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残害少女案震惊抚顺 治疗面临两大难题
2002年4月1日 09:07

昨天,记者在医院看到,小兰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腹部引出的直肠瘘管和膀胱瘘管从床的两侧垂下来。就这样已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

出事后,社会各界纷纷向小兰伸出援助之手。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小兰的身体也已有了很大的好转。但医生也不知道,由于医疗水平有限,这两个瘘管是否还能摘下去,当然,问题还不止是这些。

小兰还是个孩子,还不懂得更多的东西,还不知道这一切对她的将来意味着什么。

新闻事件社会各界关注受害少女

小兰遭到令人发指的残害,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人们在要求严惩罪犯的同时,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小兰被送到医院时,只有邻居给凑的200元钱。抚顺市二院表示,“先尽一切努力救孩子,不要谈钱”。事后的第二天,二院几乎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听说了小兰的遭遇。妇产科的一位大夫听到小兰的不幸后眼泪刷地流了下来,“这孩子太可怜了”,她把200元钱放到孩子床头。

没有通知,没有动员,一个多小时的工夫,二院医护人员捐款达到了一万多元。当天为小兰做手术的十几名医护人员表示不要任何报酬。

一位自称是酒店老板的梁女士来到病房,硬是塞给小兰母亲2000元钱,怎么也不肯说出自己名字。市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在被害少女床前询问案情,听了小兰的讲述,检察官的眼圈红了,调查结束后,他俩留下了400元钱。

小兰的几位邻居也自发地来护理她,这些好心的邻居还排出了护理值班表。小兰所在的学校的老师和同学来到医院,送来了2000元钱和一个大花篮。3月15日是小兰的生日,同学们在病房里给她过生日,二院外科医护人员还特意为她定做了一个大的生日蛋糕。

小兰的妈妈拿出一个笔记本,她对记者说,这上面记的只是一部分好心人的名字,很多人把钱留下后转身就走了。一位40多岁的妇女来到病房,把身上仅有的50元钱掏了出来,她说自己是下岗职工,没有太多的钱,想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在场的人让她留下姓名时,她说:“如果我想留名的话,我就不来了。”抚顺雷锋小学的一位小女孩把自己攒的满满一储蓄罐的硬币捐了出来。据了解,到昨天,社会各界给小兰的捐款已超过三万元。

新闻背景小兰的身世凄苦

小兰家住在抚顺市望花区古城子街,这里是城乡结合部,零散地分布着低矮破旧的出租房,垃圾随处可见。小兰的家中无一样家具可言,但屋子里却干净整洁。记者从邻居的口中得知了小兰的身世。

小兰生在农村,在她还没有来到这个世上的时候,父亲就弃她和妈妈而去,至今杳无音信。小兰四岁那年,她和妈妈还有瘫痪的姥爷来到抚顺。白天妈妈出去打工,小兰就在家里伺候姥爷。小兰的童年没有娃娃,没有饼干,更没有“麦当劳”、“肯德基”。小兰知道妈妈没有钱,所以从来也不向妈妈张口要什么。看到别的孩子吃东西,小兰就躲到屋里。邻居说,很少看到她家吃菜,一天三顿都是咸菜,买水果也是拣烂的买。

后来,一家三口搬到了古城子,小兰的“嘴很甜”,左邻右舍都说她是个懂事的孩子,她的衣服都是邻居们给的。去年,小兰升初中需要交2000元借读费,因为家里实在拿不出钱,妈妈不让她再念了,小兰哭了。后来,好心的邻居们凑了2000元钱交到了学校。

去年,小兰的妈妈为了能多赚些钱就去山东打工,家里只有小兰和瘫痪在炕上的姥爷。除了学习,小兰的主要任务就是照顾瘫痪在炕上的姥爷。每天早上,小兰把饭做好并端到姥爷面前,当姥爷吃完后,她再把碗筷收拾干净,然后,小兰才背着书包上学去。

小兰的班主任韩老师说,小兰是个苦孩子,由于营养不良,小兰在班上比别的同学矮上一头,看上去像个四五年级的小学生;她特别的要强,是老师心爱的学生;她的学习成绩十分优异,在班里同学们都十分喜欢她。她在班里个子最矮,但却像个小大人似的,她家里很困难,生活特别俭朴。

韩老师的说法在同学那里得到了证实。张英多是小兰最要好的同学之一,出事当天小兰就是到她家去问作业的。出事后,小英多一有时间就到医院去陪小兰。小英多说,以前她中午和兰兰一起在学校吃饭,现在小兰不在学校了,她也改在家里吃中午饭了。在同学的眼中,小兰非常“合群”,总是乐呵呵的,好像没看过她有什么愁事。

新闻在线小兰治疗面临两大难题

抚顺市第二医院为了更好地给小兰治疗,让她自己住在一间病房。小兰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窗台上和桌子上摆满了鲜花,这都是学校、医院等有关单位送来的。

小兰比同龄的孩子长得小得多,她留着一条马尾辫,看上去很是俊俏。为了通风,医生在她伤处架起了一个很大的金属架,从被子下面露出两个塑料袋,一个是导尿的,一个是导便的。小兰一直不知道两个塑料袋是做什么用的,几次问妈妈什么时候可以拿下去。每每问到这儿,她的妈妈便转过头去,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小兰还是个孩子,她还不知道这一切对她的将来意味着什么,同记者交谈中,她不时地露出笑容,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她告诉记者,“今天吃了两顿饭,是小米粥泡酥饼。”末了,她还没有忘记问上一句:“叔叔吃过晚饭了吗?”

出事后的第二天,小兰的妈妈从山东赶回来,直到今天,一直守在女儿身边。她的嘴上起满了大泡,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沙哑了。当记者离开时,她的母亲说,现在已把期望值降到最低,“只要能摘下两个袋子我就满足了,别的我都不敢想了。”

小兰告诉记者,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快点好,快点到学校去上课。可是这对小兰来说可能永远是一种奢望了。医生说,不排除她的两个袋子永远摘不下去的可能。

医生说,小兰的伤口愈合后,还需要进行多次手术,还有两个难题:一个是尿道再造,再造尿道在国内还是个难题;另一个就是直肠括约肌能否达到正常人的要求。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解决的话,孩子可能终生要带着直肠瘘管和膀胱瘘管。至于其他方面更是奢望。进一步治疗至少需要20万元以上。

新闻链接恶魔的嘴脸

几天前,记者来到抚顺市看守所,经过有关部门的特许,祁军很快被提了出来。恶魔祁军戴着手铐,拖着沉重的脚镣,他的身材极其矮小,脸上有几块痂,是他作案后逃路时跌伤的。也许是知道自己罪孽深重难逃法律的严惩,这个恶魔的嘴唇上起了好几个大泡,他自己说这些天来一直睡不好吃不好,“心里总是想事”。

尽管他嘴上说自己是罪有应得,可记者并没有看出他有什么忏悔。谈到那个受害的孩子,他面无表情。对于当时作案经过,他的回答一律是“记不清了”。

他说没有想过受害孩子现在的情况,也没有想过受害孩子母亲此时的心情,“反正现在这样了,好了坏了自己带着,我想了没有用。”“现在什么也不想说,都是自己作的,只想自己的父母,别的什么也不想。”

编辑:吴菁  来源:辽沈晚报4月1日 作者:关切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