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今日关注>>正文

央视《新闻调查》公开厦门远华走私案黑幕
2001年8月18日 07:57

东方网8月18日消息:昨晚中央电视台播出《新闻调查》特别节目将厦门远华走私案黑幕公开,揭露了远华案走私分子走私贩私和打造权钱交易链条的罪恶行径。

今天出版的北京青年报转发了此次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的内容,其文如下:

厦门特大走私案,无论是其案值之高、偷逃税额之多,还是其作案手段的复杂上,都可以称得上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一个经济犯罪案件。经查证,走私犯罪集团走私的商品包括成品油、植物油、香烟、汽车、化工原料、纺织原料、通信设备、电器、西药原料等数十种,案值高达人民币530亿元,偷逃税款人民币300亿元。其规模之大,数量之多,令人触目惊心。

1999年8月,根据中央的决策和部署,中央纪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监察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中央金融工委,依照各自的职责和权限,组织办案人员对发生在厦门关区的走私犯罪及腐败问题进行了查处。自此,这起惊天大案成为人们瞩目的焦点。发生在厦门关区的这起走私大案经过历时两年的查处,已经揭开了黑幕。

这起惊天大案是由一个叫赖昌星的人一手策划和操纵的。提起赖昌星,厦门人都不陌生,赖昌星的远华集团财大气粗、出手阔绰,并经常做一些捐款捐物的所谓“善举”。而赖昌星也由此得到了福建省和厦门市政协委员以及厦门市荣誉市民等各种职务和称号。

小小的走私刺激了他,赖昌星开始招兵买马,进行走私集团的组织建设

厦门特大走私案所查实的走私事实大多发生在1996年以后,但是赖昌星走私的历史却可以追溯到他在老家经商的时候。

赖昌星的大哥赖水强说:“八几年钱就很多了,一个人一年能弄到一两百万。”赖氏兄弟在村里盖起了漂亮的住宅,体验到了富足后的风光,但是他们中最有生意头脑的赖昌星并不满足现状,他去石狮寻求更大的发展。在石狮赖昌星与人合办了服装厂。在此前后,他发现了一个将改变他人生之路的新的赚钱方式,开始涉足走私。

赖水强回忆:开始小小地走私,有时候混装一点偷运进来,刺激了他,总是比做其他事情利润大,就往这个方向发展。

立志向走私方向发展的赖昌星,开始了一系列精心的准备。1991年4月,赖昌星以虚假身份资料非法取得香港居民身份,并在香港注册了远华国际有限公司。1994年初,赖昌星以港商的身份在厦门成立了厦门远华电子有限公司,之后又组织成立了厦门远华集团有限公司。这期间,为进行大规模的集团化走私,赖昌星不仅拉来了几乎所有的家族成员,并在海关和政府机构中招兵买马,进行走私集团的组织建设。

赖昌星的二哥赖昌图认为:赖昌星很会做事情,他刚开始来厦门就用海关的,有的是海关辞退出来的干部。

赖昌星知道,仅靠家族成员难以把走私做大,为此,他把眼光盯向了海关以及政府部门精通业务的工作人员。赖昌星网罗的家族外重要成员包括:

洪巩堤:厦门市湖里区原副区长,任远华公司总经理;蔡惠娟:厦门海关原副科长,远华公司骨干成员;侯小虎:厦门海关原工作人员,远华公司骨干成员。

由赖氏家族成员掌握走私的要害部门,由那些从政府海关高薪人员负责走私的通关业务,在进行了这样的内部组织分工和招兵买马之后,赖昌星开始了大规模的走私。

利益的驱使使十几家大企业成为赖昌星走私棋盘上的棋子,而赖得以藏于幕后

赖昌星在厦门投资的第一个企业——厦门远华电子有限公司,实际上只是一个幌子,像这样一个连进出口经营权都没有的企业却以进出口贸易为名搞起了大规模的走私活动。那么,赖昌星是通过什么途径搞起了进出口贸易的呢?

赖水强说:他投靠国营大企业,它有进口贸易权。以别的公司的名义,赖昌星给别的公司分成。

盛南光介绍说:按照他的实力他争取一个进出口权应该是不费吹灰之力,但是他不申请进出口权,他就是利用国有企业一些有进出口权的公司进行走私。在这些单据上体现不出赖昌星或远华公司的名字,他就是幕后操纵。

以合作的名义,通过各种方式,赖昌星先后利用厦门多家企业的进出口权进行走私。福建九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就是赖昌星的一个重要伙伴。

福建九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赵裕昌交待说:“我们因为有进出口权,同时又有一个海关批准的保税手册,他利用我们的手册进行大量的走私。”

保税手册是海关向从事加工贸易和转口贸易的企业所发的单证,用于记录保税货物进出口的情况,并进行监管。拥有这种手册,企业就可以从境外进口货物,在保税区或保税仓库进行存储或加工,并重新出口到境外。海关对这些货物免征关税,但不允许在境内流通。赖昌星利用九州集团的保税手册走私了大量香烟。

赵裕昌说:“我们就是互相利用。赖昌星利用我们的保税手册使他的走私变成表面的合法化,我们想利用赖昌星这样一条渠道可以多体现我的经营业绩,还能够赚到一些手续费。”

1996至1998年间,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与九州集团公司共同走私香烟26航次,货值22.2亿元,偷逃税款人民币16.5亿元。

那么以这个保税手册进行假转口的走私活动可以给九州公司带来多少利润?赵裕昌说:“多的时候三百多万,少的时候一百多万。大概平均起来,1994、1995、1996、1997大概都有两三百万。”

在赖昌星积极寻求走私合作伙伴的同时,也有慕名而来主动寻求与赖昌星合作的。厦门开元外贸集团有限公司就是其中的一家,自1997年5月到1998年6月,他们共同走私进口植物油26万多吨,案值18亿多元,偷逃税款人民币12亿多元。

赖昌星共网罗了厦门十几家大型企业共同走私。在利益的驱使下,这些名头响亮、实力不凡的企业成为赖昌星走私棋盘上的一个个棋子。

海关关封被打开再封好,里面的货物已偷偷运走,赖昌星百万元买来有关人员的“心照不宣”

通过与这些公司的合作,赖昌星实际上已经获得了进出口经营权,而且还可以隐藏在幕后操纵走私,但是,要想使走私物品顺利通关赖昌星仍面临着一系列的关节,这其中只要任何一个关节严格把关,赖昌星的走私活动就不能得逞。

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精心设计了多种走私手法,假转口是其常用的一种。

这种手法被大量用在香烟走私过程中。

有一种进出口贸易叫转口贸易,就是我的货可能运到你中国的某个港口。

但是我并不在中国进口,而是我要转运到其他国家去,把你这个地方作为一个中间的跳板。他就采取了这么一种方式从香港或者从欧洲直接进来的香烟,运到厦门以后,他在厦门的时候说我这是要转口到菲律宾去,这样的话在厦门就不办理正式的进口手续,而是进到厦门的一个保税区或者保税仓库,就暂时存储在这里。

按照转口贸易的正常流程,存储在保税区的货物将在协议时间内被重新运到码头,转口到境外。但是这个过程被做了手脚。从保税区到码头开车要开十几分钟这么一段路程,这个路程当中他把这些运载香烟的车转个弯,转到他自己的塘边仓库——海鑫堆场。货物拉到那边,那边的搬运工人就把关封剪开,东西就卸下来了。然后把空箱子再合上,再把海关的关封给封在上面,然后再运到码头上,把空箱子全部装到船上,然后运到韩国去。但是这么做的一个结果是什么?所有的单证材料上,海关的也好、有关的外运、外代部门的也好,港口的作业记录也好,全部应该说都报的是香烟,然后出口出去了。

关封剪了以后难道海关的人不会发现吗?赖水强说:肯定发现了,所以我刚才讲了,放私的也是有责任的,肯定勾结在一起,不然是走不成的。

事实上,在以假转口方式走私香烟的过程中,被剪断的海关签封以及重新出口时空空如也的集装箱是很容易被发现的。厦门同益码头有限公司集装箱部编排组原组长李中华曾经一眼看出了其中的猫腻。

李中华说:“我当时曾向我们部门经理黄山鹰反映。他就说这个单证齐全,海关已经放行,这个不关你的事。”

李中华的上级、集装箱部经理黄山鹰早已被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以100万元的贿赂买通。

李中华补充说:“他们给我钱,说拿去喝茶。总共就是三十几航次,有时候是一万,有时候是五千。”

搞通了海关和码头,走私分子便可以瞒天过海,将香烟留在境内,而把整船的空集装箱以香烟的名义转口到境外。接下来,他们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将这些走私香烟安全地运出厦门。

赖水强说:“关键就是厦门大桥让不让你出。公安检查,如果严格地按他们的规定来检查一箱烟也走不出来,已经把看桥、守桥的人收买起来了。

每个月发给他们工资,总共有四个班,买通三个班,还有一个班有一次检查到了也就弄出来了。出了事以后就找他的领导,找上面,有几个钟头就可以搞定了。”

仅从1996年后,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用假转口等方式走私进口的香烟就高达300多万箱,而同时期整个厦门关区包括石狮、晋江等5个隶属关区申报进口的香烟只有180万箱。走私香烟的数量是正常进口香烟的近两倍。

海关人员按“远华”指定号码的货柜去检查,100%单货相符

赖昌星的第二种走私手法叫做伪报品名。在汽车走私过程中,这种手法表现得最为明显。

厦门东方发展公司保税品公司原报关员连惠山交待:报关大部分都是由我完成。以塑料米ABS树脂,还有一些聚苯乙烯,包括一些木浆等等之类的品名去报关。一般情况下就是,侯小虎还有他的弟弟侯占武,这条船到了没有我还不知道他单证已经先给我了,在单证上他提供给我的就已经是那些化工原料了。

海关侦查人员李明晋介绍:假单证制作完以后,由香港远华公司一个姓高的人坐飞机回来,提前回来,船运输比较慢,他坐飞机回来比较快,他就把这套单证先送到远华侯小虎这边。收到这些假单证后,侯小虎除了与报关员连惠山联络外,还要迅速将相关单证送到走私船上。因为它在海上航行的时候都要用一套真实的单证随货同行,可以应付海上的检查,到了锚地以后他就要换上一套假的单证。侯小虎拿到这套假的单证以后,等着船到锚地,侯小虎就通过到第一码头那边租一个交通艇直接上锚地,把真的单证换下来,把假的单证送上去,送上去以后船上就用这套假的单证在口岸各个部门申报入境。

入境的走私汽车大部分被拉到塘边仓库,这是赖昌星走私货物的另一个集散地,也有一部分被拉到海鑫堆场。在这两个地方,走私犯罪分子打开货柜,将走私汽车装入另外的集装箱后迅速拉走。

李明晋说:一般海关有个比例,不是100%都查验,一般就查验5%或者是10%,按这个比例就要搞几个柜子把ABS树脂跟聚丙烯再装进去,这几个柜子的号由侯占武提供到被收买的一些海关人员那边,按照指定号码的货柜去检查,这样一检查当然查不出来,一检查起来单货就相符了。

仅从1997年2月至12月间,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将走私汽车伪报成低税值的化工原料等品名,先后分29个航次走私各种系列汽车共计3588辆,案值人民币15.7亿元,偷逃税款人民币9亿元。

这种手法要说的话是过去海关也经常碰见的一种走私手法,但是如果没有大面积的执法腐败出现,没有大面积的周边的各个部门跟他相互之间勾结的话,他这种手法是很容易被查出来的,因为各个部门都有一些正面的管理规定,你不遵守这些规定的话都是做不成的。但实际上在厦门来说这些东西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经查,厦门海关从关长、局长到关键岗位人员160多人均被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买通,占海关总人数的13%。他们放弃监管职责,放纵走私,致使国门洞开。厦门海关东渡办事处船管科原科长吴宇波在短短三年时间里收受赖昌星等人贿赂高达人民币870多万元。

厦门海关和平码头船管科原科长吴宇波说:海关对于赖昌星来说不单单是形同虚设,应该说还帮助他畅通无阻。

吴宇波的下级、东渡办事处和平码头船管组原组长方宽荣,收受赖昌星等贿赂人民币129.8万元。船管组原副组长陈育强收受贿赂人民币76.1万元。

在他们的把持下,和平码头成为赖昌星等人大量走私成品油的绿色通道。

在赖昌星精心编织的保护伞下,无论是假转口还是伪报品名都得以顺利实施,而更多的时候,走私分子甚至连这些过场都懒得走,干脆就直接闯关。

在厦门海关的会议室,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海关召开缉私会议的同时,从窗口常常就能看到远华走私集团的走私油轮正在卸油。

远华走私在当时的厦门几乎成为一个公开的秘密,连马路边卖冰棒的、卖豆花的都知道

赖昌星走私成品油的主要手法就是不报关,进口的时候不报关。他把这些到了的油,卸到厦门的一个比较大的油库,叫博坦油库,用各种小型的船舶运到国内,主要是在福建地区销售。这么两三年的工夫远华大概走私了四百多万吨成品油。那是一个什么概念呢?相当于每三天左右就有一个一万吨左右的船没有办理任何海关手续,就在厦门港停着。

1996年以来,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用直接闯关的方法共走私进口成品油450多万吨,是整个厦门关区同时期正常报关进口量的一倍多。也就是说,三年多来进入厦门关区的油轮中一半以上是走私油轮。

远华走私这在当时的厦门几乎成为一个公开的秘密,连马路边卖冰棒的、卖豆花的都知道。

人们把远华称做厦门的“第二海关”,把赖昌星称做“地下关长”

在赖昌星走私最猖獗的几年间,人们却从媒体上不断获知厦门关区打击走私的成果,许多人因此明白,厦门的打私活动从来不是针对赖昌星的。

吴宇波交待说,如果别人走私的话可能走不通,因为杨前线会叫调查局去查。只要不是赖昌星走私,厦门海关调查局就会去查,就会去抓。

凭借着强大的保护伞,赖昌星逐渐成为厦门关区的走私霸主,在私底下人们把远华称做厦门的“第二海关”,把赖昌星称做“地下关长”。整个厦门关区的走私活动基本被赖昌星垄断。

更令人惊诧的是,在厦门,即使是要走私也要通过赖昌星,如果不通过赖昌星走私就行不通。比如说有一家国有企业公司,没有经过赖昌星的允许就走私进口,当赖昌星得知以后,马上拿起电话给某执法部门的领导打电话,说你把这单货物给查扣,然后处罚。马上这家公司就被处罚了。因此多数参与走私的企业也乐意在赖昌星的庇护下把走私做大做稳。

走私通关的“水费”收入占远华走私收入的50%

针对想走私货物进入厦门关区的企业和个人,赖昌星又开辟了一项新的业务,即包揽走私的通关活动,并收取费用。这种费用被称作“水费”或者“柜费”。

“水费”就是这个东西我帮你拿进来,逃避海关监管,再拉到安全地带后的报酬。那么,远华又是按什么标准收“水费”呢?

据赖水强交待,“水费”收取标准一般是10%。比如说一个集装箱的555烟差不多要三百万,如果路上出事我要赔你三百万,如果安安全全弄进来我就收你三十万。包括其他产品我们也都是按10%。但在成品油和植物油走私中,远华收取的“水费”则远不止10%,比如走私毛豆油是三七开。而且是对方拿三,远华拿七。

如果不这样,对方连那三成也没有。首先,信用证开不出去,他不担保就很难开;第二,走私活动里面最重要的通关手续也没法办。

据记者调查,“水费”在远华整个走私收入中所占的比例差不多对半分摊。也就是说,如果远华赚五十个亿,收人家“水费”有二十五个亿。

大量的人民币现金一车一车地送到晋江的地下钱庄进行洗钱

由赖昌星一手策划和操纵的厦门特大走私案,案值高达人民币530亿元,偷逃税款人民币300亿元。而1996至1998年厦门海关征收的关税和进口环节税仅为人民币50.88亿元。走私犯罪集团偷逃的税款居然是全关区所征税款的近6倍。

通过疯狂走私,赖昌星在短短几年时间内聚敛了超乎人们想象的巨额财富。为使这些烫手的黑钱合法化,赖昌星一直秘密地进行着洗钱的勾当。

赖昌星把大量的人民币现金一车一车地送到晋江的地下钱庄,地下钱庄收到赖昌星的黑钱以后,就会通过香港或者境外的客户,按照当时黑市的汇价支付给赖昌星在香港的公司相应的美元或者港币。

通过地下钱庄汇到境外的走私黑钱,一部分支付货款,其余的大量购置地产,并进行其他投资。仅在香港,赖昌星名下的地皮和物业,包括香港28层远华大酒店,价值就高达11亿港元。

同时,赖昌星还把大量非法得来的人民币现金存入某个银行,最后转到他自己的房地产开发公司,用这个钱在厦门买地、建房。赖昌星利用走私黑钱并骗取银行贷款,在厦门搞了大量房地产项目。

以赖昌星的大哥赖水强为例,他在晋江老家投资2500多万元建起了一座占地约七亩的大庄园,进入庄园大门,驱车近一里路才可到达住所。园内亭台楼榭,花草掩映,设有私人游泳池和各种高档设施,其豪华程度在当地绝无仅有。

赖昌星对钱的挥霍是无法形容的,他酷爱赌博,扔在澳门赌场的钱高达数亿元。为了显示其尊贵的地位,他花费了1200万元港币从香港竞买来高级防弹奔驰轿车作为自己的坐骑,其生活的奢靡由此可见一斑。此外,赖昌星以大量的走私黑钱疯狂行贿,编织起了一张巨大的保护网,企图确保其走私王国江山永固。

短短两三年的时间内,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便在厦门关区制造了一起建国以来最大的经济犯罪案件,其涉案金额之巨大,作案手段之复杂,以及社会危害之严重,令人触目惊心。在这起案件中,既有赖昌星等走私犯罪分子的疯狂表演,也能看到一批贪赃枉法的腐败分子堕落的轨迹。可以说,厦门特大走私案是走私与腐败紧密结合的产物。

编辑:游海洋  来源:北京青年报 
    • 厦门远华百亿涉案资产将全部拍卖
    • 宋德福:吸取厦门特大走私案教训严防猛打走私
    • 厦门金融界深刻反思远华案
    • 厦门特大走私案查处始末
    • 厦门远华走私大案再聚焦[多图]







    • 2001年APEC会议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小泉拜鬼引发众怒
      深圳韩资厂搜身事件
      深入揭批“法轮功”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追寻长江源头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电信垄断资源的终结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