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是谁杀死了"球迷皇帝"罗西?[图文]
2001年9月5日 21:34

align=center

罗西在接受“中国球迷形象大使”称号时高唱国歌

商业元素的高度渗入,使得许多东西都变了味,包括球迷在内。没有足球,就没有罗西,但是“因为我是罗西,所以没有了罗西。”作为球迷,罗西死了。

从罗西队长到罗总

罗西,48岁,辽宁鞍山人,中国第一个职业球迷,曾经单骑走遍华夏,在中国地图上盖上了各地体育局或者足协的印章,并且变卖家产自费出国,与马拉多纳、贝利、贝肯鲍尔等足球巨星均有交往,人称“球迷皇帝”。

8月25日早晨8时,罗西早早地从海都酒店出发了。还是那一副打扮:棕色皮牛仔帽,一件中国队队服,一条干净的牛仔裤。还是那么瘦,刀削式的脸庞,白色已经开始爬到了下巴上的那一捋胡子,腰间的皮带上别着手机、装在套子里的打火机,牛仔裤右后边的裤袋上插着一枝大签字笔,墨水肯定是漏了,几步之外都可以看到黑色的痕迹。

酒店外边停着一辆用了一定年份的白色小面包车。这天早上,他要赶往几十公里开外的抚顺市的雷锋体育场,那里是辽宁队的主场。这一天上午,来沈阳给中国队加油的球迷要在这里搞一场足球友谊赛,由中国球迷联队对辽沈联队。

在那里,会有罗西非常熟悉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有名的球迷:重庆王绪明、郑州张五一、襄樊大老李、柳州胡哥、天津小帮子、……

此前一天即24日上午,他们还一起参加了“全国球迷论坛”,在会上,他们对球迷在第二天中国队的比赛中应该扮演的角色作了“充分的探讨”:中国队赢了怎么办,输了怎么办?

“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到现场看辽宁队的比赛了,因为作为中国第一个职业球迷,罗西不能偏袒任何一支球队。我现在一般只看中国队的比赛,还有平时就在家看欧洲的联赛。”

“你好,罗西。”这是罗西标准的接手机语。一路上,他的手机响个不停。大多数是球迷打来的,有的问怎样可以搞到球票,也有的是问罗西对今晚比赛的看法。“其实他们只是想和我聊一下。”罗西说。他这段时间手机费非常高昂,多的时候一个月有两千五、六百元。

回到二十年前,那时候的罗西还只是鞍钢33变电所一名叫李文钢的普通工人,“我只读了5年半书,如果没有足球,我今天没准就下岗了。”

罗西成名于鞍山,许多人都记得当年那个在报刊发行局面前最能侃球的一个。对足球的痴迷,让妻子离开了他。他还辞去公职,专门看球。为了“养球”,罗西开过饭馆、承包过百货商店,所得基本上都投到看球上去了。

当年看球的快乐非常纯粹。罗西还记得1982年世界杯期间,迷上了足球的罗西在上班的时候借口到兵站去灌汽水糖浆,然后顺便到拥有大彩电的兵站看球赛。

而这天下午,他将以全国球迷啦啦队长的身份出现在五里体育场。

罗西不愁吃穿了,因为他是海都酒店的总经理。海都酒店的主要投资者是原鞍山球迷协会会长汪富余,罗西以个人形象入股。

“他们对我非常好,我这个总经理不用管太多的事,我只是专门做好球迷就行了。”

罗西没有固定工资,他说汪富余经常会打电话问,还有没有钱,没有钱去拿。他的手机费也是酒店全部报销,“要不我个人用不起。”

在海都酒店的一楼和二楼,设有专柜展示这些年来罗西收藏的有关足球的东西,实物、工艺品、书籍、与名人的合照、字画,等等。

在抚顺,48岁的罗西只是上场跑了3分钟,踢了两脚球就下场了。而来自湖北襄樊的大老李已经50岁了,这天还上场为全国球迷联队守门,并且表现出色。

他从襄樊坐了几天的火车过来,21日那天到达的沈阳。

“昨天看到你和黄祖钢,我都掉眼泪了。11年了,想起当年在一起看球,再看今天的差距,唉,你们都成功了。”打完比赛后,大老李坐上了罗西的车回沈阳,在车上,他非常感慨地对罗西说。

黄祖钢,原沈阳市球迷协会会长,现任辽宁省足协秘书长。

大老李今晚看完比赛后就要连夜坐车赶回去襄樊,“没办法,要回家去干活,要不没饭吃了。”

海都酒店的生意一直不错,尤其是这天中午,许多来自各地的球迷慕名来这里吃饭。一回到酒店,罗西便忙起来了,球迷索要签名,合影,罗西还从展柜里拿出了“罗西扑克牌”一桌一副送给食客。

朋友注册了一家罗西经贸公司,主要经营罗西品牌。除了扑克牌之外,他们还曾经推出了一套罗西的个人名信片,据说国内用还健在的人做明信片的,除了马俊仁之外就是罗西了。

2000年5月,他们还和沈阳卷烟厂联合推出了“罗西烟”,蓝盒3元钱一包,红盒5元钱一包,罗西自己抽的是红盒的。

他们还和四川的一家酒业公司合作,过段时间很快就要推出名为“罗西醉”的白酒。

在商业操作下,罗西与越来越多的跟足球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沾上了边。

8月25日下午2时正,没来得及吃上饭的罗西便匆匆忙地往球场上跑了。因为他和另外九个啦啦队长都要提前很早进场。

还是牛仔帽、牛仔裤,中国队队服,胸前挂着组委会给发的证件。

只是脸上不再有一丝油彩,那根早年经常斜挂胸前的“罗西队长”绶带也不知所踪。

在五里河体育场的外围,到处是脸上贴着红旗,红色油彩涂满身上的球迷,他们叫着,喊着。很多人认出了罗西。

罗西只是匆匆地走着,匆匆地招呼着,他朝球场入口走去。

罗西进场了。没有了绶带,没有了油彩,只有一顶牛仔帽的罗西很容易就消失在了球迷中。

19时30分,比赛开始。

人浪、欢呼、旗帜、鼓点,满眼都是球迷,满耳都是呼声。找不着罗西了。

谁杀死了球迷罗西

“因为我是罗西,所以我活得很累。”

“没有足球,就没有罗西。足球给了我人生的意义,足球让我找到了朋友,我要把自己的生命和感情都要交给足球。”

8月24日傍晚,在沈阳五里河体育场对面的夏宫,沈阳市球迷协会在此设宴迎接全国各地球迷。在开餐之前,又一块匾在锣鼓喧天声中授给了罗西,那上面赫然写着“中国球迷形象大使”。

没有足球,就没有罗西,但是“因为我是罗西,所以没有了罗西。”

商业元素的高度渗入,使得许多东西都变了味,包括球迷在内。“罗西烟”、“罗西醉”酒、罗西经贸公司、海都酒店总经理,这些因素的存在使得从足球中获得的快乐愈发显得不够纯粹!

关于这点,球迷有自己的看法。“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足协、俱乐部有钱了,球员成了大腕了,但是球票太贵,我们球迷再也看不起球了。”球迷柳州胡哥说。

曾经做过土木工程师的胡哥表示自己不会像罗西那样抛家别子,他会先顾好“后方”。这次比赛他们共有近30名球迷从广西赶过来,赞助他们的是一家床垫生产企业。

在记者下榻的万豪酒店,除了客队阿联酋之外,还有很多球迷住在那里。与记者同机过来的,有一大批广州球迷,他们在万豪包了十几间房。

几家著名的外国通讯社都派记者过来采访这场比赛,他们并不是纯粹来做赛况的。据说,有一家通讯社是专门来做中国的赌球问题的。

早年,曾经有人把罗西叫做“卡愣子”,那是鞍山方言,意即“傻子”、“半疯儿”。而现在,很多人开始叫他“罗总”。作为球迷存在的,罗西已经死了。

 选稿:吴麒敏 来源:南方都市报 9月5日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东京市中心发生爆炸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世博会知识竞赛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