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IT新闻>>正文

通话频频被中断 193长话江湖告急
2001年11月7日 03:23

1 “麻雀战”拖垮了193

“宜春、鹰潭两地告急!”上个月,联通江西分公司向北京总部反映了当地的情况。在这两地,联通193的服务一度被中断了长达70小时。据悉,在江西出现的这一现象只是信手拈来的案例。

正在移动通信领域同中国移动酣战的联通今年腾出手来,猛推自己的长话业务,意在从中国电信那里“分一杯羹”。但是联通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长话网,却遭到了种种“揉搓”。

据业内人士介绍,联通的长话和数据业务,在某些地级市被电信的市话局、郊区局“轮流关闭”。联通的紧急报告历数了这些市话局的手法:在互联中继上做手脚,导致通话双方彼此听不见对方的声音;改变发码的方式,延长电话接通的时间;更有甚者,不将193的呼叫送到网间中继,而是转移到某个录音通知上:“为了节省话费,请拨打17909(电信的IP电话接入码)。”更让联通恼火的是,各地市话局往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联通称之为“麻雀战”),因此联通至今未能顺利地查证。

这些情况对于记者来说,真是闻所未闻。“那是因为你身处大城市的缘故。”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解释道,“在北京、上海,还有各大省会城市,电信与联通的竞争比较规范,没有那样的行为。”

2 联是联了,通则不通

国家允许193这个“第二长途”出现,就是为了鼓励电信市场的竞争,让消费者有选择的权利。通过竞争,让电信服务的价格下来,质量上去。联通的长途骨干网正在进行的三期工程将使网络总长达到7万多公里,网络将通达各省拥有长途区号的地市。但联通建设的193长途网主要包括省际之间的骨干网和省内城际之间的网络,线路只铺到城市边缘,再建一条市话网就成了“重复建设”,没有自己市话网的联通唯一的选择就是和中国电信互联互通。

联通从去年初开始加紧互联互通的工作。去年4月,联通致函中国电信,请求在国内196个地市进行193长途与电信本地网的互联互通,之后又陆续要求增至251个本地网。中国电信总部连续发文,要求下属各电信公司在去年11月底前开放联通的长话业务。

在去年岁末今年年初,联通又两次致函中国电信,请求配合。电信总部也两次下文,敦促下属公司的互联互通工作。一时间,联通与电信之间,电信总部与分公司之间,鱼雁往来频繁,但193互联互通的完成率仍未到达半数。

2月初,无奈之下,联通一纸报告交到信息产业部。信产部立即给了中国电信一个最后期限:今年3月8日,而且互联互通的范围从城市扩大到了“整个本地网”。

于是,在3月8日晚23时,浙江电信最后一个完成整个本地网的互联互通之后,联通在“三八战役”中奏凯。“3月8日是一个里程碑”,联通的负责人说,“在这一天,互联的问题解决了,但互通,也就是保证业务通畅,是我们下一阶段的任务。”联通和电信间的纷扰,还远远没有解决。于是,就有了10月中旬的那份给信产部的“紧急报告”。

3 电信:此乃市场行为

当记者把联通的这份紧急报告转达给中国电信有关部门的一位负责人后,她说:“中国电信在互联互通上作的努力是空前的,我们没有任何动摇。”这位负责人认为,对于刚刚建成的联通长话网,电信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与其实现了互联互通,配合不可谓不积极。

其实,对于中国电信总部的合作,联通是没有任何异议的。今年国庆节前,联通致函电信,要求“共同保障节日通信畅通”,电信总部对此作出了“非常积极的回应”,将传真文件下发到各地分公司,敦促下级执行。“两个总部间的合作相当不错。”联通的负责人说。

在听完联通罗列的“罪状”后,中国电信的负责人表达了她的看法:“这些行为都与互联互通无关,纯粹是市场行为。”既然谈到了市场,这位负责人激动地指出了联通在市场上的不规范行为。联通在某些地区赠送的拨号器,不能拨打中国电信的长话,有的没有入网许可证,有的占用了“”号和“#”号,使许多程控业务无法完成。

对于联通线路不畅通,这位负责人作出了她的解释:“照理说,线路上是不能随便加设备的,这会影响环路电路测试。”以她的判断,正是联通自己的拨号器影响了线路。“再说,有一些问题也是正常的,电信自己的接通率也没达到百分之百嘛。”最后,这位负责人叹到,市场竞争的因素太复杂了,很难简单地说明白。

专家:按《电信条例》办事

日前记者奔赴义乌,与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教授会面。周教授是公认的电信问题专家,对中外的电信格局均了然于胸。周教授在了解事态后,伸出两根手指,吐出两个关键词:“贝尔系统与MCI案”、“电信立法”。

贝尔与MCI的故事发生在30多年前的美国。

当时,与今日联通一样年轻的MCI公司想要在长话业务上同传统的垄断者贝尔争夺客户。当时的贝尔系统同时控制着长话和市话的固线,而MCI只拥有长途通讯干线,情形与今日之电信与联通何其相似。为了解决MCI缺乏“最后一英里”市话网络的问题,美国的电信主管部门要求两个公司间“公平接入,互联互通”。最后,互联互通在行政的干预下的确实现了,但独家拥有市话网的贝尔系统,有的是办法和技巧来“揉搓”MCI,令后者永无宁日。

至于“电信立法”,周教授的意思是“我们已经有了电信条例,有法必依嘛”。

周教授伸出的是两根手指,潜台词是,历史的昭示已横亘在我们的背后,我们无暇理会,但对于现实中的执法,总还可以有所作为的。

信产部:个别行为难避免

在中国电信和联通这场纷争中,需要一个吹哨的“裁判”,这个角色只能由信息产业部来担当。因而记者致电信产部网络互通处负责人,让他来“评球”。

这位负责人承认,报告中某些“时通时不通”的现象,在“极个别”的地区肯定存在。原因主要是电信的下属部门“认识上存在差距,市场竞争的观念尚不充分,市场竞争行为不规范”。联通在价格上的优势,是引发电信个别不规范行为的“导火索”。但这位负责人始终强调“极个别”这一定语,“在整体上,无论是互联,还是互通,都已经实现。”接下来的工作,既要靠企业自律,也要靠管理部门加强执法力度。

新闻导读

本周,联通北京总部向各地分公司下发了一份紧急文件,罗列了联通193长途自开通以来所遭到的种种不公平待遇。据说,同样一份文件,在上月中旬,以“紧急报告”形式,被放在了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的案头,该文名义上是反映有关拨号器受阻的问题,实质是希望信产部“对人为制造的互联(193长话)质量降低行为予以立即制止”。

193长话在国内某些地级市被电信的市话局、郊区局“轮流关闭”;193长话通话双方彼此听不见对方的声音;193长话被有意延长通话时间。蹒跚学步的“第二长话”遭遇一系列挫折。

对于“193长话”引发的事件,联通和电信方面都有自己的说法。但是,对于广大消费者来说,他们只想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电信消费包括长话自由竞争的情景,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自由选择电信服务,什么时候能够得到质高价廉的电信服务。

 选稿:黄海玲 来源:新闻晨报 11月7日 作者:潘田 
    • 广东中山市联通193疑遭电信违规封杀







    • 2001年APEC会议
      英美军事打击阿富汗
      学习江泽民七一讲话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走进"中国上海"网
      上海国际旅游节
      室内安全环境专题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世博会知识竞赛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