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股市操盘手自曝:就这样把"马钢股份"玩转
2001年11月3日 14:24

这是一篇署名“新支点”,最近在网上被点爆的文章。虽然有人质疑其真实性,但也有圈中人指出,即使这并非炒作马钢的真实情况,即使只当它是一篇股市小说,文章描述的做庄细节,仍能给人莫大启发。

———羊城晚报编者

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不介意披露部分事实,当然我隐瞒了部分细节。

开盘收盘预先设定

马钢股份(600808)是被我从1999年7月5日的3.97元打到1999年12月9日的2.68元的。

这可以说是平淡的日子,我不用担心自己那每月12000元的薪水和奖金。所有的一切,调研部门和研究部门已经做好了,我只要按照他们定好的重要数据去做,包括开盘和收盘价格。有些事情我是不知道的。

我控制的帐户里有13亿元,怎样用这笔公款来为大众造福是我们公司高层的共识,我知道,每一个牛股赚的钱,都要落到他们兜里一大半。

通知分部配合是下面的工作,但有时候我也做,就用电话通知。当我说明天让他们卖出100万股时,他们无法判断本部的真正进出,让他们买进100万股,也可能是我们总部对敲过去的,意图不在拉高,可能反而在出货。然后他们按照下线去通知,共有18条线,每条线20几个分部,每一个分部有10个到50个帐户。18条主线是我们总部挨个通知。

1999年12月9日,上面让我打起来,吸纳1000万股筹码。我知道打压筹码快光了,要保持主动,并把外围资金弄迷糊,就要做上去两天。这时候我从研究部的某个领导口中,知道马钢是要拉到6元的……看着把马钢打得团团转,有一种成就感,控制别人命运的感觉,但也有危机感。我觉得成功的人都是同时活在这两种感觉之中的。

科技股狂涨,马钢已经跌到了历史低点,这为吸货创造了良好的氛围,第一个漂亮的碗底做出来以后,我已经拿到了3000万股的筹码,加上本部的2亿股,有2.3亿股了,但我们的目标是吸纳到4.5亿股,完成大牛市主升浪前的绝对控盘。

W底做成了,3.4亿股的筹码到手。外面的股评说,马钢做出双底,可以看高至3.5元。

第二天晚上,主任告诉我:“明天开盘2.78,收盘2.73,最低2.66。”

终于吸足4.5亿股了,马上就启动了,晚上回去,先得告诉妹妹买几万股,然后是邻居那个老婆子。

往下打给“老鼠仓”运粮

2000年3月14日,我老老实实地往下打,给研究部主任的老鼠仓运粮。

这小子真黑,竟有不下400万股的接盘在2.70元下面,因为长期的操盘,我可以感觉到量至少比平时多了400多万股,蛀虫。

昨天他让我打到2.66元最低价,在正常情况下,吸了这么多的货,不可能再给外面低价2.66元了,不知道这400万股里有我们老总多少。

我在下面也有100万资金,我已经让邻居老婆子去帮我买了,为了不起眼,分为六个营业部,10个帐户,买了10多天了,30万股,平均价格是2.68元。

抛出一亿股还涨停

明天,马钢将展开全面分仓布局。股评界的放量突破,我们叫全面分仓布局。

开盘,我就几十万、几百万股的往外抛。到中午,已经抛出了将近1亿股,真是过瘾。

这1亿股,都被我们下面的分号吃掉了,已经进了几千个帐户里面。以后这样的布局还要继续,但手笔会小一点了。

马钢涨停了,抛出1个亿,还涨停了,不可思议呀。

我的抛出就是信号,我一抛,他们分号就打,我再抛,再打,上下配合如此默契。

第二天是小规模分仓布局,外面管这个叫洗盘。也对,你看不懂我们在干什么,当然就被洗了。

第三天是涨停。“今天是7100万。开盘3.47元,收盘3.43元。”我一般都是早上接到这样的通知。偶尔也在晚上。

于是,我们总部在高开出货,分部在逢低吸纳,做了一根小阴线,带量。

“马钢有出货迹象,仓轻者观望,仓重者考虑部分出局。”股评界如是说。

压单竟被几口吃掉

今天有人进场买进1000多万股,超过了正常的阶段跟风限度。这个阶段的控制,应该不允许单一帐户进来这么多。可买进的帐户简直连我们的打压盘都吃,一点行业规矩都不懂。正常的话,他们应该看得懂的,压单是吓唬散户的,我们挂的230万股竟被几口统吃。

“是谁把这件事泄露出去了?”研究部的小王和我面对着老总。

“从现在开始我监督操作,到做完了再处分你们俩。暂时继续你们的工作。暂时在这里横一个月,或者打下去15%。”老总走了。

部门的计划是横一个月。马钢在3.5元横了一个月,做放量出货状。明眼人可以看出欲盖弥彰的做盘痕迹。

那个买进1000万的人在这里出了500多万股,我们也算没白折腾。

天天的巨量买卖枯燥无比,4月6日、7日,马钢再次向上突破。开始有人大力推荐。

总部进货掩护分部出货

“出货!”研究部发出命令。4月10日、11日的两根小阳星是在出货,但我感到接盘的人太少了,绝对没有办法满足要求,我也让老太太给我出了20万股。

“再打上去!”研究部又说。我的20万股出去了,这一次内部的人都吃不准了,这股票外面的人可怎么做呀。

出货彩排结束,又是一轮冲锋,两三个涨停。

2000年4月17日,我接到买进4000万股的指令,而没有告诉我开盘和收盘价在哪里。只有到出货的时候才不限定价格,出货的时候很多东西是失控的,有时候散户就会抢出高价来。

我感到是在出了,分部一定在出。今天开盘就往下掉没有接盘了,我感到卖压很重,我就慢慢买进一些,后来卖压轻了,我就大手笔买进。买进的方法是连续大手笔打高,惟恐别人看不到有人买。

庄家和跟风界两种人,有不同的手法和思路。就像现在的出货区域的打高已经不再采用早市横盘,中盘打高,而是采用在大幅振荡中打高了。

正在做盘,主任来了,说:“最高价格做到5.98。”

这个就是出货的做盘暗号。自认为是短线高手的在刀尖上舔血,进场搏杀。也有些听了马钢准备重组消息的人,进场做长线。

17日晚上,我破例见到了老总。向他汇报今天的做盘情况。他告诉我总部资金有点问题,明天要我出掉4000万股。

我回去分析了一下,可能明天总部出,分部进。资金有问题,我才不信。这样来回的进出,就把外面的反解密系统破坏了,也制造了大的成交量,散户就是喜欢量大。其实我们从国外进的几千万元的解秘软件不怕被反解秘,但这样还是最好的操作方案。

分部进货掩护总部出货

“明天往下出。”老总亲自召我,就是因为出局是最大的一环。

18日,我在开盘后往下出货,感到来自分部和散户大户的跟风单子不少,但还是达不到全面出局的要求。

到了21日,在连续几天的振荡后,头部隐隐若现。

“怎么办?”研究部小王不敢做主了,找到老总,把解秘单子给了老总。

“这些都是来自外面的抛单吗?”老总问。

“是的。我研究了一下,很分散,没有联系的。”

“现在在这里是不好做了,一定要再往上打。可以打到6元。”老总在另一份计划书上盖了章。

我们内部有一句话———失败了,就打上去。公司1996年做上海石化,计划拉到6元,可在6元没有出去,就拉到了8元。

4月25日,马钢在6.24元收盘。26日,6.26元开盘就计划往下打的,可是被跟风的抢出个6.36元来。

股市上最危险的股票就是具备了向下出货条件的股票,就是它营造的人气和氛围足可以让庄家往下打着出货,也有很多的人买。

4月26日的出货就是向下打着出的。

公司所拥有的帐户内存股票被我大量抛出,跑出的量在收盘才得以精确统计,扣掉分部进的,出掉了2300万股。

现在的出货已经达到最高区域出局要求,要向下进入次级出货区域继续出货了。

后天是“五一”长假,有的人会出局过节的。研究部门决定与其让散户出货过节,不如我们先出个痛快。

27日,股价被分部的抛压打到了跌停板上,快若闪电的一招。如果散户要出货过节,就挂跌停出,有大批散户看到跌停,就决定不出了,在节后寻求好价。散户就是散户,没有纪律。

最后出货玩尽花样

4月28日,5月9日、10日,走出双阴吃长阳的走势。我们拉了一天,出了两天。

我很清楚有多少人被套在了里面,其中的一部分人,只要不让他再看到6元,他永远不会出来,这是在5元上方横盘,引诱接盘的前提条件。否则,大家都要出来,就没有我们出的了。

在5元上方的次级出货平台上,出掉了20%多一点的筹码。在这个平台上,我玩尽了盘口暗示等花样,制造每一天的直线拉高,曲线打压出货,盘口的大接单,股价跃跃欲试的弹性,高委买,高内盘,攻击组合K线等。其实全是为了骗人进来。最成功的还是制造了5元是底部的假象,每一次破5元都回来了,为以后的跳水继续出货准备。

2000年5月25日,我被通知离开研究部,下去搞调研。我们去“化工”搞调研,看到工厂窗户都破了,用塑料封着,鸟在窗洞里飞进飞出。不过他们对护盘费等要价很低,我们顺利谈成。

“XX公司”的开价过高,我们就放任它的绩优形象去孤芳自赏……

 选稿:宋争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作者:新支点 







      2001年APEC会议
      英美军事打击阿富汗
      学习江泽民七一讲话
      纪念"9·18"70周年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走进"中国上海"网
      上海国际旅游节
      室内安全环境专题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世博会知识竞赛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