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IT新闻>>正文

原Chinabyte宫玉国近期低调复出再入网站
2001年8月18日 16:06

嘉宾:中国宏观经济网副总裁宫玉国,中国宏观经济网总裁杨大侃

宫玉国在中国互联网界的影响是不容质疑的。在随便一个门户网站敲进宫玉国的名字,都能检索到1000篇以上写他的文章。

今年5月,在Chinabyte这个宫玉国一手带大的孩子转手天极网时,“对Chinabyte有很强的奶妈心态”的宫玉国悄然离开了。媒体给予宫玉国极大的同情,但没有人知道合并背后的故事。在宫玉国离职后很长一段时间,外界没有他的一点消息。

现在,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宫玉国到中国宏观经济网上班了。

其实,早在一个月前,中国宏观经济网总裁杨大侃就向记者透露说,宫玉国要到中宏网来。对学者出身的杨大侃来说,把宫玉国请出山是他经营中宏网的得意之笔。

宫玉国此次复出是极为低调的,或许这一直是他的风格。

这次采访是令人颇为兴奋的,两位嘉宾和记者谈到许多有意思的话题,相信这些话题对读者是有益的。

企业是穿在我们脚上的鞋

记:您5月14号从Chinabyte出来,今天是8月14日,很巧的日子。

宫:从我这儿来说,到这边做出来比说什么都强,做不出来说什么都是都白搭,所以我觉得还是少说。杨总看得起我,过来做副总还是扎扎实实的好。这样我才心安理得,现在我也没有资格说。

记:为什么这次出山选择中宏网?

宫:我觉得也不能说叫出山,应该说是来学习、求道。为什么是求道呢?因为像做Chinabyte,从某种角度讲,它是带学术味道的,因为我们要审视互联网,要看看互联网的发展规律,这个网站是与新经济直接相关的网站。从我们目前做中宏网角度来讲,它是做宏观经济,但实际上已经超越了宏观经济的范围,到了大经济的范畴里面,所以它本身同样是在经济圈里面。而无论是新经济还是旧经济,它本身没有超出过去的经济规律,包括互联网。过去有一段时间我们都认为互联网是一个新玩艺儿,是一个全新的、可以改造世界的,当时这种误解非常严重,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误解。实际上互联网经济,或者说是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经济,无论怎样都撼动不了经济规律。现在大家都说做企业应该追求最大利润,其实早就是这样,这是最起码的经济规律。说来说去互联网本身还是在经济范畴里面做。

我试图研究新经济,到一个大的经济范畴里面去研究经济问题,所以我说过来首先是求道,先打扎实这些基础的东西,充实自己的理论修养。

原来讲互联网缺少真正的产业平衡,为什么?我曾经跟方兴东(被业界称为IT评论家)聊天,我说互联网有两类人,一类就像我们这种人,就是一帮饿汉,前边一个狗咬着肉,我们一堆人追。另外一类就是你这类的,吃饱了站在旁边说,你跑得不对,姿势不好看。我说理想的一类人是我在跑的同时也在思考。因为企业是穿在我们脚上的鞋,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合不合适。方兴东在没办互联网实验室之前,他写的文章大多数爱批评人,办了互联网实验室挣钱了,后边的文章就开始准确了,就开始对互联网有认识了,他已经投入到里边去了,这就是一个差距。

我们希望在互联网产业当中积累一些经验,我们是创造历史的,同时我们也希望积累历史,总结一些经验,为将来的发展提供一些借鉴。包括所谓的网络评价家,同样都面临这个问题。也许自己家里架了局域网没问题,但是你真正架一个网站,真正跟资本打交道,跟市场打交道,那是两回事。站在我的角度我更理解目前这些网站的发展,因为我深深的处在那个环境里面。搜狐为什么这么走,网易为什么这么走,这有他个人的原因,因为鞋穿在他自己脚上,你不能胡说八道,这种胡说八道是没有实践经验的考虑。现在舆论力量太大了,所谓舆论导向,舆论的误导可能直接导致互联网出现某些问题。泡沫最兴起的时候,许多人不是都在吹这个泡沫吗?为什么许多专家当时没有先见之明、没有异议?所以现在我希望整个产业有一批力量,真正投入到这里边去,进到这里面再出来,再审视它,为我们将来的发展提供更好的借鉴。

第一次和宫玉国见面我们就开始谈人生

记:您认为中宏网是一个很不错的应用您自己原先经验的平台吗?

宫:对。首先是这样,中宏网本身已经发展到不错了,从低成本扩张、花很少的钱建了这么一个网站,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到现在面临着再上一个新的台阶,特别是从学术和商务角度,从信息和商用角度。

记:您有这方面经验。

宫:经验我不敢讲,我说是学习。至少我知道自己在哪里栽过跟头,知道自己在哪儿注意点,在这些方面从网站的实际发展去锻造一个崭新的东西。

记:杨总当初怎么想到要请宫玉国出来?

杨:我们两个接触不长,不过我感觉我们很多事是相通的,我们是同类、同质的。事物本身来讲,往上发展,往上提高一块儿的话都一样,许多事是相通的。对玉国来讲,以前我在国家计委研究院,是网络方面的发烧友,在那儿也号称专家,当时我有一个习惯,就是经常到Chinabyte去看一看,对这个网站有很深的印象,我认为这个网站很严谨。前几年网络创造出许多英雄,让人羡慕,也让人敬仰。我和宫玉国没见过面,但我关注Chinabyte,后来就听说它和天极合并了。然后有一天丁老(著名报人丁望)听我说中宏网要有些重大调整,提到说帮我把宫玉国请来。对宫玉国这个人以前没有很多的了解,后来看到这个人有更深一层的印象。有两点印象比较深,一是对事业执著;第二个更深的印象是考虑自己的少一点,更多的考虑的是团队,是手下这帮很有潜质的年轻人怎么发展。这两点中宏网是非常需要的。

再讲一个细节,我们第一次见面,我给他打的电话,我说见面聊一聊,约的京都假日大堂。我说我早点去吧,我提前二十分钟,结果刚坐那儿以后,他也到了,其实我们去的都早。从这个小细节上我们彼此觉得非常好沟通,然后我们在很短时期内谈了好多话,甚至有没有孩子这些事都谈到了。因为网站几句话就沟通好了,然后我们谈人生这方面的话题。

宫:当时我就开始求教。

杨:这么一来我觉得我们很好沟通。有些人很长时间难于沟通,有些人一见面就是朋友。人的认识深度不在于时间,在于是不是同类人。然后又约见中宏网董事长王健,因为我们好多都是一样的,也很好沟通。当时他说放松放松,调整一些心绪就工作。然后来这儿看了一下,之后正式上班了。我们一共见了三次面,很快也很简单。

宏观经济我还懂点,信息、网,玉国都有经验

记:(宫玉国)哪天正式上班?

宫:三个星期前的周一,我到这儿来是第三周。

记:应该是7月30号。

杨:这个事在中宏网里面算一个大事,在中宏网的大事记里面一定有。我觉得同类人说话也一样,他来了以后跟董事长说先干事吧。从我这个角度说这段时间还是非常愉快的,他的能力、他的经验是我不具备的。我跟大家开玩笑,我说咱们叫中国宏观经济信息网,宏观经济我还懂点,信息、网他都有经验。

记:信息和网是他的,宏观经济是你的。

杨:搞事业还是要找一些有识之士、同道中人,干事业就需要同道中人互相合作。部门员工也是非常尊敬他。

记:来这儿之后宫玉国具体的角色定位是什么。

杨:中宏这块儿刚开始是从网起步的。

记:我是说在职衔上宫玉国应该怎么称呼。

杨:叫宫总,副总裁。我们做网站你说优势也好劣势也好就是比较晚,晚一点的话有一些先驱的经验和教训我们可以看得清楚一点。再一个从中宏这个事业来讲,网只是一个部分,网络只是一个平台或者一个窗口,大量的信息会吸纳进来,网上可以找到大量的信息,大量的客户,大量的专家。同时我们可以把一些东西通过网送出去,网对我来讲一方面是信息渠道,一方面是信息产品的备份体系。网上网下必须结合起来。中宏网基本上规模速度已经达到了,所以我们下一步重点要搞商务网,将来还有好多资本运作的事都要做起来。将来我想以后CEO应该是玉国,我们还需要一些调整。

我到这儿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没有陌生感

记:您过来也已经有三周了,过来之后的感觉怎么样?

宫:感觉很快就进入角色,所谓进入角色就是首先与大家的融合非常好,非常快,没有任何的陌生感。首先中宏目前这些小孩非常好,人非常善良,非常上进。因为我是一个外来户,来了之后马上就可以跟大家非常融洽的交流、沟通。杨总是“开国元勋”,是创业者,我们现在还有好几个都是创业人,来了之后没有任何先来后到之类的事,大家一起聊天、一起谈,他会把他的想法非常真诚地告诉你。所以上来之后,有一个感觉就是大家非常融洽,相互之间没有任何敌意,我觉得这对企业本身是一个非常良好的基础。

记:这个可能跟你的为人处事有关系。有一个记者文章里说宫玉国给他的印象就像邻家的大叔。

宫:良好的企业氛围很重要,一下子就可以使人投入到这里边来,当然是否进入角色还要慢慢来。

我不是一个角色意识非常强的人,我对角色的理解就是干活

记:我刚才提到角色的问题,因为我觉得您原先一直在角色这个问题上有自己的一些思考,像您在Chinabyte时对记者提到CEO的奶妈心态,我不知道您怎么理解目前这个角色。您是不是一个角色意识非常强的人?

宫:应该讲我不是一个角色意识非常强的人,因为讲保姆当时谈到的是改革,目的是要冲破一种制度,冲破一种企业内部的体制。当时我们没有一个真正合理的职业经理人环境,所以当时提出那么一个概念。这个保姆的概念实际上是借用别人的概念来用。实际上我本身对角色如果说意识强,我对角色的理解就是干活,就是干事。我说我拿互联网当事业干,我干任何事都是当事业干。我认为你的角色定位是什么并不重要,我要的是干事的空间。你提到角色意识,我觉得很难讲。比如说,我在Chinabyte真正主事是从1998年开始的,1998年、1999年两年我是名义上的常务副总经理,但实际上这个公司应该讲基本上是在我的规划里面发展,当然2000年又出现一些问题。但无论怎样,1998年实际上我已经到了前台了,但我的角色就是一个常务副总经理的角色,所以这个不在于你是什么位置,而在于你做什么事。

记:很抱歉我提到角色意识这个话题,因为当时有人说您后来没有到天极去,是因为不要当那个副总裁。

宫:首先是这样,我已经被任命为高级副总裁了,而且当时一开始我已经接受了,那为什么后来又不去了呢?他内部做最终的职位平衡的时候,事先要通知我,如果说我是为了一个总裁和副总裁的所谓的角色定位,我当时就可以拒绝。但是当时我没有拒绝,而是我当时希望,第一合并不意味着成功,双方的最大优势合并起来才是最大优势,我们应该合并优势;第二,希望合并能够真正的是一加一大于二。而说这个话的时候我已经知道我将来的位置。因为从合并协议签署时我已经知道将来的问题,因为这里面涉及到股本结构的问题,是谁拥有话语权的问题。这个当时我都知道。

我不会单纯为钱活着

记:再一点也是从杨总这边听说,目前给您的报酬实际上并不多,前一段时间杨总跟我说玉国这个人想一想是真不错,跟他原先的报酬没办法比,但我还是把他挖过来了。

宫:如果说我要挣钱,我可以踏踏实实地挣钱,我可以做另外的选择。退一万步讲,我到了天极网,我拿着原来的高工资,做副总裁,我仍然能够过很体面的生活,我的生活不会受任何影响。但是问题是,我不会单纯为钱活着,因为你将来有一定的积蓄了,你有生活的基础了,你会有余力去真正地做一些事情。而退回来讲,我做Chinabyte这么多年,很多人,包括风险投资、做投资银行的很多人很难相信,一没有期权,二Chinabyte一直工资很低,我真正拿的所谓高工资就是CEO的工资是2000年才开始拿。而我在的是一个合资的企业,这个合资企业股东方的普通工作人员曾经跟我的工资一样。讲一个小例子,我原来公司的系统管理员到了集团做系统管理员,他的工资跟我一样甚至比我还高。

 选稿:王怡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8月18日 作者:赵明 
    • 新天极并购Chinabyte酝酿大变数
    • ChinaByte和天极合并后将各自独立运行
    • 天极和Chinabyte将于4月18日正式宣布合并







    • 2001年APEC会议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小泉拜鬼引发众怒
      深圳韩资厂搜身事件
      深入揭批“法轮功”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追寻长江源头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电信垄断资源的终结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