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一个狗仔队员的忏悔:戴安娜死了!
2001年9月8日 07:37

本书的作者克里斯托夫·莱茨是个1972年出生的“七十年代人”。他中学毕业后即成为《柏林晚报》实习生,此后曾辗转在葡萄牙与德国的多家报社工作。1996年初,他来到洛杉矶,成为一个帕帕垃圾,和同样来自德国的安德列斯开了一家名为“CA偶像”的图片通讯社。从帕帕垃圾的角度看,莱茨和他的搭档干得十分出色———为了让梅尔·吉布森拄着拐杖的形象见报,他们遭遇了前摩萨德特工;为第一个得到玛当娜和她新生的女婴的照片,险些被起诉……但在追逐名人的同时,在他的内心世界里,始终都有良知与财富的争斗。黛安娜之死对他更是一次极大的震撼。他于1998年初夏金盆洗手,在美国开始了自由记者的工作。本书是他对那段荒唐生涯的回忆,书中除了文字之外,还有大量他与他的搭档偷拍下来的名人照片———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靠这些照片挣钱了。

被出卖的汤姆·克鲁斯

影片《甜心先生》的制片助理彼得是我朋友的朋友,他能够帮助我们弄到汤姆·克鲁斯在剧中的照片———当然这不是免费的。拍摄地点在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某体育场,为了在当地行动方便,我们决定驾车前往。

靠着彼得手里的小特权,我们也上了临时演员的名单,在克鲁斯与新闻记者的一场戏中演“新闻记者”。其他“记者”手里的相机都是没有胶卷的,但“碰巧”彼得就是那个检查相机、没收胶卷的人。

在片场,我和安德列斯从下午一直等到凌晨两点,才看到导演过来指挥:“女士们,先生们,我知道现在已经很迟了。但是我们今天必须拍完这场戏。古汀先生站在这儿,克鲁斯先生从那扇门里出来,他们两位互相拥抱、交谈,然后克鲁斯先生用手机打电话。只要克鲁斯先生一出来,你们就必须发疯地拍照。有闪光灯的人最好站在前面,脸上要有虔诚的表情,嘴里喊着他们的名字……”

我们在没有演员的状况下练了几回。然后有人喊道:“注意了!让一让!让一让!”克鲁斯出来了。因为他的脑袋比大多数临时演员的脑袋都小,所以隔了好一会我才看见他。这就是好莱坞的头号帅哥吗?没有了光环的笼罩,看起来并不十分显眼。安德列斯已经挤到了很前面,他有着全片场最先进的装备,只是他过分年轻的面孔与他这身装备有些不相称。但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就如同没有人注意到我们的相机里有胶卷一样。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安德列斯就像一个真正的报社记者一样,努力地拍照。

凌晨三点半的时候,终于都结束了。尽管疲倦至极,安德列斯还是决定当晚就返回洛杉矶,他想马上把照片洗出来开始卖。我则订了第二天的飞机票。

当我第二天到洛杉矶的时候,安德列斯早就把洗好的照片扫描进电脑里,把它发往世界各地的新闻社和图片社。但他看起来并不太高兴。

“照片卖得很差,”他告诉我说,“在澳大利亚根本没人要。这儿也只有《明星》杂志社要,给了我们3500美元。再等等吧,看看还有没有人要!”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们的照片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偷拍的照片,而像公开的照片。算了吧,反正我们把成本给拿回来了!”

与基努·里维斯擦肩而过

凭借《生死时速》而迅速窜红的基努·里维斯,是好莱坞少数几个在当地没有房产的影星。但我们知道那几天他碰巧在洛杉矶,因为有人在一家酒吧里看见了他。几天前,由于一次摩托车事故,基努把腿摔伤了。我们一定要借机拍下他受伤的照片。

在汽车里无止境地等待的时候,我有时会用一个空瓶子来“方便”———当然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我才会这么做,一般的话我都会找一家公厕来解决。那天就是这样,当我去旅馆上厕所时,我正好看见基努·里维斯站在我旁边。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当然,当时我并没有带相机,而这一面过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这次行动失败了。

但基努并没有逃出我们的“魔爪”。过了差不多两个月,我又接到“举报”,说刚拆了石膏的基努正在金吉姆健身房。我和搭档安德列斯立刻出动,相互掩护着在健身房里拍下了他做举重练习和在跑步机上锻炼的照片。从拍出的照片上可以清楚地看出,基努在“休养”期间确实长了些肉,此外照片上的他还大汗淋漓,一头乱发,颇为难看。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很满意——这些照片为我们带来了1万美元的收入。无论如何,这也是这位偶像巨星事故后首次复出的照片。

面对梅兰妮

当时在狗仔队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如果已经有人在追踪某明星的话,那么其他人就不应该插入,除非那是像性感明星帕梅拉的孩子出生之类的重大新闻。但那次我们在盯着一辆可能乘有好莱坞明星夫妻梅兰妮·格里菲斯和安东尼奥·班德拉斯的豪华轿车时,除了我、我的搭档和助手的三部车外,还有两家竞争对手也在紧追不舍。

我们在高速公路上展开了一场飚车大战。最后的胜利者只有我一个人———他们不是相互撞上了,就是开车开昏了头,错过了高速公路的出口。

在机场,那辆车直接停在了美国航空公司大厅前的人行道上。因为它停得太突然了,我也只好将车停在这片禁止停车区,拿着相机跳下了车。隔着20米远,我看见司机下了车,将后座右边的门打开。梅兰妮·格里菲斯下了车,她穿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一个人,没有带行李。从她的体形能看出她已经怀孕了。我立刻按下了快门。她向我这个方向走来,我赶紧放下相机,但是太迟了,她已经看到我了。

不过她什么反应也没有,径直走进大厅。她先走向一个柜台,很显然是去问一些情况,接着她走向去往登机口的扶梯。我肆无忌惮地拍着,反正她已经看见我了。有几个游客也认出了她,兴奋地告诉他们的孩子。梅兰妮刚才还面无表情的脸一下子就容光焕发起来,她和那些孩子们握手,与他们交谈。虽然我离她只有几步远,但是她看都不看一眼相机。

突然,我脑子里灵光一闪:她既然没有带行李,那么肯定是来接人的。我立刻跑回人行道那儿,藏在一根柱子后面。

大约一刻钟后,梅兰妮牵着她儿子的手走出大门。我在他们俩上车之前,又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准备回我的车。这途中我必须经过他们的车。出乎意料的是,当我经过它的时候,后座深色的车窗突然放下了。

“对不起!”我听见梅兰妮动人的声音,“您能告诉我,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吗?”我有些迷糊了,“我做什么了?”“您为什么不经我的同意就拍照?

而且您为什么一直跟着我?”“这是我的工作。夫人,您怀孕了,人们想看看您怀孕的样子。”我张口结舌,但表面上看起来却镇定自若。

“您这样做会有报酬吗?”“当然有,否则的话我是不会拍的。”

“但是,难道孩子你们也必须拍吗?”

“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格里菲斯夫人。如果这让您不安的话,我很抱歉。”梅兰妮皱起了眉头,看着我说:“好吧!虽然我不能理解,但是……好吧……”

她还轻轻地说了声“再见”,接着车子缓缓地开动了。我如遭雷击地站在那儿,目送车子远去,压根儿也没想到应该继续跟踪下去。直到这时候我才开始反思,开始考虑到她的感受。难道仅仅因为她是个明星,而且碰巧又怀了孕,她就必须被我们这些人追着满城跑吗?她并没有表现出歇斯底里,反而却十分客观冷静。正是她这种对我说话的态度引发了我的思考,如果她表现得再强势一点,我可能还更习惯些,但她的这种方式却令我糊涂了———最起码在这一瞬间。

这些照片卖得很好,但并没有造成太大的轰动———梅兰妮的肚子还不够圆,再说,班德拉斯也不在她身边。

“黛安娜死了!”

1997年7月底,安德列斯在《好莱坞报道》上看到一则消息:电影《细细的红线》正在澳大利亚拍摄,演员中包括西恩·潘、约翰·屈伏塔、乔治·克鲁尼和尼克·诺特等一批娱乐圈中的大腕。到澳洲旅行一直是我的梦想,我二话没说,主动请缨。

刚到这个英联邦国家的港口城市道格拉斯港,我就觉得这次任务会相当困难。剧组在澳洲大陆东北部的荒郊野外———在那里有广袤的热带雨林,你根本不会知道剧组在哪片原始森林里紧张工作。我们最后决定去应征群众演员,以便顺利地混进剧组。我获得了试演一个士兵的机会———站在互相残杀的战友们中间,痛哭流涕,大声诅咒着自己的指挥官。我的表演通过了考察。

然而,开拍前的晚上,我到拍摄办公室报到,他们竟然要求我出示劳工签证。天哪,从来没有人跟我提起过需要什么劳工许可证,我简直懵了,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夜之内把所有手续都办好是不可能的,我决定放弃这个项目了。

8月1日,我又在洛杉矶开始了忙碌的工作。我要马不停蹄地路过拉斯维加斯赶往美德湖度假地———我的搭档们一直在注视着帕梅拉·安德森的动向,发现她驾着雪佛莱离开了贝弗利山的家。然而,他们在路上不幸被雪佛莱甩掉了,我在她位于考尔维拉的别墅外等了两天都一无所获,没人知道她还会不会来。

仅仅过了3天,我们又在通往旧金山的高速公路上。在好莱坞谁都知道,莎朗·斯通爱上了《旧金山观察报》的主编菲尔·布隆施塔恩,并且在城外购置了一套豪华别墅。但到现在为止,尚没有这两人在一起的照片发表。我们决定试试运气。

经过一周的深入调查,我们不但发现了这幢别墅,而且找到了菲尔·布隆施塔恩在旧金山市中心的房子,还有莎朗·斯通在郊区租的豪华别墅。星期天的早晨阳光明媚,我们悄悄地跟踪这对情侣到了餐厅,又等候他们出来。这次我们真的是满载而归———我们拍到了这对情侣拥抱、接吻以及手拉手逛街的照片。

我们当天就返回洛杉矶,准备拍摄电视剧明星特利·海的行踪。我也没有想到,这竟然是我最后一次以帕帕垃圾的身份工作。

1997年8月31日。这一天日子出奇平静。大约下午6点钟,我坐在窗户前,面对一桌晚餐发愁。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安德列斯打来的。他变得期期艾艾:“黛安娜王妃在巴黎被帕帕垃圾跟踪,发生了严重的车祸,她,她……死了!”

 选稿:宋争 来源:文汇报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东京市中心发生爆炸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世博会知识竞赛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