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上海新闻>>正文

杀虫剂被告"杀人" 离奇命案索赔20余万
2002年3月22日 01:30

东方网3月22日消息:家庭主妇们用来消灭螨蛀虫的家用杀虫剂,引起了一桩离奇命案。杀虫剂是“无辜蒙冤”还是“罪魁祸首”?昨天,闸北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去年5月20日,本市居民张凤妹为了打扫家中卫生,到浦东易初莲花超市购买杀虫剂。由于丈夫傅平源曾得过过敏性哮喘,张凤妹的视线被灵光牌螨蛀虫喷杀剂吸引了,因为瓶子上标示着“人畜安全无害”“螨虫克星”“控制和灭杀螨虫是防止螨过敏哮喘与过敏性鼻炎的有效途径”等诱人字样。

买完回家,匆忙吃完晚饭,张凤妹即按使用说明,打开窗户,喷洒起卧室的旧橱柜。

然而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张凤妹说,仅仅两三分钟后,在厨房吃晚饭的丈夫便扔下碗筷,一边嚷着胸闷一边回屋里找“舒喘灵”药。药没能起作用,不一会,傅平源已面色发白,双手撑在桌子上气喘不已。张凤妹慌了神,心急火燎地冲出房门找邻居们帮忙。大家又是给他做人工呼吸,又是抬着他下楼等急救车来,然而惨剧依然发生了:傅平源在救护车上便停止了呼吸。

51岁的工程师傅平源,下午4时多还在买菜,6时多便一命呜呼,留下妻子和正在上大学的女儿。

张凤妹认为,即便质量合格,厂方也存在误导消费者的行为。惨剧显然表明,灵光牌螨蛀虫喷杀剂不适合过敏体质的人群使用,这点应该在产品标识中注明。于是张凤妹将厂家与经销商易初莲花超市告上了闸北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厂方在灵光牌螨蛀虫喷杀剂使用说明中标明:过敏性人群禁用,并且赔偿医疗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及精神损失共计20余万元。

双方法庭辩论焦点

昨天在法庭上,双方律师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辩论。傅平源的死因是不是杀虫剂?使用说明该不该作出警示?双方唇枪舌剑,互不相让。

傅平源的真正死因

原告方:(宣读了多位邻居的陈述)当天4点多傅平源还好好地买菜做饭,可家里喷洒杀虫剂片刻,即病发,说明杀虫剂导致死亡。

被告方:邻居只是听张凤妹说由杀虫剂引起,他们并没有亲眼所见事件发生。

原告方: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及医生的证词充分说明傅平源死于过敏性哮喘。

被告方:傅平源送至医院时已经死亡,对尸体的鉴定因由法医完成,并非医生的职责。况且,医生的说法无法得出真正的结论,有可能是灰尘、尘螨或一些未知的物质。

原告方:另一消费者马俊的证词说明灵光牌螨蛀虫喷杀剂存在问题,傅平源的事件不是特例。

被告方:这只是她的经历,与本案无关。

商品上该不该有警示

原告方:《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八条明确指出,“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服务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对可能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商品和服务,应当向消费者作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并说明和标示正确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的方法以及防止伤害发生的方法”。被告产品是两种农药混合的杀虫剂,含有毒性,理应标明什么样的人慎用。

被告方:灵光牌螨蛀虫喷杀剂通过了上海化学品毒性评价,是安全的。安全的反义词是危险,低毒的反义词是剧毒。喷杀剂是安全的,但是也是有低毒的,这两点并不矛盾。安全的产品只适用一般人群,我们知道有一种病叫“蚕豆病”,病人一旦食用蚕豆或者吸入蚕豆花粉便会立即发病。试问,蚕豆商品也要标注“蚕豆病患者禁用”嘛?个体千差万别,商品标示根本是无法穷尽。

原告方:灵光牌螨蛀虫喷杀剂是一种农药,却违背了农药管理,出现了不该出现的词句,如“人畜安全无害”的字样,正是这点导致了顾客的购买,发生了惨剧。

被告方:难道是“人畜安全无害”这几个字直接引起了死亡嘛?

原告方:在事后,万佳公司已经更改了他们的产品标示,添加了“过敏体质者忌操作”的字样并且更改了配方。这说明他们也意识到,以前做的不对。

被告方:产品更新换代是非常正常的事。

据记者了解,法院审理后,将于近日择期作出宣判。

负责抢救的医生说:过敏性哮喘窒息负责抢救的东方医院医生桑春爱这样描述当时情形:“病人送来时已无呼吸和心跳。按常规我们尽力地抢救了,结果没有抢救过来。根据当时病人的情况和送病人来的人员陈述,病人是闻到药水气味后,气透不过来,呼吸困难,神志也不清了。加上家属陈述,他早年曾有哮喘史,所以我判定为:过敏性哮喘窒息和呼吸衰竭导致死亡。”

检测结果:杀虫剂不存在质量问题这出悲剧,让张凤妹实在难以接受。悲愤不已的她第三天便走访了市卫生局、市药品检验局和市卫生监督所,要求检测灵光牌螨蛀虫喷杀剂。5月26日,傅平源家属开了追悼会,将其遗体火化。

可是检测结果却显示,1999年上市销售的灵光牌螨蛀虫喷杀剂却是质量合格的产品。2001年6月还获得国家重点新产品证书。在投放市场前,它分别取得过上海卫生局的卫生审批件、国家农业部农药登记证、上海市化学品毒性检定所检验报告,国家毛纺织产品质量监督中心检验报告,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药效检测报告。这么多的鉴定数据都表明:灵光牌螨蛀虫喷杀剂在产品质量上不存在问题。

厂家指出,自己的产品是安全卫生的,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傅平源之死与杀虫剂有直接关系。因为过敏性哮喘也有可能是当天的灰尘、花粉或者油漆诱发,那么,究竟是哪种具体物质导致傅平源病发而亡,由于遗体已经火化,已无法再作进一步的司法鉴定。

旁证者称:用后感到呼吸困难喘不上气在交涉过程中,担任幼儿园老师的张凤妹恰巧遇到了一位小朋友的家长。这位名叫马俊的女士告诉她,自己也有过类似经历。在证词中马俊说,去年6月28日,她用灵光牌螨蛀虫喷杀剂喷洒凉席,一开始味道很香,但不一会儿就开始不断咳嗽,感到呼吸困难并且喘不上气。马俊非常害怕,赶紧由家人扶着坐出租车去医院。在车上她缓了过来,到医院后吊针才完全复原。马俊说自己是按照使用说明打开窗户喷洒的,而且以前也没有哮喘。她事后打电话给厂方,对方说,自己的产品绝对是安全的。

绝不是杀虫剂惹祸

生产厂家表示要“还我清白”

万佳公司是一家规模不大的民营企业,去年此事发生后,灵光牌螨蛀虫喷杀剂的销量锐减了20万瓶。眼看今年的销售旺季又要来临,厂方对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忧心忡忡,同时也急于将官司了断以“还我清白”。

提起此事,该厂有关负责人真是欲哭无泪。他们认为,说杀虫剂导致傅平源死亡,根本站不住脚。产品使用在先,发生死亡在后,只是时间上的先后关系,不一定有因果关系。比如,鸡叫了,太阳才升起,可太阳升起并不是因为鸡叫。如果这起事件确实由产品的质量问题所导致,厂里愿意承担所有责任,但事实证明,灵光牌螨蛀虫喷杀剂是安全的,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机构指证该产品不合格。需要指出的是,安全仅仅针对正常人而言,对于一些病态的人,如过敏体质又另当别论。

律师於炯说,如果产品含有过敏即是不安全的,那么鱼、虾、蟹、牛奶、蚕豆、鲜花都会导致一些过敏体质的人发生危险,它们也是危险的嘛?我们见过哪种包装的虾、蟹声明说过敏体质人员禁用?

万佳公司方面告诉记者,每个人的体质不同导致了他们对产品的不同反应。他们碰到过不少稀奇的投诉。有的消费者在脖子上挂着一瓶螨蛀虫喷杀剂找上门来,要求索赔。他指着左胳膊上的红点说:“我已经喷了杀虫剂,怎么还被虫咬,你们产品质量不过关嘛!”由于杀虫剂里含有酒精成分,有的消费者喷洒后闻上了瘾,打电话来说:“可不可以批发价批给我一些。”可是称喷杀剂喷死人的事,他们是第一次碰到,可能在上海也是第一次听说。

编辑:周湘  来源:青年报 3月22日 作者:姚晓敏 
  • 杀虫剂当白酒喝 醉汉糊里糊涂险些丧命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