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扑朔迷离的护舒宝
2001年8月28日 14:10

新闻晚报8月28日报道:在这个世界上卫生巾的销售量不会算小。在中国,仅以北京和上海两地人口粗略计算,日用品市场中的妇女卫生巾用品的消费者就起码有760多万人,再以人均40元/月消费额保守计算,这两个城市的卫生巾市场年消费额,可达36亿多元。由此推算,全中国范围的卫生巾产品年消费额至少就是上百亿元。

而且卫生巾使用者是特定的人群———女性,她们一般都不愿意将自己的“难言之隐”公诸于众。因此在众多商品中,对卫生巾的投诉可谓少之又少。

对中国的广大妇女而言,广州宝洁(中国)有限公司的“护舒宝”,堪称是卫生巾用品市场上的知名品牌。

正因为此,最近发生在四川省达州市的15名女性集体投诉“护舒宝”卫生巾才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在经历过一系列的猜测后,8月24日,达州市卫生防疫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公布了抽检报告:“护舒宝”完全符合国家技术监督局和卫生部颁布的一次性使用卫生用品的卫生标准。

15名女职工集体投诉:“护舒宝”使我们感染上了霉菌

2001年8月8日,四川某报接到投诉电话,称四川移动通信公司达州分公司15名女职工因使用了宝洁纸品公司生产的新产品“护舒宝”丝薄卫生巾,先后被感染上霉菌,有的还传染给了丈夫。

8月8日下午,某公安局禁毒大队A先生紧急约见该报记者,向记者抖出他的“难言之隐”。

7月29日,A先生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殖器出现红肿,并发痒,都肿得又红又亮。他以为自己得了性病,非常着急。但他生活严谨,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妻子B传染给他的。

于是,在8月3日晚上,他鼓足勇气与妻子B交流后,B说:“不是我在外面乱来,而是我们单位发的劳保用品‘护舒宝’出了问题。单位上还有好多女职工都被感染了。”A先生当即给出差到重庆的达州移动分公司财务部主任E打手机,E也证实的确是“护舒宝”出了问题,而且她也被感染了。A随即又与其他女职工联系,都说:“是护舒宝惹的祸”。其中财务部主任E最惨,7月18日,开始用第一片,此后不久,她发现下身越来越疼痛了。还没来得及上医院治疗,便接到任务出差到重庆。出差回来后,E连小便都感到非常疼痛,虽打针吃药却不见效果。8月4日,病重得实在不能上班的她,不得不住进了达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经医院诊断检查,主要是由于霉菌感染,导致尿道炎并引发膀胱炎。

问题搞清楚了,但B不明白的是,既然事情已经出了,为何要封锁消息呢,害得自己不明不白地恐慌了好几天。后来才打听清楚,这批“护舒宝”原来是省移动公司发的劳保用品,具体经办的达州分公司人才资源部主任C怕得罪省公司人才资源部领导,才给全公司女职工打招呼,不准向外人讲这件事。

很快,该报刊登了题为“先后被感染霉菌15名女职工投诉护舒宝卫生巾”的报道,引发了“护舒宝”风波。

十余家媒体聚焦达州关注“护舒宝”

某报记者开始调查“护舒宝”事件。据了解,这批“护舒宝”是5月下旬由四川省移动通信公司达州分公司委托四川省邮电器材公司劳保用品公司统一代购发放到达州分公司63名(包括各县市区分公司)女职工手中的,共828包,每个女职工发了12包。该“护舒宝”丝薄卫生巾为10片装,且为全新透气型。共有16个女职工使用过。8月7日,达州市某妇幼保健院对达州移动分公司全体女职工进行妇科检查,发现共有7名女性被感染上了霉菌。

达州移动分公司领导获悉后,派人与省器材公司和广州宝洁公司取得了联系,并派人将所有女职工家中尚未用完的“护舒宝”全部收回,并按照宝洁公司和劳保用品公司的要求将这批“惹祸”的护舒宝向两公司寄出了4包和5包样品。

8月8日下午,达州移动分公司总经理陈茂柏在办公室当着某报记者的面给省移动公司打手机时说“宝洁公司只是每天打个电话问一问住院的女职工情况,而且还想花上20万元来‘私了’……”陈茂柏表示,此事决不能“私了”!况且也不是某一个人的事了,而是整个公司全体受害的女职工和其男家属大家的事。为了保护广大消费者的身心健康和合法利益,公司必须通过法律手段来捍卫自己的尊严。

“护舒宝”事件经某报披露后,迅速成为全国关注的新闻事件。

8月9日,达州移动分公司工会将回收的部分“护舒宝”样品送到达州市卫生防疫站要求化验。达州市卫生防疫部门将所送的“护舒宝”立即送到了检验科,进行细菌检验。8月13日,防疫站消毒科将所有收回的“护舒宝”卫生巾278包全部实行了异地监控,并开始向被感染的受害人进行了解。

8月13日,宝洁(中国)有限公司的公关事务部公共关系经理唐勤等一行7人从广州飞抵成都,转道去达州专程调查此事,并准备与消费者协商如何处理。该公司公关事务部主任裴文婷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宝洁公司从未提出也不可能提出支付20万元“私了”的说法,这不符合公司的有关规定。而且,达州所用的卫生巾到底是不是“护舒宝”真品还是个未知数。

裴小姐表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数据可以证明“护舒宝”有质量问题,他们已对达州分公司所寄回的样品做了严格检测,各项指标完全符合国家卫生标准。“护舒宝”品牌是全球最大的卫生巾品牌之一,在产品投放市场之前,都要经过企业和国家严格的质检程序,在过去的一年里,仅在公司所在地广东省、广州市的检测部门便做了70多次检测,企业内部更是做了2000多次检测,结果都表明,“护舒宝”没有任何质量问题。

至此,“护舒宝”事件已集聚中央、省及达州市新闻单位的13名记者前往采访。

10位记者在质监局“护舒宝”样品封条上签字作证

8月14日下午,宝洁公司总部裴小姐打电话告诉记者,成都卫生防疫站当天已将四川省邮电器材公司劳保用品公司送去的5包“护舒宝”检测结果拿了出来,结论为合格品。

8月15日上午,达州质量技术监督局紧急介入调查“护舒宝”事件,该局的两位干部前往达州移动通信分公司,对可疑“护舒宝”进行封存备检,10时许,达州移动通信分公司的一位女职工拿来3包回收的可疑“护舒宝”。质监局执法人员在达州移动分公司人力资源部办公室对可疑“护舒宝”进行封存备检,并现场填写了监督检查抽样单。中央及省市媒体的10位记者还在封条上签字作证。

宝洁公司的唐勤等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称:一旦达州市卫生防疫站的检测结果出来,宝洁公司会将检测结果作为处理此事的主要依据之一。

15日下午,宝洁公司代表兵分两路,一路前往达州市卫生防疫站,要求鉴定所送样品是否是宝洁公司的产品;另一路前往达州移动分公司约见消费者。

在达州市卫生防疫站时,宝洁公司人员被告知:此批产品是达州移动分公司工会以组织名义送检,宝洁看产品,必须要征得达州移动分公司领导的同意。达州移动分公司却告知他们:此事与公司无关,是消费者自己投诉,你们找消费者商量。

唐勤等人在征得达州移动分公司领导同意的情况下,从15日下午5时正式开始与消费者见了面。但在与消费者交谈中却出现了戏剧性的场面。唐勤等人要求消费者提供未用完的“护舒宝”和医院诊断证明,以辨真伪。但达州移动分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却表示,宝洁方面无权提出这种要求。双方不欢而散。

16日,唐勤等人在无法确定有关重要证据的情况下,只有返回广州。

8月17日12时10分,宝洁(中国)有限公司正式向四川某报发来传真,提出了对达州移动通信分公司投诉者的解决方案。

宝洁公司的解决方案大致如下:据华西医科大学妇产科专家彭芝兰教授说,临床研究结果表明真菌感染的原因很多,正常使用卫生巾不会引起真菌感染。目前宝洁的“护舒宝”产品是完全符合卫生标准的。我们对“护舒宝”充满信心。本着对消费者的关心及负责态度,宝洁公司采取积极措施决定委托中国消费者协会协助聘请国内医学专家前往成都为达州移动通信分公司的消费者进行诊断及治疗。宝洁公司将协助安排达州移动通信分公司消费者尽早前往成都诊断、治疗。

达州移动通信分公司对宝洁公司的解决方案明确表示不同意。其理由是,受感染的职工这么严重,怎么能奔波劳碌到成都去诊断、治疗呢。如果宝洁公司真是对消费者负责的话,应该将专家请到达州来为消费者诊断、治疗。

感染霉菌到底是谁之过

8月24日,达州卫生防疫站的副站长王堪告诉记者,经过7天的检测,“护舒宝”抽检报告已经出来,其结论为完全符合国家技术监督局和卫生部颁布的一次性使用卫生用品的GB15979-1995卫生标准。检测卫生指标的项目分别为:霉菌(定性)、细菌总数、真菌总数、大肠菌群、绿脓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溶血性链球菌等,各项指标均符合国家标准。

既然权威部门检测“护舒宝”

没有问题,那么四川达州移动通信分公司的许多女职工受感染一事又如何解释?

A先生表示想不通的问题有4个:一是女职工都是在使用了这批“护舒宝”的大前提下出现感染的,这是为什么?二是女职工都是在相对集中的时间内发生的群体性感染,这是为什么?三是为什么受感染者都相对集中在一个特定的群体(达州移动通信分公司的女职工及家属)?四是为什么都感染相同的病菌(霉菌)?

有媒体记者在调查达州移动分公司女职工所使用的“问题护舒宝”进货渠道时发现,四川省邮电器材公司劳保用品公司在为达州移动分公司代购“护舒宝”卫生巾时,委托了四川省供销社下属一个公司帮助购买。而从供销社下属公司给劳保用品公司的报账发票上看,进了828包“护舒宝”,但从出货单位宝洁公司成都分公司的提货单上看,只发出了600包。

据达州移动分公司有关人士称,他们实际只收到708包,按照63名女工每人12包计,应该是768包,省邮电器材公司劳保用品公司还差达州移动分公司60包。根据这些数据看出,除了600包可以说明进货渠道外,其余的“护舒宝”无法说明进货渠道。但供销社下属公司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再三表示,可以用党性和人格担保,所有的“护舒宝”都是宝洁公司的正品。那么,这600包以外的“护舒宝”到底从哪里来的呢?

问题是不是出在这600包以外的“护舒宝“呢?

医学专家称:卫生巾引发霉菌感染的可能性很小

据一些从事卫生行业的人士分析,如果生产卫生巾的原材料受潮过久,肯定会产生霉变,生产出来的产品自然而然就会携带霉菌,甚至超标。但作为宝洁公司这种著名企业,如果真的生产出这种不合格产品,而且能够闯过严格的检验关,那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纸品上可能带有的微生物数量远远低于我们体内本身带有的微生物数量,此外我们机体本身有一个平衡机制,所以纸品上可能带有的微生物不应会造成感染。大量的国内外临床研究也表明:使用卫生纸品不会增加真菌感染的机会。

寄居在机体内的条件致病菌并不一定会致病,只有当机体本身的环境发生变化时才有可能导致疾病的产生,引起机体本身环境变化的因素包括:怀孕,过度使用抗生素,患糖尿病,阴道酸碱度增高等等。

 选稿:褚宁 来源:新闻晚报 
    • 质监部门介入护舒宝事件
    • 感染霉菌 15女控诉“护舒宝”
    • 四川15名女性用"护舒宝"感染霉菌
    • 浙江抽查发现:护舒宝等卫生巾不卫生







    •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世博会知识竞赛
      深入揭批“法轮功”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追寻长江源头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文艺献礼作品专辑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