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中巨奖带来恶运:220万大奖砸烂一个家
2001年11月3日 18:50

羊城晚报11月3日报道:中奖—盖楼—包二奶—坐监—家庭仇恨—妻离子散,自天而降的180多万元巨奖带给信宜农民罗×典一家的是一场悲剧。

12岁小女给父下“战书”

“罗×典,你聪明的赶快离开陈×莲,回到妈妈身边。要不是(然),15年后,你、陈×莲、包括那些野种通通都要死,不过你就不要死得那么快,我先要挑你的根(筋),然后打断你的脚,再让你受尽痛苦,再把你的头砍下来,扔进海里,喂沙(鲨)鱼。我罗凤说得到,自然就做得到。不过(如果)你愿意离开陈×莲,改正以前的行为,我可能会放你一马。如不愿意,我就不客气。你害了我要离家出走,害了我妈妈、哥哥、姐姐吃了这么多的苦,我要为他们连本带利的拿回来!

“罗×典,你别以为在四垌里面很受欢迎,其实人们的心里多么恨你,值(真)的是千人憎万人厌。人人都说你已经都五十出头了,何必搞出这样的事呢?本来这个家庭是多么的幸福,都给罗×典毁了,真不像话。我话说完,请你好好想一下。混蛋!”

“15年后再见,准备你的兵马来迎接我。哼!”

1999年农历八月,12岁的小女孩阿凤给亲生父亲留下了一份15年后的“战书”后离家出走了。

这是一场家庭悲剧的一部分结局。

孔方兄掀开“家庭革命”

今年51岁的罗×典,广东信宜市新宝镇横源村人。1973年与同村的女青年林×英结婚,婚后生育有4女一男,阿凤是最小的女儿。1994年下半年起,罗×典与妻子林×英和3个女儿到珠海种菜、开饭店,赚了一些钱后,回老家盖起了一栋3层的楼房。

1997年2月,大女儿在珠海买了一纸福利奖券,结果竟中了220多万元的大奖,在扣除40多万元的税金后,那年3月17日,罗家拿着父亲罗×典的身份证领回了1887998.61元。

中了奖后,4月,罗家立即回到信宜市东镇开发区北界路口处建起了一栋占地面积101.3平方米的5层半钢筋水泥结构楼房,花了46万元在江门市购买了一套住房,又在信宜市东镇基金会以罗×典的名义存入25万元,据说罗还为每个女儿保留了10万元做“嫁妆”。

几乎同时,罗×典的生活翻开了另外致命的一页:他与当时在信宜一小附近开发廊的陈×莲相识,并在出租屋公开同居,1998年农历9月初二,陈×莲为罗×典诞下了一个女儿。陈×莲系信宜市平塘镇黄龙村人,1968年5月生,已婚,并育有一女儿,1998年与前夫离婚后,女儿随母亲生活。罗家的新房建好后,陈×莲便干脆搬到罗家4楼居住,罗×典对家人谎称是租给陈住的。

然而,纸哪能包得住火?这年10月,林×英发现了两人的“非法行径”后,曾对罗进行苦谏,但罗阳奉阴违,又背着家人与陈到四会市大沙镇恩红东路盖起了一栋3层半的楼房,继续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

妻子怒而告夫重婚罪

与“二奶”的事被家人踢爆后,罗曾立下一张“保证书”,白纸黑字,铁言铮铮。关于钱的问题,这位“暴发户”保证:“所有现金款及定期款单、利息,由林×英管理和支付使用,定期存款到期后由林×英开户存放”;关于财产问题,罗还指,四垌东坑口两层半约260平方米房屋、东镇开发区五层半约600平方米房屋及两间房屋内的家私电器,日后的继承权全部归儿子。他还承诺断绝(与)陈×莲来往,搞好夫妻关系,关心子女成长。

可是,《保证书》言犹在耳,罗就“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一方面把基金会的25万元改在妻子林×英的名下,另一方背地里却又向基金会报失,又改回了自己的名头。

1999年11月24日,林×英忍无可忍,向信宜市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控告罗犯有重婚罪。去年4月30日,法院经审理认定罗犯有重婚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陈×莲也以重婚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6个月,缓期两年执行。

要分家产不想离婚

丈夫被送进化州监狱服刑后,林×英、罗燕等母女4人,于2000年3月8日向信宜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以“保护自己合法的财产权益免受侵害”为由,要求对罗家“共有财产按份进行平均分割”。信宜人民法院认为,“原告林×英与被告为夫妻关系,尚未离婚,且母女四人仍与被告一起生活,因而四原告要求与被告分割共同财产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林×英要分财产必须先离婚。

“我不会跟他离婚。”昨天下午,林×英在电话中对记者肯定地说,“我想,我们俩都已经是几十岁的人了,子女也都已这么大了,还离什么婚?离来干什么呢?”但是,她并不掩饰对罗×典的“恨”:“我当然恨他了,是他把这个家搞成这样,现在全信宜(的人)都知道了!”

林×英说,罗×典入狱后,她于今年7月曾去探过一次,“主要是想看看他有没有改变(态度)。”但令她失望的是,“他还是那么恶,一见到我就骂,还说以后他出来后,要陈×莲,也不会要我们。”

她还说,大女儿、二女儿和儿子都曾去看过罗×典。不过小女儿阿凤却从来没去过,“她不可能会去。她最恨他。”林×英说,阿凤那天留下对父亲的“战书”后,到了堂哥的家里,偷偷打开抽屉,拿走了其中的300元,然后与一个也是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一起“出走”。那个女孩的父亲也是因包二奶而把家里搞得“天翻地覆”,两个小姑娘算得上是“同病相怜”。4天后的晚上,林×英意外地发现阿凤一人蜷缩在自家大门旁边的黑暗中。

由于奖券风波带来的家变,几个子女都无心向学。现在,包括罗凤在内,罗家的3个女儿都在江门市做些杂货、食品生意。儿子刚上初一就辍学外出,现在信宜市区一私人老板那里学修摩托,而母亲林×英则“到处走”,因为“有好几头家呀”,心中还在等待着老公能改邪归正回到自己身边。

 选稿:彭金凤 来源:羊城晚报 
    • 500万元彩票中奖者在想些什么?







    • 2001年APEC会议
      英美军事打击阿富汗
      学习江泽民七一讲话
      纪念"9·18"70周年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走进"中国上海"网
      上海国际旅游节
      室内安全环境专题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世博会知识竞赛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