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今日关注>>正文

获救人质王胜利的逃生经历:匪徒与我同逃
2001年8月31日 09:43

记者见到王胜利时,发现站在面前的这个男人显然已经不是刚获救时的那个泪人。如果单从现在他红润的面色,干净利落的着装看,没有人会相信他曾经历经种种磨难、绝处逢生。

我们太相信“黑道义”了

说起冒险搭救张忠强的原因时,王胜利显得非常气愤。“黑道也有道。

据我所知,菲律宾还没有出现过这样收了钱还绑人的事。”原来,尽管菲律宾国内绑架事件时有发生,但绑匪一般拿了钱便将人质放生。之所以王胜利等人敢入虎穴救人,也是因为他们过于相信绑匪所谓的“黑道义”。另外,人多还可以壮胆,就这样王胜利4人决定前去营救张忠强。尽管王胜利是营救张忠强的主要参与者之一,但说起如何最后联系上绑匪以及与绑匪谈判的具体细节,这位33岁的铲车司机却不得而知。

按照双方约定,8月12日上午10时半左右,营救小组一行6人冒雨分乘两辆日产工具车前往绑匪指定地点(但王胜利也并不知道这一地点的确切方位)。据悉,这6人分别是张忠义、张忠强的外甥阿蒂、薛兴(张忠强的亲戚)、王胜利、王在单位的两个同事。王胜利清楚地回忆到:“当时,所有的赎金都装在一个方便面箱子里,被铁丝紧绑着,谁也看不见到底里面有多少钱,不过,大家都说里面装了500万比索。”根据绑匪的要求,前来交钱的人不得超过4个。为此,单位的两个同事以及阿蒂留在了歌德巴旺以做接应。其他几人则出发与绑匪碰头。

匪徒拿钱又绑人

路上,王胜利等人渐渐发现有人跟踪,是一辆载着三人的摩托车,一会儿,前面也神不知,鬼不觉地冒出辆摩托,车上也有两人。当行进到一个名为“达戈隆(音译)”的地方时,营救组的车子停下了。

两辆摩托车也随即靠了过来。这时,一个绑匪问王胜利等人带钱与否,营救组将钱箱指给绑匪看,绑匪也没说什么扛起钱就走。除此之外,他们还将王胜利等人身上可以拿走的东西全部一抢而光。这时候,王胜利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不妙。就在大家迟疑之际,前面树林里突然窜出了十一二个手持M-14和M-16半自动步枪的绑匪。不等王胜利等人说话,几人已经扑了过来,将营救组的几个人全部拽下车来。

由于利用价值不高,匪徒于当地时间12日下午6时左右,放走了当地司机。

步行“长征”把王胜利的脑子都要走傻了,不过,走了十几分钟后,大家发现好像匪徒并没有杀害他们的意思。而张忠义因路滑摔倒时,绑匪还拉了他一把。这时候,大家才明白——他们也成了匪徒的摇钱树。

据王胜利说,没休息多久,大家又被绑匪拉起,开始了新的“征程”。

路上,饥饿难耐的人质得到了绑匪的仅有的“恩赐”——一小包香蕉叶包的凉饭以及一小把盐。一个多小时后,绑匪将人质带到一个大湖边。这时,王胜利发现,湖边有一艘靠柴油机发动的小船。不用说,陆路结束,还有水路。

被关“水牢”插翅难逃

虽然不知道这湖名是什么,但王胜利可以断定这是个大湖。经过几个小时的湖上漂泊,船停在了湖中心的一座小竹屋前。人质被赶到了小屋里,由3个绑匪看守。其他绑匪则不知去向。天开始蒙蒙亮。

尽管被绑,但到了小屋后,人质的活动还算相对自由。他们不仅可以相互交流,也可以到屋外的平台上洗洗衣服,望望天,用王胜利的话就是“我们还可以放放风。”另外,绑匪还于当天为人质提供了两餐——方便面拌饭。之所以绑匪给人质一定的“优惠”,主要是因为这屋子四面被湖水环绕——湖面最浅的地方也有两米多深。就算绑匪不在,如果要是没有船只的支援,屋里的人也会因为弹尽粮绝而丢掉性命。在屋里,聊天是几位难兄难弟惟一的享受。王胜利告诉记者,尽管所有人质自始至终都在考虑如何脱身,但大家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他们脑子里想的只有自己远在异地的亲人。

我们见到了张忠强

在小屋里呆了一天后,为避免暴露,匪徒总是选择夜间行动。歇了两天的王胜利等人于15日晚间再度被转移。这次上船后不久,船便停在离王胜利等人住的不远的一座草房子边上,不一会,几名匪徒从屋里将一名男子推上船。

在蒙蒙夜色中,翻译悄声对张忠义说道:“那不是你们老大(张忠强)吗”。后来,这男子说了句话,大家才确认果然是张忠强。此时,张忠强回过身来,看到被绑的王胜利几人,说道“你们怎么也来了,都是我连累的”。此时,大家脑子里已经没有孰是孰非的问题,因为当务之急是逃生。

就这样,张忠强与营救组团聚了。但谁也没有想到这短暂的团聚仅维持了三天多。在聚在一起的第一晚(15日晚),张忠强向王胜利等人介绍自己整个被绑经过。据张忠强说,绑匪对外界的了解是通过收音机实现的。由于处境并不明朗,大家各个愁容满面——都不希望家人知道自己的不幸。尽管坐在一起商量如何脱离虎口,但水牢的客观存在却让大家的希望变成了空想。

子弹从我耳边擦过

8月18日晚,绑匪突然告诉我们要紧急出发。走出不久,我发现,张忠义和翻译小林被单独留在一条船上。而我,薛兴,张忠强则被匪徒押上了另一条船缓缓驶离小屋。临别前,薛兴对小林说了句“保重”——没想到这竟然成了他最后的祝福。就这样,王胜利所在的船在另外一艘载有12个全副武装绑匪的“护航船”的注视下,沿着茂密的水草慢慢前进。

王胜利的船行进了三四个小时后终于靠岸。上岸后王胜利、薛兴两人倒在河边手捧着最后的两支香烟,享受着这难得的休闲。也许是意识到了什么,薛兴对王胜利说了这样一句:“要是打起来,就站到面善的匪徒面前,这样就不会死。”

休息中的王胜利、张忠强、薛兴三人分躺在河边上,呈品字形,其中王胜利离河边最近。大家在相对平静中聊了几分钟。突然,乒,不知从哪儿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响。说时迟,那时快,王胜利一下子冲向小河,往回奔向刚翻过的那座山。

“我一跑,就感到子弹唰唰地跟了过来,离我很近,就在耳边。”王胜利清晰地回忆到。“我一下子跑过了小河,惊慌中,我发现河对岸的树底下有几个人——是用来断后的匪徒。不过,出乎我的意料,这三人见到我,竟然扔下手中的枪跟我一起狂跑——扔了枪,跑得更快。跑了十几米,密集的弹流令我们几个不约而同地趴在了地上。这时,又有两个匪徒跑了过来,但未等他们趴下,就听扑的一声闷响,凭我的直觉,肯定有人中枪了。”

“我已经恐惧到了极点,也不敢回头张望。我当时在想,我要是把身体抬高一点,中枪的就是我自己。而当时,不拼一下就意味着等死。想到这里,我闭上眼睛,嘴里发出前所未有的嚎叫,又冲向山去,跑到一个茅屋里——茅屋距交火的地点仅有六七十米。”为了躲避子弹,王胜利滚到了附近的一棵树下。他身边不远处,三个匪徒向他招手。尽管被这枪林弹雨搞得惊恐不安,但王胜利神志还很清楚——绝对不能再回到火坑里。

我一点点拔草开路

就在匪徒的火力似乎因换子弹而减弱时,王胜利抓住机会撒腿就跑。他一口气跑到了山顶上。然而惊魂未定的他为保险起见,一头钻进了山坡上齐腰高的茅草丛里,为了不被发现,他跪在地上,顾不上被草丝刺伤的危险,一点一点拔掉自己身前的茅草根,为自己开路。

在茅草丛里挖了一个多小时后,王胜利突然听到了隆隆的巨响。“那是直升飞机的声音,我一听就听出来了,匪徒不可能有飞机,是政府军的。”

两架直升飞机的出现令王胜利再次看到了生的希望。受到鼓舞的他,腾地从茅草中跃起,忘情地脱下身上已经破烂不堪的衬衫,放在手中摇了起来。

不过,遗憾的是,直升飞机并没有看到王胜利。渐渐地,胜利由狂喜变得平静。他重重地躺倒在野草地上,等待着命运的下一步安排。

我被人抱住,终于获救

就在他失落的时候,不远处着起了火,与此同时,他还隐隐约约听到了人的说话声,定睛一看,发现是几个人在附近的一棵香蕉树下说话,尽管传出的话听不懂,但凭着自己参军时的经验,王胜利断定说话的人是政府军用来指引飞机的人。而点火也是菲律宾军方剿匪的一记绝招。

但要说明的是,在菲律宾,除去佩带的徽章外,政府军与各路匪徒的衣服基本一样——大多是迷彩服。不过,胜利还是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赌一把。

“下定决心后,我直挺挺地从草地里冒出,径直步向树下的几人。这时,树下5人似乎吓了一跳,紧接着,其中一人一把将我抱住。我当时也一惊,不会又入虎穴了吧。但另一人突然开口‘THIS IS PHILLIPPINE ARMY’(我们是菲律宾军队),天呀,我终于获救。”

听到噩耗,我忍不住流泪

胜利被菲政府军搭救后,首先想到了自己其他同胞。不过菲士兵的回答只有两个——“NO MORE”(没别人了);“DEAD”(死了),听到回答,王胜利终于抑制不住自己情感的爆发,一时间,这位7尺男儿已经泪如泉涌。他动情地对记者说:“尽管被绑架前,大家接触不多。但落了难,又在异国他乡,我们就是兄弟。”跟记者说着说着,胜利的眼角又一次湿润起来。

据胜利爱人介绍,胜利从来没有哭成这个样子。就连解救他的菲士兵都以为他受刺激疯了,竟然接连用冷水泼他的头。等情绪稳定后,胜利被士兵送到了山脚下的临时驻扎地。已经几天没有吃好东西的胜利马上狼吞虎咽了一些方便面。

“两三个小时前还一起说话,怎么就死了”。晚上,菲军方人员通知胜利,称薛兴、张忠强的尸体就在胜利屋子旁边的屋里,问胜利要不要去看看。被恐惧与悲痛折磨得体无完肤的胜利再也经不起更多的刺激,他没有去看同胞的遗体。尽管噩梦已经过去,但战胜死神的胜利在自己获救后第一夜里难以安眠——他怎么也不能相信刚刚还在一起共患难的同胞已经离去的事实。

我不满菲方不尊重死者

次日,胜利在昏昏沉沉中勉强起床。一夜的深思似乎已经令胜利想通——胜利决定看看已经死去的同胞。在采访中,胜利气愤地告诉记者:“菲律宾人太过分了,拿死人不当人,他们根本不尊重死人。我去看他们(张忠强、薛兴的尸体)时,发现竟然没有任何的遮盖。我忍无可忍,只好要求菲律宾人给尸体盖上编织袋。”另外,王胜利还要求尸体必须跟自己一起回去。

19日下午,菲军方安排三名便衣警察将张、薛两人的尸体用牛车拉到驻扎地附近的一个村庄。在那里,胜利看到了两辆轮胎式装甲车。两名菲军官(看起来是菲警察部队的高级将领)在那里迎候王胜利一行。另外,两名国外电视媒体的记者也在等候拍摄。最后,军官用自己的丰田旅行车将王胜利以及张、薛二人的尸体运到附近山头的兵营里……

由于张忠义以及翻译小林尚在匪徒手中。为最大限度地保证人质的安全,王胜利暂时回避了诸如张忠强如何被绑,王胜利等人前去解救张忠强以及赎金从何而来等敏感问题。

相关专题: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编辑:游海洋  来源:北京青年报 8月31日 作者:肖赧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世博会知识竞赛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深入揭批“法轮功”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追寻长江源头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米洛舍维奇海牙受审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