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正文

揭开"东突"分子的恐怖面纱(下)
2001年11月2日 19:59

恐怖分子的渊源

制造伊犁事件的肖克来提·马哈木提等人在1999年2月11日被抓获。中新社6月16日的报道说,以肖克来提·马哈木提为首的暴力团伙中有成员“曾在某地接受军事训练,窜回新疆,组织实施了一系列暴力恐怖活动”。

在大多数新闻报道中,恐怖分子接受军事训练的地点都很模糊。6月25日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严打”整治宣判大会的新闻发布材料中,比较清晰地指出,罪犯吾斯曼·依米提、买买提·热合曼、司地克卡期木、艾克拜尔·阿不都热依木4人在1995年11月至1997年11月间,窜至阿富汗呼苏提地区接受制造爆炸装置的培训。

呼苏提是一个相当难找的地区,研究中亚问题及地理问题的一些专家都很陌生这个地名,在大量的资料查找工作后,兰州大学副校长杨恕认为,这很可能是一个在喀布尔东面的地区。

1995年11月时,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刚刚从南部坎大哈地区兴起才一年左右的时间,而到了1996年,阿富汗大部分地区就都成为塔利班的控制范围。有专家推测,呼苏提可能是拉登的训练基地,但是塔利班与拉登的军事训练基地有40多个,“到底是个什么样也还是未知数”。

吾斯曼·依米提出生在新疆沙雅县,熟稔新疆各地情况的黄文房说,沙雅县是阿克苏地区塔里木河边上的一座小城。27岁时,吾斯曼·依米提被判劳教三年,那年是1991年。从狱中出来不久,吾斯曼·依米提一伙人就到了阿富汗境内,而他经常的身份是“个体工商户”。

一起受训的四个人是在1997年12月到次年5月先后返回新疆的。一回新疆,吾斯曼·依米提就着手组织人员进行爆炸培训,他还在乌鲁木齐西山化玻中心买了用于制造爆炸装置的硫酸、磷等化学药品,这些由他和同伙买的化学药品多达8200瓶。这些药品随后按他的要求分运到呼图壁县、英吉沙县、巴梦县、和田市、乌什县、喀什市等地的9个秘密军事训练地点,他手下参加制造爆炸装置培训和其他军事训练的人数多达100余人。

流窜到阿富汗,接受军事训练是这些恐怖分子最主要的选择。社科院中亚研究室的孙壮志援引俄罗斯有关部门的统计说,约有200多新疆恐怖分子在拉登基地受过训。而中国人民大学的张国凤则称中国方面的有关统计表明“1000多人曾在阿富汗接受军事训练”。有趣的是,张国凤去年11月访问俄罗斯时,看到的电视新闻报道的画面是:两个被俄罗斯军队抓获的“东突”恐怖分子正被移交中方。兰州大学杨恕教授说,这些恐怖分子目前较为集中地聚集在中亚,另外的一些则在德国与意大利活动。而我们传统认为他们将选择土耳其为活动地点,现在则有了变化。

至于吾斯曼·依米提等人如何到达阿富汗,这种路径的选择也没有明确说法。杨恕推测,比较可能的两条路线一是走开伯尔山口,从南面进入;再有一条不易想到的路是瓦罕走廊。瓦罕走廊虽然始终没有什么正式道路,但是也可以走人。当然,这条路径相对要艰难。

王鸣野认为,经商、朝觐都可以是恐怖分子到中亚各国、到阿富汗的名义,所以从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进入阿富汗可能性也不能被排除在外。

同样的恐怖手段,在南疆和北疆却截然不同。杨恕研究发现,南疆的暴力恐怖事件多,但引发的伤害事件相对要少,而北疆的暴力恐怖事件几乎屈指可数,但却是震惊中外。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恐怖主义研究者认为,中国新疆恐怖活动的重点地区北疆即伊犁,而南疆则集中在喀什、阿克苏、和田、叶城等处。王哲发现一个等差数列,乌鲁木齐到库尔勒有500公里的路程,而库尔勒到阿克苏也是500公里,阿克苏到喀什同样是500公里远。

伊犁地处边疆地区,“这里看电视根本不用天线等接收装置,一打开电视就会收看到外国电视节目。”有人总结说,受境外恐怖势力的影响是伊犁恐怖活动的一个特征。这种影响最简单的概括就是:阿富汗是受训地,中亚是活动基地。

反恐怖力量

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书记王乐泉在10月24日召开的区第六次党代表大会上所作的报告中称:要对民族分裂主义骨干分子、宗教极端势力为首分子和暴力恐怖犯罪分子进行坚决有力的打击,“继续在重点地区开展集中整治工作,确保新疆长期稳定和发展”。

在乌鲁木齐,大多数人目前都很平和与安然。在学校做老师的李东甚至觉得是恐怖主义是很遥远的事情。李东指的遥远是因为恐怖活动闹得最厉害的是1996、1997那两年。记者在乌鲁木齐采访期间,向每一位接受采访的新疆人询问他们的感觉,得到的答案是:1997年是高峰,现在平静多了,甚至没了“感觉”。经常去新疆进行自己的中亚问题研究的杨恕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判断。这其中的原因被解释说,政府对恐怖势力始终保持着“严打高压”,恐怖活动刚有苗头就被打下去了,因此一般人对此几乎很难察觉。与一般人的感觉相对应的事实之一是,今年5月香港商界考察团在新疆签署的项目投资合约,投资额已逾15亿元人民币。这从另一角度说明了新疆目前的社会稳定。

但对公安人员来说,这种“遥远”是不存在的。乌鲁木齐新市区公安分局干警说,在他们感觉中,“‘9·11’离内地很远,离我们很近”。

今年4月13日,市公安局负责人杜建锡说,在2000年,警方捣毁暴力恐怖犯罪团伙24个,抓捕犯罪嫌疑人267人。

10月25日下午记者刚到乌鲁木齐,就听说了阿克苏地区库车县恐怖分子杀害公安局局长陈平的消息。陈平在公安系统中年轻有为,“刚提拔上来一年多的时间,人很不错,也年轻,才30多岁。”陈平是在抓捕恐怖分子过程中被当场杀害的。“他把防弹衣让给了同事,否则不会出事的。”新市区公安分局余局长发现,新疆地区的公安局长们的特点是,“在打击恐怖活动中都是冲在最前线的”,而由此牺牲的公安局长也要多于在打击刑事犯罪中牺牲的同级官员。有关方面解释说:这一方面证明了恐怖组织的真实存在,同时也证明了警方的打击力度。恐怖活动蔓延至社会、酿成重大事件的几率也因此大大下降。

杨恕的实地考察结果之一是:中亚虽然是这些恐怖分子的主要活动地点,而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三国交界的费尔干纳地区是中亚恐怖分子的大本营,但这一地区对中国的影响与威胁并不大,因为这一地区与中国交界地带易封锁,想过境并不容易。曾经到乌兹别克斯坦做了一年的访问学者的孙壮志说,即使在中亚国家,他们城市里也是相对平静的,恐怖分子主要集中在费尔干纳山区。

中科院新疆中亚研究所副研究员王鸣野则认为,中国的恐怖主义停留在一个相当初级的阶段,无法与中东地区的恐怖主义严密的组织、长期的历史相提并论。“一般认为,成熟的恐怖组织要有成熟的政治纲领,这种成熟性体现在纲领紧随国内外形势的发展,这样才有可能发展壮大的空间。中东的恐怖活动往往以圣战为宗教纲领,因为对于他们而言,以色列和美国是两个强大的敌人。他们不是对某一群体,而是对整个阿拉伯国家构成了生存的威胁的压力,这种压力是整个社会都能感受到的,巴勒斯坦就有几百万人被赶出家园,所以,这样的政治纲领的号召力是巨大的。中国境内的恐怖组织也打出圣战的纲领,而这种纲领仅仅会引起极少数宗教狂热分子的兴趣,对于世俗社会和大众则缺乏号召力。中国是一个提倡各民族大团结的国家,只要不对抗政府,就不会存在压力,圣战旗号自然立不住脚。”

另一个没有号召力的事实是,从事恐怖活动的恐怖分子素质极低,只有个别人是大学生,因为种种原因也没有很强的组织力。

杨恕描述的这些恐怖分子更直接,“都是一些乌合之众,各自为政,搞小派别小集团”。据统计,这些大大小小的恐怖组织在境外竟有50多个,“一般状态下,几个人就构成了一个组织”。王鸣野分析认为,分散只是一个表现,恐怖主义在中国没有生长空间的关键是“中国政府强大的政权,这体现的是一个国家的力量”。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都提醒记者注意今年10月的APEC会议,此次会议,“东突”首次出现在中国的大众媒体上。我们对恐怖主义的政策,杨恕说“一直都没有变化”。而此次出现“东突”的价值,只不过进一步表明中国政府反恐怖的决心。

(背景)“东突”——历史与现实

上海APEC会议期间,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朱邦造解释了中国官方对“东突”分子的定义——确实有一批民族分裂分子想通过暴力恐怖的手段把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建立所谓的“东土耳其斯坦”,我们称之为“东突”恐怖分子。

对于“东突”分子产生的原因,学术界已经认同的是“受历史上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影响”。

有学者考证指出,突厥是历史上的一个游牧民族,曾在中亚一带建立了东西两个突厥汗国。东突厥被回纥人(维吾尔族的直接祖先)所灭,西突厥被唐朝所灭,突厥人从此失去了发展成为当代民族的历史机会。西突厥的两个部落西迁到小亚细亚半岛定居,他们的后代建立了辉煌一时的奥特曼伊斯兰帝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凯末尔在帝国的废墟上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国。

与这一概念相关的突厥斯坦是一个地名,在流入咸海的锡尔河边,原本是泛指中亚古突厥人的发祥地。19世纪,欧洲地理学家开始使用这个名词,并把所属的范围扩大——中亚的俄国部分成了西突厥斯坦,而中国新疆(主要是南疆)被称为东突厥斯坦。

19世纪中期,阿富汗人哲马丁鲁提出了联合所有伊斯兰教国家,创立统一的伊斯兰政治实体的主张,开始了泛伊斯兰主义的传播。泛突厥主义运动源于沙俄统治下受泛斯拉夫主义压迫的鞑靼人,其目的是要联合从小亚细亚到中亚的所有突厥斯坦语系的民族,建立一个统一的突厥帝国。这两种思潮在新疆的表现就是“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

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从本世纪初开始传入新疆,到民国初年略具规模。土耳其人艾买提·卡马尔和从土耳其留学归来的维吾尔知识分子麦斯武德,是宣传这两种思潮的代表。19世纪30年代初,新疆时局混乱,东突厥斯坦运动趁机在喀什建立了“东突厥斯坦回教共和国”。这个政权仅存在了三个月,但成为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的开始,新疆民族分裂主义分子一直承袭至今。

“‘东突’分子目前主要有两个活动中心。”中国社科院研究中亚问题的青年学者孙壮志说,一个中心在西方,主要集中在德国、意大利,借助西方所谓中国人权的观点来攻击中国政府;另一个是在中亚,于1990年代初中亚各国独立初期局势混乱之机,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等国先后出现。他们一般是处于地下状态,所在国的政府持打击态度。

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杨恕教授列举了两个目前较有影响的“东突”分子组织:1.东突厥斯坦解放阵线组织,曾于1994年在哈萨克斯坦注册过,后被哈官方取缔。其核心人物阿希尔·瓦依丁曾是新疆自治区的一名高级干部。2.维吾尔人国际联盟,其首领是哈科学院一名维吾尔研究人员。

“需要指出的是,‘东突’分子是个笼统的概念,并不是某一组织的名称。”杨恕教授说,“东突”分子的组织在在境外大大小小有50多个,主要集中在中亚地区。他们一般的状态是由几个维吾尔人组成一个组织。小的组织一般是集会,散发宣传品,训练,贩毒,或者在新疆制造一些暴力事件。大一点的组织在欧洲开展活动,比如开会要求新疆独立等。

杨恕和孙壮志的研究都认为,尽管有这么多组织,但他们并未产生一个真正的“东突”分子领导核心。东突分子有一部分的社会经济基础,他们的经济来源包括在外经商办企业、贩毒和获取阿拉伯国家的资助。

揭开"东突"分子的恐怖面纱(上)

 选稿:黄杨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11月2日 
    • 揭开"东突"分子的恐怖面纱(上)
    • 中国打击"东突"也是国际反恐斗争一部分







    • 2001年APEC会议
      英美军事打击阿富汗
      学习江泽民七一讲话
      纪念"9·18"70周年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走进"中国上海"网
      上海国际旅游节
      室内安全环境专题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世博会知识竞赛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