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治蝗虫:“请支援20万只青蛙!”
2001年9月10日 03:26

东方网9月10日消息:今夏,重庆壁山县的古老城遭受了罕见的蝗虫灾害,铺天盖地的蝗虫像收割机一样把当地近千亩的农作物和果树林蚕食得面目全非。眼看数年心血就要化为泡影。日前,古老城的当地农户和土地承包人不得不向外界发出求助———报道提示

古老城坐落在壁山县风景秀丽的青龙湖畔,相传古时候,人们为了躲避徭役逃到山上,不料却发现此处自然条件优越,适合农作物生长,于是开始定居下来。到了宋代,这里成了宋军抗元时的粮仓和战场,后来,昔日的栈道和炮台口又因盛产高品质的黄花而闻名遐迩。就像宋军抗元总能让人想起襄阳城和郭大侠,嫩嫩的黄花地似乎也应该与辛弃疾所谓“稻花香里,蛙声一片”相联系。然而,今天古战场遗址的现实却如此凄凉:蛙声不再,蝗虫称霸,黄花凋零,绿叶破碎。

今天当晨报特派记者踏着颠簸的山路来到古老城山顶时,眼前到处乱舞的蝗虫和支离破碎的绿叶,讲述的却又是一个“自食其果”的故事......

黄花明日不再来

刘庆华就住在古老城外的黄花地边,从5月份起一个阴影就笼罩在这个山城姑娘的心头:娇滴滴的黄花地后面,黑压压的树林里好像一直不太平。是蝗虫!她的心越发抽紧:这地里种着的黄花可是重庆壁山县的宝贝———全国的黄花就数壁山最出名,别处的黄花大多有5芯,而壁山黄花有7芯,甚至还可以到9芯,也就是说,它的经济价值要高出许多,所以当地农户都以此为生。

田老汉至今回想起5月的那一天都有几分后怕:当铺天盖地的蝗虫一下子从西边的树林后面升腾而起,向几百亩黄花地猛扑过来时,在古老城住了几十年的他只能呆呆地望着天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辛勤种植的黄花被啃食殆尽。他告诉记者:“往年产量最高时我们能收下30多万斤,可今年只有2万斤了———蝗虫实在太多了。”

眼下虽已入秋,俗话说“秋后的蚂蚱蹦不长”,可是记者在当地仍然看到蝗虫四处肆虐的景象:一路上它们争先恐后地朝汽车冲来,把挡风玻璃撞得“啪啪”直响。如今光秃秃的田野上不时跳出拇指长的蝗虫;而草地和棕榈叶上,蝗虫更是不计其数,有的甚至聚集在当地宾馆餐厅的玻璃窗上,密密麻麻地让人看了心里直发毛。

离开青蛙的日子

“我们这儿不能用农药!”当记者问刘庆华为什么不撒药治虫害时,她直摇头说,“这黄花可不光是当鲜花好看卖的,我们是把它晒成干花———用干花泡汤不仅味道鲜美,而且很有营养价值,能保健养颜。要是撒过农药,还有谁会买?”她告诉记者,由于古老城地势高,一旦撒药就可能污染山脚下村民喝的水,而且他们搞的是生态农业,坚持用自然方法。当记者问,有什么自然方法时,她几乎不假思索就说:“只要有青蛙和蛇就好办,它们对付蝗虫可管用,可现在———它们都给人吃光了。”

SOS信号的发出

古老城的土地承包人毕富斌这些天一直往返于壁山和重庆之间,就是他代表当地农户,于9月2日向壁山县林业局打报告,要求县和市林业局紧急支援20万只青蛙、2万只麻雀和5千条蛇的。当记者好不容易在重庆市找到他时,毕富斌无奈地说:“不要看20万只青蛙听上去吓人,其实全国各家餐馆每天少杀一只青蛙来支援我们,我看问题就能得到解决。”

他告诉记者,这些数字不是信口开河,而是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算出来的。据他讲,每天就有5吨的野生青蛙从重庆运往全国各地,而吃野生青蛙在当地更是件平常的事。“没有青蛙不行”,他说,“我们也请教过不少专家,他们有人提出用生物农药,可我们还是不想施药———一用药,生态农业的牌子就全砸了。”当记者问,怎么样才能搞到20万只青蛙时,他回答说,有多少救救急都行,政府部门可以把查获的野生青蛙放生到他们那里。他说:“再不采取措施就来不及了。明年蝗虫可就不是光吃黄花了,它们的数量会成倍增加,那时山下的稻田也要跟着一块儿遭殃。”

“万一还是没有青蛙呢?”记者的问题很尖锐。毕富斌沉吟片刻,“那么我们只好发动农户把蝗虫一只只地捉掉了”,他回答得有些悲壮。

青蛙治虫需要吗?

然而,记者在重庆市林业局听到的却是不同的声音。他们称至今尚未收到所谓需要“20万只青蛙”的报告。该局造林处一位姓肖的同志告诉记者,青蛙数目的下降并不一定和蝗虫成灾有直接关系。他说:“青蛙不是蝗虫的直接天敌。预防蝗虫要么让农民冬天时挖虫卵,要么大面积地撒农药,除此之外,我看没有什么自然方法。”而野生动植物保护处的范宗强处长说,青蛙能否预防蝗虫灾害要有科学依据,随便要个数字并不可信。如果经过专家论证,证明确实青蛙能吃掉蝗虫的卵和幼虫,而且上述数目与实际需要情况相同,他们会给予考虑。不过现在,这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还是要用农药解决”,他重复着自己的观点。

关于保护野生青蛙,范处长倒是信心不小。他表示:市林业局已经决定几年内限制野生蛙类出境重庆,而且对于贩卖青蛙之事有一起抓一起。当记者问到,市里是否有很多餐馆供应青蛙和蛇时,范处长回答得模棱两可,只是一个劲儿地给记者看他们查获野生青蛙的“战果”:其中仅8月初在高镇一起就有55袋、2万只之多———毕富斌要的也只不过是20万只!

找青蛙其实不“难”

记者发现,找到村民“朝思暮想”的青蛙和蛇其实并不“难”,而且就在古老城山脚下,只不过是在镇上餐馆的蛇皮袋和冰箱里罢了。在明文规定不允许吃野生青蛙和蛇的情况下,记者在壁山县的大路镇上,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一家供应青蛙的店。老板娘一听要青蛙,忙不迭地打开冰箱,拿出一包已经杀好的青蛙说:“这是早上才杀的,保证新鲜,25元一盆。”去头剥皮的蛙肉还透着淡淡的红色。

记者问,这是人工养的还是山上捉的,老板娘毫不忌讳地说,人工养的都是牛蛙,她的货可是“原装”野生的。不远处的河边镇一家名叫“中意酒家”的店里,不仅有蛙,而且还有蛇。老板把装蛇的袋子抖得尘土飞扬,向记者炫耀道:“看,全活的!”而这家店的隔壁就是联防治安队的办公室。

当记者下午从林业局出来,路过滨江路的一排大排档时,第一家的老板就拦上来问要不要野生青蛙,“下午3点刚到的,现点现杀,”比古老城山脚下还要新鲜。而此时,记者手中的当地报纸还赫然登着:昨渝中区警方对农贸市场突击整治,200余公斤青蛙“虎口脱险”……要农药,还是要青蛙?不知是出于习惯还是出于经验,林业局的同志对虫害的第一反应就是施加农药。也许别的地方会毫不迟疑地予以采纳,可是偏偏古老城要搞“生态农业”,不想用药,而是要回到最自然的方法。毕富斌说,再用药也是治标不治本,只有让青蛙、蛇、麻雀这些“自然卫士”重新回来,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虫害。

可是,在自然方法几乎要被遗忘的今天,青蛙还会回来吗?就算真的成功引进了20万只青蛙,就不会有人再来捉吗?

记者曾问过毕富斌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从全国各地调20万只青蛙给你,那么别的地方是不是也会出现生态不平衡?这不是拆东墙补西墙吗?他沉默不语。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记者也不能,也许只有那些供应野生青蛙的餐馆老板和食客才能回答。就像人类无数次搬起石头砸自己脚,自然法则的因果链条,正是对于过分依赖人为手段、无视自然规律的最后警告。

 选稿:邱曙东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王力为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东京市中心发生爆炸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世博会知识竞赛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