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檀香刑》情节太残忍 优雅女士不宜读
2001年8月17日 20:45

莫言写作了5年时间的新长篇小说《檀香刑》已经面世。这一次他把故事讲得更狠,更沉重,并告诫说:“过于优雅的女士请不要读。”

“刀子的锋刃沿着钱的眼窝旋转时,发出了极其细微的“咝咝”声响……”(凌迟钱雄飞的第四百九十八刀)

莫言说:“我曾听一个当医生的朋友说过,人的肉是非常结实的,是的确能听到切割时的声音的。这是书中最残酷的一句话。”

“最奇的是那条辫子,竟然如蝎子的尾巴一样,钩钩钩钩地就翘起来了。在脑后挺了一会儿,然后就疲疲塌塌地耷拉下来了。”(腰斩库丁)

莫言说:“我去过屠宰场,杀牛、杀猪的时候,它们的尾巴会翘起来。但在真实的生活中,也许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在他把脑袋仰起来的时候,俺看到,他头发上的汗水动了流,汗水的颜色竟然是又黄又稠的,好似刚从锅里舀出来的米汤。”(檀香刑)

莫言说:“1947年,我爷爷在淮海战役中当民夫,推着装有300多斤小米的木轮车,在泥泞不堪的路上,一天一夜走了150多里。我爷爷告诉我当时全身的汗都流光了,最后流出的是一层又黄又粘的像透明的焦油一样的东西,沾在皮肤上擦不掉。所以这一段不是想象出来的,是来源于生活的。”

酷刑就像一抹鲜红的霞光

莫言写作了5年时间的新长篇小说《檀香刑》面世了。莫言说,这一次他把故事讲得更狠,更沉重,并告诫说:“过于优雅的女士请不要读。”

小说以1900年德国人在山东修建胶济铁路,袁世凯镇压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仓皇出逃北京为历史背景,用已修炼得十分老到而多姿的笔触,大悲大喜的激情,讲述了发生在“高密东北乡”的一场可歌可泣的运动,一桩骇人听闻的酷刑,一段惊心动魄的爱情。

关于这本书,有人说刚读了一个开头就觉得毛骨悚然;有人说心脏病患者不宜读此书;还有人说小说的情节太残忍了……。读者之所以做出如此评论,根本的原因大概归根于《檀香刑》里,莫言对酷刑浓墨重彩,细致入微的描写。

从用“阎王闩”处死太监小虫子,到腰斩库丁、凌迟钱雄飞,直至最后对猫腔戏班班主孙丙执行的“檀香刑”。可以说,酷刑贯穿了全书。而且更加难得的是,每一个酷刑在莫言华丽、流畅、夸张的笔下都惟妙惟肖,甚至“咝咝”的割肉声,“凌迟”每一刀的走法都详尽的描绘出来,让人读得既放不下手又透不过气。

那么,酷刑在全书的构架中占到了什么位置,起到了什么样作用?莫言说:“这就像书的封面,‘檀香刑’三个字是黑色的,整个封面又用灰色做底,只有在‘香’字的下面有一抹殷红。酷刑在书中就像黄昏或黎明的时候,在灰色或黑色的天幕上忽然出现的一抹鲜红的霞光。

在大戏的高潮神经很受刺激

《檀香刑》中到处可见的是“戏”的影子。贯穿全文的另一条线索猫腔是地方戏剧;猫腔戏班班主孙丙组织乡民反抗洋人,从而爆发的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在莫言的笔下也成了一场华美的大戏;而文中大清朝头号刽子手、眉娘的公爹赵甲执行的四次酷刑在莫言浓墨重彩的渲染中更是一次次走向大戏的高潮。

莫言说,其实中国的老百姓一向把酷刑看成是一种最隆重的戏剧。鲁迅早在小说《药》里就作过描述。而刽子手在施以酷刑的时候,本身也认为是进行了一次戏剧表演。他是一个演员,是国家和皇上权利的延伸和符号。他们将鸡血涂在脸上,成为了一个角色。对于他们来说,执行完一次大刑就像是进行了一次艺术上的创作。文中赵甲把执行檀香刑视为他刽子手生涯中至高的荣誉,一心想让亲家死得轰轰烈烈便是一个例子。

莫言说,因为有这样的戏剧在里面,所以我感觉我是在写戏,而不是面对一个非常真实的酷刑。所以我可以写的很华丽、流畅。但在更多的时候,作为一个具体的人,具体到丝丝入扣的甚至连刀刃与人的肌肉接触的细微声音都要感受的时候,我的神经也是很受刺激的,只想把它尽快写完。莫言说:“我很痛苦。但对于作品来说,这样的描述又是很必要的。”

书中描写凌迟的一章叫做“杰作”,莫言说:“凌迟写的时候真是于心不忍,后来虽然删掉了一些,但还是四次酷刑中最华彩的一场大戏,也可以说是刽子手赵甲的一个杰作。”莫言说,综观中国历代的野史,你会发现老祖宗对酷刑的想像力是无边的。名目繁多的酷刑每一桩都令人发指。酷刑满足了人们病态的审美需求。

《檀香刑》是对文坛现状的抵抗

在《檀香刑》的“后记”中,莫言写到:“在对西方文学的借鉴压倒了对民间文学继承的今天,《檀香刑》大概是一种不合时尚的书。《檀香刑》是我的创作过程中的一次有意识的大踏步撤退,可惜我撤退的还不够到位。”

莫言说,毫无疑问这几十年来翻译小说对中国作家的影响太大了。以至于有很多人的作品如果将其中人物的名字改成洋名,很可能就是一位外国作家的小说翻译过来的。我对这种翻译的腔调很反感。《檀香刑》就是对魔幻现实主义和西方现代派小说的反动。莫言说:“一个作家独立自由地写作,不为外部所惑,那会是很美好很理想的状态。我希望这样的状态一直跟随我。”

九十年代中期的时候,一些学者提出在下一个世纪谁决定一部书的命运,究竟是什么人在读书,他们提出一个“中产阶级”的概念,声称要为中产阶级写作。他们说你要想自己的书卖得好的话你就得讨中产阶级的欢心。莫言说,在中国,中产阶级的提法还为时过早。这些年社会上出现了大量轻的、软的、绵的作品。我个人来讲不喜欢这些作品,但我没有资格,没有权利不让别人这样做。所以我想用一种民间的东西,所谓民族的东西与这些所谓轻的、软的、绵的东西来一个对抗。

莫言说:“当有一种强烈的情绪,让作家拿起笔写作的时候,这种情绪尽管是片面的,也是有它价值的,而这种情绪无疑成了我写作《檀香刑》的动力。”

《檀香刑》是浓烈作品的结束

《檀香刑》的语言是建立在“猫腔”之上的,是经过民间的提炼,将戏文语言和小说语言融合在一起,从而创造了一种独特而又生动的叙述语言。莫言说,这是一种有意识的追求,也是小说最早的创作动机,是想在语言方面写出与以往有所区别的东西。

莫言说,《红高粱》里的语言非常华丽;《酒国》的语言颠三倒四,废话连篇;《丰乳肥臀》里是拖泥带水,披头散发式的语言;而《檀香刑》则特别强调了民间戏剧对他的影响。过去的语言是不节制的,旁生枝杈,定语、状语特别多,语言膨胀的很。《檀香刑》里则作了大量的克制和有意识的调整。

从《红高粱》、《红蝗》、《酒国》到《丰乳肥臀》,莫言的小说都以浓烈而著称。《檀香刑》虽然有所变化,但还是秉承了这种风格。莫言说:“《檀香刑》是对我过去华彩的、极其铺张的东西的结束。同时也开始了我真正对民间的有意识的关注。我今后的作品将有意识的向民间的、民族的东西靠拢。”

-采访手记

在总参一栋普通的家属楼里见到莫言的时候,他已经着装整齐的坐在客厅等候多时了。与记忆中不同的是,莫言日见稀疏的头发,无论怎么梳理,都难以抑制光亮的头皮沙漠化的蔓延。俗话说,“有福之人不顶重发”,从《透明的红萝卜》、《红高粱家族》、《欢乐》、《红蝗》、《十三步》到《酒国》、《丰乳肥臀》以及《檀香刑》,在文学的马拉松中,莫言无疑是有福之人。

莫言的憨厚和老实是出了名的,尽管如此,我还是难以将眼前的这个憨笑可掬(这个词语通常用来形容熊猫)的山东高密汉子,同他那过于华彩的作品联系起来。那些从字里行间飘散出来的豪气、义气、霸气和匪气被莫言藏的太深了。

时下的文坛,要么是新新人类的无病呻吟,要么是与年龄成正比的僵化程式,莫言一贯的绚丽、华彩、铺张,以及在他沉淀的岁月中泛出的幽默,都是他生命中野气的升华和挥发。而难能可贵的是,他行文做人的野气又始终不失中国传统的忠厚。

每一部作品都有新闻可做的莫言,在新作《檀香刑》里到底想表达什么呢?他说,我想写一种声音。在我变成一个成年人以后,回到故乡,偶然会在车站或广场听到猫腔的声调,听到火车的鸣叫。这些声音让我百感交集,我童年和少年的记忆全部因为这种声音被激活。十几年前,我在听到猫腔和火车的声音时就感觉猫腔这种戏和火车走动的声音最终会在我的内心成长为一部小说。

1996年的时候,莫言开始收集故乡一个戏班班主,也就是小说中描写的孙丙,组织村民抗击入侵德国人的故事。在调查中莫言发现,孙丙作为一个农民,实际上并没有人们传说中的伟大。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修胶济铁路要穿过祖先的坟茔,迁坟肯定就会破坏风水。他们不愿意,就抗拒,然后就引发一场轰轰烈烈的暴动。莫言说:“之后,我就写了这么一部书。”

与莫言以往的作品不同的是,《檀香刑》里有大量血淋淋酷刑的描写。当我追问每一个酷刑缘何写的如此活灵活现时,莫言不止一次的从回答中停顿下来。然后笑着对记者说:“这个太残酷了,我们不要在酷刑上纠缠。”莫言说,书中的很多细节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其实支撑文章的最后一场大刑———檀香刑反而写的很粗,因为我实在写不下去了,已经到了我承受的极限。

对于文学评论家们将莫言归入新感觉派、寻根派或先锋派阵营的提法。莫言说,对此我既不反对也不赞同。好的作家,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创作,他甚至不去关心读者对自己作品的看法。他关心的只是自己的作品中人物的命运,因为这是他创造的比他自己更为重要的生命,与他血肉相连。一个作家一辈子其实只能干一件事:把自己的血肉,连同自己的灵魂,转移到自己的作品中去。

 选稿:褚宁 来源:青年时讯 作者:武卫强 
    • 莫言新作《檀香刑》将拍成电影
    • 莫言新作《檀香刑》劝优雅女士不要读
    • 莫言5年打造长篇小说《檀香刑》







    • 2001年APEC会议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小泉拜鬼引发众怒
      深圳韩资厂搜身事件
      深入揭批“法轮功”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追寻长江源头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电信垄断资源的终结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