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职能部门宠出怪胎 流氓恶势力管理市场
2001年9月11日 18:31

管理市场,本来是政府部门的职责,然而在有关部门的纵容和支持下,河南省泌阳县泌水镇马聪林、马聪军兄弟二人,纠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运用暴力、威胁等手段,插手当地的客运和煤炭市场管理,违法收取“管理费”。已有十几名商户和无辜群众因“不听话”而被殴打致伤。

暴力垄断长途客运市场

来到泌阳,记者就听说了这么一句话:“不怕县政府发文,就怕恶势力打人”。驻马店市政协委员、泌阳县宏达客运公司经理席正强向记者反映,他们公司有十几部客车,经常包车运送民工去南方打工。在当地群众中小有名气,生意也一直不错。去年冬天,马聪林(绰号“马老二”)先后通过多人给席捎话,要求席将自己的十几部车加入由他组织的个体运输车队联合体,由他负责排班、卖票、管理,每张票由他抽取5%的“管理费”。席正强知道,马聪林正“管理”着新汽车站的泌阳至驻马店的依维柯专线,一年收入几十万元,势力很大。但他认为,马聪林自己没有经营过长途客运,他本人又不是交通管理部门人员,便拒绝了他的要求。

这引起了马聪林的不满。为了挤垮席正强的车队,马聪林组织王建军、吕周顺、蔡玉田等一帮同伙,对乘宏达公司长途车的旅客进行围追堵截,并对不愿坐马聪林控制的五车队车的民工,多次进行打骂。据席正强介绍,今年3月7日下午,高邑乡6名农民在宏达公司车队买票,准备坐车到深圳打工。其中一人在买票前到马聪林的车队问了问票价,马聪林以此为借口,带领吕周顺、谢老广等人,开车到席的车队售票处,掀翻卖票用的桌椅,并对售票员拳打脚踢。要求给那6个人退票,改乘他们车队的车。其中一名民工因说了一句“我们想坐谁的车,就坐谁的车,用不着你管”,也被马聪林拳打脚踢。随后,马聪林等人又调集4辆大型客车,分别堵在宏达公司车队的周围,不让客车出站,直到第二天傍晚,才给旅客放了行。

由于泌阳县去南方打工者较多,客运市场相对发达,周围桐柏、正阳、唐河等县民工也都习惯从泌阳乘车去广东。为了让民工都坐自己车队的车,马聪林等人采取了对民工围追堵截的暴力手段,谁不听话就打谁。桐柏县月河镇徐寨村的李跃告诉记者,去年冬天,他带领20余名民工,准备从泌阳乘车去广东打工。当他们乘坐的桐柏至泌阳短途车在泌阳老汽车站马聪林的地盘中途停车时,有人上来问去哪里,其中一个民工说去广东。过了一会,上来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上车就问,不坐我们的车,为啥来我们车站,不想活了是不是?说着就挥拳朝李跃脸上打来。等到110民警闻讯赶来时,李跃已被打得满脸是血。后来有知情者告诉他,这个打人者名叫李学忠,是马聪林专门请来的打手,好多不愿在五车队乘车的民工都挨过他的打。

“承包”煤炭市场整顿任务

马聪林一伙的黑手不仅控制了汽车客运市场,他们还把持了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煤炭市场。去年10月,遵照上级有关部门指示,泌阳县开始整顿城区煤炭市场。看到有利可图,马聪林团伙成员吕周顺、马聪军、谢老广等几个人,由吕周顺出面,联合原煤建公司职工曹聚合,以每年9.8万元的价格,从县物资局领导手中“承包”了泌阳县城关(泌水)、城郊(花园)两个乡的煤炭市场整顿任务。

取得承包权后,为便于“管理”,吕周顺、马聪军一伙采取强迫手段,把两个乡镇的所有散煤、型煤经营户,全部集中到离城较远的西关凉河桥和老煤建公司院内,除每户每年交纳3000元场租费外,由他们按散煤每车200元、型煤每千块15元的标准,收取“管理费”。在他们的操纵下,泌阳县煤价飞涨,居民烤火、做饭用的蜂窝煤由原来的每块0.11元上涨到最高时的0.16元,每块上涨近5分钱。

吕周顺、马聪军等人还组织社会闲杂人员,上路对途经城关、城郊地带的运煤车辆强行收费。对经营煤炭的商户和运煤车辆人员,稍有不从动手就打。花园乡的老胡煤场,因为场租费到2004年才到期,中途换场损失太大,不愿意往凉河搬迁。吕周顺就自己在煤场对面租了一间房子,由煤场交纳水电费、房租,自己派专人住在里面,煤场每购进一车煤,由吕周顺抽取管理费200元。从去年11月到今年2月,吕周顺就非法收取老胡煤场上缴的“管理费”4000多元。春节过后,泌阳县召开人大、政协会,许多代表、委员对县物资局让流氓恶势力承包管理煤炭市场提出批评,县电视台作了报道。

3月29日人大政协会后,老胡煤场进煤,吕周顺、马聪军派来的“专管员”李玉东又要收费,煤场负责人袁春海说,“我卖煤已经给国家交了钱,为什么还要给你们交费?我看电视了,说你们收钱根本不合法”。李玉东大怒,一下蹦到袁春海跟前,指着她的鼻子说,老太婆,你别捣乱,我们给物资局签过合同,一年交给他们几十万,你想不交也不中。说着一脚把袁春海踢倒在地,痛打一顿后扬长而去。

职能部门宠出的怪胎

马聪林兄弟及其同伙,何以能在短短的几年内,通过暴力手段控制客运及煤炭市场,而不被有关部门查处?有关方面反映说,职能部门玩忽职守,做事只考虑部门利益、不考虑群众意愿是主要原因。

对马家兄弟用暴力管理客运煤炭市场的行为,泌阳县交通局纪检组长王庆祥认为,泌阳县客运市场,尤其是到驻马店的依维柯专线,原来到处乱停乱放,只有马聪林能治住他们。至于收取管理费的性质,王庆祥说,那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物资局副局长刘付相则认为,承包人找社会上流氓恶势力帮忙收费,是他们的个人行为,局领导并不完全清楚。

公安机关对社会恶势力危害认识不够,打击不力,案件私了现象严重。马聪林兄弟及其同伙十几人,不仅靠暴力大掠其财,收取保护费,还长期在当地称王称霸,看谁不顺眼就打。被打的受害者,不仅有一般群众,还有县政协副主席、人劳局副局长、公安局的中层领导干部。

1999年农历正月初十,因为一名同伙喝醉酒摔伤了腿,马聪林一伙开车到县医院骨科专家、时任县政协副主席的王明斋家里求治,因王说了句“这得先去拍片”,马聪林就认为王明斋不热情,当即对他进行围攻殴打。不仅王明斋被打得头破血流,到王家走亲戚的王的外甥陈立荣也被打断一根肋骨,肺也被打穿了孔,光医院就住了40多天。当时,王明斋报案,110一位民警竟说:你也惹不了他,不如赔俩医疗费算了。

去年12月30日下午,因王聪林无故阻拦县社会保险所正常施工,并打伤工人,县人劳局副局长邢家举等二人前往处理,被马聪林及其同伙用砖头和拳脚殴打,邢家举等3人身上多处受伤。记者采访时,事情已过去将近半年,公安机关不仅没有查出马聪林的另一位帮凶,对马聪林作出的行政拘留15天的决定也没有得到执行。

据知情人反映和记者调查,近几年来,泌阳县被马聪林、马聪军兄弟及其同伙无故殴打的受害人,有名有姓的就有数十人。当地群众对此早有反映,但因马聪林兄弟“钱多、人多、后台硬”,这些人有的被马聪林一伙威逼私了,有的报了案也不了了之。受害人多次报案,凶手都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这不仅助长了马老二一伙的嚣张气焰,久而久之,群众渐渐连案也不敢报。

马家兄弟的所做所为,引起了泌阳县广大群众的极大愤怒。很多人纷纷向上级部门反映情况,或通过人代会、政协会提出议案、提案,要求严惩以马老二为首的流氓恶势力团伙。在泌阳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的关注下,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对马聪林进行立案侦察。4月6日,马聪林被行政拘留。5月18日,因为“害怕超期关押”、“办案经费不足”,公安机关对马聪林实行取保候审。

目前,此案已引起中央领导同志和河南省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河南省有关部门正在对此事作进一步的调查。

 选稿:张向林 来源:新华网 9月11日 作者:李钧德 单纯刚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东京市中心发生爆炸
      室内安全环境专题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世博会知识竞赛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