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科教卫新闻>>正文

考古悬疑:纽约地下发现失落文明
2001年9月25日 20:42

东方网9月25日消息:在新旧世纪交替之际,纽约考古学元老威廉·卡尔弗考证了一个在曼哈顿地表发现的具有一万多年历史的罐子。

在贫民出没的曼哈顿的第64珍珠大街,考古学家们在地下室中工作。

安妮·玛丽和坎特韦尔思索徘徊在纽约Staten岛西部海岸上一条炙热的沙石小路上,11000年前,在这片土地上曾定居过古印第安人。

“这儿曾是那么的灿烂,”她感叹道,“这片繁荣的海岸平原上,到处奔驰着麋鹿和北美驯鹿。”

“在冰河融解之后,人类的祖先把目光投向了纽约这片富饶的土地。”她说道。她停下来努力地思索着住在这儿的纽约人的形象。

“他们是怎样生存的呢?”她又思索着说。

“他们是怎样将自身的毛发退化掉的呢?”

-考古解密18世纪纽约人的生活

在讲述纽约城在考古学上的价值时,这两位经验丰富的教授没有谈及在移民浪潮中来此定居并把这里称作“新世界”的人们,她们认为只有那些埋葬在地底下的生命和文化才是纽约城历史最有力的证据。

“当然,对于那些已经住在这儿的人们来说,这根本不是什么‘新世界’。”坎特韦尔女士说道。随着城市的发展与扩大,土著美国人所留下来的遗产被埋在了最底层。对于考古学家来说,最为遗憾的就是,这些东西在城市再建造时和在受到掠夺时是最容易被摧毁的。

今年秋天即将出版的《纽约城——被掘起的城市》也记述了后来的定居者的故事。像生活在曼哈顿下层的荷兰人,生活在华盛顿广场上的英格兰人,以及那些把非洲人公墓挤得水泄不通,以至于堵住了市政花园北门的非洲奴隶们。1991年他们在一所新的联邦大楼下发现的遗址,使考古学研究者们在研究纽约城历史时受到了很大的启发。

在历史上某个时期(一说是大约19世纪左右),那时的人们已有文字记录,书信、人口普查记录,甚至是照片。但是,华尔女士指出:“即使是这样,19世纪的人们没有记录下他们晚餐吃些什么。在这个问题上,考古学显得是多么的重要,除非人们写日记。”但是,在大多数的时候,穷人是不会记日记的。所以,考古学就有了它的用武之地了——寻找食物残骸。

当坎特韦尔女士还在纽约大学念硕士学位时,她第一次见到了华尔女士——一个地道的纽约人。她们以一片瓷器碎片为线索,开始探索在18世纪末妇女的地位是怎样转变的。还有其他的考古学家开始考察像荷兰人、法国雨格诺教徒、英格兰人等这样截然不同的民族是怎样生活在一起的。

坎特韦尔女士专门研究了现存的第一批定居者之一——神秘的印第安人。“如果你对现存的人物进行研究,你就可以有相关记录和其他材料对活生生的真人进行细致地观察,”她说,“而对于遗迹的考察,你能用的就只有照相机镜头。”

-2000年前的工具和1500年前的狗骨架

其实,在考古学上,对于纽约城的挖掘一直是断断续续的,直到最近纽约才云集了众多的考古学者开始大规模考察。我们应该感谢他们的热情以及持之以恒,很多重要的发现被找到并被很好地保存。比如说,他们找到了很大部分的稀有陶器碎片,和1930年在现在的拉瓜迪亚机场的原地址发现的原始森林时期(2700年至2000年前)的劳动工具。

早期的考古学家是真正的英雄。在19世纪50年代末,自学成才的爱德华·克泽尔在布朗克斯的私人海滩上进行了夜以继日的挖掘。终于让他发现了保存完好的150个云母片做成的盘子,这与在中西部发现的盘子极其相像。这个发现为海岸印第安人和内陆印第安人的联系提供了第一个证据。

但是在大多数时候,能否有所发现与运气有很大的关系。1916年,在修建区际高速地铁隧道时,当隧道通过格林威治镇的总督街时,工程的监工发现了一艘古代木船烧焦后的残骸。这让业余史学家詹姆士·凯利尤为兴奋。从那以后,残骸就一直被放置在一个旧水族馆的海狮槽中,用电极手段进行成分分析。据发现,这艘木船很大可能是属于16世纪或是17世纪早期的荷兰人。有可能是由阿里安布洛克率领的“老虎号”的遗骸,也就是1613年在美国东部的黑斯廷斯河口被烧毁的那艘木船。

在另一个被称为20世纪末纽约最重要的考古学家——威廉·卡尔弗(这位神奇的老人喜欢穿一身白进行挖掘工作)的重要发现中有一个完整的狗的骨架。这副骨架与一些牡蛎壳以及陶器碎片被庄严地埋藏在哈勒姆河的防堤下。这些遗址表明:在公元1000与1500年之间,也就是伍德兰时期的后期,住在曼哈顿岛上面的印第安人认为狗是主的守护者。到现在,他们的后人——住在俄克拉何马州的特拉华人始终坚持着狗的特殊角色。

很多考古学家在他们小时候就已经在为考古做贡献了。关于纽约的很多早期发现都是他们孩提时代的杰作,而大部分的发现现在放在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乔治·佩克作为他们中的一员,在1895年,他领导的考古队在斯塔滕岛的最南端的沃德角挖掘出了一具1000多年前的小孩的尸体,同时出土的还有相当数量的珍珠和其他贵重物品。

斯塔滕岛在考古学上有着不菲的发掘价值。在19世纪50年代,一个专注于业余爱好的人——艾伯特·爱德森在一个叫做油船港口的曾是油罐经营农场的地方发现了一些克劳维斯时期的笛子形状的器物。这是他的第一次的发掘成果。

这么多年来,这个遗址已经出产了21件克劳维斯时期的器物,以及120多件石器工具。经西顿霍尔大学对这些文物的考证,证明油船港口是纽约城中最古老的考古学遗址。一个曾在这个油罐农场工作过的人回忆道:那些日子,在暴风雨过后,拿着箭的猎人们会席卷这里,寻找被冲刷过的露出地面的战利品。

-纽约第一个考古现场——17世纪的小木屋

作为一个巧合,第一个官方批准的挖掘是19世纪70年代的对古老的施塔特木屋进行的发掘。它是荷兰人在1641年建造的,后来被用作新阿姆斯特丹的第一座市政大厅。施塔特木屋坐落在珍珠大街。之后,它又变成了戈德曼萨克斯公司的指挥总部。这次挖掘被认为是兰德马克委员会的一次成功的尝试。此后,联邦立法机构确立的新法律使他们有了大展拳脚的机会。今天,这个委员会已经能够对任何建筑遗址,甚至是跨区遗址进行研究挖掘了。

在1979年的挖掘中,施塔特木屋本身的残留物并未被发现,但对它的遗址的挖掘却出人意料的可观。考古学家们挖出了数以万计的史前古器物,是纽约考古史上挖出17世纪器物最多的一次。同时挖出了1670年建在施塔特木屋边上的“旅人客店”的残垣断壁。在1697年到1703之间,“旅人客店”曾被用作英国人的临时市政厅。

在遗址的后面,被玻璃覆盖着的壕沟里,当年的残垣断壁依稀可见;旁边是19世纪房屋倒塌后留下的残壁;两者与附近暴露的20世纪摩天大楼的地基相映成趣。

“望着这一切,你会有拥抱土地的欲望,”华尔女士注视着这不同时代、不同颜色的石头,说道,“它让你感觉到这是一个充满生命力的城市,不断进取,生生不息。”

-为什么纽约地下文明迟迟没有出现

对于地道的考古学家来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考古学遗址受到劫掠的破坏。因此,华尔女士和坎特韦尔女士积极地宣传保护仅有现存的遗址,包括土著美国人公墓和其他一些宗教场所。“劫掠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坎特韦尔女士说道,“它不仅在希腊古都特尔斐肆虐,在纽约也频频发生。现在的人已经懂得了把值钱的骨头带走,甚至包括头骨。”

“你可以把现代的纽约城想象成古时的样子,那将是一个很大的城市,有325平方英里,包括600英里长的海岸线。”她说道,“人们总是抱怨纽约像其他的美国城市一样没有历史,但是,事实上,我们一直都有——11000年漫长的历史,只是从未被人注意过。”

事实上,纽约城的历史这么晚才被注意到跟考古挖掘的官方批准迟迟不下有关。与之相比,费城早在20年前就开始了挖掘工作。就在不久前,纽约的业余考古学家还受到城市官方人员的叱责,被城中致力于其他课题的考古学家嘲笑。

在这个差别上,坎特韦尔女士和华尔女士甚感不解。她们认为,与其他城市相比,从现在开始,纽约的历史会重新被重视。“纽约的历史从未被关注过,”华尔女士说,“提及纽约,人们往往会想到华尔街”,“还有就是逛街购物,而它的历史似乎与‘纽约’没有多大的关系。”

 选稿:曾洁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辛尚正 
    • 陕北新石器时代考古获得重大收获







    • 美国遭遇恐怖袭击
      纪念"9·18"70周年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走进"中国上海"网
      上海国际旅游节
      室内安全环境专题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世博会知识竞赛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