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一个传销人员噩梦般的传销经历
2001年9月5日 08:30

今年8月,一个拥有6000多人的特大传销集团在湖北襄樊市因内部纷争而土崩瓦解。其间,赚到大钱的极少数传销头目席卷几十万、上百万元逃离襄樊。8月10日,几个河南下线传销者为了让上线退还回家的路费,铤而走险,非法拘禁,并由此导致一起重大伤害案,两人被刀砍伤,一人瘫痪。8月23日,以故意伤害罪嫌疑被襄樊市樊城公安分局刑事拘留的燕志强,回忆了他噩梦般的传销经历———

堂哥给我找了个高薪工作

我今年22岁,是河南许昌人。我是去年5月份被堂兄骗到江苏连云港开始从事传销的。

去年4月,在连云港打工的堂哥给我打了几次电话,说他在一个电脑公司工作,一个月能挣七八千块钱。因为电脑公司发展很快,最近还要招一批人,他给老板说好了,为我留下了一个名额。

当时我在河南老家做厨师,一个月供吃管喝还能拿三四百元,心里有些犹豫,但一听到堂兄在电话中说得那么好,心里又痒痒的。我正在和家里人商量是去还是不去时,5月初堂兄又打电话说因为我的犹豫,公司留给我的名额已经给了别人,我已经没有机会去公司了。

这让我感到十分后悔,这么好的事让我自已搅黄了,看来我只有干一辈子厨师了。

5月下旬,堂兄又给我来电话,说他又通过请老板吃饭做工作,老板答应再给我一个招工名额,堂兄这次没有和我商量,直接问我是5月30日去还是31日去,如果到6月1日,这个名额又要作废了。

我生怕再失去这个机会,当即答应5月30日一定赶到连云港。

5月30日这天,我准时赶到连云港,堂兄把我接到他说的电脑公司住下来。我发现这个公司都是外地的年轻人,有甘肃的、有陕西的、有四川的。

下午,公司的一个主管和我谈话,他给我讲了一些公司的经营理念,我听得似懂非懂。但我发现,这个公司不是一个从事电脑经营的公司。我问堂兄这是怎么回事,堂兄说你不要管这是怎么回事,给你两条路走,一条是回去辛辛苦苦一个月挣三四百块钱,一条路是投资三五千元,一年给你赚个十万二十万,你愿意走哪条路?

听说一年能赚一二十万,我吓了一跳,以为他们是在和我开玩笑。别说一二十万了,一年能赚三五万我就觉得很了不起了。

这时,我才知道公司是在做传销生意,传销据说是能治很多病的海豹油。

公司的培训开始了,培训方式多是现身说法的方式,让新来的人在一起,由公司业绩优秀的人授课。一次,一个很有成就的女孩讲课时,说到她以前经历的贫穷和苦难,她情不自禁地哭了,在场的人也跟着流下了同情的眼泪。这个女孩说,她在公司的先进经营理念指导下,在传销工作中取得了突出的成绩,自己也走出了困境,成为别人眼中羡慕的人。

培训课常常让我和众多的学员听得热血沸腾,别人能做到的事我为什么做不到?大家都在这样问自己。

我的身边还有一个老师,他也不断地鼓励我,说我是一个聪明有事业心的人,别人能干好的事,我会比他们干得更好。

为了筹集上交公司的费用,我的老师开导我说,向家里要钱的时候不能说是搞传销,那样家里是不会给钱的。老师给我写了个纸条,大意是说,我们的电脑公司发展很快,工资也很高,电脑公司是个高技术行业,必须经过专业培训后才能上岗,一旦上岗,一个月就可以拿七八千元,但必须先交几千元培训费参加培训。

我是在老师的监视下,按照老师纸条上的内容给家里打电话的,我觉得向父母说假话要钱很对不起他们,但为了每月可以拿高薪,我只得违心这样做了。

走上贼船 身不由己

父母尽管没有钱,还是找亲戚朋友借了3000元钱寄给我。堂兄将其中的1700元交给了他的上线王武强,剩余的堂兄说放在他那里作生活费。

不久,公司发给我一张“公司会员卡”和5瓶海豹油,其中1瓶据说是奖给我的,每瓶海豹油给我们的价是400元,老师们说如果我把这些海豹油卖出去,转手就可以赚上千元。

拿到海豹油,我在发愁,这些东西卖给谁呢?同时我发现,自从我交钱后,伙食大大地改变了。没交钱前,我每天可以吃到西红柿炒鸡蛋,交钱后,我每天吃的就是萝卜和咸菜了。

我开始觉得堂兄骗了我,但顾及到堂兄的面子,我没有找他说什么。

接下来就是继续培训,这时的培训内容大不一样了。老师告诉我们,靠卖海豹油是赚不了大钱的,赚大钱的惟一手段就是发展下线。老师画了一个金字塔式的图,指着图上端说,谁要是处在这个位置,谁就是英雄,就是成功者,就能实现一年挣几十万、上百万的梦想了。

为了发展下线,公司有一系列的规章制度,凡是向公司交了钱的,公司就会教你如何去给要发展的下线打电话。打电话时不谈公司名称、不谈公司经营理念、不谈公司的制度、不谈公司的产品,简称“四不”。总之,当时别人怎么让你来的,你也要以同样方式让别人来,这些方式叫我想来,无非是一个“骗”字。

我已经被人骗了,被我的堂兄骗了,他们又要让我以同样的方式骗人。

老师见我毫无头绪,就要我列一个表,从我最亲的亲人和最熟的朋友写起,一共要列出300个人的名字。我对老师说,我没有那么多的亲戚朋友,老师说,没有那多就先把亲戚朋友的名字列出来,实在列不出那么多就编一些假名字凑够300个,这让别人看起来你的朋友多,你也有面子。

我照老师说的列了300人,实际上只有30几个人是我认识的亲戚朋友,别的都是假名。

老师要我按照名单上的人名顺序,挨个打电话。公司打电话也有规矩,第一次打电话要先向对方问好,联络感情,但不要多说话。第二次打电话主要要表现出自己所在的公司待遇好,薪水高,而且公司发展快,还要招人,我可以尽量帮你找一个机会招你进来。第三次第四次打电话就是给对方定下到公司来的时间。

每次通话一般不要超过3分钟,以免言多必失,而且每一个电话要间隔一周再打。每次电话都要按公司规定的内容说,要给对方摆出一个高姿态,要吸引对方来求你,让对方觉得是你给他一个难得的机会,不要让对方感到你是求他来工作的。

我觉得这是一种无耻的骗术,我不想去做这些亏心的事,但我已是身无分文,连回家的路费也没有了,再说,即使回家,我怎么向为我借钱的父母交代?

公司有的是办法对待我们这样的动摇分子。头头们又让我们参加成果分享会,会上请来的上线头目们兴高采烈地叙说他们上一个周或是这一个周又发展了多少下线,一周又挣了几千几万元钱。这样的会确实很有效果,一些像我这样的动摇者立即又鼓足信心去发展下线。

我没有办法,在老师的监督之下,向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做厨师时的师傅刘学东打电话了。

我曾和刘学东一起在广东打工,此时的刘学东在石家庄承包一个旅馆,生意也不错,但还是没有抵挡住我的诱骗。当他风尘仆仆从石家庄赶到连云港时,是我将他接到公司住地。随后,公司的一个头目和我一起天天跟着他,就像我刚来公司时一样,那时我还感动得不得了,以为他们是对我的关心,而实际上是他们在利用一切机会在控制新来的人。

刘学东到底是个见多识广的人,第二天,他和我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对我说:“我知道你是被逼不得已才喊我来的,我不怪你。这是一个骗人的地方,我不会在这里呆的,你也赶快想办法,趁晚上没人管的时候逃走算了。”刘学东拒不交钱给公司,也不参加公司的培训,过了两天,他就偷偷地跑了。

亲朋好友挨个骗

在连云港住了一个月,我听说公司要搬家。有人说要搬到张家港、有人说要搬到武汉,我去问堂兄,他遮遮掩掩地说不知道,公司就是这样,很多事情常常是搞得神神秘秘的。

果然没几天,公司通知说要搬到湖北襄樊。去年6月,200多名传销骨干分5批先后转移到襄樊。到了襄樊后,我们公司改名为“美商得利集团湖北襄樊分公司”。

来襄樊后,住宿条件很差,我们租住的房子原是一户人家的猪圈,整天臭烘烘的。但我已顾不了这些了,我需要钱,我不仅想挣回父母帮我借来的血汗钱,还要挣回更多的钱孝敬父母,娶媳妇。公司的人说搞传销只有20%的人能赚钱,80%的人都是赔钱垫背的,我要做20%赚钱的人,我不想成为80%赔本的那部分人。

我继续给我认识的亲戚朋友一个一个打电话,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到襄樊来做我的下线。而奇怪的是,公司搬到襄樊来以后,传销组织得到了很快的发展,大半年的时间内,来自全国各地参与传销的已有6000多人。

公司内部实行家族式的管理结构,若干人组成一个“家”,选出一个“家长”,若干个“家”再组成一个“大家”,“大家”里也有一个“家长”。

我的“家长”是王武强,因为我一直没有发展到下线,“家长”也很着急,他们把别人发展的下线弄了两个人放在我手下,他们说这是兄弟姐妹对我的帮助。

为了稳住我的心,公司在第5个月时让我当了业务指导,我的工作就是教新来的传销者如何学会去骗人。大概是我在业务指导上让公司比较满意,第7个月的时候,公司给我发了1760元工资,这是我第一笔工资。而我的堂兄这时已经离开公司到武汉打工去了。

慢慢地,我已经有了20多个下线,可是到了去年底,我手下的下线因为发现了公司的骗局,人全部跑光了,我又成了光杆司令。

我好不容易在公司积起的2000多分在今年5月份又全部变为零,因为公司规定,一个加入公司的传销者一年内下线发展不到50个人,其所有的积分全部作废。

我有了离开公司的想法,一年多的经历让我感到,我在公司呆的时间越长,越没有前途和希望。

到了今年7月份,有人传言公司有头头卷走了几万十几万块钱跑了。公司内部这时的矛盾也越来越激烈,不辞而别的人也越来越多。甘肃银川市的几个传销者找到王武强要求每人退1000元做回家的路费,并威胁如果不给他们路费,王武强要“小心自己的狗命”。

王武强一边让其他的传销者不要跟着银川的人学,一边息事宁人,悄悄地给每个银川人发了1000元路费。

我和几个河南老乡和西安人冯亮得知此事后,更加坚定了离开公司的信心。此时,我们7个人身上的钱加在一起只有36元钱,我们已经无法在襄樊生存下去了。7月底,我们几个河南老乡和冯亮一起商量去找王武强要路费回家。

铤而走险惹出血案

在我们找王武强要路费回家时,每个人每天只能干啃几个馒头或喝几碗稀汤面。

我对王武强说,看在我跟你时间最长、最忠心于你的面上,你给我们每人发500元的路费让我们回家。王武强答应第二天给我们钱,到了第二天,我们根本见不到王武强的影子。

我们开始节衣缩食,由每人每天4个馒头减为3个,又减为两个。在我们附近的一个副食店老板十分同情我们的遭遇,有时给几包面条接济我们,这让我们更加难受。我们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落得这个境地,真是没有脸面见人。

正在我们试图说服王武强给我们发点路费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王武强和几个头目一夜之间搬到另一个地方去了。给他打电话,他警告我们不要闹事,说我们几个人闹不出个什么名堂。

我们决定来硬的。8月7日,我们找到王武强,说如果不给我们每人发500元的路费,我们就不会放他走,要活大家一起活,要死大家一起死。

王武强终于答应每人给500元路费,并打电话给他的上线左存林,左也答应第二天给钱。但我们再也不想受骗了,我们强行把王带到我们的租住房内,王武强给我们打了个5000元的欠条后,由我们7个人轮番看着他,等着他与左存林约定的钱送来后再放他走。

第二天左没有派人送钱来,我们打电话过去时,左说你们等着,明天下午我会给你们一个好的结果。我们从左的话中听到了一股很浓的火药味。

吃得饱、穿得好的左存林可能没有想到,我们这些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小伙子一个个就像饿狼一样,等着他们送活命钱。我们的耐心已经随着时间在一点一点消失。

8月10日中午,左存林突然带来4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来到我们租的房内,一进门就大声嚷嚷是谁在要钱。拿着欠条的冯亮拒绝将欠条交给左存林,这时,随左存林一起来的一个小伙子拿起地上的塑料方凳就向与他争吵的河南开封人孙喜洋的头上砸下去,孙的头上立即冒出鲜血昏倒在地。

我们的愤怒像被点着的汽油桶,火山一样爆发出来,我随手拿起做饭用的刀,举刀砍过去。

左存林和王武强见势不妙,丢下喊来的人溜了,随左存林来的两个人在挨了几刀后,也跑出了屋。

可怜的孙喜洋因为颈椎被砸断,送到医院时下身已经失去知觉。而我在失去理智的愤怒中砍伤了几人,被公安机关以故意伤害罪嫌疑刑事拘留。

进了看守所,我才感到生命的可贵,自由的可贵,我后悔的是,如果我不参加传销,如果我发现上当受骗后早一点退出传销的陷阱,我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选稿:褚宁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李德荣 汤刚 胡敏 
    • 我国将严厉打击传销和变相传销
    • “奥盛迪”传销始作俑者被定罪
    • 非法传销人员绑架人质 五疑犯在海口落网
    • 非法传销组织向"经济邪教"发展演变
    • 公安机关提醒:传销快速致富纯属谎言







    •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东京市中心发生爆炸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世博会知识竞赛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