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为"哈佛女孩"泼点冷水
2001年8月25日 07:23

《哈佛女孩刘亦婷》一书的发行量据说已突破百万大关了。作为一种商业行为,这本书的出版可说是获得了无可非议的成功,但是我还是打算对这“成功”泼一点冷水了。

写书人一家三口在书中的某些腔调我实在不敢恭维(例如“快把你们培养我的过程写出来,去帮助那些渴望得到指点的父母和孩子吧!”———刘亦婷临上飞机前“亲热地搂着爸爸妈妈”说的话),但我在这里想说的是比写作腔调要重要一些的事,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这本书有一个副题叫“素质培养纪实”。书中记叙的那些“教育方法”已快被人们接受为“素质教育”的典范。我想人们之所以相信这一点,是因为哈佛录取了刘亦婷,而录取信中又明确提到刘的“优秀素质”。但我却认为大可跟人们(也跟作者)抬抬杠。第一,哈佛录取通知书所说的“素质”是否与我们这里所说的“素质教育”一语中的“素质”同义?第二,即便两者同义,哈佛的录取又如何能证明刘亦婷所受的教育就是成功的“素质教育”呢?刘亦婷申报哈佛只是出于一念之差。假如她真像自己在美国答记者问时所说的那样,本科不到美国就读而报考了国内大学,录取后人们会不会说她是“应试教育”的成功作品呢?我敢肯定她母亲从她零岁就开始对她实施的教育工程,其目标和设计思想与国内众多望子成龙的家长并无二致。我的意思是,她母亲不可能一开始就把目标定在哈佛,整个工程于是就围绕着哈佛可能进行的“素质考察”来设计。我甚至暗自揣测,如果她报考的是北大而且考上了,她母亲也有可能会写一本《北大女孩刘亦婷》吧?当然那就不能加上“素质培养纪实”的副题了。事实上现在市面上已经见到《北大男孩某某某》、《清华女孩某某某》之类的仿制品。仿制者完全不在意那个副题,因为他们深知该书的畅销决不是因为有上百万的家长想学习“素质培养”法,而是因为他们想学习如何才能让自己的孩子进哈佛。哈佛的吸引力在量级上也许比北大要高,但却没什么质的差别:重要的是能进入一所好大学,其他都是扯淡。第三,哈佛的判断就是准确的吗?其判断根据是什么?通读全书就不难发觉,关键在于刘亦婷获得的那次访美机会。由于那次机会,她得以在美国表现自己的“优秀素质”并遇见一位有力的推荐人。再有就是她得益于外语学校的英语优势了。哈佛也许没有看走眼,刘亦婷是够杰出的。但是,仅从书中叙述的她在美国的那些表现来看,她也并不比国内许许多多杰出的女孩或男孩更杰出。就以“在美国电视台打了个漂亮仗”一节为例,她在回答记者问题时所说的那些得体的言论,多数是我们这里惯用的公众语言。也就是说,大多数中国孩子面对那些问题都会做出与她相同或相似的回答的,剩下的只是一个英语好坏的问题。

我这样抬杠一点也没有想贬低刘亦婷的意思。我只是想说,许许多多女孩或男孩之所以没去哈佛上学,不是因为没有获得从零岁开始的“素质培养”,而是因为没有碰上一次访美的机会。他们和他们的家长大可不必为自己没有从零岁开始就接受“培养”或进行“培养”而跌足叹息。任何一种“成功”都是多种原因造成的。把一种“成功”归结到一个单一的原因便是在制造一个神话,很有魅力但却令人难以置信。《哈佛女孩刘亦婷》的炒作也许能制造一个有关素质教育的神话,但却也向我们揭示了“素质教育”这一概念的含混性。细想起来,只在与“应试教育”对比时,我们才大约明白“素质教育”的含义。一旦考察其独立内涵,便往往一头雾水。哪些素质?怎样教育?在我看来更重要的是目的何在?如果素质教育成了一个比应试教育更浩大、更长期的工程,并且把孩子单纯当成一个工程对象,实现的只是工程师的梦想,那么,被培育起来的东西是否仍可称为孩子自己的“素质”,以及施加在孩子身上的东西是否仍可称为“教育”都是可疑的了!老实说,一想到孩子还在娘肚子里就已进入了流水作业线,我便不寒而栗!

还有一种看法我不吐不快。我认为,《哈佛女孩刘亦婷》的如此畅销,是因为人们误以为它很有实用价值(可参考?可借鉴?可仿效?……)。这使我想起白居易在《长恨歌》里的诗句:“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一个杨贵妃入宫得宠,竟招惹得天下人用如此愚笨的方法仿效追随,不能不令人感慨系之。那全是因为“可怜光彩生门户”啊!不能说父母不替女儿想,进皇宫成为“人上人”有什么不好?可是,且不说进皇宫谈何容易,进去了的人也很难就成为“三千宠爱在一身”的那个“一身”,而多半会成为那2999个当中的一个啊!白居易可能只是采用了文学上的夸张手法,然而如今的父母们之无理性却恐怕是有甚于此吧?

中国是一个重教育的国度,但我敢说几千年来不会有哪一代父母比我们这一代人更重视对孩子的教育。从零岁开始,多宏伟的工程!而现今我听说有许多父母辞去工作,离开故里,到孩子上学的城市去陪读、伴读,读完本科读硕士,读完硕士读博士。父母的牺牲是巨大的,但孩子实现的却好像是父母的“自我”。谁在牺牲?谁在剥夺?还有,谁在生活?我真担心,为孩子付出最多的一代父母将培养出一代多才多艺的空心人。但愿我的担心被证明为只不过是杞人忧天。

 选稿:吴麒敏 来源:文汇报 8月25日 
    • “哈佛女孩”刘亦婷谈哈佛







    •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请您走近世博会
      深入揭批“法轮功”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追寻长江源头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