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被爱情遗忘的京城外来妹
2001年10月30日 13:08

生活时报10月30日报道:出色的外来妹不嫁打工仔,出色的打工仔不娶外来妹,出嫁的未必是福,嫁不出的谁来关心谁来管——

在思想开放又知识密集的大都市北京,社会学家的目光一直关注着白领丽人和高知识成份女性的婚恋障碍。却鲜有人注意到,在高楼大厦和宽广道路之间,还有一群被爱情遗忘的女性——到北京谋生的外来少女。

这些姑娘的情况有许多相似之处:大都来自偏远农村,家乡比较落后,绝大多数在十七八岁时由老乡介绍到北京打工,做美容小姐、发廊的小工、餐馆的服务员、个体摊贩售货员……她们在北京生活一段后,从心态到眼光都更加贴近都市,不愿再回乡嫁一个庄稼汉。现代化大都市的生活习惯、消费层次、文化熏陶已经使她们不可能与农民找到更多的共同语言,她们不愿意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找个根本不认识的人结婚生子。

农民女孩懂得追求婚姻的精神质量,应该说是一种人性的进步。但是城里人会娶她们吗?外来打工者会娶她们吗?即使娶了能够幸福吗?谁在关心她们的婚恋问题?

嫁个北京郎,难圆北京梦

小张,北京某美容连锁店美容服务员。瘦瘦的,脸上搽了很厚的脂粉,看上去仍像40多岁。而她的实际年龄只有28岁。小张是东北人,家乡盛产粮油作物,她从十几岁起就从东北倒面粉、粉丝等在北京自由市场上卖,一卡车可以挣上不少钱。吃苦耐劳干到20多岁,小张已经有了20多万元的财产。她什么也不图,就是要嫁个北京郎,做个北京人。这是她从小的梦想,也是在家乡小姐妹面前最风光的事。多方托人介绍,她与前门外一个北京工人结了婚,婚后丈夫不上班了,每天花现成的,出去和别人打牌。小张在家做饭持家。孩子3岁时,小张的那点钱就被丈夫输光了。没办法,小张重操旧业,又去卖粮食。规范了的市场已经不像从前那么好挣钱,好容易有两个钱,抵不上丈夫的赌债。小张无奈,提出离婚,准备带着孩子回老家。丈夫不但不同意,还每天追着要钱,见着她就往死里打。小张只好一边隐名埋姓在外边租房子躲着丈夫,一边打工养活孩子。她说攒够了钱先把孩子送回老家再说。2周后再去那家美容店,小张已经不见踪影。同事说好像是她丈夫找着了她的电话,吓得她赶紧挪了地方。

宁可守空房,不嫁打工仔

小闻姑娘来自山西农村,今年32岁。她的哥哥娶了当年在山西插队的北京知青,嫂子落实政策回北京,把她也带过来,安排在嫂子家所在大学的学校理发室做工。

她人长得白,性情温柔,看上去就像一名北京的本地姑娘。不久她和一名安徽籍哲学系在校大学生交了朋友,男孩比她小5岁。

开始两人感情还好,出双入对。小闻虽然挣得不多,但总是在经济上接济分文不挣的男朋友。一年后男孩考上了研究生,女方家长不能同意这门亲事——年龄差异、文化层次差异、社会地位差异,很难想象他们将来的路怎么走。而男孩根本就没勇气把这件事告诉父母。又拖了一年多,两人只好分手。从此小闻不再谈婚嫁的事,一直拖到32岁仍孑身一人。显然,任何一个与她地位相当的“男友”,都无法和研究生比实力。她说,我宁愿独身,也不会嫁回家去。

小闻是打工妹中的特殊情况。更为普遍的情况是小宋的遭遇。

小宋,四川人,26岁。到北京和平门一家挺火的发廊做小工。因为能干,被挖到另一家发廊做小工的领班。这家发廊12个小工,被小宋管理得服服贴贴,井井有条。小宋洗头按摩等手下功夫也特别好。可是姑娘大了,总要出嫁。发廊的工作每天早9点到晚11点,越是节假日越忙,根本没有机会去接触外面的世界。发廊里除了3个大工是男的,剩下全是女的。怎么办?有老乡给小宋介绍了一个对象。独生子、有房子,但是岁数大,1米5几的个子。多少人劝她:条件够好了,你就应了吧。小宋说:“一辈子的事,哪能就这么定了?让我怎么往家带?”这间发廊12个女孩,除了一个有男友,一个有爱人,其余全部待字闺中。尽管姑娘们都化着妆,穿着时尚的服装,操着近乎标准的北京话;尽管每天门庭若市地来好多的洗头客,不管年轻的还是年老的,不管什么身份职业,都或多或少地和姑娘们开开玩笑,甚至有时是带有挑逗性的。但是客人不过是说说而已,姑娘们也乐得藉此排遣寂寞。

嫁汉必须养汉,此举为哪般

有人说,北京的外来打工仔并不少,难道不可以配打工妹吗?此话虽然有理,但现实却并不简单。第一,做粗活的打工仔,不被打工妹看好。他们挣点钱不如回家娶个乡下女踏实。

第二,优秀的打工仔往往也想娶个北京姑娘。某小区一间发廊的老板原来在别人店里打工,和北京姑娘结婚后,丈母娘家投资开了一间中型发廊,他做大工,太太管理。岳丈家北京人的关系网使他的生意好得要命。大姑大舅在国家机关也好,在外企也好,给他脸上增辉。他一夜之间真的变成了“北京人”。

第三,优秀的打工仔不选择外来妹,选择外来妹的打工仔往往不优秀。河南姑娘小贾长得十分纤细秀气,如果生在城市,一定是个标准的古典美人。他与浙江青年谈了几年恋爱,男友白手起家在北京开了一家灯具店。眼看着赚了钱,给小贾报了法国香熏高级美容班,两人也领了结婚证。男友却染上了毒瘾,死劝不改,两人只好散伙。

还有许多外来妹嫁给打工仔后,男人便不再工作,在家打牌,闲逛。刚才提到的几个小工中两名有男伴的女孩,都是挣钱养着对方。她们说:“这不新鲜,这种情况有的是。有个人在家疼你,总比嫁不出去好。”

在这群外来妹中,特有姿色的往往会被客人“领走”,而这些客人什么身份、婚否都无从得知。如果她们去做了“二奶”或变相的“小姐”,其下场显然不用在这里赘述。

没有人统计过,北京有多少未婚待嫁的外来妹,也没有人考虑过,这些人该怎样处理自己的感情生活。北京外来妹,是爱情和婚恋的“自由军”,没有妇联、没有工会、没有亲友团去帮助和支持她们。改革开放之后,80年代末90年代初涌入北京的乡下女孩,现在都成了“大龄女青年”。不知道谁能给她们提供真诚的帮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件事能够引起社会关注。因为,新的一拨打工妹,还在陆续地进入……

 选稿:褚宁 来源:生活时报 
    • 外来妹梦中惊醒 北京破获系列抢劫强奸案
    • 外来妹昏睡遭侮辱 经理招聘见色下手
    • 外来妹恋爱不成服毒轻生
    • 外来妹失恋想跳楼 交巡警临危奋力救
    • 外来妹上海郎婚姻纠纷案上升







    • 2001年APEC会议
      英美军事打击阿富汗
      学习江泽民七一讲话
      纪念"9·18"70周年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走进"中国上海"网
      上海国际旅游节
      室内安全环境专题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世博会知识竞赛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