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尚爱兰和蒋方舟:一对受争议的母女作家
2001年8月24日 20:00

蒋方舟,今年12岁。她7岁在襄樊市铁路一小上学时出版第一本书《打开天窗》,今年出版了第二本书《正在发育》。再过几天,她将进入襄樊铁路一中读初一。

蒋方舟的母亲尚爱兰,在襄樊市某学校担任教师18年后,辞职到南方某报纸担任专栏撰稿人。她以在网络上发表文字出名,被称为“网络作家”,出版作品有《永不原谅》、《网络流言》、《数字美人》等。

母女俩遭受到众多的非议。

关于蒋方舟的非议

非议一:12岁的未成年作家写这样的书(《正在发育》)很搞笑。

非议二:12岁的心理不是这样的,这种文字绝对是失败的,应该继续用心改改(暗示此书系大人伪作)。

非议三:不过是早熟的儿童,用近似呓语一样的语言描写、记叙和议论生活罢了。语言俗气幼稚……在同龄人中是有点出众,但她的出现,真的像太阳那样使其他天才少年没有了光辉?

非议四:针对蒋方舟引用最多的一段话———“人一结婚,不出5年,男的就不敢仔细地完整地看自己的老婆了,即使看了,也不会仔细看第二遍。然而,我找男朋友,是大大地有标准的。要富贵如比哥(比尔·盖茨),潇洒如马哥(周润发),浪漫如李哥(李奥纳多),健壮如伟哥(这个我就不解释了)。”有评论家惊呼:“她才12岁。我本来想说读了这段话大惊失色,但想到这年头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我就不去招人讨厌了。然而这位小朋友的话,我怎么看都怎么觉得像一个身经百战的情场老手的宣言。这里表现的人情的练达,对金钱和男色的痴迷追求,都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这真是一位风情万种,令人想入非非的旷世才女。”

蒋方舟的话

我就是知道这些词(伟哥、同性恋等),因为我懂得很多,我也很早熟。我的知识面比较广,与同龄人相比,我看的书、读的报纸、看的电视都比他们多。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看成年人的书了,5岁的时候已经不看童话了。对于成人的书,《百年孤独》看得懂,但卡夫卡就不懂了。

我当然希望大家喜欢我的书,但我一般不看这些评论(非议),我想他们只是在嫉妒而已。

很多人都说我和我妈妈的文笔有点像,但事实上她写的东西我几乎没看过。再说,我应该比她写得好,她已经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她虽然看得比我多,但新鲜事没有我多。也有人说我的文笔有些像三毛,但我觉得我没有刻意地学谁的文笔。

我现在再看这本书(《正在发育》)觉得写得有些大胆,现在再写可能都不敢这么写了。可能是因为现在大了,顾忌的事也多了。

可以说我天生就是写作的材料,但我觉得人人都是写作的材料。写作的时候,脑子是麻木的,写了前一句后一句不知道怎么就自然地出来了。

我觉得自己像12岁的人,又像30岁的人。写东西的时候还像12岁,但我的见识已经达到30岁了。但跟同学还是没有任何的“代沟”,跟他们聊天也很开心。

我的语文成绩基本上是全班第一,我也很愿意学数学,我在数学上花的时间还多一些。我还喜欢体育课。

我是被妈妈开发的而不是被她影响的。我的名气比她要大。但我不希望人们把我们一起比较,提起她就想到我,提起我就想到她。

我喜欢看书,没有书就要看有字的东西,不然就闲得发疯,坐公共汽车都要看前面座位上贴的广告。还喜欢看卡通,蜡笔小新、樱桃小丸子都喜欢。也喜欢看电影,看言情片,看周星驰。

我一共收到两个读者来信和一个读者电话,其中一个信封落款是“××法院”,吓死我了。其实我自己在学校写的作文,不敢出轨,有一次日记写洗澡,上面有“一丝不挂”,老师狠狠地划了个横线,以后我就按规矩写了。老师打分也挺高的,总是当范文。

关于尚爱兰的非议

南方某报说:出了个写《上海宝贝》的卫慧和写《糖》的棉棉就已经够男人女人们忙活了。现在又出了一个尚爱兰,在网络上写了一篇《焚尽天堂》,详述了一个色鬼(真正的鬼魂)光天化日之下摸女人的经历,其胆大包天之势绝对超过卫慧、棉棉百倍。这些码字的女人们不知道在身体上还有什么可以“解放”的。真正的评判家应该站出来了。

还有人说:尚爱兰虽以网络文学成名,但她对网络的理解太“菜鸟(外行、生手)”,她选择“网络女侠”的定位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尚爱兰的话

以前只是很早的时候在报刊上发表过很少的文字,包括和池莉在同一期杂志上发表过文章。但池莉坚持下来了,我却一直在讲台上徘徊。女儿方舟出生后,我一心照顾孩子,直到方舟的《打开天窗》书稿交给出版社,才尝试上网。当我发现网上也可以写东西,开始以每天一篇的速度写作。

我写作的目的很纯粹,只是为了好玩。许多语言都是向别人学习的,所谓的“灌水”语言。我好像很轻松自然就融入其中了,语言变得利索、活泼、跳跃。

现在我成了专职撰稿人,有的作品获奖,大部分作品发表和结集出版,虽说这些是不值得炫耀的事情,但是带来我生活状态的很大改变。

我相信至今还没有人像我这样深入到网络中央,在大得可怕的网络信息大山里,仔细地搜寻,找出大量好玩又新奇的网络小故事,细细地剖析网络人文现象。我的短篇小说《焚尽天堂》是纪念河南焦作一次失火中死去的亡灵。多亏有了网络,我现在才有可能写点真情文字——尽管对自己的创作还不满意,但是网络至少给我提供了一个真实的空间,“只有在夜里四点,在最容易死亡的时间,我的可爱的文字,滚动着舒展开,舒展成一团美丽的卷云,穿过淡黑透明的夜幕,湿润地、无声地触摸我的恶梦,把我触摸成一个干净透明的美人。我的手就变得光滑柔软,我的柔若无骨的手就自动地走到我的键盘上,打下一排排美丽的文字。”

 选稿:宋争 来源:湖北日报 
      在网上看过尚爱兰的小说,文字干净流畅幽默诡秘,很喜欢;我也相信小方舟知道那些词语(如伟哥、艾滋病等),事实上,现在的小孩什么不懂呢?让我真正感到好奇的是,这对奇才母女背后的那个男人,尚爱兰的丈夫和小方舟的父亲,整日和这么两个女人生活在一起,他的感受是怎样的?我猜,如果他不是世界上最骄傲的男人,那一定是世界上最惨的男人之一。
    • 蒋方舟12岁出版第二部小说







    •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请您走近世博会
      深入揭批“法轮功”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追寻长江源头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