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喝尿求生 老汉被锁洞穴38天奇迹存活[图文]
2001年8月27日 17:01

align=center

老汉被囚的洞穴

生活时报8月27日报道:2001年8月10日,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参与绑架大名县59岁老汉乔洪书的3名被告作出终审判决:分别判处杨奇顺、刘涛瑜、刘信广无期徒刑。在儿女的陪同下,乔洪书老汉旁听了这次审判,老乔以顽强的毅力战胜了劫难,犯罪分子终于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凌晨老汉突遭绑架

2000年4月3日凌晨2点钟,3个蒙面人手持手枪、砍刀突然溜进乔老汉家,不由分说就把乔老汉和他老伴的眼睛封上了胶带,嘴里塞上了毛巾。一个声音低声说道:“我们只要钱,不要你俩的老命。”说完就把乔老汉劫走了。一个多小时后,乔老汉被人拽着,感觉像下井一样先是钻进去,后是爬上去,接着又是钻下去。停到一块平地后,几个人用铁链子捆住了老乔的双脚,然后告诉他:“这里有一箱方便面和一桶水。”说完就走了。

老乔撕下贴在眼上的胶布,四下里乱摸,摸到蒙面大汉留下的手电筒,打开一照:这是一处两米多深的洞穴。地上有一箱方便面,一桶约10公斤的水。乔老汉害怕了:如果公安局破不了案,这里就成了一个要埋葬掉自己一条活命的墓穴了!

次日早晨6点钟,村里的干部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

乔洪书老汉膝下有三儿两女,老大、老二都在石家庄做生意,闺女已成家,老三在外面上学。大儿子乔春强得知老父被绑架后心急如焚,正准备回去,突然电话铃声响了,一个陌生的山西口音说:“你爹在我们手里,马上准备40万。”

地面三次行动失败

老两口在家本本分分,没跟谁结下仇怨。乔春强生意上也没得罪过朋友,看来这是一起以侵财为目的的绑架案,受害人未能提供出有价值的证据,现在仅能做的就是等待绑匪的来电。

2000年4月4日整整一天里,歹徒没有打来一个电话。

第二天上午,那个可怕的电话又响了,声音低沉而狰狞:“钱准备好了没有?”

“正凑着,能不能……少点?”

“少一分也不行!”对方断然拒绝。

“那,那我爹人现在咋样了?”“人没事,我们要的是钱。你赶快准备!”对方说完挂了电话。

当乔春强把来电显示的电话号码反馈到大名县公安局后,几名干警立即赶赴石家庄,很快查出此号码是裕华西路河北艺术中心东侧的一部IC卡电话,而这样的IC卡电话持有者,在石家庄就有3万多人,侦查工作陷入了困境。

到了7日上午,又一个手机电话打到了乔春强家,还是那个山西口音:“准备好了吗?”

“太多了,我现在才凑了20万……”

没等乔春强说完,对方就打断说:“20万就20万吧,你马上带钱赶到郑州,火车站有人接你!”

8日,专案组化装成乔春强的表弟和内弟,带上密码箱从石家庄起程了。9日上午11时,乔春强等到了郑州,刚出车站,他的手机就响了,那个山西口音凶狠地说:“是不是不想要你爹了?”

乔春强不知何故,以为暴露了,他胆怯地说:“我带着呢……”对方又问:“怎么来了3个人?”

乔春强听罢倒吸了一口凉气说:“我带这么一大笔钱咋敢一个人来呀!他俩一个是我的表弟,一个是我内弟。”

“那好,你们马上坐返回的车去北京。”不容辩解对方就撂了电话。

9日下午他们在返回石家庄的火车上又接到了电话:“坐上车了没有?”

按照事先的安排,这次乔春强口气略带着强硬:“车坐上了,不过你们太不义气了,我带这么多‘东西’说来郑州就赶来了,我现在连父亲的死活都弄不清楚,现在又要带这么多钱去北京,我没法相信你们,咱们就在石家庄交钱。”出乎意料,对方竟然没有明确表态就放了电话。

又过了4天,乔春强又接了电话,乔春强非常担心父亲的处境,就说道:“我必须先和父亲通话!”对方答应:“那好吧!”

少顷,乔春强听到了父亲的录音电话:“春强,你准备些钱吧!”随后是一声“咔嚓”录音机关机的声响,然后又听那山西口音发话道:“你马上到新乡吧,交钱放人!”说完挂了电话。

2000年4月15日早晨,夏队长等4人与乔春强乘火车分坐不同车厢又赶赴新乡。当晚8时左右,乔接到一个电话,乔春强问道:“你们这次到底在没在新乡?你们要是再耍滑头,我干脆就回去了!”

16日,乔春强和公安人员从早上等到天黑也没见一个人影,也未接到一个电话。17日专案人员不得不再度撤回石家庄。

从4月3日到17日已经快半个月了,人质是否还活着是个未知数。为麻痹绑匪,专案组放出风去:“这个案子破不成了。”

洞穴挑战生命极限

从4月3日那天被绑架已经过了十几天了,被困在洞里的乔老汉双脚被铁链捆着,洞穴里一片黑暗,没有昼夜更替的变化,乔老汉的人体生物钟没有改变,他以一睡一醒的生理转变估算着时日。

刚开始他一天要吃上两块方便面,可现在仅剩下两块方便面了,水也不多了。为了活下去,乔老汉实在饿得不行了才吃一口方便面。洞穴里空气潮湿,乔老汉浑身已开始隐隐发痛,他用各种想象的方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想想正在外面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女们,想想公安局很快就会破案了,他又充满了希望。

有一天,他突然感觉到洞顶上有人畜走过去的声音,他兴奋地爬起来大喊:“救命啊!……”可是嗓子都喊哑了,还是没人听见。还有一次,他又听到有人来这边放羊,不顾一切地从被子上撕下来一条布头,用打火机点燃,扔到了洞口,想让外面的人看到这里冒出的黑烟,被子布条很快燃烧完了,但最终还是没被人发现。

食物、水都没有了。死亡威胁着乔老汉。每当要小便的时候他就撒进水桶里收集起来。当渴得实在难耐时,他就把水桶对到嘴边喝一口尿。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七八天。

最后,老乔连小便都没有了。一连十来天,滴食未进,滴水未沾。他的体重迅速消耗,100多斤的身子骨只有60来斤!

就在临近死亡的边缘,乔老汉觉得还有一口气,他想:我不能死,我一定要等到破案,等到儿子和警察来救我的那一天。

解救人质重见天日

其实,在外面的警察一天也没有休息过。

乔家位于乔庄村西部,位置偏僻,绑匪蒙面作案又几次给乔洪书在石家庄的儿子打电话,说明歹徒对乔家熟悉且具有知晓乔老汉儿子宅电号码的条件,那么此人到底是谁呢?经过摸排,一个叫杨奇顺的青年进入了专案组的视线。

杨奇顺,男,28岁,家住南马头村,先后在石家庄卖过菜,开过出租车,长期在石家庄居住。以前有盗窃、抢劫嫌疑。南马头村离乔庄村很近,他应该知晓乔家的情况。案发时,有人看见他回过大名。这段时间杨跟本村青年刘涛瑜、刘信广来往密切,2000年4月3日那一天,3人都在大名,而且有人反映刘涛瑜使用的那部手机号码与公安人员提供的打到乔春强在石市家中的敲诈电话手机号码相同!

2000年5月8日,丁喜良局长下达了“收网”命令,刘涛瑜、刘信广、杨奇顺被抓获。经过一天的审讯,杨交代了他和同伙合谋绑架乔老汉敲诈钱财的作案经过。

今年春节过后,杨奇顺和同村的刘涛瑜、刘信广在家中喝酒。被称为“刘半仙”的刘涛瑜说:“咱们不能一直这样过着,得想个法子弄些钱花。绑架人敲诈钱。”并一致认为乔庄村老乔的两个儿子在石家庄做生意,家中一定有钱。不久,他们又联系上了在石家庄打工的山西人张军。他们在一个晚上还专门悄悄来到乔老汉开的代销点“踩”了点。

2000年4月2日晚,杨奇顺、刘涛瑜、刘信广蒙面带上砍刀和一把玩具仿真手枪实施了罪恶的计划。

他们在敲诈钱财的时候,也感到了形势的逼人。特别是乔家在县电视台每天晚上黄金时间播出重奖举报人和提供线索者的寻人启事后,他们更是胆战心惊。好几回刘涛瑜等人听到警车呼啸而来,以为是抓自己,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十几天过去,40万元美梦越来越远,而来自精神上的恐惧却与日俱增。最后,几个人终于决定不再与乔春强联系了。乔老汉的生死更是被他们抛在了脑后。

这伙丧心病狂的歹徒怎么也不会料到这个被传为“死案”的绑架案,一个多月的功夫就被公安机关破了。

按照案犯的供述,大名县公安局局长丁喜良带领30多名民警和120急救中心的同志押着杨奇顺赶到漳河河道寻找洞穴。当晚11时,他们终于在已被风沙吹得变了形的漳河套找到了洞口。挖开洞口,民警爬了进去,发现了躺在洞内的还有一口气的乔老汉。

看到已严重脱水骨瘦如柴的父亲被民警抬出洞来,乔春强等儿女们一下围过去,见父亲还活着,激动得跪倒在了民警跟前流着热泪一时说不出一句话来。躺在担架上的乔老汉睁开眼睛看看儿女们,又看看来解救他的公安民警,万分激动,嘴唇蠕动着,使出全身的力气说:“我,我知道……警察……会来救……我的……”

从2000年4月3日凌晨被绑架到被解救,乔洪书老汉在洞穴中靠着坚强的毅力奇迹般地活了整整38天!

 选稿:褚宁 来源:生活时报 
    • 骑反道摩登女郎摔倒 好心老汉伸援手反被讹
    • 喇叭声吓慌老汉 犹豫时被撞身亡
    • 看小说遭惊吓 60老汉天黑闻声发抖







    •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世博会知识竞赛
      深入揭批“法轮功”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追寻长江源头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