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卞祖善详谈与谭盾“争执事件”
2001年11月16日 16:53

天府早报11月16日报道:谭盾和卞祖善的争执已经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连日来有关媒体的评论已经折射出这个事件“风波”之外的一些意义:这是一场中国民族音乐人和现代音乐的对抗吗?中国音乐人、音乐流派之间有正常健康的交流环境吗?眼下的中国观众,对谭盾、对卞祖善、对中国交响乐现状又有多少了解?

昨日,记者采访了正在家中的卞祖善先生。虽然对此事引起这么大的社会影响始料不及,但卞祖善对整件事和对谭盾音乐的态度并没有改变,他就当时的情形、衍生风波的背景以及谭盾父亲在媒体上的发言谈了自己的看法。

谭盾纯粹是“玩”的态度

由于很多人并没有看到当晚的节目,记者请卞祖善描述一下这个节目的组织经过和当时现场的情形。卞祖善说,当时节目组宇文若龙先生找到他时,他就告诉宇文若龙,1996年中国音协组织了一场座谈会,当时他对谭盾的《鬼戏》提出了激烈的批评。谭盾跟他约定,要找个时间和他讨论一下音乐观念。所以,这次他就问节目组,谭盾到不到场,如果到场,他也出席。他把自己想说的也跟宇文若龙说了,当时节目组觉得非常好,鼓励他就这么说。“所以说,我是一开始就抱着对话态度去的。”卞祖善说。

卞祖善说,他是事后才知道谭盾并不知道他会到场。“看来,谭盾并没有做好挨批评的准备,他是去作秀的。这就是矛盾的主要原因。”卞祖善说,谭盾一上场,不肯坐准备好的两把椅子,而是坐在了茶几上,充满了作秀味道。到他上场时,谭盾跟他打招呼,语气里也是调侃的味道,他纯粹是抱着“玩”的态度。

卞祖善说,谭盾很狂妄,他不时地说自己是“由湖南到北京”、“再由北京到国外”,好像他是在拿着国际眼光看中国了。但事实上,现在是21世纪了,我们生活在北京,同样可以用世界的眼光来看纽约的谭盾。

我不认为什么声音都是音乐

谭盾本人包括他的经纪人在事后一直保持沉默。但是谭盾父亲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指卞祖善“端着长者架子,讲话没分寸、没根据”,而且和谭盾的唇枪舌剑“由来已久”。卞祖善已从网上了解到这一说法,他说:“我没有端架子,如果说根据,这确实是我个人的看法,但是就谭盾音乐中我认为确实存在的问题提出批评。”

卞祖善说,谭盾近来的东西有种“观念大于音乐本身的趋势”,“就是说,他的音乐表现不了他的观念的层次。他的《永恒的水》协奏曲,谭盾说他音乐里的水能挖掘人类灵魂里的声音,能有摇篮曲一般的力量,至少我没有感觉到。谭盾的《卧虎藏龙》作为大提琴协奏曲,它从协奏曲的曲式、大提琴技法到和乐队的交响性上看,都是很一般的作品。”

卞祖善说,节目现场有个美国乐评人说“纯音乐已经死亡了”,美国现在确实有很多人在做多方面的尝试。谭盾努力在做的“多媒体实验”(就是试图寻找不同的发音媒介),其实已经不是新鲜的东西了,世界上早有人做过这种现代性试验。“但事实上,保留下来、广泛演奏的还是那些优秀的纯音乐作品。”

“我不认为什么声音都是音乐;最早谭盾的《乐队剧场》在休止符出现时指挥有动作,我并不能从动作和体态中感受到音乐的力度,所以我说他是‘皇帝的新衣’,硬要大家看那些看不到的东西;1996年,谭盾的弦乐五重奏《鬼戏》在音乐厅演奏,我又对这个作品提出批评:在长达45分钟的演奏中,有20分钟没有音乐,五个人靠着顶光将脸照变了形、通过麦克风将用鹅卵石击牙齿的声音放大、抖动侧幕上挂的纸,‘耍’了近20分钟,我认为这些做法是降低了作曲家和演奏家的作用。”

“谭盾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玩音乐。媒体应该到中国爱乐乐团去了解一下那些演奏手的看法,看看他们对《永恒的水》和《卧虎藏龙》的看法。”

卞祖善指出,有关报道里所说的“谭盾在厦门开音乐会的时候,他又站出来指责”不符合事实,他都不知道谭盾什么时候开的厦门音乐会。

这次风波是件好事

卞祖善说,虽然也不时有音乐人说过“要表现中国传统音乐,并不一定要把中国那些鬼哭狼嚎的巫乐拿出来”,但是,1994、1996年间(就是谭盾的现代实践引起轰动的时候),在音乐家圈子里几乎没有人坦率批评过谭盾的音乐。说起来,他真的是第一个当众坦率批评的。这次事件后,他看到北京、武汉一些媒体刊登了一些资深记者兼音乐杂志编辑对谭盾音乐的探讨文章,觉得很好。

“谭盾可以继续搞他的多媒体实践,搞水、搞纸、搞瓷器,下一步他还要和张艺谋搞青铜器,这都没所谓,但我希望社会大众能加深对音乐和音乐家的了解,能有一种好的对话气氛,这有利于中国交响乐的发展。”

卞祖善最后表示,他希望能在适当时刻,再与谭盾坐下来,就音乐观念好好讨论一下。

北京台:冲突有“态度”的原因

北京电视台《国际双行线》栏目制片人宋民跟记者解释了当时现场,他说,当时剧组确实知道卞祖善有反面观点,也跟谭盾透露了一下,但是谭盾并没有详细询问是什么样的观点,是哪一位嘉宾,所以他可能没准备。

对于冲突的原因,宋民说:“这不是单纯由音乐观念引起,而是由音乐观念之外的态度引起的。”他说,当时节目定下谭盾是主嘉宾,卞祖善只是其中一个环节出来的,卞的观点和态度显得比较激烈,谭盾才离开现场的。“这得看了节目才能明白。”宋民说。

新闻链接

音乐家谭盾拂袖而去

本月6日晚,以一曲《卧虎藏龙》享誉世界的著名音乐家谭盾在北京电视台《国际双行线》栏目做节目时,“偶然遭遇”国内著名指挥家卞祖善。未料卞祖善从出场伊始就对谭盾得意之作--以另类乐器演奏的音乐《永恒的水》提出了长达十分钟的批评意见,让谭盾忍无可忍,终于在第十分钟时,谭盾起身说:“够了,我已经忍受了十分钟了,我和卞祖善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我有事,我要先走了。”随后,谭盾拂袖而去,抛下正在录制中的节目。事后,当事人三方各执一词,各有说法。

●《国际双行线》总导演宇文若龙--表示遗憾

“那天在录播节目现场发生的意外,我表示遗憾。不管怎么说,电视台费钱费力制作了节目,总希望最后能如期播出,与观众见面。事后我们曾打电话与谭盾经纪人接洽,但这位经纪人打来电话以十分坚决的语气说希望我们不要播出这档节目,说是会给谭盾造成负面影响。我们提出这期节目在后期制作剪辑好了之后,交由谭盾看后再播出,但谭盾方面依然不同意。”(该期节目最后还是播出了--编者注)

●卞祖善--我和谭盾不见不散

“我和谭盾早在1996年就已经有个约定,双方要找个合适的时机交流沟通一次。因为我对他演出的曲子和所作的音乐一直持比较保留的态度。这次北京电视台做节目,事先说明是一档讲谭盾音乐艺术的节目,请我作嘉宾,我对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讲明谭盾去,我才去,谭盾不去,我也不去。老实讲,我去《国际双行线》做这个节目完全是为了赴1996年的约定,至于我的保留意见,也是为了我们之间能坦诚地交流沟通。”

●谭盾父亲--唇枪舌剑由来已久

“这个要回溯到1994年,那时谭盾刚学成博士归国,那时候卞祖善对谭盾的音乐就有看法。他还在上海《文汇报》上发表看法,指责谭盾音乐根据安徒生童话改编的作品《皇帝的新衣》。后来谭盾在厦门开音乐会的时候,卞祖善又站出来指责谭盾。谭盾的音乐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卞祖善和谭盾交流音乐可以心平气和地讲,为什么要以长者的口吻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谭盾呢?我希望卞祖善注意两点:一是讲话要有根据;二是讲话要有分寸。”

 选稿:褚宁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郑洁 杨翘楚 
  • 谭盾卞祖善冲突事件之瞻前顾后
  • 谭盾卞祖善冲突镜头播出后引起关注
  • 与不愿见的人狭路相逢 谭盾直播中拂袖离去







  • 九运会全程扫描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2001年上海科技节
    学习江泽民七一讲话
    英美军事打击阿富汗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走进"中国上海"网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2001年台北选战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世博会知识竞赛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