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今日关注>>正文

"东突"恐怖再现 政府严厉打击决不手软
2001年11月16日 11:33

东方网11月16日消息:中国新闻社主办的中国《新闻周刊》今年第43期的显著位置刊登了独家报道《新疆“东突”恐怖再现》。该文首次详细披露了新疆“东突”问题的由来,并深入剖析了“东突”的恐怖主义本质。文章全文如下:

许多中国人对“东突”问题不太熟悉,但对“新疆分裂主义”并不陌生。“911事件”和正在进行的阿富汗战争,使“东突”问题骤然裸露,中国也正处在国际化恐怖主义威胁的风口浪尖。这是中国社会的新变化,也是国际关系面临的新变化。

2001年10月19日,一条关于“东突”的新闻吸引了中国人的目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孙玉玺说,欧洲议会不顾中方多次严正交涉,允许一些“东突”分子在议会大厦内举行有关“东突”研讨会,提供从事反华活动的场所,中国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愤慨。

据外电报道,10月17日和18日,大约30名要求新疆脱离中国而独立的流亡维吾尔族人,一连两天在欧洲议会位于布鲁塞尔的总部大厦内举行研讨会。该组织的一名发言人对外界声称,他们事先向欧洲议会申请借用场地举行会议并获得了批准。新华社援引孙玉玺的话说,所谓“东突”研讨会不过是一出闹剧。

“东突”浮出台面

“中亚目前正处在国际恐怖活动威胁的风口浪尖上。在这一地区,恐怖主义与宗教极端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合为一体,兴风作浪,目标是使该地区民主过程倒转,推翻该地区的合法政府。”

今年上半年,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在一篇名为《新世纪新挑战》的文章中写下上述一段话。一位中国专家阅读此文后断言,与中亚国家毗邻的中国现在也正处于国际恐怖主义威胁的风口浪尖上!他在一篇文章中担忧地说,把中国推上风口浪尖的邪恶力量源自“东突”。

10月17日至18日,“东突”分子在欧洲议会大厦集会。主办者是“东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这是一个为建立所谓“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而游说海外的流亡组织。德国慕尼黑是他们的基地。与会者讨论了如何反驳中国政府把他们看作是恐怖分子的指称,同时向全世界污蔑自己的祖国搞“国家恐怖主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孙玉玺对此表示,欧洲议会执意为这样的恐怖组织提供讲坛,这与当前国际社会加强反恐怖合作的潮流背道而驰。

当天,还有一条关于“东突”的新闻,是中国另一名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的上海讲话:“东突”恐怖分子是一批民族分裂主义分子,他们想通过暴力恐怖的手段,把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建立所谓的“东土耳其斯坦”。

经由这些来自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的报道,很多人几乎在刹那之间对“东突”这个异常陌生的问题,有了一些较为清晰的认识。此前,对大多数中国人而言,“东突”是中国政治资讯中的一个新名词,闻所未闻。有专家指出,这些消息,可能是中国官方媒介就“东突”问题作出的面对国内民众的第一次公开报道。存在了很多年的“东突”问题一下子浮出水面,呈现给普通中国民众。强烈的震撼,提醒他们在遥远的欧洲,有一撮自中国西北部出走的分裂势力,正在试图分裂中国。

“东突厥斯坦”无历史依据

作为一个组织的称谓,“东突”是“东突厥斯坦”的简称。有专家说,“东突”是1944年在新疆建立的一个谋求新疆独立的反动组织,上个世纪50年代流亡欧洲。据称,类似的流亡组织在海外有50多个,他们把中国新疆称作“东土耳其斯坦”。“杀回灭汉”是他们的口号,目的是以民族问题为借口将新疆分裂出去。

早在公元前三世纪,维吾尔族的祖先丁零人远在贝加尔湖北岸放牧,到公元前后才来到北疆。在他们进入新疆之前,中国汉王朝已经开始统治新疆楼兰等地了。

10月14日,一位自称“没有廉价的和平”的研究者,在人民日报BBS论坛之强国论坛上重提这段早已被论证的历史,意在说明“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分裂分子以“泛突厥主义”为理论依据分裂新疆是可笑的。他说,这与在十月革命胜利的基础上,苏联各加盟共和国合并成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分属不同的性质。新疆的情况也与前南斯拉夫问题不同。在1918年成立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王国之前,南斯拉夫各族本身就不是一个整体。而新疆恰恰相反——她和中国各民族从来就是一个整体。

事实上,有关“突厥斯坦”的地名来源和演变,与维吾尔民族并没有直接的关联。一位研究者考证说,十八、十九世纪,欧洲和俄罗斯将苏联的中亚和中国的新疆叫做“突厥斯坦”,有时分别称为“布哈拉突厥斯坦”和“中国突厥斯坦”。它的意思无非是突厥人曾经住过的地方,但并不能说明它与维吾尔人有多少联系。

从族源看,虽然维吾尔民族族源复杂,与塞种人、匈奴人、羌人、汉人,或龟兹人、突厥人、蒙古人等等都有所关联,但是其主体显然与突厥人无关。

9月,新疆吐鲁番葡萄进入了丰收的季节,当地农民正加紧在自家专用房中晾制葡萄干。“突厥斯坦”,最初出现在伊朗人口中,用以称呼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北部。当突厥人占据了从里海到罗布泊的广大地域后,“突厥斯坦”才获得了广泛的含义。但“突厥斯坦”的名称并没有非常确切的含义,在这个名称之前加上“东”“西”“南”“北”的界定,也是很随意的。1722年,《帖木尔伯克史》一书,将整个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叫做“北突厥斯坦”,将“中国突厥斯坦”叫做“南突厥斯坦”。1829年,比丘林将“布哈拉突厥斯坦”称做“西突厥斯坦”,而把中国新疆叫做“东突厥斯坦”。直到十九世纪下半叶,“西突厥斯坦”和“东突厥斯坦”的名称出现在俄罗斯东方学家格里戈利耶夫的著作中,才正式传播开来。

专家指出,由上述过程可见,关于现代泛突厥主义理论所制造的“东突厥斯坦”问题是没有历史依据的,“突厥斯坦”作为术语充其量是一个地理名称而已,作为名称的确定也是十九世纪的事,距离突厥人的国家被维吾尔族和汉族联军所灭亡,已经有好几百年。

今天的“东突”,很大程度上已由一个分裂团体,进一步蜕变为恐怖团体。分裂分子宣称,中国政府的政策使有8百万人口的维吾尔族日益边际化,并最终将导致维吾尔族的文化灭绝。多年来,由于一些人将新疆问题和政治意识形态的斗争牵扯在一起,使得“东突”分子在西方一直获得“同情”,甚至还有一些西方学者为他们的分裂和恐怖活动提供理论支持。“9·11”事件后,一些西方人才意识到“东突”恐怖分子和本-拉登一样可怕。

“东突”即恐怖

10月中旬,“东土耳其信息中心”发言人迪里夏提在瑞士称,东突只是“从事恢复被占领领土的活动”,与恐怖活动无关。

孙玉玺驳斥了此种论调,在国际社会加强反恐怖合作的情势下,“东突”企图改头换面,以人权、民主、维护少数民族权利为幌子继续从事分裂中国的活动。但“无论其手法如何变化,其恐怖组织的性质是改变不了的。”

中国国际关系研究所反恐怖研究室副主任李伟和其他一些国内外专家认同孙玉玺的说法。李在接受《新闻周刊》独家专访时援引各种途径的消息说,“东突”分子是一群“分离主义恐怖分子”,他们曾在中国许多城市发动针对政府部门的小型爆炸事件,并不时制造警察及官员被袭击事件。“大洋论坛”刊载的“中国国际问题专家”的文章披露,80年代以后,一些披着宗教外衣的恐怖主义组织纷纷成立。在境外的“东突”组织就有50余个。在新疆境内,有组织、有纲领、有计划的恐怖主义组织也有40多个。一些组织已形成一定规模。它们培训暴力恐怖分子,积极筹集武器弹药,实施各种恐怖破坏活动。

1997年2月,“东突”分子在新疆伊宁策划了一场暴乱。有消息说,死伤人数在100左右。以伊宁大规模骚乱事件为标志,新疆民族分裂活动进入活跃期,带有“圣战”色彩的暗杀、爆炸等恐怖暴力活动频繁发生。包括攻打一些哨所、派出所、公安局等。今年上半年,一个以暴力手段争取新疆独立的“维吾尔圣战组织”,携带自动武器袭击新疆库车县的公安局,局长陈平当场被杀。“圣战组织”成员凭其强大的火力,打伤六、七名公安人员后,突破追捕逃去。

在瑞士的“东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发言人迪里夏提对此作出“解释”:“圣战组织”的目的,是要对此前新疆自治区领导人向香港富商访问团承诺“在新疆投资不会受到民族问题影响”作出回应。李伟说,一些炸弹爆炸和暗杀事件,还针对维吾尔人。有消息称,在“伊宁骚动”四周年之际,一批疆独分子两星期内,在新疆喀什地区发动一连串“消除内奸”的袭击行动。3名“东突”分子潜入审判官买买提的家中,在他身上刺了40多刀,还将其妻刺成重伤。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中国事务专家黎安友说:“新疆发生的一些事件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恐怖主义的。”

李伟指出,恐怖主义活动是“东突”分子的一种宣传手段。“在支持新疆独立的人很少的情势下,他们希望以暴力的手段唤起国际社会的注意。”迪里夏提的行为佐证了李伟的判断。该“发言人”今年致电香港《星岛日报》,公开今后不再采取暴力方式的条件:请国际社会给予疆独活动舆论诸方面的支持。

新疆与中亚地区东部边缘相连,使得新疆与国际恐怖主义有着紧密的“地缘联系”。作为恐怖主义的“大本营”,中亚地区汇集了三股黑恶势力:分裂主义势力、极端宗教主义势力和恐怖主义势力。

三股恶势力在中亚地区迅速膨胀,兴风作浪,使这里已然成为三股恶势力对中国进行分裂与恐怖暴力活动的“前沿基地”。境外的极端宗教势力和民族分裂组织,不仅以中亚为根据地,频频在国外制造分裂中国的舆论,试图扩大国际影响,而且竭力向中国西北民族地区渗透。2000年,两名新疆分离主义势力的成员在车臣战争中被俄罗斯军队俘虏,遣返中国。

日前,在美军空袭阿富汗的行动中,一名与拉登的恐怖组织阿盖德高层人员在一起的中国回教徒被炸伤,这间接证实了疆独激进分子与阿富汗的恐怖组织关系密切。据称,“东突”分子一向与阿富汗塔利班及阿盖德组织有密切关系,并曾自曝向塔利班取经,然后回新疆散播独立的思想,亦有人留下与塔利班一起作战。而情报人员亦曾表示,塔利班内有约五百名新疆人接受军事训练。

打击“东突”的历史转机

目前,乌鲁木齐市警方正在开展一次“破案战役”行动,“打击暴力恐怖活动”是这次持续两个月行动的重点。中国新闻社引述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局长杜建锡的话说:“这次行动旨在确保今冬明春乌鲁木齐市社会治安形势的稳定,打击暴力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另外,在美英盟军袭击阿富汗之后,中国政府已经关闭了中国与阿富汗的边界。

阿富汗北方联盟士兵在营房外集合,抵御塔利班武装袭击。据香港《东方日报》报道,为配合打击恐怖主义,上海APEC会议后,中国军方已根据中美峰会达成的共识与美军展开情报交流,并将为进入阿富汗的美军提供人道援助。必要时,解放军的特种部队也将对流窜于中阿边境的塔利班及疆独恐怖分子打击。专家认为,和美国的合作,意味着中国将反对“东突”恐怖主义活动纳入到国际反恐斗争。对中国而言,这是打击“东突”恐怖分子的历史转机。

10月底,九届全国人大第24次会议讨论通过了国务院提交的两项议案:《制止恐怖主义爆炸的国际公约》、《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中国加入国际反恐怖斗争的范围越来越大。李伟说,由于中国和别国在根除穆斯林原教旨主义恐怖活动方面有共同的利益,与国际社会合作是反对“东突”的重要举措,但在此之外还要注意国内的综合治理。他举例说,“1994年到2000年,中国六年投入430多亿元用于包括新疆在内的民族地区扶贫。这样的方式,是对东突分裂分子最大的打击”。

编辑:游海洋  来源: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章敬平 
  • 朱邦造就打击"东突"等问题答外国记者问
  • 外交部强调打击东突是国际反恐重要部分
  • 朱邦造:"东突"势力一直得到拉登支持培训
  • 唐家璇强调中国坚决打击东突恐怖主义
  • 揭开"东突"分子的恐怖面纱(下)
  • 揭开"东突"分子的恐怖面纱(上)
  • 中国打击"东突"也是国际反恐斗争一部分







  • 九运会全程扫描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2001年上海科技节
    学习江泽民七一讲话
    英美军事打击阿富汗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走进"中国上海"网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2001年台北选战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世博会知识竞赛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