这些学生该怎样逃生。在一家没有招牌和营业执照的网吧里,记者问能否上网,老板很不耐烦地说:“只能玩游戏。”但就在老板身后贴着一张民警提示,“网吧内不准玩游戏和浏览黄色网页”。

孩子读小学五年级的张女士说:“小孩经常背着我们泡网吧,他还经常不吃早餐,为的是把钱省出来玩游戏,这对他的身心健康造成严重损害。自从迷上了游戏,他成绩下降很快。网吧老板为了几个昧心钱,毁了别人孩子的一生,有关部门应严加管理。”

据福州市文化局文化市场处负责人介绍,福州市已核发许可证的网吧有301家,估计还有200多家无证经营的“黑吧”,“黑吧”比例约占40%,网吧管理现状不容乐观。

有关专家指出,在我国计算机未广泛进入家庭的情况下,网吧在普及互联网知识、传递信息等方面发挥着积极的作用。但网吧应是传递信息的地方,现在许多年轻人上网只是为了聊天、玩游戏,让网吧成了“聊吧”和游戏厅,这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望有关部门、学校和家长加强对年轻人的引导和监管,加强对违规网吧的举报。只有全社会一起来监督和管理,才能让网吧发挥其正常功能,为社会的进步作出应有的贡献。

石家庄:学校周边网吧令人忧

夜幕降临,喧哗了一天的石家庄仿佛也疲倦了。然而,那些大中小学校周边的网吧,门口却停满了自行车、摩托车,里面挤满各色人等,真可谓门庭若市。

记者来到位于石家庄市主要街道裕华路边的河北师范大学附近,走进一家名叫“天河俱乐部”的网吧。只见20多平方米的屋子里,摆放着近30台电脑,坐满了人。他们有的上网浏览,有的查阅资料。记者走到最后一排,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位。刚坐下,忽听一个年轻人大叫一声:“好!终于打死你了!”原来,他正在玩一种名叫“可乐吧”游戏。记者打开网址,只见在别人刚刚上过的网址上,还留着几个有黄色镜头的网址,便叫来值班小姐。她立即按住鼠标,把那几个网址删掉,边删边说:“要是公安局来人查到了,可麻烦了!”

记者上了一会儿网,来到楼上一间网吧。只见满屋子人,有的点着香烟,有的跷着二郎腿,一股烟雾扑面而来。楼上一直开着空调,但白天的烟雾还没有散出去。值班人员告诉记者,现在11点了,进入宵夜,到明早8点,只需交8元,比以小时计算便宜多了。记者问:“上通宵的人多吗?”值班人员答:“不少!”说话之际,进来两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学生。只见他们大摇大摆地说:“我们上通宵!”值班人员马上接过话茬:“好勒,到10号台、11号台!”

据了解,目前石家庄市进网吧的人以大、中、小学生为主,大约占到总数的70%,学校周边就达90%,而未成年人达到20%。为加强网吧管理,石家庄警方近来会同有关部门查出市区现有网吧千余家,并勒令323家违规网吧停业整顿,取缔了6家有问题的网吧。可是,人们发现石家庄市近来网吧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呈现着越来越多的趋势。在一家名叫“三顾网庐”的网吧外,记者同一位正在值班的小伙计谈起整顿网吧的事,他神秘地说:“唉,整顿个啥?各部门都有各部门自己的利益,如果都关了,他们从那里收费?”看来,学校周边的网站还真得再下力量整顿一番。

长沙:网吧竟成午夜录像厅

子夜的长沙一片寂静,在长沙的麓山路,云集了数百家网吧,这里的键盘敲击声此起彼伏,令记者惊讶的是,很多人来网吧并不是为了上网,而是为了看通宵的电影。

在“奔驰网吧”,店老板十分热情地招呼记者坐下,记者看到这里10多台电脑前,有一半的机子正在播放《大话西游》、《007》等从网上下载的电影。店老板告诉记者,上网1.5元一个小时,如果上通宵,只要5元,看电影不另收钱。

华仔网吧拥有50台电脑,在麓山路的网吧中,属于规模大的网吧,凌晨却坐无虚席,20多个网虫正在兴奋地欣赏网上下载的电影。店老板说,这些人大都是附近的湖南大学和湖南师范大学暑假留校的学生,来网吧打发晚上的时间。

记者怀着好奇心,打开了一台电脑的文件夹,看到竟然收藏了几百个电影,这些电影的片名赫然写着《全职杀手》、《新流氓医生》等。

今年五月份长沙市文化部门对网吧加强管理,目前不允许通过电脑看录像节目,但少数经营户阳奉阴违,查的时候就把电影节目从硬盘中删除,人走了后又重新拷回来。这在网吧经营中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记者随即采访了长沙市文化市场稽查队队长张艳华,询问网吧能否经营录像业务。张队长说,经过主管部门登记过的网吧,是不能给网民提供电影看的,如果提供电影播放服务,就超越了经营范围,成了变相的录象厅,文化部门对此将一查到底。

济南网吧,让人欢喜让人忧

自从有了网络,我们的生活似乎一下子增添了很多色彩。散布在城市大街小巷里的网吧,为许许多多人打开了通往世界的一扇窗口。记者今晚对济南街头大大小小近十家网吧进行了暗访,所见所闻让人欢喜让人忧。

监管,规范之中有漏洞

晚上八点,记者来到山东大学老校附近。这里由于临近高校,学生多,网民也多,在不足五百米的范围内聚集着六七家网吧,平均每家有二十台左右可上网的电脑,生意出奇的好,常常客满。

在一家叫做“世纪网源”的网吧里,记者看到三四十平方米的空间里依墙摆放着二十多台电脑,一进门很显眼的墙上挂着税务、公安、文化等部门颁发的各种证照,对网吧经营者的职责也规定得很清楚。如明确规定上网者不得浏览带有色情、暴力、反动内容的网站,经营人员发现违反规定者应立即制止等,此类警示性的语言非常醒目,看起来比较正规。整个大厅也很宽敞,地面擦得干干净净,室内空调送爽,坐下来上网冲冲浪,感觉确实不错。

记者说要上网,网吧主人叫记者先登个记。“没带身份证,怎么办?”记者问,女老板说:“随便填个联系电话就行,还不是走个形式。”当然,在这里没人会留下真实姓名和联系电话。记者刚刚坐下,打开电脑的历史记录,还是可以看到许多明显是色情网站的记录,旁边一个学生模样的大男孩正在玩一种很激烈的电脑游戏,也有的小伙子在偷偷摸摸地光顾色情网站。三十多岁的女老板头也不抬地忙着手里的毛线活,对那些明显犯规的网虫视而不见。

网上聊天,爱你没商量

眼下正值学生放假期间,白天没有功课压力的学生,晚上进网吧冲浪几乎成了必修课。记者在位于济南市丹凤街的“理想网吧”看到,路边招牌上标明24小时营业字样。记者晚上九点左右进入网吧时,这处拥有20台电脑的网吧只剩下两三个座位。电脑前全都是青少年,年龄最小的估计只有十二三岁,他们多数人一边用耳机听着流行歌曲,一边上网聊天,十分惬意。

晚上九点半以后,记者在山东大学附近一家叫做“电脑网络工作室”的网吧里坐下来,前后左右的网虫年龄大约都在一二十岁,大家都“谈性”正浓。记者身边一个网名“风暴少年”的大男孩正跟一个“城市女孩”聊得热火朝天,各种热辣火爆的语言很流利地从他手下敲出。记者仔细端详这个年龄十五六岁的男孩,看记者惊讶的模样,这个“风暴少年”友好地对记者说:“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这个女孩我都聊了一个多月了,我们正商量着什么时候见面呢。”记者问他对网恋怎么看,小男孩很奇怪地看了记者一眼,词不达意地说,“我每天都要在网上呆四五个小时,不过,挺费钱的。”

对这种网虫,网吧老板最为欢迎,通常为他们提供一些优惠政策,还准备好了各种饮料和食品。这位老板告诉记者:“有很多学生几乎每天都到我这儿上网,主要是和网友约会。说实话,我就靠他们发财呢。”

网吧治理整顿还需努力

近年来,济南市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发展迅速,仅登记在册的就有400多家。据济南市文化局介绍,上网服务作为一项新兴行业,虽然很有前景,但其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不容忽视。据调查,一段时期以来,网吧无证经营、违法经营增多,利用网吧从事色情、赌博等不健康的电脑游戏活动,以及未成年人沉迷网吧等问题十分突出。有的甚至利用互联网上网服务场所下载、传播反动、淫秽、封建迷信等有害信息,严重危害了青少年的身体健康。

据不完全统计,近三个月以来,济南市文化行政管理部门已查处违规网吧近百家,查缴电脑主机320多台,对利用网吧从事淫秽色情等电脑游戏经营活动的8家业户已移交公安部门处理。目前,济南文化等部门正对市内上网营业场所进行重新审核登记。

夜深了,直到记者离开时,许多网虫们仍然沉醉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乐而忘返。从记者今晚暗访的情况看,网吧治理整顿还需努力。

南京:今夜网吧

昨夜至今晨,记者在南京市大街小巷走访了部分网吧,结果发现,除电信局办的“金陵热线网友俱乐部”比较正规外,其余的网吧存在着不少问题。

晚9时45分,记者来到中山北路上的“金陵热线网友俱乐部”,发现上网的人只剩下3位,其中有一位女学生在查资料,一位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在看“新华网”有关抗议日本首相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新闻,另一位在聊天。一问才知道,这家网吧晚10时下班,现在已经不接待顾客了。服务员告诉我们,在这里上网都需要出示身份证或其他有效证件并进行登记,否则就“玩不起来了”。记者看到,这里的环境较好,电脑、地面等都比较干净,收费为每小时4元。

晚10点30分,记者来到了南京大学附近的陶谷网吧。这里有40台左右电脑,30多人在上网。但记者发现,大多数网友在玩游戏或聊天。一位外地来宁出差的中年人也在这里上网,正在看一篇《论“政绩靠炒”》的网友文章。这里的收费为每小时2.5元,但环境较差,不少人在抽烟,一个上网者还将脚搁在桌上,边抽烟边聊天。

接下来,记者又来到凤凰西街,这条街上集中了七八家网吧。一家名为“青草”的网吧里,10多个20岁左右的小青年在上网,电脑桌上凌乱地放着饮料瓶等,不少人在抽烟,面积不大的房间里空气异常污浊。而正在上网的青年却全然不顾,全神贯注地玩着游戏。

在不远处的“网博士网吧”,记者看到29台电脑排得密密麻麻,每台电脑都配了耳机。10余个小伙子、小姑娘正玩得欢。女老板告诉记者,这里比较规范,价格公道,网友都喜欢到这里来。记者注意到,网吧的门面上醒目地贴着“严禁浏览非法网站”、“十八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但记者发现里面有几个上网者明显不满18岁。

午夜时分,记者来到凤凰西街另一端的“世纪网吧”和“好望角”网吧。尽管夜色已深,但有20多台电脑的“世纪网吧”里仍有7人在上网,有几个人已是两眼朦胧,有一人已趴在桌上睡着了,沙发上也躺着一位在休息。另两人玩游戏的吵闹声也没把他吵醒。

据了解,江苏省日前出台的《互联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办法》规定:开设网吧的场地必须是营业性用房,每台计算机所占面积不少于2平方米;除硬件要求,网吧内所有计算机硬盘不得装载游戏软件,除管理服务器外,所有计算机不得装载光盘和软盘驱动器。但记者今晚采访的多数网吧做不到每台计算机所占面积不少于2平方米。听说我们要上网,也未要求出示证件。一些学生家长认为,这些游戏吸引了众多的年轻人长时间地“泡”在网吧,对他们的身心造成了伤害。

来自江苏省有关部门的一项调查显示,去年以来,江苏省网吧发展迅猛,目前已达5000多家,这当中除了3810家持有公安和工商部门颁发的“两证”外,非法营业的网吧有951家。

资料显示,有20·5%的网民是通过网吧上网的。有关部门人士认为,应鼓励网吧向规模化方向发展,可开设网吧超市或进行连锁经营。

 选稿:褚宁 来源:新华网 作者:崔军强 范卉 邹峥 杨步月 李璐 周敏 丁海军 姜克红 江山 明星 张晓晶 吕福明 孙彬 石永红 
    • 昆明网吧无人管 违规接待中学生
    • 福建清理文化市场 重点还是“网吧”
    • 北京建信息传播中心为孩子提供健康网吧
    • “网络警察”上岗西安网吧
    • 网吧“幽灵”逞凶 连环抢劫终落网
    • “网吧”重新登记时间延期至8月20日
    • 消息封锁当地群众欲了解真相 南丹网吧生意火爆
    • 浙江一少年被"网吧游戏机"送进监狱







    • 2001年APEC会议
      王峻涛离开my8848
      上海遭遇罕见暴雨
      深圳韩资厂搜身事件
      深入揭批“法轮功”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追寻长江源头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电信垄断资源的终结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