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IT新闻>>正文

王志东:网络产业没有倒 青鹤鸣时我出山
2001年9月10日 19:38

东方网9月10日消息:今年六月,被人们视作中国门户网站动荡时代的开端,在那个“黑色六月”,新浪网创始人和执行长王志东被"踢出"新浪,无疑是最引人注目的标志性事件,之后,围绕这个话题,各种媒体进行了数不清的猜测和议论,至今尚有诸多疑团。王志东6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虽然澄清了一个他"并非主动辞职DOUBL E_QUOTATION的事实,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疑问和猜测,有关王志东的报道也因为王的低调而只是零零星星地出现在报端,而且往往语焉不详,王志东这个中国互联网的旗帜性人物,开始显得有点神神秘秘。

8月31日,王志东在离职新浪后首次走进中央电视台对话节目的演播厅录制节目,9月5日晚,在友谊宾馆那间颇显局促的咖啡厅里,王志东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采访。王说,正如一部电影的名字,《七年之痒》,他感觉自己的离职是对自己7年新浪创业生涯的一个句号,而35岁,也正是重新开创一片天地的合适的年龄,风好正扬帆。

《经济观察报》:6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后,大家知道你并非是主动辞职,在你的一份声明中,你要求新浪董事会和管理层对你的突遭解职作一个合理的解释,如今,三个多月过去了,新浪董事会是否已经给了你这样的解释?

王志东:很多媒体认为我当时的这种要求很象"秋菊打官司",我感觉这种说法有偏差。其实在那次新闻发布会上,我只是澄清了我并非主动辞职、我不是互联网"逃兵"这个事实。我要求新浪董事会给我一个合理解释可以说是以自己在新浪多重身份的背景提出的,首先我是新浪网创始人和CEO,其次我是新浪董事会成员而被排除在董事会会议之外,再次我是新浪网的一个股东,我认为新浪董事会的这种行为会极大伤害新浪公司的股东利益,我想以这些身份要求董事会作出解释都合情合理。

事实上,我要求的这个解释也许永远都拿不到了,因为现在大家的心里其实都已明白了,说出来也于事无补。这几个月来,我通过律师跟新浪董事会的部分成员有过几次接触,实际整个过程极为复杂,也许在当时的形势下,他们只能那么做,根本的原因是某种游戏规则出现了错误,但形势已无可挽回,只好将错就错,我想这个事件对参与其中的所有人都是一个教训。

《经济观察报》:那么你现在认为到底是什么力量和什么原因使你被迫离开新浪?

王志东:我想决定我被迫离开新浪的力量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新浪董事会,一个是新浪管理层,两方各有一半。

一直以来,新浪董事会都不是铁板一块,内部有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是稳健务实的态度,主要来自企业的一批人,包括陈丕宏、姜丰年、张明正(他不是董事会成员,相当于顾问)等人;一种是浮躁和急于套现的态度。直到今年5月份,这种稳健务实的力量在董事会内部都很有威望,他们也一直很支持我的工作,但是,随着整个IT产业今年以来一直在走下坡路,持有稳健务实态度的这批人在董事会的权威在下降,资本方的态度更加急噪,董事会这种力量的对比发生了变化。

另一方面,我认为新浪要摆脱困境,必须大力进行"开源节流"、裁减某些部门、人员和预算,还要对公司业务与结构进行大幅度的等方面的改革与重组,加强基础业务。而另一些人的意见是尽快进行合并收购,“早晚都要卖”。而我的做法会影响到某些管理层的利益,引起了他们的不满。虽然明知这种情况,但是我认为只要自己得到董事会的支持,就不会出现问题。事实上,五月初,我在香港还和陈丕宏进行过一个多小时的长谈,他对我下一步的想法就很赞同。

但是我忽略了董事会内部这种力量的转移,在关键的时候,那些对我下一步改革心怀不满的管理层又对董事会浮躁一方的力量进行鼓动,加上其他的一些特别状况,于是出现我突遭解职的情况。

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情况是,五月下旬中国网络企业的形势极为复杂,当时盛传AOL即将与联想合资进入大陆,中华网到处要收买门户网站,网易即将被卖等等,这对大家对于新浪网的信心的确是一次严重的心理考验。不过两个星期后,AOL与联想合资的消息正式公开后并没有给市场太大的冲击,后来中华网、网易也陆续出事。如果新浪网能够挺过这两个星期,历史很可能会被重写。

《经济观察报》:据《财经》杂志报道,你离开新浪网,新浪网豁免了你对公司47万美元的债务并补偿了你30万美元的年薪,这种说法确切吗?

王志东:我的年薪绝对没有三十万美元,具体数字相信在新浪以后的财务报告里会有显示。现在大家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新浪董事会和管理层的一些人在事情发生后说了很多不负责任的话,甚至是谎话,媒体也据此做了不少不实报道。事实上,按照公司裁员的有关规定,对裁员员工的补偿是工龄加上双薪,我在新浪工作了8年,新浪应该给我的补助也差不多是一年的工资。

《经济观察报》:以你现在的观察,新浪网目前的经营有没有超出你走之前的安排?你的离开对新浪和你个人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

王志东:应该说,到目前为止,新浪的经营还在我以前安排的计划之中。以前公司有过不同的发展思路,一是进行"开源节流",回归传统,这是我力主的发展思路,一是进行并购合并。这几个月来,新浪新推出的产品和经营方式包括分类广告、短信息和个人家园,其实在去年底就已经开始组织开发了。但是我自己的感觉是目前新浪的管理方式很生硬,比如裁员要求"一小时走人",以及收费邮件的推广方式,我觉得都少了一些新浪从前倡导的人情味。我倒是想以一个股东和网友的身份向新浪的董事会和管理层提醒,不管新浪采用何种经营方式,都应该想一想,新浪第一的品牌是如何树立的。

我的离开对新浪公司品牌所带来的冲击肯定会有,这点大家已经很清楚,这对新浪公司的品牌来说,确实是很"无辜"的。

对我个人来说,离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从93年开始创业,8年来我经历了很多事情,该学的都学了,在目前的这个市场形势和内部氛围下,其实我想做很多事情已经有点力不从心,我的离开可以说是给自己接近8年的创业划上一个句号,我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了。不好的方面是,我以这种突然的方式离开标志着自己判断上的某些失误,使公司内部的一些问题积攒下来,应该值得自己反思。

《经济观察报》:近几个月来,自你之后,王俊涛辞职,网易遭停牌,中国互联网可谓是多事之秋,你对中国互联网的前景如何看?

王志东:我自己仍然坚信,中国互联网产业是刚刚起步,在未来几年内还会有大的发展,大家不必失望。

《经济观察报》:那么你认为中国互联网企业最近以来的动荡有没有共同的根本原因?

王志东:我想有两个方面的共同原因,一是全球互联网泡沫开始得到调整和挤压的大背景,这种调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另一个原因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国际化的过程中,还有许多旧的体制和习惯在作怪,国内普遍的浮躁心理也有一定原因。

《经济观察报》:你如何看待刚刚发生的网易停牌事件?

王志东:我觉得网易停牌事件与上面我说的两个原因都有关。你知道中国的A股市场有很多黑幕,虽然网易的情况不完全一样,但是现在看来,网易的经营者确实有着许多违反纳斯达克资本市场规则的情况。另外,一年前,网易就定下要卖的策略,为了卖出出好价钱,经营者就想在业绩方面作文章,但是很明显,这是一种冒险,如果卖不成的话,下季度的业绩压力会更大。这其实正是许多中国企业浮躁心态和国内环境下产生的坏习惯作怪。不过网易也是个好公司,发展到现在也很不容易,品牌、用户、技术等方面的积累都很宝贵。希望作为同业人员,希望丁磊以及他身边的人能认真对待这一事件,共渡难关。也希望大家多给他们一些理解、支持与鼓励。

《经济观察报》:那么你对中国的门户网站这些经营模式有着什么样的看法?

王志东: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由于国外风险投资和"海龟"派的积极参与,不自觉地会模仿美国的商业模式,可以说美国任何一种商业模式在中国都能找到影子。现在应该把新经济的模式模仿转到真正的商业运作,不管它叫不叫门户,都要思考如何降低成本,如何增加收入。

我相信3-5年内中国会产生这样真正的互联网经济企业,关键是看能不能形成一批有这种共识的企业家和适合他们发展的空间。

《经济观察报》:大家都很关心你在离开新浪的这几个月都做了些什么?你有些什么样的感悟?

王志东:其实这段时间我主要是陪陪家人和会见各种朋友,同时也在思考确定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我认为现在机会很多,但是自己的精力是有限的,把自己所能想到的各种机会要进行认真的选择,一个一个排除,只留一个最适合自己的方向去做。

至于说感悟,我觉得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其实从97年我就意识到自己今后会更接近职业经理人的角色,35岁正好是人生重新选择的一个不错的年龄。

《经济观察报》:据说你的公司名称已经拟好并已经开始了新的工作,那么能否谈谈你新公司的规模、业务等方面的基本情况?

王志东:现在筹备的公司的名称暂时叫做"青鹤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这是金庸先生给起的一个名字,来源于古语"青鹤鸣,时太平"的说法。公司未来的业务肯定属于互联网领域,更偏重于软件,定位是产品公司,也可以说是服务公司,其实我一直都以为在网络时代,"产品服务化、服务产品化"的趋势非常明显,随着服务越来越标准化以后,服务也就是一种产品。

至于这个公司的投资情况目前还不能透露,但是可以透露的是公司目前只有两个人,我和一个助理。这其实是一个筹备公司,计划今后通过改造或者控股别的公司等多种可选择方式,展开具体业务。

《经济观察报》:王俊涛曾经对记者说,他和你是很好的朋友,但是他跟你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上有不同的看法,他钟情电子商务,而你则认为门户道路有前景。现在有传言说王俊涛今后会和你合作做一家企业,这种传言是否属实?

王志东:(笑)不排除我们在今后的职业生涯中,会有合作的可能,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就两人可能的合作商量过。

《经济观察报》:你对自己今后的事业有着什么样的期望?

王志东:应该说,现在的情况不比当年自己创办新浪时候的条件了,经过7、8年的积累,自己的各种资源和经验都更丰富了,而从中国整个经济环境来看,面临WTO、申奥成功等诸多有利形势,可以说是商机无限,我坚信今后几年内在网络领域会有"航母"级的企业出现,我也期望自己能够参与到这个事业中来,当然,关键是要踏实走,基础一定要打好,企业必然要经历的过程都要一步步来,但希望比起创办新浪的"七年之痒",自己今后的事业会在更短一点的时间内完成。

 选稿:曾洁 来源:经济观察报 
    • 王志东创办新公司 未来业务仍将锁定互联网
    • 王志东要扬帆 新公司请金庸起名"清鹤鸣"
    • 王志东:网易停牌肯定是不正常的
    • 张朝阳、王志东评头论足“网易停牌”







    •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东京市中心发生爆炸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世博会知识竞赛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