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申城婚介所种种骗局大曝光
2001年11月9日 07:08

解放日报11月9日报道:本刊曾在1997年12月13日发表报道《今日婚姻介绍所》,披露了某些婚介机构操作不规范的现象。4年过去了,如今的婚介市场情况如何?记者为此再作调查。

追踪诈婚骗财案

一句“丧偶”的谎言,就骗得婚介登记;把户口簿上的“已婚”改为“未婚”,就得以在多家婚介所“觅知音”。这些骗子到婚介所不是找伴侣,而是寻“猎物”。

9月初,上海市公安局卢湾分局刑侦七队接到许鹃女士报案,称她放在家中的手机被盗。警方经过对案发现场勘察和多方侦查发现,许女士通过本市某婚姻介绍所认识的男友王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案发后,王某就不见了踪影。由于王是外地人,在上海居无定所,查找非常困难。刑警们从婚介所了解到,王曾自称“丧偶”,要求登记征婚,今年8月8日,婚介所为他与许女士牵了线。不过,婚介所也不知道王在上海的住址,仅有王登记时留下的远在安徽马鞍山的地址。侦查员在马鞍山公安机关的协助下,发现王不仅妻子依然健在,还有一个20岁出头的女儿在上海打工。抓住这条线索,侦查员终于找到王在上海的暂住地,擒获了这个骗子。

警方查实,王某与许女士“交朋友”不到一个月,就骗取了许女士700多元,分手前偷走了许女士儿子的手机。警方还了解到,王某在此之前也以自己“丧偶”的谎言骗了一位女子7400元。日前,王某已被处劳动教养。

记者从司法部门了解到,一个时期以来到婚姻介绍所以“找对象”

为名,行诈婚骗钱之实的案件不少。与上述王某案件相似的,被判8年有期徒刑的诈骗犯周耀明即是一例。

周是上海人,有妻子儿女,到婚姻介绍所登记却称自己“未婚”。他把印有“未婚”字样的字条,贴在户口簿“婚姻状况”一栏里,用以遮盖原来的内容,然后拿去复印,再用复印件到婚介所登记。这种并不高明的手段居然骗过了多家婚姻介绍所,使他寻觅到数位女士实施骗术。这中间有位诸姓女子,通过婚介所与周相识,被周自诩的“股票分析师”头衔所迷惑,委托其代炒股票,结果被骗去十几万元。今年3月,诸女士突然发现自己账户里股票、存款都不翼而飞,大惊失色,却已找不到周的踪影,遂向公安机关报案。直到周耀明落入法网,诸女士才知道一直与她“谈恋爱”的周并非单身,而她也不是第一个受害者。

如果婚介所能够认真核实征婚者的婚姻状况,也许以上这些诈婚骗钱案不会发生。记者循踪采访时发现,婚姻介绍所在这方面确有漏洞。

已婚者怎么会堂而皇之地在婚介所登记?婚介所难道不需核实征婚者的婚姻状况?对于已经发生的诈婚骗财案件,他们有没有采取“亡羊补牢”措施?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两家相关的婚介所。

位于本市西区的“怡美”,是前述第一个案件中王某曾登记的婚姻介绍所。

工作人员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今年8月,王某拿着安徽马鞍山的身份证前来登记征婚。因为他是外来人口,却能够说一口流利的上海话,我们就问他,你怎么会说上海话。他说,他的父母是上海支内职工,而他本人也在上海生活过,目前,户口虽不在上海,但他在上海做生意。对于自己的婚姻,他说“丧偶”。我们要他出示证明,他表示,户口簿留在安徽没带出来,下次一定补,希望先给他介绍一位女士谈起来。

记者:“没有婚姻证明怎么能让他登记呢?”

工作人员:“我们想,一般人不会随便说自己‘丧偶’,那是‘触霉头’的事。再看他老实相,人也蛮勤快,主动帮我们修过厕所,大概不会假。”

记者:“你们一共给他介绍了几位女士?后来怎么知道他是骗子的?”

工作人员:“两位,他后来还要求介绍第三位,我们没同意。许女士是第一个给他介绍的,大概在8月下旬,许女士到婚介所来,说王某偷了她儿子手机逃走了,我们就让她到公安机关报案。”

大凡骗子都会以假象骗人,这家婚姻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在登记手续不全的情况下,就匆忙给人做红娘,她们自认为是“一次失误”。

也许是听见与案件沾边就格外紧张,新巾帼婚介所工作人员竭力回避记者的有关询问。前述第二个案件中诈骗犯周耀明曾在此登记征婚。这家婚介所的负责人表示,他接手管理才3个月,不知道当时发生的情况。记者请他向当时接受登记的工作人员了解,得知周耀明确在这里登记过,不过,有关资料都已销毁,无法查证。

记者就这两件事请教了婚姻管理部门和有关专家,他们明确表示,登记征婚应有严格的规定,有无配偶应当是第一条要弄清楚的,其他如住址、职业、收入、文化程度等也应该如实登记。证件不齐或发现有伪造痕迹的,应当拒绝登记,必要时,应向有关部门报告。任何婚姻介绍所都不能仅为多创利,只管收钱,不严格把关,决不能因为婚介机构把关不严,而给居心不良者以可乘之机。

除此以外,有专家建议,主管部门可以定期或不定期,例如说每年一次,把各婚介机构所发现的有劣迹者列入“不良分子名单”,发到每家婚介所。这就如同银行对用户所列的“信用记录”,每家婚介所都有了这样的名单,就可以有效识别婚介市场中“披着羊皮的狼”。

针对目前征婚登记时常有人用假证件的情况,专家指出,婚介所工作人员应该学会辨别证件的真伪。特别是对于表明“婚姻状况”的证件,可以采用请警署出具“户籍证明”的办法,因为一般来说,“户籍证明”被伪造的可能性很小。

诈婚骗钱的犯罪分子屡屡得逞,同一些女士缺少自我保护意识有关。

从目前已经公开的案例看,犯罪分子利用征婚骗财骗色之所以屡屡得逞,一是借助了受害者对婚介所的信任,后者认为由“职业红娘”

把关,心理上就少了一道防线;二是他们利用了一些女士贪图小利、轻信谎言的弱点。

以上述第一个案件中的许女士来说,她从婚介所工作人员口中得到的印象是:王某原是上海知青,“丧偶”,人蛮“老实”,来上海接一个工程,收入不错。这样,她的思想警惕完全放松了。据许女士说:“我们相识后,王某总说他是包工程的,收入很多,怎么怎么有钱,要在上海买房子,还三次带我去看房子,征求我的意见。再看他蛮勤快的,会做家务事,就让他住到我家里了。”

思想上放松了警惕以后,对骗子言听计从,许女士做出了令很多人到现在还“看不懂”的事。王某8月初由婚介所牵线与许女士相识,不到半个月就住进了许女士的家中。同居的几天中,常常是许女士的儿子早上第一个离家上班,许女士其次,王某最后出门“上班”。相识这么短的时间,许女士就为王某盗窃作案“大开方便之门”,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有专家指出,骗子在婚介市场上骗财骗色,利用的就是女子被骗献身后,感情上产生依恋性,很难拒绝骗子“借钱”或其它同钱财有关的要求。上述第二个案子中的诸女士,就是将所有股票交易事项全部委托给周耀明,以致“血本无归”。当然,周耀明在这过程中也耍了许多花招,比如假装对诸女士很关心,也花一点小钱,给诸女士到商店买衣服等等。但如果诸女士早一点关心自己的帐户和交易动态,也决不致于到头来弄到追悔莫及。

专家特别提醒,女子应当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在与征婚对象交往时,尤其是在对对方了解不深的情况下,不要轻易出手给钱给物,更不应草率让对方住到自己家里。

催人警醒的奇闻

“婚托”演戏

今年4月,41岁的河南女子王莹来上海找工作,经人指点,以每月支付400元“挂靠费”方式,从一家名为“梦爱”的公司弄到营业执照复印件、委托书和私刻的公章,打出“心雨婚介信息站”的旗号开张。她以“杨老师”名义打理的、设在市中心区的“婚介所”,既没有工商营业执照,也拿不出民政部门的批文,却在短短4个月内大做广告,吸引沪上400多名男女前来报名,一时门庭若市,骗得应征者3万多元钱。由于知情者举报,今年9月,王莹因涉嫌诈骗罪被黄浦区检察院逮捕。

据司法机关调查,王莹赚钱的方法主要是依靠“婚托”。她的手下有多名“婚托”,“常客”则是一男一女两员干将。男的是50岁下岗人员巩某,因其身高一米八十,“卖相”不错,且因同时受雇于别的婚介所,有“婚托”经验,故很得王莹赏识。女“婚托”为40岁无业人员黄某,她被王莹相中,是因为到“心语”来的次数多,花钱不少却找不到意中人,曾发过牢骚。这两个“婚托”每天“上班”,“身份”却不同,有时一天中能变化出多种“职业”,经理、厂长、会计、文员,以各种角色与应征者周旋。王莹对他们的要求只有一个:只见一次面,以后就永远甩掉对方,更不能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据这两个“婚托”向检察机关交待,在王莹雇佣他们的3个月中,每人分别同100多名异性应征者见过面,每次见面后,从王莹处领取提成10至20元。

王莹在上海婚介市场“淘金”,害苦了一批企望通过婚介所寻偶的男女。他们每次要付80元约见费,但往往谈不到10分钟就“拜拜”了。最倒霉的要算来自上海郊区某镇的汪小姐,她在“心语”遇上心怀鬼胎的“婚托”陈某,被其“海外经商”的谎言所骗,“借”去一万元后渺无踪影。

如此“包装”

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无业人员鲍影波,被婚介所“包装”成美籍华人、“MBA博士后”、外企总经理等不同身份,以谈恋爱为名诈骗钱财,今年3月被警方逮捕,后被长宁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处罚金1.5万元。

鲍某今年48岁,曾因诬告罪被处有期徒刑5年,曾两度离异。1999年底,他到本市杨浦区一家婚姻介绍所登记征婚,随意说了一个很普通的职业,但要寻的对象条件倒蛮高。这家婚介所工作人员认为其条件不好,暗示他要好好“包装”自己。于是,他动足脑筋,将登记的身份改为“中法合资宏利橡胶润滑剂公司经理”。这一“包装”果然奏效,婚介所给他牵线的张女士对鲍颇为倾心。去年春天,鲍请张女士到徐家汇一带看新房,然后说购房款已筹集得差不多了,只缺一两万,张女士很爽快地拿出一万元。不久,鲍对张女士说,房子要交钥匙,钱还是不够,张女士又送上了两万元,此后,鲍即杳无踪影。

几次行骗尝到甜头,鲍某一发而不可收。去年11月,他窜到本市南丹路上的一家婚介所,故伎重施,不过这次他用的衔头更加“吓人”:“美籍华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MBA博士后、美国大海石油化工(中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很快,他就从婚介所里“觅”到了“猎物”,一位房产公司女经理上钩了。这位女经理在事业上虽说是“女强人”,但在恋爱方面却经验不多,鲍某一句“美元存在银行,手头缺人民币”,就从她那里“借”去了两万元钱。交往3个月后,任凭女经理不停地“拷”,鲍某就是不回电。

“多行不义必自毙。”鲍某因诈骗多名女征婚者终于露出马脚,他在斜土路上某婚介所结识的高女士成了他的“掘墓人”,给他一次次骗局划上了句号。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警方调查时发现,鲍的通讯录上竟写有100多名女性的名字,经查证,基本上都是通过婚介所结识的。

谎言横行

37岁的下岗女工陈国珍,把混迹婚介市场当作“发横财”的机会,在一年时间里先后骗了两名颇有身份的男子,共获利5.5万元。虹口法院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3000元。

陈国珍化名“吴蕾”到本市长宁区某婚介所登记,谎称自己在美国定居,为丈夫所抛弃,现回国做生意,年收入30多万元,在虹桥地区有一套一百多平方米住房,外备私家轿车。她在征婚栏里写道:本人“物质丰富但情感空虚,渴望寻找知心伴侣。”奇怪的是,婚介所居然信了这弥天大谎,先后给她介绍两位身份不错的男士。

第一位对象马某,中年知识分子,某研究所科研人员。会面几次后,陈国珍说:“和一个日本人做生意,付保证金尚缺两万元钱,你能不能借给我?”结果,她如愿以偿。20天后,她又以同日本人做生意为名再次向马某借了2.5万元,之后,她便不再露面。第二位受骗者是在某广告公司任职的47岁的陈先生。这回陈国珍单刀直入,见面不久就开口借钱。陈先生心里反感,但想到这是婚姻介绍所牵的线,不怕她赖帐,于是就借给了她一万元。岂料黄鹤一去不复返,陈先生心急火燎到婚介所查“吴蕾”资料,发现名字是假的,家庭地址“吴中路3弄4号”纯属子虚乌有,他赶紧去乍浦路警署报案。当警方费了不少周折抓获陈国珍时,她身上仅剩300多元钱,所骗的5.5万元早已挥霍殆尽。

 选稿:吴麒敏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吕学东 
    • 老人婚介所征婚 男士成为"抢手货"
    • 南京婚介联谊活动实为"玫瑰陷阱"
    • 婚介所里出没的女骗子——五天五个未婚夫







    • 2001年上海科技节
      第十届上交会
      2001年台北选战
      学习江泽民七一讲话
      英美军事打击阿富汗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走进"中国上海"网
      上海国际旅游节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世博会知识竞赛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