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离婚绕得开“介绍信”?
2001年11月16日 17:49

羊城晚报11月16日报道:10月31日,北京一家报纸载文称:离婚手续近日有望修改,协议离婚不用单位开介绍信,闹得尽人皆知。

11月6日,同城另一家报纸又发布了一条针对性消息:北京市、区民政局答复称离婚手续近日有望减少的说法没有依据,目前仍按《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办理,七件材料一个不能少。

这两则消息都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那么,“协议离婚无须单位开介绍信”日后是否会成为现实?人们对现在的离婚手续有何意见呢?近日,记者采访了有关部门、专家和部分群众。

民政部门:简化程序是方向 目前仍走老套路

“协议离婚无须单位开介绍信”一说是纯属“空穴来风”呢,还是属“改革前吹吹风”?

据广州市民政局负责婚姻管理的社会事务处负责人透露,今年10月,民政部、司法部在广州举行《婚姻登记管理条例》(下称《条例》)修订征求意见会,会议确定的《条例》修改稿第三稿中确实有这么一项内容:协议离婚中,单位开具介绍信,人事处盖章的程序将改变。目前,修改后的《条例》第三稿已报送国务院,能否通过还必须由国务院决定。

这位负责人解释说,今年4月28日全国人大通过新修订的《婚姻法》,为此,作为《婚姻法》具体实施细则的《条例》也必须进行相应的修订。“简化程序,方便群众”是此次《条例》修订的一大原则。据悉,参与修订者几乎是一致同意,修改协议离婚中“单位出具介绍信,由人事部门盖章”的内容。修改的理由何在呢?这位负责人强调,主要是为了“简化程序,方便群众”,倒不是出于所谓的“保护个人隐私权”方面的考虑。

这位负责人还提醒大家,目前民政部门仍是依据《条例》办理协议离婚手续,所在单位或居委会出具的介绍信、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离婚申请、离婚协议书、照片等七份材料一个都不能少。

对于某些媒体所称的“因嫌到民政部门办离婚手续繁琐,又要单位开介绍信,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去法院办离婚”一说,这位负责人表示不能赞同。目前广州每年通过民政部门办理的离婚约3000对左右,近几年城区的离婚率逐年上升,而番禺、花都两区和增城、从化两市的离婚率基本持平。“人们选择到法院去办离婚,只是说明法律意识强了,懂得用法律手段解决财产分割问题”。

市民:众人争说“介绍信”

记者与几位广州市民交谈,发现媒体所发布的相关消息早已成了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

开介绍信让人尴尬

张先生(44岁,工人,离婚人士):好几年前,离婚时回单位开介绍信,领导倒是没有问我什么,可消息传开后,有同事私下里议论:“怎么结进结出的?”这令我感到尴尬,他人怎能明白我离婚的苦衷呢?

不过,要我选择到民政部门还是法院去办离婚的话,我还是会选择民政部门,虽然手续繁琐,但是便宜(只需30元手续费),不用像到法院那样要交上一笔不菲的诉讼费。

单位是一道“缓冲带”

胡先生(33岁,编辑,已婚):单位介绍信不该取消,这主要是从维护安定团结方面考虑。两口子吵着要离婚,这时如果没有单位调解这么一道程序,很可能一冲动就离了,有的人离了没多久又复婚了,只怪当时太不理智了!所以说,单位是一道“缓冲带”,离婚还得单位开介绍信。

早该取消了!

姜女士(39岁,文员,已婚):我认为那张单位的介绍信早就该取消了!在很多人眼里包括我自己,离婚是一件不光彩的事,离婚得回单位开介绍信,而中国人对他人的隐私素有“窥视癖”,同事们便会私下里说三道四的,让人受不了。

如今单位的介绍信仍未取消,要我说,假如我的婚姻“搁浅”的话,我不会走离婚这条路,因为我不想回单位开介绍信,弄得人人皆知满城风雨!我宁愿选择悄悄地分居。假如我再遇上意中人的话,我无法与他结婚(因为需要单位介绍信),那我可以和他同居嘛!总之,我就是不想让单位和同事们知道我的隐私!(编者注:姜女士的想法非常危险,可不能去干那种触犯重婚罪的傻事!)

离婚是个人行为

宗小姐(26岁,白领,未婚):我反对离婚要单位开介绍信的做法,不单是离婚不用,结婚也不用单位开介绍信!因为结婚、离婚都是个人行为,而不是集体行为,更不是职务行为,何必要单位来“把关”?

不关单位的事

小黄(21岁,男,大四学生):我觉得婚姻的事不等同于工作上的事,不用单位来管。单位一管,很容易侵犯了个人的隐私权。

婚姻登记工作人员:简化手续治标不治本

广州东山区民政局办公室的赵主任和该局婚姻登记处的刘大姐,是两位长期从事婚姻登记管理工作的资深人士。他们对“离婚无须单位开介绍信”一说,自有其独到的看法。

赵主任:手续简化、尊重个人婚姻的隐私权当然是好事。但是,结婚是需要单位证明的,离婚要知会单位,可以令单位明晰职工的婚姻状况。最重要的是中国的具体国情,很多政策是与婚姻状况密切相关的,像福利分房、计划生育等等。如果离婚无须单位开介绍信,那么相应的法规也应该修改。

“取消介绍信”治标不治本。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成立唯一的专门出具婚姻状况证明的部门,像香港的婚姻注册处,使公民的婚姻状况出处明确。

刘大姐:闹离婚的夫妻一般都会打电话来咨询离婚的手续,我们会仔细地告诉他们必须“七证”齐全,一般人都比较通情达理,个别人嘟嘟喃喃嫌麻烦,说不如上法院方便,没遇过叫嚷什么隐私权的。

法律专家:有赞有弹“介绍信”

离婚要到单位开介绍信,这会不会对个人隐私权构成侵害呢?记者采访了两位婚姻家庭法专家——中山大学法律系的鲁英女士和广州大学法学院的张瑞英女士。有趣的是,两位专家的意见大相径庭。

鲁英:手续繁琐体制造成

婚姻本身是公开的,不存在隐私权。无论是结婚或离婚都必须具备一些形式要件,开单位介绍信就是一种形式要件。

国外普遍采用公告形式,这本身就说明婚姻是公开的。他们的优势在于档案完备,查阅很方便。我国目前存在手续上的繁琐是体制不完善的表现,需要慢慢通过立法及完善执法来解决,不是取消某一个环节就可以解决问题的。

张瑞英:我早就主张取消

我早就主张,这张“介绍信”应当取消!婚姻是纯属个人领域的事情,而如今这张介绍信的存在,导致离婚申请人所在单位、居委会或村委会管理属于私人领域的问题。有些单位、居委会或村委会认为,开介绍信之前必须了解离婚原因,进行调解,因此制定了一套调解程序(如需经工会调解),还有的认为“离婚是坏事”,不开介绍信。这可害苦了当事人,因为没有介绍信就离不了婚呀!这些行为,难道不是对婚姻自由的粗暴干涉吗?

此外,我还主张改革现行的结婚手续规定,日后结婚同样也应当不用单位开介绍信。单位对个人管理的弱化,是当今社会的一种趋势,从“单位人”走向“社会人”的公民,应当充分享有婚姻自由。

记者:婚姻与数字化管理

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传媒现象:一家媒体发布“离婚手续近日有望修改,协议离婚不用单位开介绍信”的消息之后,全国大大小小的媒体争相转载。才过了六天,另一家媒体又发布一条带有澄清性质的消息,又引来一番转载潮。

此中折射出来的,是那张介绍信在人们心头那种挥之不去的压抑。

离婚须单位开介绍信这一条,据说是当初修订《婚姻登记管理条例》时增补的,初衷是针对当时全国开始出现人、财、物的大流动,想借此来加强单位对人的管理。可单位把这种管理权扩大化,常见的工会调解这一程序实际上是无任何法律依据的。

有一位网友质问道:离婚不知会单位,再婚时单位怎么会给你开介绍信(因为按现行法规,结婚同样要单位开介绍信)?

问得好!这位网友提出了一个法规修订配套性的问题。

我给出的答案是:离婚、结婚,一律取消单位介绍信,这样的话,就可以完全把单位给撇开。而这完全符合婚姻自由的精神。

要取消这张介绍信,必须有配套改革作基础。改革的方向是强化而决不是弱化对婚姻的社会管理,使之简便而高效。我设想,改革可分两步走:

第一步,借鉴香港的做法,成立婚姻注册处,它是公民婚姻状况证明的唯一合法出处。有了它,结婚、离婚何需劳烦单位开介绍信?

第二步,若干年以后,实现社会管理数字化。每个人有一张取代现有身份证的IC卡,内存详尽的个人资料,包括婚姻状况、配偶的名字,甚至是个人信用记录。无论是求学、就业,还是结婚或离婚、申请贷款,凭此卡一卡“走遍天下”。当然,假如已婚的你妄想重婚,负债累累、信用尽失还想申请贷款,此卡将让你“原形毕露”。

 选稿:褚宁 来源:金羊网 作者:黄熹 林洁 赵仲炜 文燕媚 
  • 离婚是不是手续越简单办得越快越好?
  • 民政部门否认离婚手续将简化
  • 手续近日有望修改 离婚不再闹得尽人皆知







  • 九运会全程扫描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2001年上海科技节
    学习江泽民七一讲话
    英美军事打击阿富汗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走进"中国上海"网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2001年台北选战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世博会知识竞赛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