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人品脸蛋哪个重要 众男女大谈"相亲"
2001年10月29日 20:45

北青在线10月29日报道:“相亲”是一个极好的选择配偶的方式。通过介绍人,男女双方在未曾谋面以前,就已经把对方的基本情况(和户口本上记录的情况差不多)摸得一清二楚,甚至掌握得更多。综合各种因素考虑后,可以见面就去“相亲”。“相亲”时目标一致,就是为了搞对象、恋爱成家。“相亲”后,成就成,不成就拉倒。省时省力,高效速成。

感谢“相亲”这一古老婚介模式,让我在茫茫人海中寻觅到相伴永远的人

杨鑫,男,39岁,职员

在经历了多次自由恋爱的失败后,我对爱情已变得心灰意冷,也不再那么相信纯真、美好的爱情了。真是不知不觉就到了而立之年,人变得越来越实际,对爱情的憧憬早已演变成对婚姻的期待了。对未来配偶的要求也非常现实,但是目标一直没有出现。直到有一天,办公室的老大姐悄悄对我说:给你介绍个对象,条件和你相当,相貌、人品都好,只是这个姑娘的母亲是个瘫子,平时家里需要她照顾,你考虑考虑。端详着姑娘的照片,眉清目秀,一脸的宁静、祥和。我觉得可以见见,就托老大姐把自己的基本情况向对方介绍清楚,尤其是我出身于农村,又是家中长子,需要赡养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农民父母,供养未成年的弟妹,家庭负担重,这点请务必向人家姑娘说清楚,并赠送了我的一张照片。由于我们在没有正式“相亲”前,已经通过介绍人,对对方的人品、脾气秉性、教育背景、家庭情况、经济情况、工作表现、优点、缺点有了比较全面、细致的了解,又通过相片先认识了对方,所以正式“相亲”时,俩人都觉得似曾相识,又“寻找”了许多共同语言,第一次见面彼此印象还不错。半年以后,共结连理。婚后,我们共同筑造温馨的家,共同赡养双方父母,共同抚育下一代。我们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有实实在在的婚姻生活,日子过得甜甜蜜蜜。

相亲次数多了,经验越来越多,脸皮也越来越厚

吴彬,女,28岁,护士

望着桌子上乱七八糟地摊开的一堆照片,我真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位作为自己下次相亲的对象。我还不老,今年只有二十七八岁,可父母就已经为我的终身大事愁白了头。整日对我唠唠叨叨,听得我耳朵都要磨出茧子。这还不算,现在他们不光托亲朋好友为我物色合适对象,就连左邻右舍也都“全民总动员”。自古中国人就古道热肠,对做媒这等大事就更热情、更积极了。只要他们认识的、尚未婚配的单身汉,就全都“线报”给我,条件差不多的,就呈上相片来,并索要我的玉照作为回赠。回想这几年的相亲历程,真是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

记得初次相亲,真是尴尬至极。媒人领着我们两个逛公园,出于姑娘的腼腆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对方一个大小伙子更是羞羞答答,他的脸始终红得像苹果。一路上只听媒人高谈阔论,我们俩都默不作声,分手时彼此也没看清对方的脸。哎,这与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相差甚远,显然,第一次相亲以失败告终。

还有一次是我们护士长介绍的。先前她只是把对方的情况告诉了我,一个条件十分不错的小伙子,我还没有同意见面,她就在我值班时,贸然把对方领到我面前,搞得我手足无措。对方小伙子有备而来,西服革履,分外精神。我则是灰头土脸,一身工作服。热情的护士长让我们去参加医院组织的联欢会,她替我值班。当我换上便衣后,那个英俊小伙已悄然离去,显然他对我没有任何兴趣。遗憾,我对他至今念念不忘,一个多么精神、多么潇洒的男人啊!

印象中最深的一次相亲是,初次见面的对象还没说几句话就直截了当地问我:你爸是某某公司的总经理吗?他们单位有钢材吗?能不能帮我批点儿钢材?我一听吓一跳,真不知对方是想搞对象,还是怀有另外不可告人的目的。当然,我最终拂袖而去。

相亲次数多了,也积累了不少的相亲经验,脸皮也变得越来越厚。两个完全陌生的男女为一个共同的目的结婚走到特定的相亲场景里来,也不觉尴尬了,相反,还在相亲时表现得落落大方、游刃有余了。相亲也上瘾,只要我还没有结婚没有对象,也只好将相亲进行到底了。

人生在世该做的功课不能落下

傅冬青,女,38岁,公司职员

年逾三十仍如闲云野鹤,父母亲朋不免为我这老姑娘着急。在他们孜孜不倦的开导下,终于点醒了我这颗懵懂之心,也觉得:人生在世该做的功课不能落下,还是应积极争取早日修成正果为上策。

无奈“三点一线”的生活圈,使得“修行”毫无进展,只得厚着脸皮求助于婚介所。出具有关证明交了钱办完手续,我成了某婚介所的一名会员。见效还真快,不几日便收到好几张约见单,我决定都见见,一来尊重别人对我的选择,二来多历练历练,权当练练兵。开始见的几位,都觉得不如约见单上写的那般好,有些文不符实,遂罢。后来见的一位形象谈吐都还行,正思量着可以继续接触接触,谁知临分手时他动手动脚的有点像饿狼,吓得我落荒而逃,再也不敢回他的传呼。

吃一堑长一智,既然单独约见怕“非礼”,那么参加婚介所举办的联谊舞会可说是安全得多,而且一次可见许多人,可谓“多快好省”,可是去了之后才知道远不似想的这般好。最吃不消的是坐在那里等男宾的邀请,那感觉像是待价而沽的商品,没人邀请干坐着挺尴尬,就如卖不出去无人问津的次品,有人邀请也好不到哪里去,单刀直入的询问:“离异?丧偶?未婚?收入几多住房有无要求对方什么条件?”这哪是谈情说爱,简直就是早市上挑挑拣拣的买菜,实在让人受不了,舞会未罢就早早溜回家。

从此,兴懒意疏怠于这无谓的“修行”,想想还是顺其自然吧,一个人的风景照样可以旖旎。一次偶然的机会结识了一位先生,互相感觉不错,一来二去的就成为我现在的老公,回头看看与他交往的历程,竟是这般的自然天成而不着痕迹,猛然悟得:踏破铁鞋无觅处,缘来全不费功夫。

相亲于我就好像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宁宁,女,30岁,技术人员

姐姐中学时就和一个男生要好,是我们家的坏典型,所以我坚决和她划清界限,除了学习,两耳不闻窗外事,上大学时还坚持要找有补丁的裤子穿,不像姐姐总挑新衣服,就这一点上,我当时是倍得父母赞扬的。但很快,他们就担忧起来:因为她们的小女儿好像很不开窍,在班级里和男生谈起天文地理来口若悬河,像个假小子,更不会做小女孩儿状,在男多女少的工科学校竟然没有一丝丝谈朋友的迹象。

一晃儿就毕了业,分配到了一个科研单位,周围的同龄人很少,我还没有意识到现实的严重性,就已经被父母当成了个大难题。他们发动了所有朋友,不得以,我以抵触的情绪加入了相亲的行列。

当时,我是深受灰姑娘、傲慢与偏见之类的书的影响,一直幻想着白马王子的到来,可是,相亲的队伍中是绝少王子的出现的,等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我已经迈入了大龄的队伍。

由于家庭的关系,我很少接触异性,养成了既害羞又自尊又有些自卑的个性,好像不断的相亲是我唯一的选择。但相亲于我就好像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知道这条路我还要走多久?

得了“厌相亲症”的我,渴盼的是“于千万人之中遇见我所遇见的人”

晓楠,女,27岁,某办事处主任

身边的人看到我食指上的指环,总是直接打听我什么时候结婚。在他们眼里,我这样的女子没有男朋友是绝对不可能的,每当这时,我就得满脸真诚地申明“本小姐既不是marry,也不是married,目前还是single”。每次必会听到一声悠长的“哦……”

毕业后拗不过亲朋的好意,曾相过十余次亲,每次我都本着对自己尊重也对对方尊重的原则,好好打扮一番,但结果不是我没有看上他,就是他没看上我,或者都觉得不错,就是不来“电”。恋人没找到,谈得来的朋友倒是交了几个。现在回想,这种刻意安排的相亲和shopping又有什么分别?两个毫不相干的人,见面,然后做生意一样考察彼此的价值是否相等或者约等于,把财富、相貌、前途像砝码一样摆上桌面,性格和心灵上的契合倒被视若鸿毛了。“曾经沧海难为水”,我再也不想参加这样的“商品拍卖会”了。

每晚开车回公寓,喜欢听林忆莲的歌,“从这个安静的镇到下一个寂寞的城,来去自由,从来不等红绿灯……贴着每个耳朵问,哪里才有够好的男人?凝视每个眼神,才发现自己也不够真诚。……找不到能爱的人,所以宁愿居无定所地过一生……”得了“厌相亲症”的我,许是因为骨子里沉淀了太多张爱玲所讲的缘,渴盼的是“于千万人之中遇见我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他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我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再去相亲了,但我不想再让人对我评头品足

刘佳,女,25岁,博士研究生

我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又因为能力有限,收入微薄,吃的不太精细,导致体重超标。这年头女孩子超重简直是一件不能饶恕的罪过。这一切决定了在恋爱这个市场上,用“看不见的手”暗牵红线,自由选择的办法对我是行不通的,不得不加入“政府干预”——有劳同学和家人费心替我安排相亲。同学安排相亲,不是那种一对一的,可能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不想弄得那么俗,那么赤裸裸吧。通常是有热心的同学组织几个条件相当的单身男同学、女同学一起出去郊游啦,吃饭啦,看看能不能撮合成几对。不过这种方式依然需要开朗、活泼和最重要的——漂亮。于是,参加了几次这样的活动之后,我依然是孤家寡人一个,决定再不参加这样的相亲了。

这样蹉跎了几年岁月,读了研究生之后,眼看着年龄渐大,家里人开始着急了,可怜老爸老妈动用他们有限的与北京有关的人际关系,替我张罗。

一次,我妈的一个老同学找到我家,说她儿子与我年龄相当,已在北京工作了,想介绍我与她儿子认识。我妈当时挺高兴的,打电话告诉了我,说已经把我的联系方式告诉了他们,也许过几天就会与我联系。凑巧的是,那位男士的妹妹和我在同一个学校,一天他的妹妹找到我,说要认识认识,当时我也没有多想什么。可是后来那一家人再没同我联系过,她妹妹在学校里见了我也躲着走路。于是我明白了,他们家已经暗地里“相过亲了”,我感到特别受侮辱,不是因为被拒绝,而是为这种方式。我也真可怜他妹妹,为了避免与我相见,倒不知要给自己的心脏带来多少损伤。

然而最可悲的是,我竟然没从这件事上吸取教训,竟然让自己遭受了第二次侮辱。这一次,仍然是家里人联系的,男方很急切的要了我的住址、联系方式。但是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下文。我也有他的联系方式,但我知道已经没有联系的必要了,他一定已经偷偷来看过了。

想起这两次不是相亲的相亲,我感叹的不是这个年代一张漂亮的脸蛋有多重要,而是怎么有些人可以活得这样猥琐,这样的见不得天日。也许有人会说我太不会保护自己了,但我想我不是错在这里,我错是错在把人想错了。今后我会好好地保护自己,但是我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再去相亲了。我不想再让人对我评头品足。我珍视我自己,哪怕她并不符合审美的标准。这么多年我自己不是过得挺好吗?时常想起张艾嘉的那句歌词,“其实,一个人的生活也不算太坏……即使孤单会让我伤怀,也会试着让自己想得开……”

 选稿:吴麒敏 来源:北青在线 







      2001年APEC会议
      英美军事打击阿富汗
      学习江泽民七一讲话
      纪念"9·18"70周年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走进"中国上海"网
      上海国际旅游节
      室内安全环境专题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世博会知识竞赛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