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找人被诬窃贼 遭暴打剃头游街[图文]
2002年3月31日 14:13

align=center

两名进村找人者在宝安松岗镇罗田村受虐数小时,燕罗派出所调查证实两人“无作案可能”

前日,去深圳市宝安区松岗镇罗田村某厂找人的易光海、肖衡良,竟无端被当作“盗窃摩托车团伙”成员,遭受罗田村治安队的治安员们长达数小时的虐待。当易、肖两人被虐待得奄奄一息时,治安员才致电燕罗派出所,告知“抓了两个偷盗摩托车的”。但派出所经过审讯调查,确认易、肖两人“完全没有作案的可能”,因此于当晚7时许释放了他们。

昨日一早,易、肖两人就治安员的暴行给110报警,燕罗派出所给他俩重新录了口供。下午6时30分,派出所值班领导带着他俩去了罗田村治安队指认施暴的治安员,并分别给了他俩各500元医疗费。燕罗派出所领导说:“一定会重视并调查这一治安案件。”

肖、易两人:进村找亲戚遭遇治安员

今年元宵节过后,肖衡良便携着妻子从老家来到深圳,准备找一份工作。但夫妻俩却无一技之长,一直呆在松岗老乡那等着机会。

前日,肖衡良想到自己有个远房亲戚在松岗镇罗田村一家工厂做主管,他试图通过亲戚先帮妻子找份工。于是中午11时许,肖让老乡易光海开摩托车送他去罗田村找亲戚。

经过罗田市场时,有两名骑摩托车巡逻的治安员朝易光海迎面而来。擦肩而过时,治安员将摩托车戛然停止,问易光海两人说:“你们的证件呢?”

易光海和肖衡良分别将身份证和摩托车的驾驶证递给了治安员。治安员瞥了一眼证件,瞪着双眼问道:“你们来这干什么?”“去厂里找亲戚。”

“什么找亲戚?跟我去治安队一趟。”一名治安员上了易光海的摩托车上,命令易光海坐在后面,肖衡良则坐到另一名治安员的摩托车上。

无端被诬为偷车贼

到了罗田村委治安队,治安员将易光海和肖衡良齐齐关在一间小房里。

几分钟后,小房里进来了三四名治安员,其中有人举着一支小扳手,在易光海面前晃了晃:“这东西是从你们车上搜出来的,我们怀疑你俩是来村里偷摩托车的。”

那名治安员的话音未落,就有一名治安员朝易光海踹了一脚:“他妈的,你敢来我们这里偷车?”说完,就不由分说地抓住易的领子往治安队大楼的大厅里拖。

反铐双手,木棍不停打下来

在大厅里,早有几名手握粗木棍的治安员在等着。“跪下!”治安员们凶恶地喝道,并拿出一把手铐将易光海的双手反铐着。

等易光海跪在地上时,治安员拿着粗木棍朝他的脚跟狠狠地砸下去。易光海惊叫了一声:“冤啊!我没有偷摩托车,我只是送老乡来找人。”

听他不停地为自己叫冤,旁边的治安员都将握在手里的粗木棍朝易光海的背部、脚部和手背重重敲打。有治安员还走到易的背面,将木棍插入手铐里,使劲往里扳着。

手铐的吱吱声伴随着易光海的呻吟声,竟引起了另外三名治安员的好奇。他们先后重复着一个动作:将木棍插入手铐里使劲扳着,直至戴在易手上的手铐被扳断为止。

“你们打死我,我也不承认自己是做坏事的人。”尽管易光海不敢反抗治安员们的暴行,但他一再忍痛替自己洗清冤白。

十指被脚踩,差点被绳吊

“你再说你不是贼?”一名治安员冲到易光海跟前,用巴掌一下下地扇着易的脸颊。而站在背后的另外几个治安员,则继续用木棍敲着易光海的后脚跟部及十个手指……

12时许,罗田村委治安办大楼里的其他治安员要下班了。他们经过大厅时,都过来用脚踢着易光海的腿部和背部,踢完后说上一句:“看你还敢做贼?”

有一名治安员用鞋踩在易光海的手指上,不停在地上有节奏地磨着擦着。十指连着心呀,易光海疼得忍不住用头往地上磕,求他们轻点力。

这样磨了几分钟,易光海的双手流出了血,不小心染在那名治安员的裤腿上。“他妈的,你弄得我身上都是血。”染了血的治安员颇为愤怒,并示意旁边的治安员继续用木棍敲打易光海。

跪在地上长达1个小时的易光海实在受不了治安员们的木棍侍候,软软地瘫倒在地上。迷迷糊糊中,他感觉有人用东西套在他脖子上,费劲睁开双眼一看,只见一名治安员用一根红布腰带缠在他颈上,准备将他从地上吊起来。此举被另一名治安员制止了:“不要这样,这样会出人命的。”

肖衡良被同样的暴行折磨

之后,易光海被撇在一边。四五名治安员进到关肖衡良的小屋里,勒令肖像上厕所一样地蹲着。

“那小子说车上搜出的作案工具是你的,你到底是不是偷摩托车的?”

“我们是来找人的。”肖衡良答。

见他坚称自己是来找人,其中一名治安员颇为不耐烦地踢了肖衡良一脚,正中胸部后,肖衡良倒在地上。

三四名治安员乱棍敲来:“起来,把鞋子脱掉,跪在地上。”治安员们依然用刚刚暴打易光海的手段对待肖衡良。

肖衡良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断断续续被粗木棍敲打了近一个小时,治安员将跪在地上的肖衡良提走,让他去大厅和易光海对证“作案工具到底是谁的”。

不认“罪名”两人被剪“瘌痢头”

在大厅,易光海和肖衡良都不承认自己是偷摩托车的。这下激怒了众治安员们,他们将刚才准备吊在易光海脖子上的红布带扯成两段,分别将两人反捆着。

肖衡说,用木棍敲打和拳打脚踢,他俩还能承受,毕竟那只是肉体上的折磨。但在暴打过程中被剪“瘌痢头”才让他们感到最痛苦。

最先被剪“瘌痢头”的是肖衡良。肖衡良说,易光海被治安员从房间带至大厅后,几分钟便又有两名治安员进来,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并提来一个废纸篓。

其中一名治安员手摁住肖衡良的脖子让他跪下,另一只手则操着刀,胡乱在他的头上剪着。“咔嚓”几声,一个“瘌痢头”便出来了。

而易光海被剪“瘌痢头”是在被暴打了10多分钟后。

挂着“盗车团伙”的牌子游街

大概在下午2时许,治安员们找来两块硬纸牌,上面写有“盗窃摩托车团伙”字样。治安员将它们分别挂在了易光海和肖衡良的脖子上。

治安员们让易光海两人跟着他们出去,前面由一辆巡逻的摩托车带队。

手脚流着血,全身青紫的易光海和肖衡良实在直不起腰,站立时全身都在发抖,迈出一步退回两步。

见他俩走得很慢,治安员们又用木棍在背后敲打着。10分钟后,剪着“瘌痢头”、挂着硬纸牌的易光海两人被带到离治安办大楼大概1里路远的综合市场,强制勒令跪在市场外的空地上,市场里的人都好奇地围上来看。

有一辆小车经过那里时也停下,从车上走下一个村民,见易、肖各挂有“盗窃摩托车团伙”的牌子,便上去踢了他俩一脚:“原来是偷车的呀!”

记者昨日下午在罗田村综合市场调查这起事件时,一名卖菜的中年妇女说:“那两个男的太可怜了,治安员们都用木棍敲他俩,还让他们跪在地上几分钟后,又绕着市场游了一圈。”

而另一名摆摊卖肉的男子告诉记者,村治安队以前抓过小偷挂牌游行示众,但剪“瘌痢头”并让跪在地上还是第一次。“因为治安员们大多都是本地人,我们敢怒不敢言。今天上午,他们不知为何还在市场上追一个年轻男孩,追到后暴打了那男孩一顿,不知抓到哪去了。”该男子说,不管那两个人是不是“偷摩托车的”,都不应该这样对待。

易、肖两人跪在市场边四五分钟后,天下起了毛毛雨。治安员又扯着他俩进了市场内,继续跪了几分钟。后来带回治安队,两人在大厅又跪了20余分钟,治安员这才给燕罗派出所打电话,说抓到了两个偷车贼。

两人被带到派出所后,民警分别给他们录了口供,之后暂时关押在留置室里。在晚上7时许,民警对他俩说:“你们可以出去了。”

临走时,易光海问民警:“能不能去告治安员?”“可以告呀!”

招了辆摩托车,易光海两人回到松岗镇。昨天一早起床,他们便拨打110报警。10时许,燕罗派出所让他俩过来报警,并重新做了笔录。

罗田村治安办:“一切都是村民干的”

记者昨日下午4时许前去罗田村治安办采访时,治安办赖主任矢口否认治安员打了易、肖两人,也没有给易、肖两人剪“瘌痢头”。“那一切都是村民干的,但我们治安员没有制止村民的行动也有责任。”

赖主任说,因为罗田村平均每天要丢两部摩托车,因此村民对偷盗摩托车的人恨之入骨。前天上午遇见易、肖两人,从他们车上查出作案工具。村民们看到后,就围起来追他们,追到后就暴打了易、肖两人一顿,“当时的场面连治安员都控制不住”。

而自称参与追拿肖、易两人的治安第一组组长小赖说,治安员们没有一人动手打肖、易,都是村民打的,而且村民拉着两人到市场游行后,才有村民用剪刀剪了肖、易两人的头,目的是为了“好认住小偷”。

但另一名治安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剪头”的说法却显然与小赖不一样:“村民是在治安大队里剪这两人的头发,然后才拉到市场去游街示众。反正治安员是不可能打人的。”

尽管治安队赖主任告诉记者说,易光海骑的摩托车及车上搜出的所有作案工具已上交给了派出所,但小组长小赖却不知从哪里又弄出来4个小铁器,死死咬定这些器具都是易光海的作案工具,因此他们得出结论:“如果他们不是来村里撬摩托车,我们怎么会抓他们,村民怎么会打他们?”

燕罗派出所:没有证据证明两人是小偷

记者之后又去了燕罗派出所了解“肖、易偷盗摩托车”的案情,值班的邓民警告诉记者,肖、易两人到底是不是小偷,从现在的证据看,完全不存有“撬摩托车的作案动机”,因此几个小时后,就把两人从派出所释放了。

至于罗田村治安办说肖、易两人是小偷是没有根据的,毕竟村治安队只是群众组织,不是执法机构。

治安员打人一事已另案处理

而值班领导谭警官说,罗田村治安员打人等行径已另案处理,他向记者转述所长的话:“案情正在调查,该怎么处理就会怎么处理。”

昨日下午6时30分,记者离开派出所时,值班领导谭警官带着肖衡良和易光海去了罗田村治安办,让他俩指认暴打并剪他们“瘌痢头”的治安员。至记者发稿时止,肖衡良来电话告知,他俩已给谭警官指认了其中几个治安员的照片,谭警官也已给了他俩每人500元医疗费,让他俩先去治疗。

编辑:小红  来源:南方都市报3月31日 作者:陈文定 
  • 怀疑小孩楼上扔砖头 小区保安竟狂殴3小孩
  • 进停车场误走逆行线 北京贵宾楼保安打人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