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新“杨三姐告状”告出干部作风冷暖
2001年11月14日 07:33

中国青年报11月14日报道:11月5日,瓢泼大雨。满脸雨水、满腿泥浆的农妇李年红把记者让进屋,上访一年来的悲喜就像大雨一样倾泻而出。

这是江西省余江县春涛乡山岭村一个普通农户之家,两个旧条椅、一个辨不清颜色的饭桌,此外再没什么家具。一个6岁、一个8岁的孩子。还有一条小黄狗愣愣地贴在门口。

一年多以前,一件血案几乎夺走了李年红生活的全部希望。从此,她踏上了上访路。乡、县、市、省,她上百次地踏进各级机关的门槛,得出的切身体会是:“有的干部对百姓的疾苦不管不问,冷漠推诿,也有的干部真诚、热情地帮助群众。”

人命关天衣食愁 农妇走上上访路

今年30岁的李年红因建房与亲属发生纠纷,于2000年7月被殴打致伤住院治疗。随后,她希望公安和乡镇干部出面调解,但由于“农忙时节”(干部们这样解释),派出所、乡政府均未出面。无奈,李年红从自己父母所在的东乡县珀乡莲塘村请来村干部、亲属进行调解。2000年8月5日下午15时许,参与调解的双方发生争吵,对方3人拔出尖刀行凶,造成2人死亡、4人受伤。其中,李年红的丈夫身亡,小叔子受重伤,父母均受轻伤。16时30分,余江县公安局干警赶到现场,但凶手早已逃之夭夭。

生活对李年红露出了最残酷的一面。公婆均身患疾病,小叔子胳膊中残留着钢板,无钱治疗,年幼的孩子衣食无着。最令她感到悲愤的是,亲眼目睹丈夫被杀,3名疑犯潜逃(后有1人被余江县公安局抓获),其余2人至今逍遥法外。

上访路上多磨难 干部作风知冷暖

2000年仲秋,父母、小叔子尚在医院治疗,李年红就开始了上访。她的要求是:“捉拿凶手、帮小叔治病、帮孩子上学”。李年红能记清的是去省城近10次,市30多次,县、乡100多次。有3次,李年红是徒步走到南昌的。250多公里,她带着两个孩子,饿了,到路边的餐馆,等人家吃完后凑上去吃剩饭。困了,就夜宿在路边人家的屋檐下。

一年多时间,省、市、县的政府、信访、公安、检察、法院、政法委、民政等等,凡是觉得有可能给自己“说法”的部门,李年红就去。但大部分机关,她是进不去门的。往往省里打电话到市里,市里打电话到县里,县里打电话到乡里,或者按照这一顺序转介绍信,但仍然没有解决问题。

后来,李年红自己总结出“经验”,来到机关门口,就下跪高喊:“清官啊,你出来看一看我们,这人命关天的事咋就没人能管。凶手抓不到,有病没钱治……”

某机关的一个处长告诉李年红,“你说的都是无理要求,走到天边也没法满足。”一年多,李年红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这事不归我们管”。

有的办事员答复她说:“这事我们做不了主,得交领导决定。”李年红追问说:“咋一年多还没办成,你到底交没交给领导?让领导出来见见我,行吗?”这时,她得到的答复通常是:“领导很忙,天下也不止你一家的事要办啊。”

2000年11月,李年红得知余江县公安局一位负责人在检察院开会,就跑到检察院门口拦车。结果,上来几个人将她往墙边推搡,头磕出了血。至今,那道伤疤还留在李年红的额头。

李年红也遇到了许多热心的干部。就在一位干部用脚踢她的时候,另一位干部出面制止:“她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家,上访一年多都没有结果,多可怜啊。”

今年6月,省公安厅厅长接待日,李年红见到了公安厅副厅长彭焕恭。彭批示之后,掏出300元钱和50元车费,让李年红暂渡难关。就在记者来此调查的前两天,彭焕恭还召集省、市、县公安机关负责人听取汇报,指示加大追捕力度,力争让杀人疑犯尽早归案。

李年红说,有的干部“凶巴巴”的,威胁要关她、打她,有的干部能够笑脸迎送,但就是不办实事,而有的干部同情群众、同情弱者,还慷慨解囊资助群众,让人感受温暖。“凶手没抓到,法律得不到伸张,我对干部还不能说满意。”李年红说。

干部眼里的李年红

在江西,记者采访了许多接待过李年红上访的干部。个别干部承认,曾经骂过李年红是“骗子”、“法盲”,理由是“李年红家的纠纷是亲属之间的事情,清官难断家务事,她非要政府来承担责任,不是无理取闹吗?”据了解,在宗族观念、亲属观念相当盛行的当地,持这一意见的干部不止一个。

余江县委的一名干部说,李年红上访目的是解决生活出路,有经济目的,而我们有的干部认不清这点,态度宽容,在一定程度上纵容了李年红。

春涛乡政府一名值班干部对记者说,李年红很“刁蛮”,经常“胡闹”,有些要求政府根本无法答应。并且,省里已经3次通知县、乡里去南昌市“接”李年红了。对此,他表示,乡里财政十分困难,干部半年多没发工资,而派专人接李年红回来,已经花了700多元路费。“如果李年红不去上访,省下这笔钱来照顾她的生活,该多好”。

一名乡领导称,对李年红不断上访很是“气愤”,确实吓唬过要把她“关”起来。

在许多干部眼里,他们对李年红“非常好”。比如,村小学免去了李年红之子的学费50元,并由乡民政所承担学杂费150元。今年春荒,发了救济大米150斤,中秋节发给特别补助60元。在省信访办的电话指示下,去年还发给过李年红鞋子和20元钱。

干群的“鸿沟”在哪里

余江县人民政府在一份汇报材料里,称“李年红要求乡政府补助其安葬费及其小叔子取出钢板的医疗费等。此事应依法处置,由凶手承担民事责任。”

几位有关负责同志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认为,问题在于李年红“要求过高”。

对此,李年红说,两人死亡四人受伤,这对一个家庭来说,不是天大的血案吗?凶手逍遥法外,亲人无钱治病,孩子无钱上学,我这些上访时提出的要求难道那么过分,让政府无能为力?她认为是一些干部对群众感情冷漠,不关心群众疾苦。

3个行凶者中,胡泥堂在案发5天后被抓获,并于2001年5月30日被绑赴刑场,执行枪决。余江县公安局副局长孙友生说,此案已经告破,下一步只是追逃的问题,在全国上网通缉的同时,今年10月末,省、市、县公安机关还组成追捕组,正在加紧工作。

而对于为何没有提起“刑事附带民事”的诉讼,由杀人、伤人犯罪者承担李年红一家的民事赔偿责任,余江县委的干部说,两名凶手在逃,就不能算结案,只能等到以后了。

李年红的幸运在于,她的上访遭遇已经引起一些领导的重视。鹰潭市政府领导作出批示,尽快解决她反映的问题。为此,余江县委召开了协调会,作出决定,县公安局加大追逃力度,由县民政部门、春涛乡政府对李年红给予适当补助,帮助其解决生活困难问题。并要求县、乡有关部门进一步改进干部作风。

春涛乡党委书记刘亚告诉记者,民政部门解决的300元补助,马上就会送到李年红手里。

记者离开李年红家,天上下着大雨。走过泥泞的乡间小路,李年红眼睛湿湿地问记者:“现在,许多领导都重视起这件事了,跑了的凶手能抓到吗?”

编后:有人说李年红是“秋菊打官司”,有人说她是“新杨三姐”,也有人认为她是“无理要求”。李年红的要求是否合理,自有法律来做出裁决。但是我们的干部,在面对群众求助的时候,是不是该更多一点耐心,更多一点感情,更多一些感同身受的理解和支持,而不是高高在上,不是“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这样,干群之间就不会再有“鸿沟”,加强党风建设,改进干部作风也能切实落在实处。

 选稿:褚宁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刘畅 
    • 浙江金村十年不换届 上访群众被称"刁民"
    • 不满群众上访河南郸城一村支书竟收"告状费"
    • 山西割舌案真相凸现 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福建漳州妥善处理一起群体上访事件
    • 群众上访合法 限制上访违宪







    • 九运会全程扫描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2001年上海科技节
      学习江泽民七一讲话
      英美军事打击阿富汗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走进"中国上海"网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2001年台北选战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世博会知识竞赛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