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中国就业问题研究怎么忘了与国际接轨
2001年9月3日 18:14

中国青年报9月3日报道:张志林是全国总工会劳动处处长,工作中经常要参考有关就业的完整资料。可他每次去研究机构或大学查阅,得到的答复总是“没法提供”,“只能东拼西凑地给你找点儿”。上网调阅,也找不到相关网站。

张志林面对的是一个尴尬的现实:国家就业形势日趋严峻,相关的调查研究却未得到应有的重视。

谁能说清楚中国的失业率?

蔡昉、曾湘泉分别是中国社科院人力资源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院长。他们对国内就业研究现状的评价是:理论欠缺,机构匮乏,水平不高。

他们向记者指出,我国经济学各分支中,劳动经济学还是极不成熟的学科,若按水平排序,在倒数三名之列。国内经济学研究的主流是政治经济学、产权经济学、制度经济学,敢称自己是劳动经济学家的没有几个人。

据记者调查,目前,国内竟没有一家专门研究就业问题的社会机构。政府部门、科研单位中,“能听到点声音”的机构也只有寥寥数家,分别是国家计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的人力资源研究室,中国社科院人口研究所的人力资源研究中心,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劳动和保障科学研究院等。

高校对劳动经济学普遍不重视。设有劳动人事学院、劳动经济学院的高校,仅有中国人民大学、首都经贸大学、复旦大学3所。即便如此,上述高校还有一家想把学院撤掉。全国只有一个劳动经济学博士点。

曾湘泉感慨:“就业理论研究和实证研究都很缺乏,很多研究报告资料积累很少,无合适的数据作支持,不能提供深层次的、系统的科学分析。现在,甚至连失业率到底是多少都搞不清楚,有人说1.7%,有人说17%,相差10倍!”

“在中国,就业是热门问题,但没成为热门学科!”蔡日方说。

“你应该去研究货币!”

就业研究窘境的出现,既有历史原因,更有现实原因。

蔡昉说:“在计划经济时代,劳动通过计划安排,没有很多机制问题需要研究。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前期,非国有经济发展壮大,创造了很多新的就业机会,大家也没觉得就业是特别大的社会问题。但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因为宏观经济不景气、产业结构调整、企业扩大自主权等原因,出现了严重的下岗失业现象,矛盾非常集中,很多问题需要搞清楚,就业问题研究才迫在眉睫。但学术界和社会研究部门应对这种需求不是特别及时。”

“过去对就业研究不足,导致研究力量没有积蓄起来,研究者对就业问题相当生疏。问题出来了,需求有了,也不是马上就有称职的人员来应对。”

导致就业研究滞后的现实原因,是社会重视不够。就业是宏观经济问题,研究对象是弱势群体,研究成果是公益性产品,企业不关心、不资助;国家无专项经费支持;重大课题设置也不多,研究人员缺乏动力。利益驱动型的研究者,对证券、期货、资本等容易获得企业资助和创收的课题趋之若鹜,对就业问题则惟恐避之不及。

根据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提供的资料,我国于1983年开始建立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制度,到2001年度共有9262项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课题获得基金资助,含重大项目50项,重点项目1525项。其中,关于就业、失业、下岗、人力资源开发的课题仅90多项,约占1%,重点项目仅10多项,占0.7%,重大项目则一项也没有。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一个项目一般只有五六万元,即便获得也是杯水车薪。中国社科院人力资源研究中心正在做一个中国城乡就业问题的研究课题,只调查4个城市,仅调查费一项就需要100万元。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院长曾湘泉早想建一个失业预警中心,在全国500家企业设观察点,定期研究失业变动状况,但企业反应很不积极。他去年计划从日本引进一位专门研究就业的博士,由于编制受限,也未如愿。编制受限的原因是,就业是新学科,在学生数目、硕士点、博士点数量上均无优势。

在读了曾院长一篇研究就业的文章后,一名中学教师曾给他写信,“钦佩”他“关心国家大事”。曾院长说,有很多人曾向他建议:“你应该研究货币,研究劳动干什么?”

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中,目前设有研究室的仅8个。有的地方,研究经费被用于报销餐费、交通费或发了福利。

怎么忘了跟国际接轨?

劳动经济学在国外受到的待遇,较国内有天壤之别。

蔡、曾两位学者介绍———

在美国,劳动经济学是经济学最重要的研究领域之一。在经济学20多个分支中,按社会重视程度、课题数量及发表文章数量、质量等指标排序,劳动经济学排在第二位,仅次于金融经济学。劳动经济学在理论基础、技术手段、方法论以及做研究的资料积累、数据库等方面,都属于经济学中比较前沿、先进、成熟的学科,内容丰富,涉及领域非常广泛,内部有各种分支、理论流派和各种与政策相关的长期讨论的问题。

对劳动经济学的研究,在西方分两大块。一种是社会团体进行的研究。美国有劳动经济学会,规模很大,从会长到主要参与者,大都是一流的经济学家。该学会本部设在芝加哥大学,每年都开会,出版专业刊物。今年发表的第一篇文章题目是《好工作与坏工作》,表面看很通俗,实则研究很深入。另一种是大学里的研究。大部分大学有产业关系系、人力资源系,一些著名大学专门设劳工关系学院、人力资源学院,含劳动经济系、人力资源系、组织行为系、产业关系系、社会统计系等等。其他经济研究机构中,也有很大一部分研究人员研究劳动经济问题。

这些国家的政府对劳动经济学研究非常重视,财政预算中专门有就业问题研究经费,社会上的研究人员确定有价值的课题后,可向政府申请。政府也经常出资委托研究机构做专项研究。美国地区就业数据系统非常发达。

中国经济学界最渴望与国际接轨,可不知为什么,就是在劳动经济学领域缺乏与人家接轨的热情。

没有研究,何谈决策?

对就业研究的无知和漠视,导致了恶性循环。中国社科院人力资源研究中心今年想从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进几个学生,蔡日方请曾湘泉院长推荐几个,曾院长回答:“我们的学生才不愿意去研究就业呢!”

曾院长的学生,毕业后大都到大企业的人力资源部赚钱去了,劳动保障部门、人事部门、科研单位,根本没人愿去。

不仅是学生。曾院长说,院里一些老师也很不愿意教劳动经济学。

言及就业研究的处境,几位孤独的学者流露出不满:

“这么大的社会问题竟没人关心,真是荒唐!”

“一开会总是那么几个人,我都不想去了!”

“我不相信,在对就业没有科学研究,连它的本质、性质、机理都搞不清楚的情况下,能做出正确的政策反应,提出很有效的对策!”

他们期望国家迅速制定激励政策,吸引、鼓励一大批优秀人员致力于就业问题研究。

他们说:“像就业研究这种事关社会效益的问题,不能指望企业资助,需要国家和社会重视。特别是政府,应成为关心、支持就业研究的支柱。”

 选稿:宋争 来源:中国青年报 
      文中提到目前“设有劳动人事学院、劳动经济学院的高校,仅有中国人民大学、首都经贸大学、复旦大学3所。即便如此,上述高校还有一家想把学院撤掉。”我怀疑那所想把学院撤掉的大学就是复旦大学,而且已经撤掉了,因为笔者从本科到研究生都在复旦就读,怎么就压根儿没听说过学校里有那么个“劳动人事学院”或“劳动经济学院”呢?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东京市中心发生爆炸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世博会知识竞赛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追寻长江源头
      冲绳"霉菌"到处惹祸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