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直面我国司法鉴定四大问题
2001年11月16日 08:11

中国青年报11月16日报道:“我国司法鉴定太混乱了。”中国政法大学博士生导师卞建林对记者说。卞教授是证据方面的权威,日前他就我国司法鉴定问题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一、鉴定机构山头并立

卞教授首先提到了司法鉴定机构的混乱。

据了解,目前在我国,具有鉴定权的机构大约有五类:一是公安机关、检察机关、人民法院等国家专门机构内部设置的鉴定机构;二是经司法行政机关批准设置在科研机构、政法院校的司法鉴定结构;三是卫生行政部门设立的鉴定机构,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四是一些医科大学设立的鉴定机构;五是省级人民政府指定的医院。“各机构自立门户,各自为政,司法鉴定混乱无序。”卞教授说。

在我国刑事诉讼中,公、检、法机关各设有一套鉴定机构。“公检法机关‘自侦自鉴’、‘自检自鉴’、‘自审自鉴’,鉴定机构缺乏中立性,鉴定结论的公正性难免受到质疑。”卞教授说。

卞教授给记者介绍了欧美国家的做法。在以法国、德国为代表的大陆法系国家,遵循鉴定权主义,即国家明确规定哪些人具有鉴定人资格或哪些机构具有鉴定权,只有这些人或机构才能向司法机关提供鉴定结论。例如法国就实行鉴定人名册制度。“这为鉴定的公正奠定了基础。”

英美法系国家实行“自由鉴定人”制度,即立法上不确定鉴定人资格,也不将鉴定权固定授予特定的人或机构。任何人都可能成为案件的鉴定人,只要参与审理案件的法官或陪审团认为其具备鉴定人资格即可。

卞建林认为,法院作为审判机关,没有必要设立鉴定机构。法院作为采信证据的中立者,有权决定、指定鉴定人。法院可以决定重新鉴定,但不能指定自己的机构来做。对于检察院的鉴定机构要限制。对于检察院负责的自侦案件,为保密起见,对字迹鉴定、票据鉴定等与侦查职能相关的鉴定,应保留;其余的,应取消。由于需鉴定的东西通常要在现场提取,公安机关的鉴定机构应保留。

二、鉴定结果互相矛盾

卞教授说,各种鉴定机构重复设立,不仅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而且经常出现鉴定结论互相矛盾的现象,有些部门甚至互相扯皮,诉讼久拖不决。

他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

1992年8月12日,浙江东阳吴宁镇村民胡尚军与村民卢伯成发生扭打,胡用膝盖猛顶卢脸部,致卢口鼻出血,并仰面倒地昏迷,经CT检查发现脑积水。由此,一场为期7年之久的司法鉴定大战拉开了帷幕。金华市公安局、浙江省公安厅、公安部、东阳市法院、浙江省高院、浙江省检察院等机构轮番上阵,演绎出八个全然不同的鉴定结论。1999年9月,最后一份鉴定称:“卢伯成头颅外伤为轻伤”。2000年3月,东阳市检察院依据此鉴定,对胡尚军提起公诉,但卢已因脑积水病发作于半年前去世。

卞教授说,法律没有对鉴定次数作出规定,这也是导致重复鉴定层出不穷的一个因素。基于诉讼效率的考虑,卞教授提出借鉴审级制度,建立二级或三级终局制,较高级别的鉴定机构做出的鉴定结论具有相应的权威性。但这种效力等级只是一种形式上的划分,不可绝对化,鉴定结论的实质效力如何,最终还需经过法院的审查判断后予以确定。

三、鉴定权不对等

目前,我国法律赋予了当事人申请重新鉴定的诉讼权利,但这只是一种请求权,是否有重新鉴定的必要,是由法院来确定的,而公检法机关都有权决定和提起鉴定。卞建林说:“显然,在这方面,当事人与公诉机关处于不对等的位置。”

在申请鉴定权和鉴定权的行使方面,卞建林认为应向被告人、犯罪嫌疑人倾斜,可申请重新鉴定。

四、鉴定结论不等于科学判断

在有些案件中,事实非常清楚,定罪与否的关键就在鉴定结论上。比如杀人案中,物证、人证俱在,行凶者也供认不讳,如果对行凶者做了精神病鉴定后结论为精神病人,他则不需要负刑事责任;反之,他则构成杀人罪。

既然鉴定结论是鉴定人运用专门的知识或技能,对诉讼、仲裁等活动中的专门性问题作出的鉴别和评定,那就是“科学判断”了。卞教授讲,这种想法在实践中非常普遍。相伴而来的是,鉴定人不出庭接受质证。有数据表明,在我国,鉴定人能够亲自出庭作证的比例一般不会超过5%。绝大多数鉴定结论由控诉一方提交给法庭,并以宣读鉴定结论的方式进行调查的。

鉴定结论是否就不会有错?卞建林说,正是有些司法人员将鉴定结论视为“科学判断”,不进行认真分析和审查就作为定案依据,导致了一些冤假错案的发生。

卞教授向记者介绍了国外的情况。在法国,鉴定人必须出庭作证,就鉴定结论进行解释,并对鉴定结论得出的过程和采用的方式予以说明。在美国,因为鉴定人是当事人花钱聘来的,难保不带立场,所以鉴定人同普通证人一样,必须出庭接受质证,对不出庭的鉴定人甚至可以适用强制措施。

卞建林说,鉴定结论只是证据的一种,同其他言词证据一样,存在着虚假的可能。因此,鉴定人必须出庭作证,对鉴定过程和内容作出说明,并接受双方的询问。与此相匹配,法律应允许当事人聘请专家,为本方当事人的利益询问鉴定人,鉴定人对当事人和专家提出的问题应予以详细解答。鉴定结论同别的证据一样,是提供给法官参考的,应当有利于法官认定案件事实。

 选稿:宋争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刘晓燕 
  • 机制混乱重复设置 司法鉴定亟须规范







  • 九运会全程扫描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2001年上海科技节
    学习江泽民七一讲话
    英美军事打击阿富汗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走进"中国上海"网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2001年台北选战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世博会知识竞赛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