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中国假"伟哥"第一大案主嫌落网被判刑10年
2002年3月27日 15:56

东方网3月27日消息:被国家有关部门和浙江省列为督办案件的中国假“伟哥”第一大案终于尘埃落定,浙江省奉化市公安局在各地干警的配合下,从去年初起历时9个多月,纵横8个省市,行程10万公里,将涉嫌生产销售50万粒假“伟哥”的犯罪嫌疑人一一捉拿归案,并端掉了一个巨大的全国性的假“伟哥”假性保健品的地下销售网。近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终审判决,奉化假“伟哥”案主犯,被告人莫云表因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罚金70万元,从犯、被告人司徒惠耀以同样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罚金60万元。

2000年12月下旬,一封检举信寄到了奉化市工商局,反映当地有人制作假“伟哥”,是月29日,工商局查封了奉化江口假“伟哥”生产窝点,封存了生产设备、配料和剩余的2万粒假“伟哥”产品。由于案情重大,工商部门将此案移交市公安局作进一步追踪查处。奉化市公安局对此案十分重视,党委经研究,决定由局犯罪经济侦查大队牵头,治安大队、当地派出所等配合,抽调了六七位同志成立假“伟哥”专案组,指定经验丰富、查案细心严谨的大队长宋良杰担任专案组长。当时摆在专案组面前的除了已查获的设备原料和实物外,几乎毫无头绪。

工商人员去工厂查封时,涉案主犯莫云表正在回厂的路上,听说工商来了,如惊弓之鸟,转身即跑,至今不见影踪,公安人员一次次地走访莫的家人和亲属,都说不知去向。向周围邻居打听,也说有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莫云表了。正在专案干警百般无奈之际,有人告诉说,莫云表有一个助手,即以后一起被判刑的从犯叫司徒惠耀,家住江口镇陆家村。于是林永昶和其他侦察员到那个村子去打探,司徒惠耀自莫的工厂被查封后,开始一些日子倒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没什么大的动静,过些日子,专案人员发现司徒惠耀出去打转了,而且慢慢形成规律,每天一大清早出去,待到天黑星星亮了才回家。于是专案组盯着看他去哪里,结果看到司徒惠耀骑着摩托车七弯八拐来到邻县石矸镇的一个小工厂里上班,里面有好几个人。那么这个小厂是生产什么产品,他是为谁打工,与什么人有关,村里人都一概不知,但莫云表始终没有露面,与这小厂有关系,干警也不得而知,但不管怎样,司徒的神秘行径至少露出了莫云表的狐狸尾巴,表明莫还在活动,有可能仍操旧业,林永昶和专案组耐心地张网守候。

这样苦苦地守候了5个多月,6月8日,专案组发现,莫云表终于“真人”现身了,就住在镇上的一个居民小区,专案组干警迅速组织围捕,把刚刚回家的莫云表堵个正着,莫云表醒不过神来,他万万没想到,他精心设计的狡兔三穴,刚刚现身就被抓住了,莫云表不解地嘟囔,我住这里你们是怎么知道的,你们是怎么知道的,这个贪婪狡诈而又愚蠢的家伙太低估了侦察员的智慧和耐心。但是莫云表毕竟是有过前科的作案老手,他知道公安是重事实讲证据的,除了对两次被查获的10多万粒假“伟哥”供认不讳之外,对于其他犯罪事实莫一概推说不知,公安干警政策引导苦口婆心审讯了一个星期,莫云表始终不吭声不开口,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但是狐狸再狡猾毕竟斗不过好猪手。莫云表一时大意,有一只商务通落在警方手中。林永昶偕专案组同事仔细研究,费了几天几夜,发现其中有一组散乱的数字,这些数字有什么意义呢?民警们分析认为,这应该是帐号数码,经一家家银行核查,果然证实了这个判断,虽然帐号中用许多亲戚朋友的名字,但记载着一笔笔莫云表做假“伟哥”生意的往来数据。专案组以此为突破向莫云表穷追紧逼。莫又一次呆住了,自己不是把一切手脚都做干净了吗?公安人员是怎么发现的?但面对事实他只好挤牙膏似地一桩桩供认了。

但是光凭这些口供和材料是远远不够,还需要一一查实、认定,“板上钉钉”。于是林永昶与专案组同事开始了曲折而又艰辛的千里大查证。

经这些年来的苦心经营,莫云表已编织了一个遍及全国庞大的地下销售网络,为他50万假“伟哥”作直接经推销的就有七、八个省市的10多名“一级代理商”,这些人的手下还有更多的“二级、三级批发商”和零售商。听说莫云表“犯事”了,他们一个个如惊弓之鸟,有的逃之夭夭外出避风头,有的“竖壁清野”或销毁赃物,加上专案组是千里追捕人地生疏,这些都给破案带来许多的困难。在河南市某商场的医药专柜,侦察员何维华等发现嫌疑对象,上去打听这里是否有某某老板,那人一听是外地口音,便警觉起来,说不在出差出了,何两人找到当地派出所出示证件证明,告知情况,驻地民警脱口便道,正是此人。因为与周围邻居发生纠纷,他还刚刚到派出所报过案。是晚驻地民警陪同何维华找到那人家中,果然是当面说自己“出差去了”的嫌犯。

  类似的事遇到不止一次,在北京抓嫌犯,事先清清楚楚打探好当事人就14层办公楼,进大门时询保安,也说正在上班,结果扑到办公室,已是人去楼空。林永昶说,从警13年来,假“伟哥”案千里大追捕是最为难忘的一次,从2001年的6月至9月底,近3个月间,几乎马不停蹄天天在外奔波,乘过飞机、火车、的士、公共汽车,也打过摩的,坐过小三卡车,什么交通工具都用上了。在素有“火炉”之称的武汉市,林永昶追踪一名假“伟哥”批发商,店员说老板不在,但林永昶从旁了解到,店员是老板的小姨子,他们一定会见面的。于是顶着酷暑天天盯着她,终于在武汉警方的配合下捉住了嫌犯。奉化公安局经侦大队长宋良杰深有感触地说,没有各地公安的支持协助,我们增加再多的警力恐怕也完不成任务。在上海市,奉化公安一次要抓捕7名嫌犯,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的领导亲自挂师,调集力量,一天之内分头行动,将所有涉案人员一举捕获,并且立即进行分头审讯,将材料交给专案组,大大减轻专案干警的工作压力。前面提到的北京嫌犯,林永昶他们扑空之后没恋战,将情况通报给北京公安同行,不久,捷报传来,涉案犯罪分子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当他为逃避奉化公安而沾沾自喜时,却被设伏在北京警察逮个正着。随着战果的不断扩大,案件也渐渐明朗起来,原来莫云表此人是利欲熏心贼胆包天。他的地下工厂第一次被工商查封后,并没有洗手下干,反而觉得前面投入没有赢利吃亏了,要再干一番捞回来,于是他跑到上海,重新购来了第二套流水线共6台设备,在鄞县石矸镇的某胶丸厂租了厂房重新干起来。后来觉得人手不够又通过宁波市某职业介绍所招来一对外地打工夫妇,这样莫云表躲在外面,负责进料、配方、销售,而司徒惠耀和打工夫妇昼夜干活,司徒惠耀通过培训有经验,还兼车间主任、技术员的角色,形成了产供销一条龙的运作体系。

在奉化市公安局,记者看到了查获的部分假“伟哥”,不到半个指甲大的浅蓝色小药名装在塑料大盒里,这是来不及包装的制成品,还有一些是4粒一版成品,精致的包装和外文,足以以假乱真,干警说千万别看做得漂亮,假药就是假药。他们拿到大连辉瑞公司的测试中心检测,除了有一部分的真“伟哥”原料,即含有一定量的“枸缘酸西地那非”成份,其余均为淀粉,凝固剂等与“伟哥”不相干的掺和配料。这样一片假“伟哥”,据介绍,成本仅为几毛至1元钱,莫云表以3至5元价格卖给批发商,黑市上卖到50元一粒,巨大的利润空间使莫云表衰破不堪的小工厂成为巨大的磁场,吸引着许许多多不法之徒如苍蝇逐臭,围着他打转,使假“伟哥”源源不断地在黑市中泛滥成灾。

历数这次破案的战果,除了抓住莫云表、司徒惠耀之外,奉化警方还与各地公安联手,先后抓获了江苏、河南、上海、湖北、广东、北京、山东及本省浙江等8个省市近20名的涉案犯罪分子,并分别作了相关处罚,立下汗马功劳的奉化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被上级授予集体三等功的荣誉,国家公安部、卫生部予以充分肯定和表彰,而美国辉瑞公司则派员几次来奉化,向当地政府和公安部门表示感谢。他们说,从奉化和中国干警的不懈努力,可以看到中国政府打击假冒伪劣,信守诚诺,保护各国商家的知识产权与合法利益是真心实意的,也是卓有成效的。

但此案也给我们带来一些思考。中共奉化市常委、市公安局长徐世伟告诉记者,打击查处假药的既有医药部门也有工商部门,而触犯刑律的则由公安侦查,这三家单位如何协调配合,要有一个规范,如工商部门将莫云表的工厂查封后移交我们处理,但当地媒介刊出一只消息作了披露,结果打草惊蛇,给公安侦破带来种种意想不到困难。我们本来还想从原料进来打开上游的缺口,因供货方得知消息将线索切断,我们只好另寻突破口。

徐世伟认为,公安、工商的打假、治假应从源头抓起,假“伟哥”暴露出来的性产品市场混乱,假货泛滥,是因为存在巨大的市场需求,正宗“伟哥”零售价每粒200至250元,而假“伟哥”仅二三十元钱,外包装仿冒精致足以乱真,且实事求是说也有一定功效,中国消费档次与国外有一定差距,假“伟哥”正好适应这一阶层的需求,还有许多人买“伟哥”就是用于公关送礼,他们就是要买假“伟哥”,巨大的市场需求和高额利润空间,使假“伟哥”炙手可热,屡禁不止。徐世伟说,我们在侦查中发现,制造销售假“伟哥”的除了莫云表外,还有人在步莫云表后尘,但要斩草除根并不容易。徐世伟还提出,通过打击假“伟哥”,我们要研究当今经济黑社会现象。从表象上看,从事假“伟哥”犯罪活动的一些人都是正常做生意,他们还每年轮流作东组织产品订货会、贸易洽谈会,实质是有组织的犯罪,他们在假“伟哥”销售中采取的单线联系,点对点供货,口头订货,现金交易,以及使用分级代理、传销等手法,编织一张覆盖全国的非法销售网络,均具有黑社会的经济犯罪特征,具有危害社会某一领域的能量,我们决不可等闲视之。要针对他们的手法、动向,采取相应对策,进行有效防范和打击。

编辑:吕正  来源:新华社 作者:郑黎 
  • 粪便泼菜刀砍 南京一对夫妻砍伤法官被判刑
  • 成都一名花季少女毒杀花心母亲 被判刑四年
  • 烧警车可判刑 法学专家建议细化球迷闹事处罚规定
  • 逼迫村民选"坏蛋" 一乡党委书记被判刑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