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上海地矿局群蠹歼灭记
2001年9月11日 03:46

一名中年男子,在踏入社会后的20多年中平步青云,成为一名前途光明的正处级干部。然而,当他和昔日同事、好友并肩鏖战于商场之时,却被心中贪欲吞噬。1999年年底,本市地矿局爆出惊人消息,其下属的岩土地质研究院、中心实验室、建设总公司内,共有3名领导因涉嫌受贿被捕。其中,为首者时华明年仅44岁,曾是地矿局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之一。

举报信、豪宅和三名干部

1999年6月,一封署名为“地矿局一职工”的举报信寄到了闸北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信中称:上海地矿局中心实验室常务副主任尹元璋、上海地矿局建设总公司浦东分公司副总经理周勤良,在桩基业务往来中,有收受外地工程队巨额贿赂的嫌疑。

就在侦查一科对举报信所列事实展开调查时,闸北区反贪局又接到了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贪检处的协查指示。原来,二分院贪检处在侦查一起要案的过程中,也发现了与举报信所述相同的案情,因此要求闸北方面配合调查。很快,闸北反贪局和二分院贪检处达成默契,对举报信展开联手调查。

专案组很快取得了重大进展。

线索之一:1998年年底,尹元璋所在的上海地矿建设总公司浦东分公司,向人转接承包了安庆大厦工程的桩基项目;而转让该项目的亚新公司总经理,正巧是尹元璋的老上级,地矿局岩土地质研究院院长时华明;工程转包后,时华明立刻在虹桥购买了与其收入不符的高档产权房。

线索之二:1994年,周勤良出任地矿局三产申星净化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之后他立即将装修新公司的业务交给了自己的邻居毛某;不久,周勤良又相继购置了3套住房,经济情况极为反常。

由于尹元璋、周勤良、时华明三人关系密切,其就职的单位都和地矿局存在着某种联系,从业务角度上看,其所处单位分别属于行业监督、工程总承包和施工领域,隐隐地构成了一个“铁三角”式的项目链。办案人员认为,这三人行贿、受贿的可能性极大,其背后很可能藏有一起严重串案。事不宜迟,必须对涉案人展开正面接触。

问题是,3名涉案人员中,应该先对谁进行突破呢?时华明是地矿局岩土地质研究院院长兼党总支委员、正处级干部,对他的调查应该慎之又慎。周勤良看上去只是个普通的商人,可他早在十年前,就曾协助过检察院机关办案,深谙审讯技巧,具备相当的抗审能力。

时院长的苦苦挣扎

调查虽然尚未直接针对时华明,但自从周、尹两人先后被查,他就坐不住了。每天,44岁的时院长都在回忆自己前半生的不凡经历:20年前大学刚毕业,血气方刚的他就被分配到某师范大学地理系任教;一年后,被调入上海市地矿局地质处实验室工作;1993年,被提拔为地矿局环境地质站站长;3年后,出任岩土地质研究院院长兼党总支委员,成为地矿局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1998年,院方投资组建了亚新建筑总承包公司,自己登上总经理要职,从此党、政、商三权在手,风光无限。

记得第一次受贿是在1998年初的崮山路小区水泥搅拌工程中,合作单位悄悄地塞给他2万元“好处费”,他悄悄地收下了。那年6月,亚新公司有两项工程要转包给裕禄工程公司,他故意表明“手头紧”,从对方顺利“借款”1万元。11月,在安庆大厦转包项目中,他把350万元的打桩工程发包给尹元璋的公司,老朋友也不含糊,将10万元现金交给了时夫人。

然而在权钱交易的过程中也并非一帆风顺。1999年3月,某公司为讨好时院长,特意安排他到上海周边省份的风月场所周末出游,可当他在“小姐”怀中尽情享乐时,却遭到苏州警方的突击扫黄,时院长连同60多名嫖客被一网打进。丑事传到了上海,地矿局不但开除了时华明的党籍,还解除了他岩土院院长的职位并处罚金1万元。巧的是,当时华明身后的光环被一一摘除的时候,也正是反贪局对“铁三角”展开调查的当口。1999年8月,地矿局组织干部接受“三讲教育”,会间,局党委将尹元璋、周勤良当成了反面典型向到会人员进行了教育,这使得出席会议的时华明如坐针毡。会后,他主动向地矿局纪委进行了反省,并向闸北反贪局自首。

就这样,尹元璋被带到了二分院贪检处审讯室。

“你知道周勤良哪里去了?”

“不知道。”

“他也在我们这里。”见尹元璋沉默不语,侦查人员转换了话题:“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知道,检察院第二分院。”

“分院专门办理大案要案,你知道吗?”

尹元璋一下子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开始陆续交代。办案人员顺水推舟,教育尹元璋只要争取主动,积极配合,就可以视其态度和案情,将案件交由区院调查。

经济案件从二分院转交基层检察院审理,意味着案件性质、定罪量刑将有极大的转变,尹元璋当然不愿错过挽救自己的机会。很快,他将通过毛某收受周勤良2万元行贿款的犯罪经过和盘托出。

但周勤良却狡猾异常,无论办案人员如何劝说,他始终以“不知道”、“记不清了”等话语进行敷衍。由于证据足够,反贪局决定对尹元璋、周勤良分别立案、拘留,给企图逃脱罪责的周勤良以彻底打击。

周勤良果然放弃了狡辩,经办案人员引用尹元璋的交代不住地“提醒”,他不得不交代出利用职务便利,先后收受毛某7万元贿赂的犯罪事实。

与此同时,对尹元璋的攻心战也取得了成效。他交代说,在安庆大厦桩基工程发包工程中,时华明曾收受自己10万元现金贿赂。至此,时、周、尹组成的“铁三角”出现了彻底崩溃,一宗行贿、受贿串案初显端倪。

蠹虫牵出“税耗子”

1999年10月,地矿局群蛀案的审理渐入佳境。时华明除承认收受尹元璋10万元贿赂之外,又主动交代了其在1998年春节前,收受嘉兴某研究所2万元、收受某公司蒋某1万元贿赂的犯罪事实。审理中还发现,周勤良曾介绍上海税务局某分所税务专管员蔡俊文,为两家企业向H局基建财务处违规拆借资金200余万元。

身为国家工作人员,税务专管员蔡俊文根本没有义务为两家小公司出面融资,他为什么要做份外之事?H局基建财务处又为什么要冒违规风险,向外单位提供数百万元的资金周转?在这次违规拆借中,蔡俊文和相关人员会不会从中收受好处?

意识到线索中可能涉及另一起经济犯罪,办案人员带着疑问向H局基建财务处求证。该处负责人、会计、出纳异口同声,都称他们曾在1997年初收到过蔡俊文转交的5万元好处费,这笔钱谁都没动,至今仍原封不动地放在保险柜中。

如采信上述3人的说法,蔡俊文没有从中得利,这笔违规拆解最多只能算是单位私设小金库的违纪行为,相关个人尚不构成犯罪。然而办案人员并未轻信上述3人的介绍,当从保险箱中调取5万元好处费后,办案人员发现了其中疑点。

“你们说这笔钱是1997年初,蔡俊文交给你们的,是真的吗?”

“是这样的。”

“钱放在保险箱里,一直没有动过,是吗?”

“是的。”

“可如果这笔钞票中,有1998年以后发行的新版人民币,你们该怎么解释?”

办案人员的出奇一问,将对方愣在当场。这一疑点印证了办案人员的事先判断:蔡俊文可能在得知周勤良被刑拘的消息后,与有关人员订立了攻守同盟,编造伪证以期逃脱侦查。为防止相关人员再次串供,办案人员当即将3人带回反贪局深入盘问。很快查实,蔡俊文确曾与3人订立攻守同盟,将拆借所得的部分贿赂,补还H局基建财务处,企图混淆事实真相、干扰侦查。

进一步的调查证实,蔡俊文曾利用其税务专管员的职务便利,向他人违规拆借230万元资金,从中收受贿赂12万元人民币。

群蠹受审:地矿局群蛀案真相大白。

2000年3月24日,时华明因受贿13万元,被闸北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

不久,周勤良也因同样罪名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尹元璋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一年。

在群蛀案中被牵出的“税耗子”蔡俊文最终未能逃脱法律的制裁,他因犯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

 选稿:邱曙东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罗剑华 张志东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东京市中心发生爆炸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世博会知识竞赛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俄机失事 国人遇难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