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一年赌掉110亿澳元 扫描赌业在澳洲[图文]
2002年3月4日 16:17

align=center

1年赌掉110亿

澳洲人好赌。对于这一癖好,他们自己概括了两种说法。较笼统的一种是“澳洲人拿什么都能打赌”,较具体的一种是“澳洲人可以拿在墙上爬的两只苍蝇打赌”。可见,澳洲人的赌博已经真正达到了重在参与的境界。

讲赌博,首先要澄清的是,在澳洲,赌博是一个中性概念。就像是体育运动,或者是养花鸟鱼虫一样,赌博只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一个项目而已,和其它项目平起平坐,并没有受到歧视的样子。最近,澳洲的生产委员会对全国的赌业进行了一次大调查,结论是:人们赌得有些太过火了。

根据报告,澳洲人赌博一年花掉了110亿澳元(1美元约合1.9澳元),超过了国家的国防开支和百姓的储蓄总额;全世界五分之一的扑克机都在这里,共有18万台;约有33万人达到了赌徒水准,人均每年赌掉1.2万澳元,相当于悉尼中等水平的家庭年房租费用。报告还发现,澳洲人对赌博的态度很矛盾,或者只能说是言行不一。有五分之四的成年人赌博;75%的澳洲人1周赌1次;40%的人经常赌;但75%的澳洲人认为赌博弊大于利;90%的人觉得不需要更多的赌博设施了。面对这样的结果,无论哪一个尊重民意的政府都会被彻底搞糊涂,不知该如何行事。

说输掉110亿澳元,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可以说是澳洲的赌业赢了110亿澳元。这些赢来的钱,有三分之一(38亿澳元)作为税收分给了政府。在过去的10年间,澳洲政府从赌业上缴来的税收翻了一番,目前占总税收的12%,为第三大项收入。所以,也不能说是政府糊涂,他们只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

照澳洲人的算法,他们同时也算出了全国人民一年来由赌博所带来的不高兴价值12亿至19亿澳元。此外,再加上旷工的、破产的、警局的、法庭的、监狱的、离婚的、自杀的等等由赌博引起的额外费用,其总额就很可能超过了政府的38亿澳元税收。另外报告指出,赌博并未加快经济增长,就业与投资的机会也并未因此而增加。所以,这赌博于国于民,都是一笔赔钱的买卖。(chinesenewsnet.com)

澳洲赌博的最魁工具当首推扑克机。

澳洲过去的扑克机多是由拉动一个长杆来操作,因此,扑克机一直就有一个“独臂匪徒”的雅称。这匪徒的特点是,不需要你有更多的技巧,你也不用去拉别人凑一桌,你只管换币子就行了。并且,它也没有性别、种族、年龄等偏见,在它面前,人人平等。另外,它的输赢结果来得也快,你不必等很久。它把那一大块兴奋和刺激掰成一小捏一小捏的,随时赏赐给你。大概就像磕瓜子一样,这种慢慢消受的东西,往往最让人欲罢不能。

扑克机自1956年被进口到澳洲以来,尽管一直臭名昭著,但它却未曾断了香火。相反,据说在60年代,由于扑克机的利润,使得各酒吧俱乐部有能力改善饭菜质量,以致于澳洲人的饮食习惯都来了一次大飞跃。

扑克机虽没有偏见,也并不好色,但受害者却常常是那些赋闲在家的家庭妇女:有妈妈把女儿忘在赌场门外的;也有单身妈妈赌输行窃,被判入狱,剩下四个孩子在家自谋生路的。

其实,前去和这匪徒打交道的本来也有各色人等,但这匪徒偏偏就是个吃软怕硬的势利小人。比如,那些退休的老人也时常会颤巍巍地去潇洒走一回,却每每都是安然无恙。全因为他们并没把这家伙放在眼里。既不想发大财,也不愁生活费,这些老人都是10澳元20澳元地花掉就走人。你不在乎它,它也奈何你不得。

但是很多人就做不到这样。

有一位女士,30多岁,赌龄却已有10多年。你看她玩扑克机,最初坐在那还有点运筹帷幄的架势(假如这机器也有面孔,这倒应该是它的表情。但它越是这样地不露声色,就越发地阴险无比),但一两个小时过后,她就已经开始处于癫狂状态,全不是刚才的那个她了。不但眼中冒火,并且口中念念有词。赢了,她就夸那匪徒是好孩子;输了,就低声恶骂几句。看她换了一小桶币子,气势汹汹地杀将回来,就好像是恐怖分子夺得了最先进的核武器一样。

执著的诸葛孔明们

据说,这赌博,尤其是纸牌一类的赌博游戏,最初本是英国乡村贵族的习气。在当时,玩弄纸牌完全是一种绅士行为,有著体现尊贵、展示文明,甚至还包括对金钱的蔑视的含义。英国在工业革命之后,这一风气被冲淡了。但是在澳洲,工业革命的影响还鞭长莫及,教会也忙著自己的改革,再加上淘金热等因素,赌博就被逐渐发扬光大了起来。

在一张那个年代的照片里,一群勤杂工,人手一副纸牌,围坐在桌前。尽管衣著年龄各异,但全部都是腰板笔直,无比专注地在盯著手里的那副牌,仿佛自己下半生的命运都写在那上面一样。倘若一人发给他们一套羽扇纶巾,这倒也是活脱脱的一桌诸葛孔明再世。

澳洲历史上还曾流行过一种叫“Two-up”的游戏,就是向空中扔三枚硬币猜正反面。这种游戏能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下照玩不误。有人讲笑话说,在一战期间,土耳其的飞行员飞过澳洲兵营,发现底下的一群人时而齐刷刷地抬头仰望天空,时而又一齐低头看地。这土耳其人想,假如给这样虔诚的人们扔炸弹,岂不是罪过,于是扬长而去,底下的人也就不战而胜。赌风盛行,政府也并非熟视无睹。在教会的敦促下,澳洲政府在历史上曾屡次颁布禁赌令。不过,如今的赌业早已生得枝繁叶茂,硬砍是砍不倒的了。生产委员会的这次调查过后,人们所能想出的管制办法都是一些比较温柔的。比如,成立一个独立的监察组织;取消赌场门口的银行取款机;赌博所赢金额直接打进赌客的银行账户,减少他继续投资的机会;强迫赌客定时休息……或者是最缺乏创新的一种——继续加税。

澳洲人遗传了几代的免疫力,尚且在赌桌上输得如此惨痛,可见赌博这病毒著实厉害。

编辑:周炜  来源:《环球》 作者:罗铃 
  • 4名狂徒车站赌博 拔刀威胁武警被擒
  • 璩美凤欲进军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
  • “威尼斯人”要成为澳门新“赌王”
  • 深圳一地下赌博网络涉赌金额上亿
  • 澳洲人性态度开放 性博览会吸引众人
  • 经过旺季 北京澳洲游首次跌破万元大关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