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安然"丑闻升级:员工痴迷脱衣舞娘
2002年3月5日 11:28

大洋网3月5日报道:一对十年如一日彼此勾心斗角的前高层执行官是如何将一个好端端的公司一步步地拖向深渊?有人说,安然丑闻是惟一一件与“性”没有牵连的美国丑闻,安然真就这么“清白”吗?安然的企业文化究竟什么地方出了毛病?据江南时报报道,即将于3月10日出版的最新一期的《新闻周刊》对此进行了详细披露,原来安然也挣扎不出性丑闻的怪圈……

“女强人”与“狂人”

安然丑闻在一定程度上是一出古希腊悲剧,一部由于狂妄自大而导致的悲剧。安然大厦的倒塌似乎可以看成是一场残酷竞争的必然结局。由于两位安然前执行官杰弗里·斯基林和丽贝卡·马克的明争暗斗,使这个资产曾经达到数十亿美元的公司连同它的雇员和股东一起滑向悬崖的边缘。

作为安然公司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马克曾两次被《财富》杂志提名为全美商界女性前50强,她的芳名对于全球商界的那些首脑来说如雷灌耳。但是在安然内部那样一个弱肉强食的环境里,她不得不面对斯基林的明刀暗枪。

在马克看来,斯基林无时无刻不在背后恶言中伤、阴谋算计她。甚至公司内部的传言说,斯基林曾经向马克大举献媚,甚至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对此传言,马克只是付之一笑,“那种无聊流言我根本懒得一驳。”斯基林的女发言人也称,那些流言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正当这出悲剧行将结束的时候,安然的创始人肯尼·雷却似乎十分轻闲,他一边与华盛顿领导人谈笑风声,一边在休斯敦从事着他的慈善事业,而不是操心公司的日常事务。而其手下最被看重的两位大将此刻就在为安然未来的模式而争得不可开交。

员工痴迷脱衣舞娘

要想在安然混下去,就必须让自己适应独特的“安然文化”。这种文化几乎到了偏执的程度:他们甚至雇了前CIA和FBI的特工们来负责他们的保安工作。为了不让公司机密泄露出去,他们使用一种叫做“嗅鼻器”的软件来对发往每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的电子邮件进行检查,看有无敏感内容。

在安然衡量一个人地位的真正标志不是你的法拉利跑车有多么新潮时髦,而是你是否拥有一个公司给你准备的处于安全监视器监控的泊车位。斯基林可以随意选择他最喜欢的泊车位,员工们都说,他是公司最有势力的人。他经常会带上他的亲信一起去野外冒险旅行,他们曾骑自行车1000英里横穿墨西哥,有一次他们在崎岖的澳大利亚内陆迷路,筋疲力尽的他不得不扔掉了他们租来的几台价值不菲的本田车。

在休斯敦的“财富”俱乐部——一个被认为是高级绅士们的俱乐部中,那些脱衣舞娘说他们最为钟情的就是安然公司的“绅士”。一名脱衣舞娘说:“他们的信用卡就好像是一张白金卡,如果他是安然公司的,没得说,兜里一定有钱!”她透露说,在安然公司最为辉煌的那阵子,公司里那些财大气粗的老板们在吃午饭的时候甚至会买上一瓶价值575美元的“克里斯托尔”(Cristal)香槟!为了把这些财神爷照顾好,俱乐部还在楼上专门安排了一间“贵宾房”。“财富”俱乐部的总经理说,他不清楚在“贵宾房”里有没有什么越轨之举,但是一位脱衣舞娘却泄露天机:“如果哪个家伙给你1000美元的小费你会怎么样?……嘿嘿,好好想想。”

公司处处见春光

有人曾说安然案越闹越大,可有一点让人觉着非常新鲜,那就是该案与性没有任何关系。但随着丑闻盖子的逐步被掀,人们不免有些“失落”,因为安然毕竟没有“脱俗”。

事实上,在安然公司里,“性”无处不在。斯基林和他的老婆离婚不久,立刻又和一位安然公司的“小秘”勾搭上了。这位秘书在斯基林一路提携下不断向上攀升,最终年薪高达60万美金!另一位高级管理人员劳·派,也和老婆离婚,转而娶了一位脱衣舞娘。还有一些职员担心,这些女人极有可能是竞争对手派来的商业间谍,可是上司们爱江山更爱美人,对此类警告一概当成耳边风。

而最出名的莫过于两位高级主管肯·赖斯和阿曼达·马丁之间的苟且关系。那些安然的前雇员们在向《新闻周刊》提起这事的时候不约而同地都用到了同一个词:“淫荡”———有时人们甚至都能从马丁办公室的窗户外面看到他们的放荡行为。

毫无疑问,马克也有她自己非同寻常的心路历程。20世纪80年代后期,她和自己的丈夫离婚,之后,她一直都和安然的顾问约翰·维金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在约翰·维金加入安然之后他们的关系仍在延续。安然的一些同事认为,这段办公室里的罗曼史和那些下流的传闻,让安然的一些同事觉得实在有损公司形象,纷纷要求公司采取一定措施,但是公司高层对此却置若罔闻。

马克曾被“涮”了一把

1997年,斯基林终于从马克的手中夺到了一大块地盘———欧洲部分能源发展工作的重任落到了他的肩上。这时马克才意识到斯基林的野心,可惜已经太晚。她说,两人随后进行了一次“言辞激烈的争论”。到了1998年,斯基林已经爬到了安然COO———首席营业官的宝座。马克则屈居副总裁之位。

此时的马克只有一张王牌可打了。同年她接管了安然下属的一个小型净化水公司Azurix,马克为Azurix定下了一个宏伟的计划:要尽自己的最大可能控制住世界上的饮用水生意,并获得最大利益。但是时运不济,这项计划赔得是一塌糊涂。

时间很快到了2000年8月,马克终于在这场勾心斗角的权力争霸战中被踢出局。有道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现在来看,这次失利对于她来说实在是件大好事:她在安然股票暴跌之前便以5600万美元卖出了公司所有的股票,大大赚了一笔,而其他大部分股东却还蒙在鼓里。安然早在那时起就已经从内部开始腐烂,为了保持股票上涨的假象,安然的管理层使出了浑身解数。2001年公司股票的价格开始下滑,而斯基林此时却终于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位置———2001年1月,他接替了老板肯尼·雷(KenLay)的位置,当上了安然的CEO———首席执行官。但是同年8月在递交了一份辞职报告之后,他却突然因为“个人原因”离开了安然。

编辑:沈怡  来源:大洋网 
  • 是谁帮助缔造了"安然神话"
  • 安达信愿出7.5亿美元迅速摆脱“安然阴影”
  • “安然事件”告诉我们什么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