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上海新闻>>正文

谷超豪刘建航院士与大学生座谈发言摘要
2002年3月22日 06:50

谷超豪:搞数学要钻研更要努力创新

能够获得上海市2001年科技功臣奖,我感到十分激动,十分光荣。感谢政府和社会各界对科技进步,对基础研究,对数学的高度重视。

我感到激动的是我能够生活在这一伟大变革的时代,经历过中国民族被压迫,被凌辱的黑暗日子,看到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伟大场景,现在又看到中华民族正处于历史空前的盛世,朝着伟大的复兴道路前进。我为自己能在这一伟大历史洪流中尽一份力量而感到自豪。

数学是一门基础学科,所研究的是抽象的思想事物,有人说搞数学的人不食人间烟火。但数学却是各门科学的工具和基础,马克思指出,各门科学只有运用了数学才能真正成熟起来。如今数学被广泛应用到工程科学、经济、管理、金融,甚至人文科学的研究中。

记得上小学时,学校礼堂中有一句孙中山先生的话:“青少年要立志做大事,不可立志做大官。”回家后我仔细琢磨,确立了自己一生要做的两件大事:一是当科学家,二是做革命者,这成了我人生历程中相互交叉的两条线。

搞数学也要遵守科学工作的一般规律,即实事求是,刻苦钻研,努力创新。陈景润说过:“没有一个有成就的科学家不用功。”大学生要学好已有的基础知识,研究生要在导师的指导下做好研究,到了博士,就应该做自己提出的问题。

有人问我的数学工作有什么特点,除了遵循一般规律之外,我注意数学和其他学科特别是流体力学和理论物理的交叉,从中得到了重要启发。做数学也要直观,但这种直观并非一目了然,而是靠脑筋动出来。因此,年轻人应培养自己多方面的兴趣,在精通一门主课的同时,还要熟悉其他相邻学科。

今天数学已成为十分广大的科学体系,我所做到的,还只是拾到海滩上的几颗零星的贝壳,希望寄托在年轻人身上,但我还会不断努力。

刘建航:建地铁离不开科学求实精神

获得上海科技功臣奖,不仅是我个人的光荣,更是辛勤工作的上海市广大科技工作者的光荣。

1958年,我和我的同事开始了上海地铁的筹建工作。那时就听说英国在100多年前就通了地铁,而苏联专家却认为在上海造地铁是“在宇宙中找一个支点翻转地球”。当时的我们初生牛犊不怕虎,对于这样的论断心里很不服气。我们觉得,国外有的,中国也应该有;外国没有的,我们也要创造,并到实践中去证明。

于是,我们从当时的苏联拿到一些资料,就在浦东塘桥的芦席棚中开始了不分昼夜的试验性设计。虽然这些资料都不成系统,但振兴祖国的热情一直支撑着我们反复实验。从地上模型到地下实体,从4米隧道,到6米、10米隧道,我们终于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飞跃。然而,有许多人在试验过程中多次流血,甚至残废了。

后来,尽管地铁筹建工作中断了,但我一直在为上海的地铁建设积累着知识,创造着条件。1989年,地铁一号线上马,我们的地铁建设从郊区转到市区。要在市区高楼林立的环境下,建造一条地铁,成了摆在我们面前的又一道难题。

在徐家汇车站施工时,附近的有关公司纷纷表示反对,毕竟谁也没在管线密布的地下修建过地铁。后来,我们终于拿出了一套双方都同意的方案,耽搁了2个月的车站工程开工了。当时,我就住在四面透风的工房中,一面监测,一面调控。1991年5月23日,我在查看资料时发现,有一处在施工时漏撑了12米,正以不正常的速率在变形。由于发现及时,避免了一场塌方事故。随后,在此基础上,我总结出了上海地铁施工的21条。

44年的地铁建设经历告诉我,只要百折不挠,科学求实,敢于创新,科学的理想是能变成现实的;只有深入“虎穴”,才能得到“虎子”。

四高校领导对“科技功臣”作出高度评价

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沈为平:我受上海交大全体师生的委托,向两位院士获得“科技功臣”的称号表示祝贺,并诚恳地邀请两位院士到交大去和我们的学生交流。

我曾经是刘建航老师的学生,而在读书的时候我最感兴趣的又是谷先生研究的偏微分方程。两位院士都曾经是我学生时代的楷模。参加这个座谈会前,我在学校档案馆里查到刘老师在交大读书时的成绩,80%以上的学科成绩都是在前三名,如今又有如此骄人的成就。我想我不论是以教师的身份还是以一名学生的身份,从刘老师和谷老师身上最应该学习的是“认真”二字,这是取得成功的基础。任何事情都不能缺少认真,否则就谈不上什么贡献和抱负。今天听了两位院士的发言,我想和我的学生分享和要带到交大建工学院去的一句体会就是:任何事也许不能做到尽善尽美,但是要追求尽善尽美。

华东师大党委书记张济顺:我们华东师大是一所以师范教育为主的高等学校,两位院士对于学问的执著追求和人格精神,为天下的教师和师范院校的学生树立了“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榜样。今天这个座谈会给我的一个很大收获,应该把两位院士的崇高的精神和人格带回学校,与学生分享。

培养优秀的人才是高校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是现在有些困惑,就是在当前的环境下用什么样的理念,用什么样的方式让学生健康成长。而且,作为一所从事教师教育的学校,更应该看重对素质的培养,现在可以说,两位院士为我们提供了受用无穷的活生生的教材。

数学看似枯燥,但其实很美,并且许多先人通过数学揭示了很多真理,从一个个必然走向自由的美妙的境界。而且很多科学家的理想和对未来的憧憬都是在数学家的勤奋工作中成为现实。比如电脑的开发,没有数学基础是不可想象的。两位院士的经历说明,理想应该是远大的,但是并不遥远,是可以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实现的。今后我们培养学生的方向就是要让他们像两位院士一样,做能把远大的理想变成现实的人。作为从事教师教育的学校,更加看重对人的素质的培养,当前教师教育需要更多的统领精神和范式,两位院士正是极好的教材。

同济大学党委书记周家伦:谷超豪、刘建航两位科技功臣,是上海教育界、科技界的共同骄傲。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们从他们的事迹中得到了许多启发。

两位院士身上体现出来的事业心、责任心以及奋斗精神,是学生人格教育最好的榜样。作为学校,我们也要为学生全面成长提供良好的氛围:即文理交融、学科交叉,活跃思维与严谨治学相结合,力争培养出优秀的学生。

同济大学应用数学专业硕士生温慧萍:“人道数无味,我道味无穷。”谷老师说出的正是所有热爱数学者的心声。在许多人眼里,数学只是一堆堆公式和符号,学数学的人呆板无趣。其实,数学是一门优美的、会唱心灵之歌的语言。

现代科技飞速发展,数学作为一门基础科学,正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物理学科的深入发展,工程技术的开发应用,计算机学科的更上一层楼,都离不开数学。可以说,21世纪的科学发展,数学是重中之重。作为数学专业的学生,在听到谷院士获奖的消息后,我们大家都激动万分、备受鼓舞,坚定了献身数学的决心,更希望能为未来的数学科学增添瑰丽的一笔。

上海交通大学建工学院研究生秦磊:从两位院士的教诲中,给我感触最深的是两位院士的赤子之心。他们都是默默无闻地长期在科研一线工作,对我们青年一代来说很有启发。我觉得还应该从他们身上学习那种伟大的人格,因为从事科研工作也和做其他事一样,先学会做人是最重要的。

上海交大学生陈锦剑:我进学校以后在图书馆里借的第一本地下建筑的书就是刘老师写的,通过书早就“认识”学长了。今天听了学长的介绍后,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有钻研的精神和奋斗的志向。而且作为工科这样实践性比较强的学科,需要向两位院士学习执著的精神和踏踏实实搞研究的精神。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要学习两位院士甘于奉献,勇于开拓,努力创新的精神和谦虚大度的高尚人格。

复旦大学党委副书记彭裕文:谷老在科技事业上的奋斗经历中,克服了许多难以想象的重大困难,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在科学研究上,他可以说是少有的帅才,这从他努力提携后辈青年,勇于开创新的研究领域的气度与胆识就能看出。

谷院士还是一个科学家与革命者统一的典型。他14岁时就入党,正是小学时候,学堂里张挂的伟大先驱孙中山先生关于“青年人要立志做大事”的语录激励了他对科学的向往。谷老的经历也说明,爱国心和远大理想的统一能产生巨大的动力。也正是由此,他才会在勇攀科学高峰的路上百折不挠,不断开拓创新。

大学生畅谈两位老院士的榜样力量

华东师大物理系学生杨铭:两位院士的话给我们青年学生指示了一条道路:做学问要耐得住吃苦,更要有毅力和信心。我今年念大三,下学期将直升研究生,从自己学习的感受来说,做学问真是很苦的,但一想到像谷老师、刘老师等科学家们能为国家献出自己一生从事艰苦的科学研究,顿时又觉得很崇高,慢慢地也体会了苦中的乐。当代大学生担负着提高中国科技原创力的责任,就应该像两位院士一样,不懈追求,打好坚实的基础,用严谨的科学态度来开创未来。

同济大学地下工程专业硕士生孔祥鹏、王洪新:作为刘建航院士的学生,我们深深感受到他的人格魅力。刘老师虽然已年过古稀,他仍然事必躬亲。一旦遇到险情,即使在深夜,他都会在第一时间赶到。事实上,在获得“科技功臣”称号之前,上海很少有人知道刘院士的名字。但从每天乘坐的地铁、轻轨上,大家能感受到刘院士倾注的心血。

刘老师还培养了许许多多的青年建设者,他们活跃在一个个新工地上,并成为当中的骨干力量。我们正在为上海市民建造更便捷、快速的地下轨道交通而努力。

洪家兴谈谷超豪:面对事业知难而上提携后辈胸怀宽广

复旦大学数学研究所所长洪家兴:谷先生的人生哲学就是奋斗,他是将对数学的执著追求和对党的无限忠诚相结合的典范,这两者虽然在本质上一致,但在实际操作中有时却不容易。

上世纪50年代,谷先生就是苏步青先生古典微分几何研究的中坚力量。1956年,国家将与高速飞行器有关的数学问题纳入了整体科技规划,谷先生立即将自己的研究方向转向了与之有关的偏微分方程的研究。对于一个科研工作者来说,从高峰到谷底,再从谷底爬到高峰,这是何等的艰难!然而因为国家和人民的需要,他甘愿知难而上。

谷先生在培养青年人、提携后辈方面,所表现出来的无私奉献的精神尤其值得我们钦佩。当他在每个领域达到高峰之后,就将这一领域让给学生们,让他们继续去开拓。这就好比是当一个人找到了一条通向金矿之路后,就告诉了别人,而自己又去寻找另外一座金矿,去开辟另一条新路。大家想一想,这需要何等宽大的胸怀!

谷先生严谨治学的态度,给了整个复旦数学所非常重要的影响。我在做谷先生的学生时,我的论文题目的确定和具体做法都是谷先生一手指导的,但他从来不在论文上署名。谷先生至今发表了129篇论文,其中有100篇都是他独立发表的,他始终坚持只有自己做了非常实质性的工作,才会在论文上署名。

法国科学院的肖盖院士称谷先生是一位“独特、高雅、深入、多变”的数学家,所谓独特,就是现在我们所强调的原始性创新。在普遍强调与国际接轨的今天,我们是否应该更多地考虑一下,如何向谷超豪、刘建航两位院士学习,认真走出中华民族自己的道路呢?

编辑:邱曙东  来源:文汇报3月22日 
  • 解放日报专访市科技功臣谷超豪
  • 谷超豪、刘建航简历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