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新丝路模特大赛被人操纵?[图文]
2001年8月18日 15:18

align=center

图:模特赛穿着这么“透明”,比赛该更透明

这两天,随着数家报纸报道的“众落选模特联名上书爆黑幕”的消息,使得有“规模最大”之称的2001新丝路中国模特大赛广东分赛区选拔赛备受瞩目。一家报纸率先爆出惊人报道:“有落选模特称,承办方唯雅公司负责人黄铭的多名女友全部进入了决赛,一位被取消参赛资格的选手张某投诉黄铭企图用迷药迷奸她……事情真相究竟如何,记者花了数天时间,对涉事各方进行了周详的采访,其中不乏全新的但令人惊讶的情况。

黄铭:姜某不是我的女友李小白:有人应该正视问题

当一家报纸率先刊出“女朋友”“迷药”事件时,正在发烧中的黄铭当夜接受了记者采访。他看上去一脸无辜。对于这次“绯闻”,他摆出选拔赛的十个评委名单,一个劲地说:“你可以问任何一个评委我有没有叫他们特别关照谁?新丝路总公司的人员和律师一直都追踪监督,我保证比赛是公平公正和公开的。我一个人能够左右十个评委吗?这些评委是唯雅和新丝路共同敲定的。”记者请求看选拔赛评委的记分原件,唯雅的工作人员立刻拿出密封的十叠评分文件让记者查看。

在女朋友姜某某的问题上,新丝路老总李小白和唯雅老总黄铭的说法简直是“针尖对麦芒”。李小白在接受采访时说,黄铭确实问他能否让女友不参加广东赛区的选拔直接进入全国决赛,他当场明确表示不能,而且一定不能在广东赛区参加比赛。但是当记者向黄铭求证这个问题时,他又强调:“她只是我的朋友,但不是女朋友。而且当时我也没向李小白提出无理要求,只是问他能不能让朋友参赛,他说没问题。”而且黄铭作出新决定:不再退出“出品人”的职务。他说,这是整个组委会的决定,因为越是躲避,越是授人以柄。他们还拟出了一份追究不实报道和个人的严正声明。

李小白在北京听到黄铭的说法后态度依然“强硬”:“看来我和黄铭肯定有一个人在说谎,我愿意接受调查。”他说,就“绯闻”一事,他已经要求黄铭他们作解释。为了维护新丝路的品牌,他们要拿出让方方面面都满意的说法来,黄铭应该只有两种作法:一,如果姜某某不是自己的女朋友,那就调查出选手们的反应是怎么来的;二,是女朋友,他得向选手们证明不会影响大赛的公正。如果既是女朋友,又影响了评选,那问题就严重了。

相关人员相继表态“操纵”之说疑窦丛生

对操纵和绯闻问题,记者接连采访了大赛评委们、模特和相关人士。

负责模特培训的孙海明:选拔赛是绝对公正的,因为评委由“新丝路”和“唯雅”共同决定,每次比赛都会有变化,但是不排除个别重复的可能;打分和统计的过程一直有两个大赛法律顾问监督,每个评委的分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工作人员交叉计分;假如评委中途缺席片刻(比如上洗手间)而少填了的一项,则按照其他九个评委的平均分给选手补上;出于不影响选手信心和情绪的考虑,没有公布入围的60位选手的名次。而且我在现场,也没听说“谁是谁的女友”或者以“谁谁”的名义说情的。

评委刘大卫:看完一个就给一个打分,赛完后工作人员就把成绩单收走。没有机会跟黄铭接触,我没有收到投诉信。

评委小爽(非常惊讶):比赛开始之前还开了个会,宣布评分标准,不过没有说比赛以外的话。天地良心,我绝对是按评分标准,该打多少分就打多少分。落选选手心理不平衡很正常啦。

评委区志航:黄铭没有叫我特别关照谁。我收到过投诉信,但没有署名,其实不论什么投诉,不是亲自署名,全中国全世界都不会受理的。

评委高波:我参加了两天评选,没听到任何人来打招呼。反正有我参加的事我保证是公正的。

评委区汀南:我没听说过“绯闻”,其实无论是男女朋友还是什么,只要推荐好的上去,这是无可厚非的,关键还得看新丝路。如果新丝路自己站不稳,李小白又说了模棱两可的话,后果就出来了。360个参赛选手,其实真正能出头的就那么一两个。但我个人认为,绝对不会是报纸说的那个“姜某某”,她应该不是评委列入高分的一个。这个迷药事件嘛,好像太夸张了。

评委谢墨:我给姜某某的分不低,当时我就觉得她肯定可以进入决赛。

一位入围模特:我觉得大赛是公正的。我的形体分不是很高,但我相当自信,特长展示那些分加起来,我的综合分就上去了。

落选模特蒋湘平:当时我也听说了这件事,不过我没理会。人家搞人家的,我们做我们的。后来有比我差很多的都上去了,我可是A班的……不过,也可能是自己比赛中发挥不好吧。

前天,记者打了一下午电话给“绯闻女主角”姜某某,但对方的手机始终没开。负责训练的指导说,她昨天下午都没参加培训课。姜某某在入围分赛区决赛的35名选手中,分数是65.5分,位列第四。

“多名女友”是哪些人?“迷药”言者是何许人?

为了弄清楚“多名女友进入决赛”、“女友和哥哥双双进入决赛”和“迷奸”等问题真相,记者采访了一些模特,发现“多名女友”暂时落实不到哪些人身上。一位被传为“黄铭女友”的选手熊某说,认识黄大概半年吧,算是邻居,参赛也是因为有一天在发廊洗头碰到黄,他说有这么一个大赛,叫我参加,试试运气,但她根本不知道黄是组委会关键人物。而落选模特们议论的那一对双双入选的肖氏兄妹,其实已经在初赛时就被淘汰了。

那个爆“猛料”的叫张某的女模特引起了记者的极大兴趣。有报道说,记者见到她时极富戏剧性:当记者正和本届大赛新丝路方负责人董姗交谈时,该女子风风火火地闯入,直呼董女士“干妈”;而董女士明显不想见到她。该女子却自顾自地嚷:“我就是要他好看。我刚来时,他说我是李小白的间谍,还说我只要是跟他好了,就可以让我当冠军。我才不呢!谁知道这家伙居然用迷药迷晕我……现在他要把冠军给别人了,我要让他没有好日子过……”

董姗女士觉得,张某倒未必是冲着记者去的,因为她那段时间几乎天天在她们入驻的那家酒店出现,对她们的房间号摸得一清二楚,经常没事就会冲进去,见谁都“胡说八道”。

怎么个胡说八道法?记者在其他人那儿听到了另一些说法:“张×第一次培训到一半就跑了,60名选出来以后又跑回来要求继续参赛,被拒绝了。”一位负责培训的先生说。

唯雅的一位工作人员和另一模特大赛负责人的说法不谋而合:“张某曾经打电话给董女士说她在北京被人绑架,要她男朋友罗中旭拿1亿5千万来救她。”一位男模提起张某就皱了皱眉头,说她自称被绑架,不过男朋友又换成了“周星驰”。

评委兼摄影师谢墨给张某拍过写真,他说张某没跟他说过“迷药”事件,但觉得她最近情绪有点不对头。“可能是身体不太好,精神受了些刺激吧。”

评委区志航说,张某半年前就跟他说“黄铭想要迷奸她”,但她却什么证据也拿不出。

一位给张某打过电话的记者说,2001世界精英模特大赛中国选拔赛华南分赛区决赛当晚,张也去了,她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自己跟保安打架,要记者打电话给她的“王姓男友”,请他赶紧来。后来这位姓王的先生说自己不是她男友。记者想见见她,王先生说:“你不能见她,见她会很麻烦。”

记者这两天几乎一直在拨打这位张某的电话,但她的手机总是处于“贮值卡费用不足以通话”的状态。

大赛合作有矛盾问题背景变复杂

在本次事件中,记者发现唯雅和新丝路这两家主办单位闹起了矛盾。

李小白对分赛区组委会有三大意见:“一个推迟”,分赛区决赛时间由8月6日推到了25日;“一个换场”,决赛场地由长隆换到了花园酒店;“一个不落实”,全国准决赛至今还没落实到广州。

唯雅项目总监温先生则表示:唯雅处于很无辜的位置。他说,这次大赛“唯雅”用5万现金和10万实物把“新丝路”广东分赛区的项目独家经营权买下来,到现在已经投进去100多万现金,包括用于选手的吃住行、花絮制作、广告投放、培训、交通和新闻发布会等方面,比如普通导师一个上午的培训费是6000—7000元,国际著名化妆师更高达15000元,而工作人员的来回机票甚至机场建设费50元都是唯雅出。

那长隆为大赛提供的“商业赞助”呢?温先生说,赞助是以实物形式进行的,不足部分以两晚彩排、一场广东赛区决赛和一场全国半决赛共4场晚会的门票分成来补偿,可是现在演出场地换了花园酒店……记者问是否意味着严重亏损?温先生点头默认。

为什么比赛会一推再推,而且连场地都要换?唯雅公司上下提起这个问题显得相当愤怒。黄铭道出换场地和比赛推后的隐情:前期一直合作得很好,和“新丝路”总公司的矛盾开始于7月。当时总决赛晚会设计师联系不上,他们认为他们选的更能体现“新丝路”的风格,我们接受了。我们也想通过这样把门票分成的一部分流到总公司,而且那个设计师的想法很好,如果按照原来的80万制作费可以拿下来的话。但等7月中旬我们看了效果图,敲定方案后,怎么找那个设计师都找不到。我们没法做推广活动,20多天以后她回来,带来制作费高达130多万的晚会方案。更是承担不了。

李小白听了唯雅的说法直呼“奇怪”,他说,在制作上,唯雅是甲方,他们可以选择任何一个人去作导演,而不是由新丝路决定的。设计师来广东有第一次设计和第二次设计,有一段时间拿方案回北京做工作。黄铭对此清清楚楚,他可以不要他,可以重选,而且这个人分文不取。唯雅拉的赞助已经不少了,而且光模特报名就收了30多万,当然应该自负盈亏。

那赞助方长隆是否算毁约?温先生连连说:“长隆是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

对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长隆华总也觉得一头雾水:“我们没有跟唯雅解除协议,决赛我们还是将提供赞助。”至于当初长隆不让唯雅进入夜间动物园搞舞台准备的传闻,华总坚称“没这回事。”。不过,华总口气里透出这次事件对自己品牌受影响的担心。

记者在采访中,又意外听到原大赛的赛务总监秦晓毅向媒体主动提供了“绯闻”事件线索和匿名信一事。唯雅公司听说了这件事后气愤地表示,秦晓毅原先在大赛前期参与了一些工作,后来因为拉参赛模特出去“试镜”、“商演”,组委会决定不再让他担任赛务总监的职务。“当时他在商业利益方面对我们有意见。”唯雅肯定地说。

记者找到秦晓毅时,又听到了另一种说法。他说,当时他确实是大赛的赛务总监,但是看不惯他们的做事方式,所以大赛开始一两天就退出了。至于什么方式他看不惯,他说:“当时他们要我坐班,但我还要负责新丝路在广州的日常工作。”至于他拉参赛模特出去商演的事,秦晓毅说,他拉的是新丝路推荐过来参赛的自己的模特,这不违反规定。对向媒体“报料”的事,秦晓毅说他也是偶然情况下在娱乐场所碰到两位本来不认识的落选模特,听他们说了一下模特们的议论而已,当时只是向一家报纸记者提供了落选模特的电话号码。

当记者向李小白求证这个问题时,李小白说:“我们也反对有人把模特拉出去搞商演,也听说有人在这样做。但不知道是不是秦晓毅这样做。”他说,秦晓毅和唯雅方面在合作过程中有些矛盾是正常的,但唯雅说把他“开除”之类的话就可笑,“他们跟秦晓毅有合同吗?他们给秦晓毅工资了吗?”李小白跟记者直言:他觉得老有人在转移媒体的注意力,而不去解决目前的主要问题。那他认为的主要问题是什么呢?李小白说:“解决好绯闻问题。我希望某些个人能够拿出勇气来,要么承认错误,要么给出合理说法,挽回新丝路大赛的声誉。”他对记者追问唯雅和新丝路之间的矛盾很不满意,在他看来,这又是有人在转移注意力。有关秦晓毅的一些问题他也不愿意回答,认为“与这次事件”无关。

匿名举报能否采信专家学者发表看法

尽管事实真相尚未呈现,但围绕匿名信引起的一系列问题值得探讨。为此记者走访了有关专家。

黄匡宇(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传媒要把握公正客观的尺度。首先,记者采访要做到公证客观,投诉与被投诉方的意见都应该有,被投诉方对投诉的问题有反诉的权利,读者才能得到完整的消息。其次,即使单方面的消息,记者也应该介入采访,发表一些背景性的东西,最好是等量齐观的双方意见。在这样一个信息密集的时代,读者不一定会连着看接下去的报道,发单方面的消息就会造成信息传播的不公正。成熟的媒体不会去抢发这些单方面的新闻,因为不仅是道德问题,处理不好容易引发法律纠纷。

邓伟平(中山大学法理学教授):新闻报道要合理,要给双方一个说明的机会,接不接受采访是另一回事。至于最初那篇报道里说的“手机打不通”的说法似乎不能成立,因为公司都有固定电话嘛。

从法律角度来说要合法,法律没有规定双方都要接受采访,甚至可以哪一方都不采访,衡量的标准在于“报道是否失实”。不是事实就要负责任,不能说什么就登什么,要经过审查核实。假如被投诉的一方证明自己没有那些事,他可以告模特,也可以同时告传媒。

某报编辑:现在西方“精神新闻学”开始被国内重视,那是因为他们严谨。美国记者伍尔芙报道一桩杀人事件时花了五年的调查时间,调查笔记堆满了房间。但现在国内的一些报道患有“幼稚、功利、职业修养和道德感差”等毛病。比较常见的问题是捕风捉影,见风便是雨,不作深入的调查。虽然有些匿名信真实地揭露了一些黑幕,但有些人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用匿名信或公开信散布谣言,攻击诽谤他们不满意的人。如果不作充分深入调查就匆匆刊登,极有可能对无辜者造成重大伤害。我们的新闻界在这方面缺乏严格规范。

“黑箱作业”屡遭非议各种比赛如何“透明”

已经不止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当下国内各类比赛都存在着“透明度”不高的问题。为什么几乎每次比赛都会有各种传言?“透明度”已经成了比赛能否取信于人的关键。

一位担任过好几届选美评委的评论家说,美国的许多类似比赛,评委都是当场亮分,哪个评委打多少分都在屏幕上显示;在台湾一些大型征文的比赛里,作者的名字在投稿时必须盖住;评选结束后,评委还要真人真姓逐个出来说明投不投票的理由。这样,选手们输也输得服气。可是我们的各种评选就缺乏这种透明度,因此每次都被怀疑有黑箱操作;主办者面对怀疑,就很难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释。

评委李凯洛(摄影师)刚在悉尼做完评委回来,他说在当地重要比赛都是当场亮分的,一些有偏袒或偏见的评委马上就暴露出来了。国外还有用电视屏幕当场亮分的。但国内一些重要赛事,操作经验相当不足,而且主办方可能还会考虑到成本问题。他还觉得,这次评委的打分上也会有误差。不是说评委不公正,但每个评委对“优良差”的评分标准不一样,有的对差生打一分以下,有的把四分就当作差生的分数了。他说,组委会应该大概限定“优良差”的分值范围。

一位媒体老记还觉得,现在各类比赛的评委不够专业,有种“排排坐,吃果果”,把评委当人情派发的嫌疑,什么承办单位、协办单位、赞助单位都可以轮上一个“评委”,有的主办单位的人居然占据一半的评委席!这种评委的质素就让人怀疑了。

在采访中,本报记者提出当场亮分问题,广东分赛区有关方面表示对此问题很感兴趣,决定在决赛中采纳,做到公开亮分。

署名为“参赛选手”的匿名信

尊敬的新丝路公司的领导们:我们是本次大赛的参赛选手,现在有一个情况要向你们反映,在我们的同学中,有一个女孩姜玲玲是组委会中一个关键人物——黄先生的女朋友,而且黄先生已经许诺给她拿大奖。对此我们有种被欺骗的感觉。我们希望本次大赛公平,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就没有必要来参赛了,奖项你们自己分好了。情况已反映给你们,怎么解决我们期待结果,不然我们决不会就此罢休。我们会把这件事告诉媒体和所有参赛选手,比赛的日期已临近,我们拭目以待。

严正声明

近日,由于广州某些传媒与某些人针对本人恶意炒作,编出大量诽谤本次2001新丝路中国模特大赛广东分赛区的大赛公正性及对本人恶意中伤的负面传闻,现本人郑重声明,愤怒谴责在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确认的前提下,进行违反行业操守的不实事求是的报道,给本人造成名誉上的严重损害,本人将保留通过法律手段对广州某些传媒的失实报道及制作提供这些虚假传闻的个人追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另外,出于大赛公正比赛的需要,广东分赛区组委会不接纳本人退出大赛一切职务的请求,本人将继续担任本次大赛出品人一职,以正视听。

2001新丝路中国模特大赛广东分赛区组委会 出品人 黄铭 二00一年八月十六日

编辑:王怡  来源:羊城晚报 8月18日 作者:郑洁 任可 汪林 
      从文学大奖到文艺大奖,近来总是不断地有“黑幕”曝出,而这些黑幕的根源不外乎是评奖的不公正,让人怀疑究竟是现今的商业社会改变了这些奖项的公正性,还是这些奖项从来就没有公正过。不过,有一点人们可以肯定,加入了太多商业因素的评奖和炒作,对于观众和那些确有潜质的参赛者来说一定是不公平的。
    • 新丝路落选模特联名上书爆黑幕
    • 现场传真:郑州“2001新丝路中国模特大赛”







    • 2001年APEC会议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小泉拜鬼引发众怒
      深圳韩资厂搜身事件
      深入揭批“法轮功”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追寻长江源头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电信垄断资源的终结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