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米卢和他的红颜知己们[图文]
2001年11月14日 16:39

中华读书报11月14日报道:像米卢这样的焦点人物,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把聚光灯自然而然地集中在自己的身上。足球新闻,在伴随着中国足球改革的8年历程中,已经成为国内体育新闻中竞争最为激烈的行当。接近米卢,撬开他的嘴,是每一个中国足球记者的梦想。而所有的媒体,也为了打动米卢使出了浑身解数。

每一个时期,都会有特定的人物,中国足球米卢时期,成功接近米卢并发出不少独家新闻的中国记者有两名,女的是受聘《足球》时期成为米卢红颜知己的李响,男的是《北京足球》的董路。不过,说这两个人,又会涉及到另外两名记者,同样是一男一女。这两人分别是原《足球》报的女记者任田和原《中国足球报》的记者蒋彬,如果他们继续将自己当初的工作进行下去的话,也许现在最红的足球记者应该是他们两人。

国内足球新闻竞争在民间主要有两大阵营,一是广州的《足球》报,中国足球报纸的老字号;另一个是湖南的《体坛周报》,后来居上,已呈青出于蓝胜于蓝之势。4年之前,中国足球金州梦断的时候,《足球》和《体坛周报》斗得还是势均力敌,而到了霍顿时期,《体坛周报》因为记者马德兴成功贴近霍顿和他所执教的两支国字号球队,在报道中国足球新闻时占据了明显的上风。米卢到来,使两家媒体又掀起新一轮的竞争狂潮,召兵买马,扩充实力自然不用说,而且又针对米卢,两家都准备了“王牌”。《体坛周报》方面仍然是记者马德兴主攻国字号,马德兴当年在《中国足球报》供职的时候,就是以写国际足球新闻而出的名,对米卢的背景资料非常熟悉,再加上经历“霍顿时期”,在进出国家队的那些球员面前也混了个脸熟。而《足球》则出人意料地使出了“美人计”。

一直跑中国足球新闻的记者们都知道,中国足球有很多忌讳,其中一个就是忌女记者,一个相当迷信的说法是比赛之前如果有女记者跟队,球队肯定会输球。也许是因为中国足球创伤太多,人们才找出了这样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的理由,这个理由,又逐渐被大多数足球人所接受。更夸张的是,不仅中国足球如此。一些外国球队也有同样的迷信。上届世界杯小组赛的时候,土库曼斯坦队来北京打客场比赛,从住地去工体,球员已经坐在了大巴上,但车一直不走,原来有一位中国的女记者采访结束之后想搭土库曼斯坦队的车去工体。土库曼斯坦足协的官员就因为这个原因,不让车走而且还不直接说出原因,直到最后中方才弄明白原因。女记者下车之后,土库曼斯坦队出发了。当然最终说话的还是实力,他们照样输了球。

1999年岁末,米卢的到来使中国足球进入一个新的时期,《足球》报派出女记者全程贴身采访,实在是当时的一个“险招”。最终险招出了奇效,《足球》报的“美人计”大获成功,在米卢到来后的很长时间里,国家队新闻,特别是关于米卢的新闻,《足球》报在独家性方面超过了《体坛周报》。直到本次十强赛开始之前,《体坛周报》用“釜底抽薪”之计才在这场新闻竞争中重新占据主动。

《足球》报当时派出的女记者叫任田,一个学西班牙语的女孩。米卢“重女轻男”都是现在我们所知道的,但是在当时,用一名女记者贴米卢实在是需要勇气。米卢的前任霍顿就是一位地道的英国绅士,即使如此也没有见过他会对哪位女记者表示额外的好感。初来乍到的米卢,见到一位漂亮的女士,而这位女士又说着和他一样的语言,已经完全南美化的米卢立刻“中计”。当然任田只是开了一个头,让米卢对中国的女记者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真正成为米卢朋友的,是任田的继任者李响。

广州是一个人员流动非常快的城市,媒体之间也是如此。任田离开《足球》报之后,《足球》报又迅速从《广州日报》补充来了李响。李响学的是英语,在这一点上她不如任田,但李响很快成为米卢在中国最好的朋友,这又是任田所比不上的。因为米卢,李响的名字迅速在足球圈内红了起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米卢出现的地方,就肯定可以看到李响。而米卢对这位好朋友照顾到什么程度呢?举一个世青赛期间的例子,当时采访回来的一位记者说,没有法子和《足球》报竞争。他讲的是这么一件事,因为米卢在世界足坛非常有名,去哪里都有人认识他,所以当李响或者说是《足球》报在采访客队遇到困难时,米卢会敲开对手的大门,然后指着李响告诉对方“她是我的朋友”,于是对手就不好意思拒绝米卢朋友的“采访”。

十强赛开始之前,在国家队尤其是米卢的报道方面明显吃亏的《体坛周报》终于出招,用重金挖走了李响。2001年7月24日的《北京晨报》报道了这宗中国足球新闻记者价钱最高的“转会”。

作为国内两大专业体育报纸《足球》与《体坛周报》,随着世界杯十强赛临近,他们之间的恶性竞争愈演愈烈。日前,有消息说,《体坛周报》挖走了《足球》记者李响,原因是李响与国家队主教练米卢之间的私人关系很好。据说,李响的月薪在50万元左右,而合约为期3个月。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当事人李响,她告诉记者确实是离开了《足球》,不过,她说自己现在是独立的,不代表谁。记者问她以什么身份采访时,她说将以新浪网特约记者的身份。关于150万3个月的薪水问题,李响不愿意透露具体的月薪,“怎么给钱和怎么发稿都还没谈好呢”。

《足球》与《体坛周报》的挖人大战很早就开始了,在世界杯前表现得尤其明显。先是《足球》把《体坛周报》的金炎挖走,随后,就到了《体坛周报》挖李响。李响原来是《广州日报》的记者,自从米卢到中国执教后,《足球》就把学英语出身的李响调进该报社。李响利用自己的语言优势为《足球》获得了不少有关米卢的独家新闻。一时间,全国报纸都派出女记者来采访米卢竟成了一种风气。现在,《体坛周报》挖走李响,无疑是希望加强自己在世界杯报道的力度,同时削弱《足球》的力量。对此,一名《足球》记者说:“《体坛周报》把我们想得太简单了,他们以为把李响挖走我们就垮了吗?”对于李响的“出走”,这位《足球》记者也表示出理解:“如果有那么多钱放在你面前,你会不动心、不走吗?”

李响第一次让中国足球记者意识到自己可能的价值,而如果当初任田不走,那么李响也就不会来到《足球》报,也就不会有这宗“大价转会”,现在李响所拥有的,也许就是任田错过的。

任田写米卢的文章因为时间所限,并不多,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文章应该是2000年2月3日《足球》报上的《米卢——守望的玉米人》。这篇文章由四部分组成,后三部分都是关于米卢的采访,真正精彩的是没有采访、没有足球的第一部分。

席间,我见这位洋教头用盐洒玉米吃得十分香甜,蓦然想起墨西哥一个古老的传说。墨西哥人的很多故事都与玉米有关,他们的主食是玉米,天天在玉米地里干活,仿佛一生都在眺望着门前那片辛勤耕耘的玉米地,因此墨西哥人自诩为“玉米人”,这种感觉朴质、踏实和自信,正如面前的老米卢。是的,他虽不是墨西哥人,但似乎二十八年在墨西哥生活的经历已使他成为了一个典型的墨西哥人,在墨西哥司空见惯的玉米加盐就是他的典型吃法。

其实米卢只有50多岁,但白头发和老年斑使他看上去老得多,他认真地对我说:“我还是个小孩子。”“小孩子”欢天喜地地拿着我们送他的“出入平安”的红条幅作“招财童子”秀,左拥右抱,笑容灿烂,但总摆脱不掉一点“圣诞老人”的洋味儿。他回赠给我们一人一个银制的草帽形饰物,亮闪闪的帽身加上同样质地的编织穗,一样是墨西哥潘帕大草原的特产。其中有一只帽顶稍稍发黑,米卢急得用手擦了擦,抱歉地说:“哎呀呀,对不起,银的就爱发黑,擦擦就掉的了,实在对不起。”看他急的样子,倒是我们不忍心了,谁会和“孩子”计较呢。

李响见报的所有文字基本上都和米卢有关,这是她的优势,因为她能够待在米卢身边,能够获取到其他记者根本无法获取的信息。在《足球》报上,李响发表过连载“走进米卢”,而在中央电视台的《五环夜话》栏目中,李响也向全国的观众讲了她和米卢的故事。

相关专题:中国足球队进军日韩世界杯

align=center

女记者?女球迷?

 选稿:吴麒敏 来源:《老狐狸米卢》 
    • 米卢氏又怎么了?
    • [综合]墨西哥顺利出线 米卢回家感觉不错







    • 九运会全程扫描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2001年上海科技节
      学习江泽民七一讲话
      英美军事打击阿富汗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走进"中国上海"网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2001年台北选战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世博会知识竞赛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