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菲人质家属委托国内传媒函告菲政府
2001年9月2日 17:00

广州日报报业集团信息时报编辑记者:

你们好!我作为受害者薛兴的亲属非常感谢你们对我们的关注。现在我有以下几点请求和感想请贵报刊登转发:

1.感谢中国外交部和驻菲大使馆全体工作人员的关怀。

2.感谢菲律宾各界华人华侨所作出的无私帮助。

3.中电公司各位领导也对这件事非常关心。

4.当地政府部门也对家属进行慰问,做出很大帮助,在此谨表感谢。

5.强烈要求菲政府尽快对这件事给遇害者家属作出满意的解释,给受害家属作出合理的赔偿。

薛敏上

2001年9月1日

信息时报9月2日报道:昨日,在菲南部遇害的中国人质张忠强和薛兴的家属,悲痛万分地守在亲人灵前,其中死者薛兴的胞兄薛敏在守灵现场向本报记者书写了一篇言简意骇的呼吁求助信。死者家属希望菲方采取适当和有效的措施,在保证仍在绑匪手中的人质张忠义生命安全的前提下,争取其尽快获救或获释;同时希望菲政府抚恤遇害者家属。

薛敏说,菲律宾总统阿罗约8月30日傍晚在总统府会见了他和中国驻菲律宾大使王春贵以及同薛兴在菲南部遇害的中国人质张忠强的家属,对所发生的不幸事件表示遗憾,并对遇害者家属表示慰问。阿罗约表示,她将指示有关部门对中方的要求予以重视,尽最大努力保证张忠义的安全获释,通过外交途径对不幸事件发生的经过做出书面解释。阿罗约还表示菲政府将考虑抚恤两位遇害者家属的问题。

薛敏称,菲律宾总统阿罗约当时表示的是“将考虑抚恤”,所以他们现在仍未有获得抚恤赔偿的具体消息。薛敏还对菲政府军未能成功营救被绑架的亲人便开展枪战的“贸然行动”颇有微辞。

本报成为最后的一组留守高山村采访的新闻媒体。为了哀悼在菲南部遇害的中国人质张忠强和薛兴,本报记者昨日中午在高山村薛、张两处灵堂分别默哀三分钟,死者家属见本报记者沉痛的哀悼均伤心地流下泪水,其中死者薛兴的胞兄薛敏还在守灵现场向本报书写了一篇言简意骇的呼吁求助信,并希望刊登转发。

而为张忠强守灵的两姐妹哭成泪人,似乎对抚恤赔偿的呼吁已经麻木,她俩对前来哀悼的记者喃喃自语地哭泣道:“呼吁有什么用呢?大哥已死了,我们唯一希望的是三哥能尽快活着回来”。

灵堂前白发人送黑发人现场目睹令人心酸一幕

9月1日的福清县高山村,依然淫雨霏霏,湿漉漉的空气笼罩着整个村,通往村中的小路泥泞不堪。死者灵堂已变得冷冷清清,寂静的村中偶尔听到一两声鸡鸣。本报记者作为最后一家“留守”在高山村的媒体记者,在回广州前再次前往薛兴、张忠强灵堂前哀悼,见到的还是那心酸的一幕。死者亲属均日夜守护在亲人的骨灰前,将日夜对亲人的思念化作默默的守候。

薛兴父母哭瘫在床

昨天上午天下着淅沥的小雨,记者再次前往薛兴和张忠强家里采访,记者首先来到的是薛兴家,其家门口今日显得特别冷清,在门口只能见到“有一地比正午更光明”,“路遥遥我用信常望风”的悼联,还有一些花圈。临时搭建的灵堂里,记者没有看到亲属。走近灵堂时,薛兴的哥哥薛敏从家里走了出来,见到记者后便邀请记者进里屋坐。记者见到薛敏的眼睛已红肿,脸也有一些浮肿,气色很差,谈话也显得有气无力。

记者走进里间左边小屋,见到薛父薛昌新躺在床上,眼睛显得呆滞无神,见到记者进来后腾了腾身子想坐起来,但由于没有力气便又躺下了,薛父的胡子比前天更长更密了。头发也白了不少,在侧光灯下的额头皱纹显得很深。据薛敏讲,自从他老人家在厦门机场接回儿子骨灰后便一直躺在床上。在里屋右边小屋,薛母则侧卧在床,茶饭不思,薛敏告诉记者,由于母亲这些天来承受了很大的打击,身体特别消瘦和虚弱,嗓子已经哭哑了,作儿子的心里很不好受。

家属含泪上网了解事态进展

在薛敏接待记者落坐后不久,见到记者带来了手提电脑便请记者上网,了解菲政府对绑架事件的最新举动和态度。薛敏告诉记者,他现在十分想知道,菲政府对此事的处理进展,希望能尽快给受害者家属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应薛敏的要求记者在其家中接上电话线登录各大网站为其搜索相关新闻。当薛敏见到网上刊登的一些读者对此事的看法时非常激动,几次背过身去擦拭眼角的泪水。他还告诉记者弟弟的骨灰可能最迟在下个星期六下葬,这几天还要等菲政府的说法。

在记者临走前,薛敏请求记者帮忙在大洋网和信息时报上转发一封感谢、呼吁信。

静守灵堂苦盼三哥平安归

离开薛兴家后,记者到了坑下1号张忠强的家门口,张家大铁门紧闭,里面没有人声。记者多次敲门后,张忠强的妹妹才来开门,她仍然沉浸在巨大悲痛之中,听说是来张忠强的灵堂哀悼的,才让记者进门,在门口的左侧临时搭建的木棚里记者见到张忠强的遗像骨灰前放着几碗米饭和水果,小饭碗里的饭还冒着热气,大妹和小妹一人一边坐在板橙上低着头静静守候着大哥的灵像。张忠强大妹告诉记者,他们已在此守一晚了,他们现在只有一个最大的愿望,盼望仍在绑匪手中的三哥张忠义能平安回来。

“如果失去三哥,我爸也完了”

已失去大哥哥张忠强,张家目前最大指望就是三哥张忠义平安归来。大妹告诉记者,这几天下来,父母俩老的身体已经完全垮了,父亲的精神已到了崩溃的边缘,整天昏卧床上。小妹告诉记者:“如果三哥张忠义失去了,我爸也就完了!”说这句话时,小妹就哽咽了起来,为不打扰渐趋平静的家人,记者在灵堂前默哀三分钟后便乘车离开了高山村。

菲总统表示对遇害人质家属给予抚恤金

据新华社报道,菲律宾总统阿罗约8月31日晚再次在总统府会见中国驻菲律宾大使王春贵,对中国人质在菲南部遇害表示沉痛哀悼。

阿罗约在会见中表示,她已指令菲政府有关部门和军警方面采取更加安全的措施、通过必要的手段使尚未获救的中国人质张忠义早日安全获救。阿罗约还表示,菲政府决定给予遇害人质张忠强和薛兴的家属一定的抚恤。

菲副总统兼外长金戈纳、国防部长雷耶斯和内政和地方政府部长里纳会见时在座。

会见中,王春贵大使希望菲方采取适当和有效的措施和手段,在保证张忠义生命安全的前提下,争取其尽快获救或获释;要求菲方对人质遇害事件做出解释,并转达了遇害者家属希望菲政府给予抚恤的要求。

王春贵大使感谢菲方在处理遇害者善后事宜等方面所作出的努力和给予中方的帮助,并希望阿罗约总统亲自关注事件的进展。

8月30日,阿罗约在总统府会见了王春贵大使以及张忠强和薛兴的家属,对所发生的不幸表示遗憾,并对遇害者家属表示慰问。

张忠强和薛兴是中国电力技术进出口公司承建菲南部北哥打巴托省马尔马尔灌溉工程工地上的中方工作人员。6月20日,张忠强在外出办事途中被武装分子绑架。8月12日,张忠强的弟弟张忠义和同事薛兴、王胜利在设法营救张忠强时也被扣为人质。8月19日,张忠强和薛兴在菲政府军和绑匪的交火中被打死,王胜利侥幸逃脱。目前,张忠义仍在绑匪手中。

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已多次要求菲方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在确保张忠义人身安全的前提下,争取其早日获释,同时确保仍在马尔马尔灌溉工程工地上的中国公民和在菲其他中国公民的人身安全。

尚有人质未救出 王胜利隐居避传媒

连日来获救人质王胜利成为新闻记者寻访的焦点,但由于还有一名人质张忠义在绑匪手中,生死未卜,有关方面对王胜利的归来采取了极为严格的保护和保密措施。据说,有关方面已安排他“隐居”一段时间。此番“隐居”就连欲知详情的死者家属薛敏也对记者称不知其去向。

记者多次和杭州相关部门联系,对方均不愿多讲,据他公司的负责人说,事件真相与某些媒体的报道出入甚大,但现在事情还没有了结。

相关专题: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选稿:褚宁 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邓子龙 彭定邦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东京市中心发生爆炸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世博会知识竞赛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追寻长江源头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